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第105章 贵不可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趟剑舞下来,博得满堂的喝彩,大家的酒兴更浓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萧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虽然没有一千杯那么夸张,但上百杯绝对还是有的,否则以他的海量,眼前怎么会出现两个曹操的大脑袋……

    事实证明,英雄喝醉了酒和凡夫俗子也没什么不同,同样的醉态百出,同样的两眼发直,一边傻笑,一边流口水;什么礼法、禁忌这时候全顾不上了,喝高了的曹操大笑着和萧逸勾肩搭背,吐露心声,说起自己小时候的顽劣,喜好飞鹰走马,和袁绍等伙伴一起去新婚的人家恶作剧,偷新娘子;到后来自己树立志向,有个做‘征西大将军’的梦想……,最后趁着酒意曹操还谈起了自己的相貌。

    试问,谁不希望自己有个英俊的外表,可别的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唯独是这身材、相貌,那是父母所生,上天所赐,生下来的都是白白胖胖的娃娃,至于长大以后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还是发育成歪瓜裂枣,那就看上辈子烧香的多少了。

    显然曹操就是上辈子香烧的少的,身材矮小,肤色黝黑,再配上极其平凡的五官,扔到人堆里毫不出众,无论是比起相貌伟岸的袁绍,还是比起身边英俊冷酷的萧逸,他都是一个不合格产品,恐怕连中人之姿也没有。

    “曹将军说笑了,‘无愁’不才,当年跟随家师,倒也学了几分相术……”已然微醉的萧逸本想随意的安慰几句,却突然发现醉酒的曹操正在那漫无目的的东张西望,只见他那颗比普通人大上许多的脑袋非常灵活,在身子端坐不动的情况下,竟然能转过头去查看身后的情况,不用的心中暗暗一惊:“狮子回头,大贵之相!”

    相书上有云:“狮子回头”——身不动头可转者,大贵之相也!有此相者,大都性情多疑善变,腹有韬略,天生统兵之帅也!

    其实相貌这个东西是很玄妙的,在两千年后的西方,一个同样身材矮小,却顶着个大脑袋的科西嘉人,凭借自己超凡的战略头脑,几乎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荒野雄狮’的威名谁人不知?同样,后世****的‘太宗’也是个身材不高,却文韬武略集于一身,俯视整个天下的人物……,谁说英雄就一定是帅哥呀?

    曹、萧二人之间的醉酒之言,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太在意,可坐在不远处的大牛、马六却上了心,不由得同时竖起了耳朵,如果别人说会看面相,他们不一定相信,可萧逸说这话,他们却深信不疑,原因很简单,“萧逸的师傅是谁呀?出尘子老道,那可是陆地神仙一样的人物,神仙的弟子能从相貌上看出一个人日后的前程,是个问题吗?”

    “哦?萧郎还懂得易经玄学,那依你之见,曹某日后的前程如何呀?”半醉半醒之间,曹操似乎开玩笑式的问道。

    “呵呵!贵不可言!”萧逸的回答同样像是在开玩笑,可这个玩笑却一点也不好笑,‘贵不可言’这四个字可不是轻易能用在一般人身上的。

    有官运,却没有多少家财的,那叫:“有贵无富!”

    腰缠万贯,却没有任何权势的,那叫:“有富无贵!”

    既掌握重权,又家财百万的,那叫:“富贵有余!”

    但还有一种人,命格完全超脱于官运与财富之上,叫做:“贵不可言!”如果换个叫法,那就是“富有四海!”

    而普天之下,唯有天子才能富有四海!

    “那以萧郎之见,曹某可有封侯之命!”听到萧逸的断言,曹操也一下子清醒起来,小心试探的问起来,封侯对许多人而言,已经是非常高的人生目标了,翻阅史书,西汉时期的‘飞将军’李广,一生征战无数,威震匈奴,最后也只落了个‘李广难封’的结果,封侯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不止!”轻轻摇了摇头,萧逸只回答了两个字,心中却在暗想:“封侯?呵呵!以后你给别人封侯还差不多!”

    “莫非?征西将军?”把人生目标向上提高了一大截,这可是曹操年轻时的梦想,大汉朝的将军虽多,可大都是一些杂号将军,比如何苗的御林将军,就属于杂号将军之列,真正的名号将军,大汉朝只有四个,分别是‘征东、征西、征南、征北,’号称‘四征’将军!其中因为西域一带是汉族与异族角逐的主要战场,战事连年不断,所以‘四征’将军之中,又以‘征西将军’最为尊贵,所以说曹操的这个年轻时的志向不可谓不高了。

    “不止!”萧逸回答的斩钉截铁,原本略带朦胧的醉眼,此时反而逐渐清醒起来。

    “位列三公,丞相,大将军!”这次曹操问的可以说是一个异姓臣子所能达到的最高职位了,当年大汉王朝的开创者刘邦曾经杀白马盟誓,“非刘姓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而丞相和大将军也已经是有汉一朝最高的官职。

    “不止!”萧逸的回答依旧是这两个字。

    这下子不但是曹操,就连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的大牛、马六二人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三公之上是什么?他们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难道是那个禁忌的位置吗?这可绝不是一个臣子所该思考的,东西两汉400多年的天下,以前也出过一个这样的人物,而他的名字叫……王莽!

    好在,萧逸没让他们的惊恐继续下去,向前探探身子,用一种带着宿命感的口吻轻轻的说道:“文王一怒安天下!”

    “嘶!……原来是文王!”曹操刚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紧张起来,“文王,周文王那是何许人物?西周实际的开创者,天下三分有其二,却依旧以臣子礼服侍殷商,被世人尊为圣人!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就是西周的第一个天子,周武王!”

    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牛、马二人,不过听到萧逸说曹操竟然有封王的命数,二人也还是吃惊不小,这时候再偷眼看看曹操,立刻觉得这张原本其貌不扬的脸变得不一般起来,处处都透着大贵人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人都是如此,平凡之时,没人会把你当回事,就算是长得再气宇不凡,最多也就得个小白脸的称呼,可一旦有朝一日列居高位,执掌大权,那一切就会立刻变得不平凡起来,出生时红光冲天啦!……名字起的好拉!祖坟风水好啦!哪怕是脸上有颗黑痣,人家也会说那不是一般的痣,而是大富大贵的‘福痣’……

    “若曹某真有裂土封疆的那一天,‘无愁’当为万户侯!”曹操细细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精光,是男人就都有野心,他又何尝例外,‘裂土封疆’就是封王的另一个叫法,在含糊的承认了命数后,立刻对萧逸许下了重若!……男人,一诺千金!

    “诺!……”这次萧逸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