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第104章 少年狂!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兵者,凶器也,不得已而用之,一名真正的将军,既能拔剑出鞘,也必须懂得还剑入鞘,否则,武力一旦被滥用,结果只能是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萧逸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在这次政变中,他和手下的玄甲军固然是出尽了风头,可同样的,也被这场政治的大浪冲上了风口浪尖,所以接下来聪明的选择就是一切低调行事,最好能够淡出政治的漩涡,争取做一名最好的旁观者,要知道,旁观者清啊!

    回到洛阳城外御苑的营地中,萧逸即刻下令紧守营门,同时加派了双倍的侦察游骑兵,现在他可谓四处皆地,后宫里的宦官们对他恨之入骨,大将军何进视他为桀骜不驯之徒,袁绍那些士族门阀对他心怀不满,就是那个一直躲在驿站里,从没有露面的上司太守张扬,此时估计也对他产生了芥蒂,毕竟没有任何一个长官喜欢不听号令的属下……;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在曹操身上压上重重的筹码!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你可千万别让人失望啊!”作为一名穿越者,萧逸在考虑原来历史发展轨迹的同时,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丝深深的顾忌,那就是,作为一名穿越者,他是否会影响到历史,甚至是改变历史!

    从他出世那天起,汉末三国?还会是原来那个三国吗?对此,萧逸疑虑重重!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后边未知的道路又该如何去走?他现在要考虑的不再是自己一个人,身边还有大牛、有马六、有雁门四兄弟,以及数千把命运和自己牢牢绑在了一起的玄甲军将士们,“人以性命相托,我必誓死不负!”

    好在曹操毕竟是曹操,丝毫没有让人失望!

    第二天一早,曹操就出现在御苑的军营前,与上一次单人独骑前来不同,这次曹操不但带着大批的手下,还带来了成群的肥羊,成车的美酒,用来犒赏玄甲军的将士们。

    营门大开,萧逸亲自带领手下的将校列队出迎,礼数之周道,笑容之亲切,丝毫没有因为这次政变立下大功而未受的奖赏而产生什么不满。

    “萧郎!……”紧走两步,曹操一把抓住萧逸的手,满脸的激动之色,又夹杂了一丝愧疚,只叫出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什么……

    在这次政变过程中,萧逸对他简直是以生死相托,如果关键时刻没有萧逸的武力支持,不但是他曹孟德,就连大将军府恐怕都会陷入绝境中,可惜,如此擎天之功,那些掌权之人却视而不见,生生冷落了这样的良材,所以说大汉朝如今衰败到这个地步,与上层人物的短视是分不开的,曹操出于愧疚,同时也是为了安抚玄甲军将士,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全力弄来了一些酒肉犒赏将士。

    “曹将军有心了,‘无愁’代玄甲军三千将士多谢!”萧逸依旧是那么的恭谦。

    “微末之物,聊表寸心而已!”曹操还礼的同时却很是愧疚,如此大功岂是些许酒肉就能筹功的。

    “请!……”

    “请!”

    中军大帐里,萧逸请曹操坐在主将的位置上,但后者却连连推让,军中有军中的规矩,谁的营盘谁做主,虽然曹操在官职上高出萧逸许多,但也不能做出喧宾夺主的事情来,这是对玄甲军的尊敬,同时也是对萧逸的一种认可。

    谦让了半天,最后二人还是并肩坐在了一起,没办法,处于对历史名人的敬畏,和对偶像的崇拜,萧逸也不敢坐在曹操的上面。

    见到这一幕,大帐中的将校们均是大惑不解,自家统领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可是心知肚明,骑射无双,智谋深远,且又眼高于顶,一向是以桀骜不驯出名的;要知道就是面对‘车骑将军’何苗那样炙手可热的权贵人物,萧逸都敢拔剑威慑,吓的何苗不得不乖乖的用双手奉上军令,至于其余的满朝文武,包括太后,太皇太后之流,萧逸同样没放在眼里,否则也不会有仗剑上殿那一幕出现了。

    可唯独对这个曹操,萧逸与平时的表现简直是判若两人,从见第一面开始就表现的非常恭敬,而后更是冒着得罪满朝权贵以及杀头的危险倾尽全力的支持。

    看着这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容貌极其平凡,除了一颗脑袋比平常人大一些之外,就再无任何特殊的曹操,满营的将校除了不解,还是不解,无论怎么看,这也不是一个值得投效的明主啊?

    玄甲军的这些将校之所以对曹操执礼甚恭,完全是看在萧逸的面子上,因为他们一直相信,作为一名射雕手,自己统领大人的眼光绝对是第一流的,于是对萧逸的信任度战胜了他们对自己眼睛的判断力。

    “信萧郎,得永生!”这已经是玄甲军中人尽皆知的口号。

    在汉末这个群雄璀璨的时代里,比起那些相貌堂堂,伟岸有英雄气的人物,曹操的外表魅力值绝对堪称是最低的,可萧逸心中清楚,未来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用自己的雄才大略,一一荡平了中原各路群雄,把这个已经四分五裂的天下重新安定了下来,最后,甚至离那个天下至尊的宝座也只有一步之遥,曹操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无冕之皇’!

    “将士们,胜饮!”

    “胜引!……”

    酒是男人之间沟通友谊的桥梁,尤其是当两个男人互相欣赏时;曹操与萧逸在一杯杯的饮酒中,非常容易的就找到了共同点。

    首先,两个人都是狂热的美酒爱好者,萧逸不用说了,那绝对是个千杯不醉,从小就在酒坛子里泡大的男人,而曹操呢,同样也是个无酒不欢的主,从他日后写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样的诗句,就可以看出酒在他心中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男人可以一天没有老婆,但绝不能一天没有美酒!这是所有酒鬼的看法。

    为了娶到老婆,有时候也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酒杯,这是所有未婚男人的无奈。

    怎么才能既娶到老婆又不放弃手里的酒杯呢?这是所有已婚男人的疑问?

    答案是:背着老婆偷偷的喝呗!

    呵呵!这个办法还适用于吸烟、打牌……,以及一切需要背着老婆的娱乐活动。

    言归正传,曹、萧二人除了对美酒都其热爱外,在其他方面也有着惊奇的一致。

    二人同样的对现在朝政的**,以及上层掌权者的无能非常不满,对于权贵们,两个人都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有的只是无限的蔑视!

    二人还同样渴望打破现在的士族门阀垄断官职的情况,建立一个唯才是举的法家寒族政权,给天下的寒门才子们一条出人头地的机会。

    最后,二人还都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受大汉族主义的影响,曹操一向看不起那些野蛮、落后的其他民族,‘封狼居胥’一直是汉人最响亮的口号,也是每一个汉人将军最大的梦想成就,至于萧逸,因为卧虎亭被毁的事情,对匈奴人早就仇恨到骨子里了,如果有可能,他会屠遍漠北草原。

    酒逢知己,话语更是投机,曹、萧二人越喝越高兴,越说越投机,大有终于找到了同类的感觉,喝到兴处,萧逸一把甩掉身上的黑衣披风,起身说道:“今日曹公来访,军中无以为乐,容萧某舞剑,以助酒兴!”

    “好!……”看到萧逸要舞剑助兴,大帐之中顿时响起一片的喝彩声,大家都知道统领大人骑射无双,至于这剑术如何,却一直没机会看看,今日可算如愿了。

    舞剑不同于上阵劈砍,除了要求表现出高超的武艺外,还必须有极强的观赏性,姿势必须优美,这对舞剑者的要求就极高了;不过这对萧逸这个看过无数大型表演的穿越者而言就轻而易举了,“开玩笑,哥连‘春晚’都看过,还舞不好一把剑吗?”

    手腕一震,龙吟之声响起,随即寒光一闪,‘血浪斩蛟剑’第一次完全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股无形的杀气将帐中众人惊得汗毛倒竖,看着那暗红色的剑身,以及上面那一道道神秘古朴的花纹,众人不禁暗暗猜测,“这把剑到底杀过多少人,才能养出如此惊人的杀气?”

    寒光闪动,剑如银龙,斩蛟剑在萧逸的手中遍舞梨花,看的众人叫好声一片,在姿势优美且威势凌厉的剑舞中,尚有萧逸的歌声传出……

    少年自有少年狂,藐昆仑,笑吕梁。

    磨剑数年,今日显锋芒。

    烈火再炼双百日,

    化莫邪,利刃断金刚。

    雏鹰羽丰初翱翔,披惊雷,傲骄阳。

    狂风当歌,不畏冰雪冷霜。

    欲上青天揽日月,

    倾东海,洗乾坤苍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