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第103章 收兵回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皇宫,朱雀门外,在灯笼火把的照耀下,两支人马互相怒目而视,紧张对峙着!

    二爷何苗此时愤怒的简直无以复加,本来趁着这次政变的东风,他不但得到了‘威武侯’的爵位,而且在官职上也获得了大丰收,原来他的职务是‘车骑将军’,负责洛阳城的城门防务,说白了就是一个看大门的角色;可如今他官升‘御林将军’,又奉命接手皇城内外的防务,虽然说还是一个看大门的差事,可这‘大门’和‘大门’也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天子进出的宫门,一个是普通百姓往来的城门,其可同日而语!

    何苗的性格和他的兄长何进是同出一辙,都是用人唯亲,在接到调兵的虎符以后,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何苗立刻调动自己手下原来负责看守城门的兵卒入驻皇宫,结果刚走到宫门口就遭到了当头一棒,把守朱雀门的‘玄甲铁骑’军以没接到换防的命令为由,不但禁止他们入宫,还设下了警戒线,大有武力阻挡的架势!

    “是可忍,孰不可忍!”何苗这下真的火了,“这简直就是不拿他这个大将军……的弟弟当回事吗!”

    “大胆,我乃当今太后钦封的威武侯,御林将军,你一个小小的边军校尉安敢阻拦!”何苗大声咆哮着,先是拿出自己刚得到的爵位显示威风,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块虎符说道:“奉大将军令,接管皇城卫戍,还不赶快与我让开!”

    “末将奉令守护宫门,不知其他!”守护朱雀门的正是‘雁门四兄弟’中的老二杨和,这四兄弟中其他三人都是性格彪悍、直爽之人,唯独这个杨和是个例外,此人虽然也练就一身的好武艺,但头脑却颇为聪明,性情略为狡诈,在四兄弟中一直充当着摇扇子的军师角色。

    当初萧逸举鼎之时,就是这个杨和趁机用大海碗敬酒,妄图灌醉萧逸,其狡猾由此可见一斑,不过随后萧逸大展神威,不但在骑射功夫上震服了所有人,在酒量上也是所向无敌,再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整顿,如今‘玄甲铁骑’军上上下下,对这位只有十七岁的统领大人早已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其实刚才何苗拿出虎符时,杨和在心中也稍微犹豫了一下,毕竟如今大将军何进真可谓权倾朝野,妹妹是太后,外甥是皇帝,自己身为大将军,就连这个最没出息的弟弟何苗也已经封侯,这样的权势,这样的风光,就是比起汉武帝时期赫赫有名的一代名将大将军卫青来也是毫不逊色。

    当然,虽然都是外戚,可论起真实的统兵能力来,这位‘屠夫大将军’何进连人家卫青的后脚跟都摸不到!

    虽然有些惧怕大将军何进的权势,可杨和还是死硬的牢牢守住宫门,不放何苗的一兵一卒进入,原因很简单,比起何进来,他更怕萧逸,只要一想起统领大人那双黑洞般深邃的眼睛,还有那微笑时摸鼻子的动作,杨和就不寒而栗,阻拦何苗,违抗大将军何进的命令的结果是---可能会死,但违抗萧逸的命令的后果那就是---肯定会死!

    “两害相较取其轻!”所以杨和只好硬着头皮死顶下去,但生性狡猾的他,一方面指挥手下的士兵刀出鞘,弓上弦,做好了武力阻挡的准备,另一方面立刻派人飞奔去向萧逸汇报情况。

    正在双方相持不下时,只见朱雀门内的玄甲军士兵像波浪般的分向两侧,随即众星拱月似的走出一个身影,人还未到,却已杀气弥漫,正在争吵的双方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只见在火光的照耀下,一张恐怖至极的‘蚩尤鬼面’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萧逸出现,杨和终于松了一口气,主动的退到一侧,将主将的位置让了出来。

    “奉大将军手令,接收宫城内外一切防务!”见到正主出来了,何苗又从怀里掏出一份手令,用两根手指轻轻夹着,用一种上级官佐对待下级的态度,很随意的伸了出去,在他看来,手下这些小兵不知道他的威势,萧逸这个做统领的肯定知道。

    一言不发,萧逸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变得更加锐利了,就像两道黑色的闪电般看向何苗,似乎要一下子看穿这具外强中干的身躯,把里面那条卑微、怯懦的灵魂挖出来拷打……,“区区一个草包样的废物也敢在他的面前耍威风!”

    “奉大将军手令,接收宫城防务!请接令!”被萧逸冷峻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何苗连忙心虚的扭过头去,再对视下去,他怕自己会当场露怯,虽然在职位上他远远高于这个带着恐怖面具的小统领,可不知怎么回事,在萧逸的面前,他就是感觉挺不直腰板,仿佛在灵魂深处带着一种卑微感,而原本用手指夹着的手令也改为了用单手抓住,轻轻递了过去,并情不自禁的说了个‘请’字!

    “哼!”无视递过来的手令,萧逸反而向前迈了半步,右手同时握住了腰间的‘血浪斩蛟剑’,浑身上下杀气缭绕,受杀气的影响,斩蛟剑就像通灵了一般,在剑鞘里发出一声龙吟般的轻鸣,嗡嗡作响,似乎要亟不可待地出来饱饮人血,于此同时,宫门附近的玄甲军士兵个个拔刀出鞘,宫墙上的弓箭手也纷纷搭箭上弦,死死的锁住了何苗一众人等,只要一声令下,就会血溅宫门。

    惊恐的一连倒退了三布,何苗立时吓得面无人色,从来没上过战阵的他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至于他身后的那些兵卒则更是不堪,一个个吓得惊慌后退,乱叫不止,个别胆小的连手中的兵刃都扔到了地上,大有一个不好就立刻开溜的样子!

    其实这也不怪何苗手下的兵卒无用,要知道,洛阳城作为东汉王朝的首都,已经整整200多年没经历过战事,这些驻军承平日久,早已经忘记了战斗的本能,平时穿着华丽的盔甲,骑着肥硕的骏马,看守城门,欺负一下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还可以,对上萧逸手下这些边军悍卒,那就只有挨宰的份了。

    “奉大将军手令,接收宫城内外防务!请统领大人接令!”见玄甲军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犹豫了再三,这次何苗非常卑微的走上前,双手高举那份手令,恭恭敬敬的送到了萧逸面前,再也没有刚才一丝一毫的傲气,在真正的武力面前,他那些空中楼阁一样的虚名官职,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一把从何苗手里拿过手令,萧逸看都没看,直接甩手扔到了杨和怀里,而后侧身看了看深夜里灯火通明的阳德殿,冷冷的一笑,“收兵,回营!”

    “诺!……”军令如山,随着萧逸的命令下达,一阵玄甲军中特定的号角声响起,低沉的声音就像是长鲸吐波,迅速传遍了宫城的每一个角落……

    ……………………………………………………

    阳德殿前,大将军何进正率领一众手下查看宫城换防的情况,站在高处的他们将四周的兵马调动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随着一阵号角声响,原本分布在各处的玄甲军士兵,立刻各举火把,迅速汇聚在一起,随即自动的编整队形,向朱雀门方向开拔,在深夜中,无数的火把就像一条条小火蛇般聚集、合并,最后形成了一条整齐、威严的火龙,盘踞在朱雀门外,整个过程不但迅速无比,而且鸦雀无声!

    “号令严明,深夜不惊!难得!难得!”看到玄甲军如此迅速的集结动作,曹操不由得眼前一亮,可随即又懊悔的一顿靴子,看向身边何进等人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与不满,但想想此时自己的身份地位,只能哀叹一声“男子汉、大丈夫,竟然受制于这些蠢货之手,真是可发一叹,何时才能自己做主,执掌一切呢?”

    自己不能做主的事情真是让人非常不爽,第一次,曹操对绝对的权利产生了强烈的愿望。

    而此时何进的脸色也不大好,因为此时何苗率领的城门护军开始接收宫城的防务了,与玄甲军那整齐的军容相比,何苗的部下就是一群呱呱叫的鸭子,不但队形混乱无比,迟迟摆不出防守的阵势,而且还充满了各种喧哗、吵闹的声音,这样的军队,比起普通的百姓赶集市也强不到哪去……

    “难道说这次我真的做错了!”此情此景,何进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悔意,皇宫重地交给这样的军队驻守,真是让人不放心,再想想自己那个宝贝弟弟的统兵能力,这种不放心就更加强烈了,可是军令已经下达,因为怕别人说他朝令夕改,有伤自己的威名,何进也只要捏着鼻子硬认了下来。

    与前两者不同,袁绍此时却是一脸的得意之色,身为统兵之人,对于玄甲军与城门护军的优劣他自然分的清楚,对于萧逸与何苗能力的对比,他更是心知肚明,可他依旧一力主张换防,除了是嫉妒曹操的能力外,还另有一层深意。

    众所周知,大汉王朝的三根支柱分别是外戚、宦官、士族,如今通过这次政变,宦官势力已经大大的削弱,短时期内再难翻身,那么以后的日子里就该是以他们袁家为首的士族门阀们,与何进这些外戚之间的争斗了,如今把萧逸这样的虎将调出宫去,就相当于无形之中削弱了何进的力量,此消彼长之下,对他们士族一方可是大大的有利啊!

    朱雀门外,玄甲军整齐的队列正在向城外的营地开拔,队伍之中,杨和犹豫了再三,还是壮着胆子问道:“统领大人,如今那何家兄弟正是权势滔天之时,咱们何苦要针对他们呀?要是万一……”

    “呵呵!”微微一笑,萧逸用玩味的目光看了看此时正洋洋得意的何苗一眼,而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将死之人而已,何须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