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第99章 错失良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杀人不过头点地!一颗血淋林的人头让何进胸中的怒火顿时熄灭了一半,而宦官赵忠那卑微至极的态度更是让他很是受用,一直以来的大敌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还有比这更得意的事情吗?

    “大将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此机会尽诛宦官一党,方是上策啊!”一旁的曹操立刻进言道,这种‘舍车保帅’的小手段可以糊弄愚人,却瞒不过他这样的智者,论起玩狡诈手段,他才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明星。

    “嗯,孟德所言极是!”这次能在逆境中绝地反击,曹操是立了大功的,对他的话,何进不能不听,所以一甩袖子,继续向后宫走去,只是步伐之间,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决绝。

    道歉就必须显示出十足的诚意,送礼就一定要贵重到让对方心动才行,毫无疑问,‘十常侍’就是送礼方面的顶级高手,也许这跟平日里他们总是收礼有关系吧!

    收礼!送礼!二者相通,都是一门学问!

    果然,大将军何进刚走出几步远,宦官们派出的第二名送礼使者就到了。

    郭胜,‘十常侍’中一个特殊的存在,虽然不是核心的成员,却心智机敏、聪明异常,而且年纪较轻,是宦官里的少壮派人物,一向被张让当作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此时也双手捧着一件托盘,跪倒在何进的面前。

    “大将军手握天下兵马,理应名至实归,此乃内廷负责掌管之印信,特来献上!”红布一抖,数十枚制作精巧的虎符就出现在郭胜手中的托盘上。

    “嘶!……”看着一枚枚各式形态的虎符,说不动心那是假的,虎符一体两枚,由内外庭分别掌管,互为牵制,这样就保证了除了皇帝外,没人能真正控制朝廷的兵马,如今‘十常侍’主动的献上了手中的权柄,可谓表现出极大的诚意,有了这些,洛阳附近的兵马尽在手中,那以后他何进不但是名至实归的大将军,简直就可以称为‘无冕之王’了!

    一把扯过托盘,何进一股脑的把数十枚虎符全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原本就肥胖异常的肚子一下子就变得更加臃肿了,看上去仿佛怀了七八个月的身孕一般。

    难看就难看吧,顾不上这些了,经历过今夜的事情后,何进第一次对兵权有了全新的认识,什么大将军的官职,一个摆设罢了,这年头,有兵才有权,有权还怕没有官吗?

    收了人家的礼物,就得替人办事,这是人之常情,胸中火焰已经熄灭大半的何进顿时踌躇起来,既然‘十常侍’如此的上道,也许该给他们留一条活路吧!

    “大将军,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虽然在反应速度上慢了曹操半拍,可袁绍也绝对是一个广有智谋之人,看到何进显出犹豫之色,立刻上前进言。

    今夜的政变成功,如果说曹操的功劳第一,那么袁绍的功劳勘称第二,如果不是他连夜四处联络士族们帮忙,恐怕今天朝堂上的胜利不会那么容易获得,如今二位有功之臣都劝自己当机立断,彻底的清理掉宦官一党,何进一时之间也犹豫起来,“杀?还是不杀?……又或者让别人来杀?”

    正在何进反复犹豫不绝时,一旁却突然起了变故,只见曹操大步上前,一脚就踢翻了跪在地上的郭胜,“些许手段,也敢来迷惑大将军,虎符虽贵,献与不献还由得你们!”

    曹操的话说得很明白,如今大将军府一派的势力占了绝对上风,只要诛杀了‘十常侍’,这些内廷所把持的虎符还愁落不到自己一方手里吗?用自己一方本应得到的利益来给自己送礼,呵呵!这种小小的逻辑陷阱可瞒不住他。

    “大将军恕罪啊!我等本是卑贱之人,除了伺候主子不知其他,今日之事却与我等无关啊!”郭胜也着实是个机敏之人,一脚被踢倒在地,不但没有爬起来,反而趁势滚到了何进的脚边,双手抱住何进的朝靴,大声痛哭起来:“小的们纵然有错,能死在大将军这样贵人的手里也是天大的福气,还请给小的们留具全尸!感恩不尽!感恩不尽啊!……”

    人皆有恻隐之心,看到在自己脚下痛哭流涕像条癞皮狗一样的郭胜,何进在产生一丝怜悯之心的同时,也不由得生出一股傲气,就这样卑躬屈膝的奴婢,如何配成为自己的对手,看来自己以前真是太高估他们了,何况郭胜刚才的话也让他产生了一丝不满,对曹操与袁绍二人的布满,虽然二人有功,但功高不能震主,自己才是大将军,生死赏罚皆出于己,杀‘十常侍’也该是自己亲手去杀,而不是别人替自己做主去杀。

    不经意之间,一丝逆反心理在何进心中生根发芽了,他觉得应该重新树立一下自己的权威。不过曹、袁二人的话又不能当面反驳,所以犹豫一番后,他决定把责任推出去:“十常侍乃是宦官,理应由后宫自行处置,我等外庭之臣不应胡乱杀罚,以免失了君臣之礼,且容我入后宫面见太后,再行定夺吧!”

    留下苦苦劝谏的曹、袁二人,何进迈步走向何太后的居所,现在哪里才是大汉王朝真正的权利中心,至于龙椅上坐着的小皇帝,谁都知道,那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傀儡而已。

    妇人干政的日子开始了!

    后宫,何太后的居所,现在这里可谓是人头涌涌,作为权利的中心所在,皇宫里的人一向最是会见风使舵如今见何后得势,妃嫔、宦官、宫女、几乎所有的人全跑过来迎风拍马,在一片阿谀奉承之徒的包围中,这位新进位的何太后显得身价百倍。

    当大将军何进到来时,正好看到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跪在何后的面前痛哭流涕,一边诉说着平日里小心伺候主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边把这次事件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蹇硕的身上,拼命的漂白自己。

    “阿哥来了,快快请坐!”见到何进到来,何太后先是热情的招呼,随后话锋一转对着跪在地上的‘十常侍’骂道:“一群没有眼力的奴才,还不快快服侍大将军坐下,都是死人吗?”

    何后的话真可谓是绵里藏针,先是叫声‘阿哥’显示亲切之意,随即就把称呼改为了大将军,一个是兄妹关系,另一个却是君臣关系,二者之间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何进,“虽然你是我的哥哥,可是别忘了,我是君,你是臣,这天下大事到底该谁做主?也就不言而喻了。”

    ‘十常侍’为首的张让立刻跪行几步,亲自服侍何进坐下,为了怕弄脏大将军的朝服,连坐榻都亲自用自己的袖子给擦了个干净,那股子奴才的殷勤劲表露无疑。随后就和其他众人一起磕头哀告起来,哭的是声泪俱下,用眼泪攻势瓦解着对手的斗志。

    “大将军来的正好,哀家正在整顿后宫的事务,如今这后宫里乱七八糟,尊卑不分,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何太后故意把宫里说得如此不堪,其实是在含沙射影的暗骂以前的董太后,毕竟以前后宫里可是董后做主的,不过从今天开始,后宫里说了算的就该是她何太后了,不!不只是后宫,这大汉的天下也该由她说了算,汉家可是一向有太后垂帘听政的传统的。

    昔日吕太后能做到的,今日她何太后也同样能做到!

    “如今皇儿刚刚登基,你这个做舅舅的还应多多扶持才是,前面朝堂里事情多,就要由大将军多多费心了,至于这后宫里的事情,就交由哀家处置吧!”如果说刚才还在暗暗预示,那么现在何太后的话就比较挑明了。说到底,嫁夫随夫,何太后虽然也姓何,可她现在毕竟是老刘家的媳妇,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与权势,也是因为刘家的缘故,而不是因为何家。

    而且何后在如何处置‘十常侍’这件事情上也暗藏了私心,外戚与宦官之间的争斗,她久居宫中又如何不知呢?但今日不同往日,不同的地位也就有着不同的想法,以前她需要外戚的帮助来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所以自然全力的扶持自己的亲哥哥何进上位掌权;可如今,她作为帝国实际的掌握着,就要考虑如何才能更好的平衡朝堂上的权利了,外戚一家独大并不符合她的心思,外戚‘王莽篡汉’的故事可是深刻的教训啊,而她的权威是和刘姓的江山栓在一起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所以留下‘十常侍’来限制一下大将军何进一系的权利就是她此时真正的目的。

    更何况此时‘十常侍’一番卑躬屈膝的表演也确实让她丧失了警惕性,以为自己完全能掌控住这群被抽断脊椎的恶犬,……殊不知,恶犬终究会咬人的!

    “太后说得是!”本来就没什么主见何进被妹妹这一番胡萝卜加大棒给直接拍晕了,吭哧了半天,也只憋出了一句答应的话,至于先前要诛杀‘十常侍’的事情,早就被抛掷脑后了。

    “来人呀,送大将军出宫!”目的已经达到,何后立刻开始送客。

    “诺!……大将军请!”一旁的‘十常侍’立刻点头哈腰,巴不得立刻把这位‘屠夫大将军’送出去。

    “哎!……”事已至此,何进摇摇猪头一样的脑袋,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走出了内宫……

    大好良机,就此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