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第97章 拥立新君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百名身披铁甲、手执兵刃的士兵,在两名彪悍的犹如‘牛头马面’般的校尉统领下迅速冲入大殿中,二龙出水式分列排开,封锁住了所有的进出要道,将场中的一众人等团团包围起来。

    皇宫本应是这世上最为尊贵,最为祥和的所在,至少表面上是如此,何曾见过这种兵戈上殿的大场面,就在众人惊恐万分时,一个冷酷的身影迈步走了进来,步伐铿锵有力,而又充满了一种奇怪的节奏感,让人有一种心脏仿佛要和脚步的节奏一起跳动的感觉。

    恐怖的镔铁面具上扭曲的蛇纹装饰神秘而古朴,让人望而生畏,腰间悬挂的宝剑虽未出鞘,却有阵阵的轻鸣声传出,仿佛亟不可待地要饱饮鲜血,尤其是那高贵的血液!

    因为面具的遮挡,众人无法看清来人的真面目,但从那彪悍的身形、矫健的步伐中可以断定,此人的年纪应该并不大,一双犹如黑洞般吞噬万物的眼睛中放出阵阵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这不应是人世间的存在,魔神蚩尤在这一刻似乎复活了!

    萧逸一言不发地站在曹操身后,现在他就是一把宝剑,作用就是负责震慑群臣,而作为宝剑是不能说话的;没有任何一个握剑的人希望手中的宝剑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是以人驭剑,而不是以剑驭人’,有了独立意识的宝剑也就不再是宝剑了,而是凶兵!

    同样,有了独立自主意识,并对政治产生浓厚兴趣的军队将领也就不再是单纯的军人,而是军阀!

    甲兵上殿,刚才还滔滔不绝的舌辩之士全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历史无数次的告诉他们,舌头毕竟没有拳头硬!

    此时殿中众人的反应也是各有不同,何皇后一系喜上眉梢,感觉离皇位又近了一步,董太后的支持者们害怕的双腿颤抖,生怕下一刻就会白刃加身,反都是一直持中立态度的司徒王允,当他看到大牛、马六二人时先是略有吃惊,随后看向萧逸的目光中则充满了玩味。

    他是在天机楼里对弈饮酒,调戏美女的潇洒后生!

    他是在灵帝面前慷慨激昂,献上灭凶三策的睿智少年!

    如今,他又变成了统兵入宫,威慑群臣的彪悍将领!

    一个人,三副截然不同的面孔,到底哪一个是真的他?三个都是?又或者,三个都不是!

    “诸公无需惊惧,今日甲兵上殿,乃是为了保护朝廷的安全,与其他无关,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请拥立新君继位!”曹操昂首行礼,虽然礼节做的一丝不苟,但言辞间却暗藏刀锋,无论如何,今天必须把大位定下来。

    大殿里出现了一片的沉默,大家谁也不是傻子,还保护朝廷的安全,骗鬼的话而已,都是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了,谁不知道谁呀!现在谁再反对皇子辩上位,估计下一刻就会被贯以危害朝廷的罪名拉出去斩首了吧!

    “请拥立新君!”万事开头难,跟风则人人都会,袁绍、袁术等一批大将军府的将领立刻蜂拥而上,一起施加压力。

    在强大武力的威慑下,刚才还纠缠不清的局面立刻急转直下,原本就拥护皇长子刘辩一党的官员叫声更大了,那些选择中立的官员此时也纷纷表态,非皇长子不能承继大统,甚至一些原本支持皇次子刘协的官员此时也背叛了自己的阵营,转而拥护起刘辩来。

    锦上添花,见风使舵本就是这些官员们的长项!

    眼看大事已去,在军方一众将领的武力胁迫下,董太后也不得不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但仍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新君登基,不能儿戏,总得找个黄道吉日再举行登基大典吧?”

    “微臣颇通历法,今日就是本月最好的黄道吉日,正适合新君登基!”借着大好形势,曹操决定毕其功于一役,再加上一把火。

    阳德殿本是汉灵帝平时处理政务,休息安寝的地方,在大殿的一侧就有平时供灵帝更换的衣服,但见曹操大步上前,从一张黄铜托盘上一把抓起件黑金色龙袍,蚕丝织就得汉帝龙袍本来轻如无物,此时在手中却重如泰山一般,瞬时间大殿中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曹操的身上,更准确的说是集中到了曹操的手里。

    同一件龙袍,众人看的神色却截然不同,有的人目光中充满了畏惧,这是汉室的死忠之臣,有的人眼中充满了戏弄,这是觉得皇权也可以用来交易的奸佞之臣,甚至还有的人看过去的目光中充满了一种名叫‘占有’的熊熊火焰,这是妄想取而代之的野心人物,而这样的目光绝不止一道!

    走了几步,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妥,曹操将手中的龙袍递到了大将军何进的手中,然后低声说道:“有进无退,拥立新君,灵前继位,否则我等皆死无葬身之地矣!”

    对何进这种草包将军,除了利诱,还必须要有威胁,这两者就是驱动人向前的最大动力。

    手托黑金色的龙袍,何进的腿立刻哆嗦成一团,屠夫世家出身的他虽然平日里装出目空一切的样子,但骨子里的那种卑微是消磨不掉的,这可不是杀猪,杀猪多容易呀,四蹄子捆好,上去一刀完事,这可是拥立皇帝,而自己手里此时拿着的可是代表至高无上权威的龙袍啊……

    虽然胆怯,但在一众属下期待的目光中,何进还是咬牙走了上去,在这满殿的大臣里,也只有他适合做这件事了,于公,他是朝廷册封的大将军,为众臣之首,于私,他是皇后娘娘的亲大哥,未来小皇帝的亲舅舅,他不上,还谁有资格上?

    一把拉起自己的外甥皇长子刘辩,十二岁的小男孩此时满脸都是惶恐之色,今天皇宫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父皇驾崩了,姐姐与众人拔刀相向,母亲和祖母斗的不可开交……,”一时间,他那还没有成熟的世界观,崩塌殆尽!

    将木偶一样的刘辩放到了主位上,随即在万众瞩目中,大将军何进猛然一抖手中的龙袍,一把披在了外甥的身上,肥大的黑金龙袍披在身形尚未长开的刘辩身上,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猴子穿上了成人的衣服,说不出的滑稽可笑,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龙袍终于再一次拥有了主人,而大汉天下也有了新的君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何进率先跪下,行君臣大礼,拥护新君登基,随即曹操、袁绍、袁术等所有军方将领一起跪倒行礼,山呼万岁;然后是以司徒王允为首的一众大臣们上前参拜新君,其实对他们而言,谁当皇帝都无所谓,只要大汉的天下还是姓刘,社稷不要发生动荡,就足够了……,最后那些强硬的反对派在大势面前也不得不选择了屈服,纷纷跪倒在地。

    经过一夜的风云变幻,无数的智谋交锋,如今终于有了结果,恰好此时雄鸡报晓、旭日东升,当漫天的紫气伴随着一轮红日出现在东方时,阳德殿里山呼万岁的声音四面传出,在皇宫里同样焦急等待了一夜的玄甲军将士,以及无数的宫娥彩女、大小太监,一起向大殿的方向跪拜,山呼万岁之声震动屋瓦。

    木已成舟,董太后纵然心里有一百二十个不乐意,此时也不得不承认下这个事实,不管怎么说,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终究是自己的孙子,老刘家的种;而自己的另一个孙子刘协此时已经在大臣的教导下,向皇位上端坐的哥哥行三跪九叩的臣子礼节了……,黯然长谈一声,怀着无限的苦恼与不甘,老太后向后宫走去。

    一朝天子一朝臣!同样的,一朝天子,一代太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于此同时,在观看完儿子接受群臣朝拜后,何皇后也退出大殿,返回自己的居所,皇位已定,剩下的交给这些大臣就可以了,而后宫才是自己下一个要争夺的战场!

    何皇后,不,现在她已经是何太后了!

    ………………………………………………………………………………………………………………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正当群臣们在大殿上对新君三跪九叩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起了变化,只见一片乌云裹挟着暴风骤雨从西北方向席卷而来,迅速覆盖了洛阳的上空,随即豆粒大小的冰雹夹杂着雨点倾盆而下……

    一股带雨的狂风直扑入了阳德殿中,将大殿上正在跪拜行礼的群臣吹的东倒西歪,素幔、白帏,香烟等物更是被吹打的乱糟成一团,而原本端坐在皇位上的新天子刘辩,因为龙袍过于宽大、兜风,更是被吹的直接从龙椅上掉了下来,好不容易披上身的龙袍也滑落在地上……

    在群臣纷乱的惊呼声中,萧逸向西北方望了望,仿佛想起了什么……,最后若有所思的说道:“天意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