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第96章 萧郎上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殿之中,刚才被海燕公主的眼泪与刀锋所震慑的两群人又一次陷入了对峙的局面,讲道理、论嫡庶,参考史书,评论天命……,总之一切能使上的手段在这里都出现了。

    口水喷成了河,骂声掀破了屋顶,两派人物各为其主,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知道的,这里是大汉王朝的权贵们在议论国家大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个菜市场上甩卖大促销了呢!

    事实证明,达官显贵与庶民百姓,争执起来时的模样也没什么区别!俗人一群!

    殿门外,身披‘螭纹寒铁铠’的萧逸按剑居中而立,大牛、马六二人各执兵刃分列在两旁,看着两个人那股严肃、认真的感觉,真站出了些牛头马面的味道来;这也不怪他们,谁能想到,一年前还在卧虎亭那个小地方靠打铁谋生的野孩子,今天会披坚执锐的站在皇城的大殿前,梦境也不过如此吧!

    玄甲军的士兵们已经牢牢控制住了皇宫里所有的交通要道,各处的假山、制高点也派有弓箭手监视一切,皇宫的四门由‘雁门四兄弟’分别把守着,没有萧逸的军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可以说现在大汉王朝的心脏就握在他的手中。

    大殿里面的争吵声他听的一清二楚,这些可怜的权贵们丝毫不知道大汉王朝这座大厦即将倾斜、坍塌,还在为争抢一个好位置而勾心斗角,鼠目寸光这四个字是对他们最好的评价。

    真以为那把椅子是那么好座的,呵呵!只怕坐上去容易,走不下来可就麻烦了!

    对此,萧逸甚至产生了一种把这座大殿里所有的人全部干掉的冲动,现在只要自己挥挥手,这些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士兵们就能血洗阳德殿,把大汉王朝的上层人物一扫而光……,“真是想想就让人激动啊,要知道里面可是有太后,有皇后,还有两个未来的小皇帝,以及好几个日后参与争夺天下的枭雄人物,至于其他的公卿大臣,更是一石头扔进去就能拍晕好几个……”

    摇了摇头,努力把这些荒谬的杂念都排出脑外,如果不想混的举世皆敌,那还是按部就班的跟着历史潮流走吧;珍惜眼前的美景,趁着东方微弱的晨光,萧逸开始用心的欣赏起皇宫的风景来。

    可惜,有些人就是步步退让,也迟早会被潮流冲上风口浪尖,比如曹操,比如萧逸,这就是天命!

    时间不黑不白,天色不暗不亮,此时看上去,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

    洛阳城建在了洛水河畔的高处,而皇宫则建在了洛阳城的最高处,望之,犹如天上宫阙一般,在这里不但可以俯瞰整个洛阳,甚至有一种俯瞰整个天下的感觉,那滋味真是美妙极了。

    前殿吵的热火朝天,后宫里却静的可怕,在后宫深处的一间密室里,犹如惊弓之鸟的‘十常侍’们在这里聚集着,现在这里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避风港。虽然是躲在这里,但前殿里发生的一切他们这都一清二楚,数十名小太监轮番往来、传递消息,事关生死,丝毫马虎不得,他们已经输了一局,结果把到手的大好局面输掉了,如果这次再输一局,那输掉的就只能是身家性命了。

    前面焦灼的局势同样让他们胆战心惊,如果皇次子刘协能顺利上位,那就万事大吉,有了董太后和小皇帝的护佑,以后他们还是权倾朝野的‘十常侍’,可如果坐上那把龙椅的是皇长子刘辩,恐怕他们十个人就是凶多吉少了。

    面对紧张的局面,‘十常侍’的表现各有不同,此时便能看出他们水平能力的高低了,宦官赵忠是冷汗直流,不停地起身向前面张望,大有一旦情况不妙就立刻撒丫子跑路的态势;‘上军校尉’健硕则直挺挺的跪坐在哪里,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的用一块干净的丝巾擦拭着手中的宝剑,看来他是做着鱼死网破的心思,至于‘十常侍’之首的张让,却神态平稳,丝毫没有慌乱的样子,仿佛早已安排好了可进可退的妙招一般;至于其他几个人则团团围着张让,把这位宦官中的老祖宗当了救命稻草!

    “慌什么!一群没出息的!都给我安心坐下!”看着周围这几个神色慌张的同伙,张让生气的出言训斥到。

    “老祖宗教训的极是!”被骂了一顿,其他几个宦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常年的相处让他们知道,只要‘老祖宗’还有心思骂人,这就说明局势没有坏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只见张让提笔在手,刷刷点点的写了一张只有二指宽窄的小纸条,随即微微一笑,递了出去,……很快,一名手托茶杯的小太监疾步如飞的向前殿跑去。

    …………………………………………………………………………

    局势混沌不清,甚至有朝着不利方向发展的趋势,董太后一时间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可以她的政治智慧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正在此时,一名神情机灵的小太监突然来到身侧,手中还托着一具鎏金的青铜凤纹茶盘。

    “请太后用茶!”毕恭毕敬的把茶杯献上,只是看那轻巧的样子,似乎托盘上茶杯的分量有些发轻。

    早就吵的口干舌燥的董太后马上拿起茶杯,正准备一饮而尽时,却一下子愣住了,定睛向茶杯里看了看,仿佛看到了什么奇异的东西,随即眉目转动之间,一丝喜色爬上心头。

    “皇子辩、皇子协都是哀家的亲孙儿,俗话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又岂会有薄厚之分呢?”董太后先是委婉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公正性,然后继续说道:“如今,既然众卿家都认为皇子辩更适合继承大统,这事也不是不可以商量,不过拥立新君乃是大事,不能等闲视之,如今陛下尸骨未寒,理应先昭告天下,为先皇发丧,然后再则吉日大聚公卿,一起商议立君之事,诸位爱卿以为意下如何啊?”

    说着,董太后的眼泪竟然点点滴滴的流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壮年早逝的儿子而流,还是为了点别的什么……,总之,眼泪最能打动人心!

    看到董太后的口风突然有所松动,大有让上一步的样子,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些心软的官员不由得对老太后生出同情之心,对于先给汉灵帝发丧,再选吉日选择新君的建议都表示了赞同,甚至连何皇后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毕竟现在的局面看起来似乎对他们这一方更有利一些。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异议,那就暂且出宫准备,其余闲杂人等也一并退出宫去,明日为先帝发丧!”眼看众人都被自己的言辞说动,悄悄把头低下的董太后脸上露出一丝计策得逞的奸笑,原来刚才那只茶杯里并没有水,而是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上面八个蝇头小字:“暂行缓兵,诱敌出宫!”

    ……………………………………

    “不可!”就在众人的脚步开始向殿外迈去时,一声如同龙吟虎啸的断喝声突然响起,只见曹操大步流星的走到大将军何进的面前,用只能让周围几个心腹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大将军,事已至此,只能进尺,不能退寸!今日大将军只要迈出宫门一步,再想进来那可就难如登天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周围的袁绍、袁术等人迅速明白过来,随后连反应迟钝的何进兄妹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好一招以退为进啊!要知道皇宫乃是‘十常侍’经营多年的老巢,可谓是树大根深,如今全凭着玄甲军的武力威慑,才有了现在的优势,只要何进下令退了兵马,前脚他们出了宫门,后脚‘十常侍’就会立刻封锁宫门,连夜拥立皇子刘协登基,造成既成事实,到那个时候,何进一伙就是想哭都找不到墓地,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后怕的出了一身冷汗,何皇后连忙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哥哥大将军何进,关键时刻还得靠娘家人。不过可惜,这个娘家人也是个没用的,于是询问的眼光又一次落在了曹操的身上。

    “当今之事,如之奈何?请孟德为我决之!”

    “无他,唯有仰仗兵戈之威尔!”曹操回答的很简单,口水仗是永远也不会有结果的,如今唯有快刀斩乱麻了,说完,向大殿门外疾步走去。

    此时殿外的萧逸正沉迷于皇宫黎明时分的美景,捉摸着是不是写一曲《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只见曹操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为了皇位之事,殿内一直争执不下,如今非兵戈不能成大事,请萧郎随我带兵入殿,拥立新君!”

    “诺!……”随着萧逸一打手势,站在殿门外的数百名玄家军士兵立刻手执兵刃,蜂拥而入,没想到最后关头还是要用手中的宝剑把新皇帝送上那把龙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