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第95章 公主一跪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阳德殿内,原本富丽堂皇的装饰已经被白色的海洋所淹没,新搭建的灵堂中素幔白帏,香烟缭绕,显得十分庄重肃穆,黄罗、伞盖、旌旗、提灯……,包括侍女玲玲手里那盏小巧的八瓣莲花灯在内,无一例外,全都糊上了白纸。‘天子驾崩,天下素缟!’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汉灵帝的遗体被放入了一具金丝楠木的棺椁中,依旧停放在寝室内,农历夏四月的天气已经变得炎热起来,为了防止尸体**,灵柩周围用从皇宫冰窖里取来的大冰块镇着,丝丝的白色寒气不时的从中冒出来,咋一看去,就好像是人的灵魂离体一般。

    按照汉室的礼仪,天子丧礼以日易月,民间服丧一般来说是二十七个月,而皇家便是二十七天。也就是说,在未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汉灵帝的遗体就要享受这种人为的**********的待遇,一直到入土为止!

    该哭的都哭完了,该悲伤的也悲伤够了,至于那些该去殉葬的,最好现在就去找一根麻绳把自己吊死,如果手头富裕些的,还可以试试‘鹤顶红’之类的高档升天产品,如此还能落个死的痛快,否则,等待着她们的将是无边的地狱……

    死人已经被送进了棺材,下一步就是活人的事了,拥立新君,刻不容缓,可皇帝的龙椅只有一把,而帝国的候选人却有两个,于是麻烦就来了。

    因为汉灵帝在驾崩前并没有留下明确的继位诏书,所以由谁来继承皇位,就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于是,还没等大家脸上的眼泪擦干,就在阳德殿后面的寝宫内、汉灵帝的灵柩之前,展开了一场皇位争夺战。

    参战的人群泾渭分明的形成三大部分,首先是赞成拥立皇次子刘协的一伙;其人员包括董太后,国舅董重,以及一些在灵帝生前对其死忠的大臣。董太后是汉灵帝的生身之母,一名相貌普通的五旬左右老妇人,本来只是一名不入流的小小亭侯夫人的她,在儿子成为皇帝后,母凭子贵,一跃成为了大汉帝国的皇太后,身份尊贵无比,而皇次子刘协在生母遇害后,就一直由老太后抚养看护,被看做心头肉一般,如今在继承权问题上,董太后自然要为自己的爱孙争上一争。

    为爱孙争,也就是为了自己争,毕竟皇子年纪还小,日后真正掌握国家大权的,是坐在小皇帝身后的那个人。

    其次就是拥立皇长子刘辩的一伙人,有何皇后,其兄何进,还有大将军府的一众幕僚、将校,以及一些为了共同利益,和他们签订了攻守同盟的士族官员们。

    至于剩下的则是一些中立派的官员,这些人数量最多,成为了场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庞大力量,他们在政治上属于忠于汉室,却又不偏袒于某一位皇子,只要皇位上坐的还是老刘家的人,他们就会宣誓效忠,而司徒王允就是他们之中的代表人物。

    三股力量,两位竞争者,互相敌对,又互相制约,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力量均衡,谁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对手,

    局面一时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对了,除了上述的三群人,在场中还有一个奇异的组合,那就是海燕公主与她的绿衣侍女玲玲二人,她们不属于任何一种势力范围,也不会参与其中的政治博弈,成为了游离于万物之外,却偏偏身份极其敏感的人物。

    海燕公主,她是先帝之女,未来皇帝的亲姐姐!这个身份无论是谁也无法改变!

    “皇子刘协乃是陛下的爱子,又天资聪慧,伶俐好学,由他来继承大统,再有众位爱卿的悉心辅佐,日后必成一代圣君!”身份最为高贵的董太后首先挑起了这场争论,并且先声夺人,试图一举把自己的爱孙推上皇帝的宝座。

    “太后英明!皇子刘协聪慧过人,确实是最合适继位的人选!”有人发言,自然就会有人捧场,董太后一党的成员,以及一些妄想浑水摸鱼,捞个拥立之功的官员们,立刻大加赞叹,并不停地鼓吹起来。

    “皇子辩乃是陛下的嫡长子,按照汉室的家法,乃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为了儿子的皇位,何皇后同样毫不示弱,凤目圆睁,竟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位皇后的真实年纪不过三旬,正是一个女人的黄金年龄,一身成熟的风韵,再加上穿戴着白色的孝服,‘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看起来真是我见犹怜。

    “皇长子天性淳朴,仁孝无双,理应继承皇位!”舅舅自然向着外甥,大将军何进立刻带着人在一旁鼓吹起来。

    场中又是一片的喧哗,双方人物各为其主,开始卖力的展开了一场口水大战,而那些中立派依旧沉默不语,静待着时局的发展。

    “怎么,你们还要跟哀家争一争吗?”董太后猛地一顿自己手中的龙头拐杖,开始用自己皇太后的身份压人。

    “儿媳岂敢如此,只是担心母后伤心过度,又年老体衰,考虑起事情来必会有所不周而已!”何皇后出身屠夫世家,从小长于民间,论起骂人的功夫来绝不含糊,这一番言辞表面上恭顺有加,可实际上就差当面说出‘老糊涂,老不死的来了’。

    “你!放肆……”

    “呵呵!不敢!……”

    …………………………

    在文武百官的面前,这两个大汉王朝地位最高贵的女人开始互相狂喷起口水来,不得不说,女人天生就有吵架的天份,只见一时间寝宫之内,口水横飞,泡沫四溅,看的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心中都不禁暗暗想到:“女人吵架,如此可怕!就是战国时期的两大舌辨之士苏秦、张仪复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如此争吵下去实在是有失体统,可碍于二者的身份,百官们又无人胆敢上前劝戒,眼看一场皇家的闹剧、丑闻就要上演……

    “统统住手!”一声清脆无比,又夹杂着愤怒的吼声在寝宫内突然响起,而发出这声呐喊的不是旁人,正是一直跪在汉灵帝灵柩前默默拭泪的海燕公主,此时的她犹如一只愤怒的小母狼般,用犀利的眼神扫视着寝宫里每一个人,只见眼神过处,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朝廷重臣,无一不是低头回避,无他,只因公主殿下此时的眼神,与刚刚逝去汉灵帝的神韵实在是太像了……,不怒自威!

    ‘**之内,唯我独尊!’这真不该是一个女人该有的眼神!

    “父皇尸骨未寒,还请各位莫要再打扰灵魂安息,让陛下安心的上路吧,海燕在此跪谢了!”勇者出招,一往无前,智者出招,则是恩威并施,无疑,海燕公主就是一名智者。

    锋利无比的金柄弯刀一把插入了地上的砖缝里,刀锋寒光闪闪,鸣声不断,随即一对粉膝触地,海燕公主长跪不起,用自己的悲鸣祈求这些人不要再打扰汉灵帝的亡灵了。

    “臣等死罪!公主请起!”公主的大礼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无论是刚才慷慨激昂争吵的,还是那些一言不发地,场中所有的大臣们都连忙跪倒在地。

    这既是一位大汉公主的命令,同时也是一位女儿为了自己亡父的请求,总之,在弯刀与眼泪的威慑下,先是那些中立派的大臣们在司徒王允的带领下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随后大将军何进,以及国舅董重等人也各自带领手下退了出去,这样的气氛下,纵然是这些利欲熏心之辈也受了了。

    最后见众大臣都已退到寝宫外边的大殿中,董太后与何皇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均是感觉到有些羞愧,但随即又咬牙发狠,各自拽起一名皇子,大步向外走去,今日,不分个上下高低,誓不罢休!

    自古以来,皇位的最大魔力就是---可以让父子、兄弟、亲人之间拔刀相向!

    原本人满为患的寝宫内就只剩下了公主主仆两人,绿衣侍女玲玲连忙搀扶起自家的主子,看着空荡荡的灵堂,两个少女抱头痛哭起来……

    哭了一会,海燕公主突然发疯般跑到汉灵帝的灵柩前,一把抱住皇帝的遗体,悲伤的哭泣道:“父皇!睁眼看一看吧!大汉的天下,就要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