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第94章 谁主天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看着数千玄甲军高举着火把,向铁流一样势不可挡的冲入了皇城,被海燕公主一刀斩断发髻的太监赵忠在一阵惊慌失措之后,再也顾不得守护寝宫的任务,立刻拔足向后宫深处跑去,‘十常侍’之首的大宦官张让正在那里坐镇,如今那位一向阴狠毒辣的太监‘老祖宗’,成了他心中最后的依靠。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何进带兵闯宫啦!”披头散发的赵忠一边狂奔,一边惊恐的大喊,结果却在一处景山上的凉亭里看到了在哪里平心静气喝茶的张让。

    这座景山是后宫的最高点,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皇宫,自然能看到一条杀气腾腾的‘火龙’冲入宫来,并迅速占领了内廷各处要地,至于那些由洛阳富家子弟组成的西园禁军根本就无力抵抗,全都乖乖的交出了兵刃,跪在地上,听候发落。

    “慌什么,天还塌不下来!先坐下,喝杯茶!”看着眼前这位惊慌失措的老搭档,张让的语气中包含着一丝的蔑视但还是亲手给倒了一杯热茶。

    二人相知已久,其实论起才智和能力,赵忠丝毫不逊他半分,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要更胜一筹,可最后却是他张让成为了‘十常侍’之首,而原因吗有两点,其一,就是每遇到大事他更加的有静气,这种超强的心理素质是宫内任何宦官所不能比拟的;至于第二点吗?就是他够狠,任何人都可以舍出去,有时舍卒,有时舍车,关键时刻,甚至于能舍老帅!

    前面发生的事张让早已经知道了,对于自己的大计不成,除了一些失落外,在他的心里更多的却是懊恼;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大意,没有先下手为强,结果让何进这条死咸鱼翻了身!

    虽然计策失败,但张让却并不惊惧,因为他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双方依旧是在进行政治上的博弈,既然是政治上的事情,就会有个底限,果然,那条突入皇宫的火龙在抵达阳德殿附近时,立刻刹住了脚步,再也没有继续深入的意思。

    汉朝的皇城是按照周天之数设计,准确来说就是前殿后宫,前面的阳德殿是皇帝办公的场所,平时在哪里处理国家大事,而后面则是后妃们居住的区域,除了皇帝外,任何其他男子不得擅入。

    所以何进带着一帮重臣闯入了前殿,却不敢进入后宫,进前殿是为了国家大事,入后宫则坏了君臣之礼,是为乱成贼子,这就是政治上的底线,同样也留给了‘十常侍’一块活命的区域,果然,随着玄甲军入宫,内廷中的宦官们一窝蜂似的向后面跑来,在这里他们性命暂且无忧。

    “何进那个卑贱的屠夫,斗大的字都识不了一箩筐,就凭他绝没有调兵闯宫这个本事,不用说,肯定是他身边有能人为其出谋划策,四处奔走,杂家这次真是小觑了这些新出头的豪杰,听说有两个分别叫曹操和袁绍的,更是其中一等一的人物,”略加思考后,张让立刻做出了精准的判断,而后又略带一丝疑惑的问道:“可曾看清了入宫的是那只兵马?”

    没有虎符而调动了兵马这件事,无论如何他也想不明白,洛阳的驻军还没有这个魄力!

    “天色太黑,看不真切,不过看甲胄服饰,绝不是洛阳附近的驻军,看他们那个行动迅速、号令严明的样子,反而好像是精锐的边军人马,”到底是在朝堂上混了多年的权阉,赵忠还是有一些眼力的。

    “哦!……边军?”,将最近的关于边镇的事务思索一遍后,雁门太守张杨入朝面圣的事情立刻涌上心头,记的他还带了三千雁门边军精锐准备参加洛阳大阅,虽然最后因为灵帝龙体欠安而取消了阅兵仪式,但那只精锐边军却一直驻扎在了洛阳城北的御苑里,没想到关键时刻却成了一把要命的‘杀人剑’。相通了前后关联之后,张让恼怒的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摔了个粉碎:“上党太守张扬,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安敢坏我大事!”

    也难怪张让如此狂傲,平日里他执掌内廷大权,参与朝廷决策,跟他打交道的,皆是司徒、司空之类位列三公的顶级权贵,而大汉疆域共计分为14州,像太守之类的官员不下上百个,以前凭他一句话就可以随意的贬诋,甚至是杀戮,没想到今日却坏了他的大事。

    “张公,如今大势如此,我等该何去何从啊!”一杯热茶下肚,稍稍稳定心神后,赵忠开始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

    “呵呵!莫慌,今日杂家棋输半招,让对方抢了个先手,可不到最后关头,这谁胜谁败还说不定呢!”向阳德殿方向望了望,张让的眼中再次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你马上去联络其他人,叫他们稳住局势,不要慌张,另外立刻把景阳钟敲响,把皇帝驾崩的消息昭告所有人,把洛阳这潭水给我彻底搅浑!”

    “诺!……”常年的相处,赵忠立刻领会了其中的深意,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张让的这一手真可谓高明至极,既让在阴谋上输了半招,那就干脆就把事情全部公开,来他一个正大光明,把阴谋变成了阳谋,如此就抵消了之前的双方的差距。

    再者,只要皇帝驾崩的消息一传出,所有的王公大臣必然全部入宫,表面看起来是何进那边的势力大增,可真实情况呢,呵呵!一人一心,百人百心,士族和外戚之间也不是铁板一块,到时候不用自己挑拨,他们之间就能为了争夺权益打起来,到那个时候,他们宦官的机会就又来了。

    目送赵忠离开后,张让先是闭目沉思了一会,然后阴冷的一笑,一把扯碎自己的袍服,将头发也全部抓乱,然后换上一副天崩地陷的表情,哭丧着一张老脸,向后宫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泣不成声地呼喊着:“不好了,陛下驾崩了!……”

    “咚!咚!咚!……”景阳钟响!皇帝驾崩,天下素缟!

    尚且处在黎明时分的汉宫一下子全变成了白色的世界,白色的孝服人手一件,所有的红色事物也都被白布蒙上,一杆硕大的白色招魂幡更是迎风飘舞……

    听到皇帝驾崩的消息,董太后立刻带着皇子刘协来了,前后脚的功夫,何皇后带着皇子刘辩也来了,随即,满朝的公卿大臣,汉室宗亲,全部聚集在阳德殿的寝宫门外。

    面对皇帝驾崩消息,大家的心情都是沉痛的,而痛苦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哭泣,可同样是哭,却分成了许多种,有的悲伤,有的惊恐,有的茫然无助,甚至还有窃喜……,人性之复杂,人心之难测,在这一刻表现的凌厉尽致。

    哭的悲伤的是海燕公主,以及皇子刘辩、刘协姐弟三人,她们几个,年长的是14岁,最年幼的则只有7岁,骤然之间失去了慈爱的父亲,个个都哭的犹如杜鹃啼血一般。

    哭的惊恐的是灵帝后宫那些嫔妃美人们,按照大汉的制度,‘帝王崩,必有人殉!’想到自己即将到地下去继续陪同灵帝,虽然这个任务名义上很光荣,可这些娇滴滴的美人们依旧哭的梨花带雨,大好的青春年纪,谁想去坟墓里变成一具殉葬的干尸啊!

    哭的无助的,当然是董太后以及何皇后了,一个死了儿子,一个死了丈夫,突然而来的噩耗让这两个毫无主心骨的女人一下子失去了心理上的依靠,她们的眼里此时全是一片的茫然。

    至于哭的窃喜的,呵呵!不用说也知道,自然是那些即将的利益获得者。

    哭声是从寝宫内开始传起,迅速蔓延到大殿、后宫、乃至是整个洛阳城,最后会扩展到全天下,可谓是哭的惊天动地,鬼神同悲……,然后,哭完,还没等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大家的视线就立刻转移到了哪张宝座龙椅上,因为,现在----那上面没人了。

    万里江山,谁主沉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