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第93章 公主神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洛阳城外一夜之中风云变幻,无数的人杰豪强粉墨登场,加入到这场权利的争夺游戏中,而皇宫之内却陷入了**********!

    ‘十常侍’设下了守株待兔的计策,意图骗大将军何进入宫,而后立刻诛杀,剪除后患;结果是左等不来,右等还是不来,太监们等的花都谢了,还是没有看到‘屠夫大将军’那副肥胖的身影。

    性情奸诈的张让、赵忠等人立刻明白了,消息必然已经走漏,虽然很是恼怒,但却并不慌张,毕竟他们控制着的内廷早已收缴了洛阳各处驻军的虎符,皇帝的符节也已全部收回,何进那里空顶着个大将军的头衔,却根本调不动一兵一卒,没有军队的支持,任凭他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出浪花来。

    所以‘十常侍’有恃无恐,皇帝的遗体还在他们的手中,后宫也已经被他们掌控,只要明日一早敲响钟鼓,宣众臣入宫,再假借皇帝的遗诏,抢先一步拥立皇子刘协为帝,然后用新君的圣旨正大光明的斩杀何进一党,彻底的根除外戚势力,从此便可由他们宦官一家独大了。

    天下至大,唯有君权!只要牢牢抓住手中的小皇帝,那天下大事还不是他们这些宦官说了算,到那时候,要官有官,要钱有钱,就是那些整天眼高于顶的士族门阀们,也得乖乖的过来依附于他们,否则,下一刀就轮到这些士族老爷头上了。

    结果,计划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宫外的局势还没掌控住,宫内却先乱了起来,出事的不是内廷,那里有骞硕坐镇,暂时无忧,出事的也不是后宫的何皇后与董太后处,这两个大汉王朝最为尊贵的女人,丝毫没有她们汉家的前辈,一代毒后--吕雉的本领,反而在政治上极其低能,被大宦官张让的一阵花言巧语给忽悠的迷迷糊糊,都在做着各自的美梦;甚至连汉灵帝已经驾崩的消息,她们都还蒙在鼓里。

    出事的是皇帝寝宫那里,一位预料之外的人正在强行闯宫,而负责看护皇帝遗体、以及传国玉玺的正是‘十常侍’之中的大宦官-赵忠。

    德阳殿,寝宫门口,赵忠,这位‘十常侍’中的第二号人物,权倾朝野的大宦官,此时正在卑躬屈膝,不停的哀求着。

    这位大宦官的腰板,即使在朝中重臣的面前,一向也是挺拔、高傲;可如今却以九十度以上的程度低低的垂下,而且看样子还在继续的下垂,下巴都几乎要碰到脚面了,但一张干瘪的老脸上却不得不堆出低微的笑容,态度恭敬无比,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在他的面前昂首站立着的正是汉灵帝的掌上明珠、大汉朝的海燕公主殿下!

    一个比他更加高贵的人!

    今天的海燕公主并没有穿着平时的宫廷盛装,反而是一套紧身的武士装扮,白鹿皮硝制的银丝软甲将少女已经开始发育的身材体现的更加玲珑诱人,再配上那一头飘逸的长发,精致的脸蛋,以及那双带有天蓝色眸子的眼睛,可以想象,日后这位公主殿下肯定会变成倾城倾国、红颜祸水之类的角色。

    “公主殿下请放心,陛下龙体并无大碍,如今正在安睡,若是打扰了陛下休息,老奴可是吃罪不起!”汉灵帝驾崩的消息还在封锁中,所以赵忠万万不敢放前来探视的海燕公主进去,否则后宫立刻就会乱成一团,这对他们稳定现在的局势十分不利,而且他们也会失去一张政治上的王牌。

    “父皇龙体违和,身为子女者,更应该前去探望,如此方符合孝道,我大汉一向以孝治天下,难道赵公公想让本宫落个不孝的罪名吗?”海燕公主可不是好糊弄的,虽然这位少女今年只有区区14岁,但心志却极其成熟,兼且聪慧过人。

    今天本来在自己的书房中古籍的海燕公主,在得知汉灵帝的寝宫突然被禁军层层包围时,立刻生出了一丝警觉,再联想到汉灵帝最近一直身体违和,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为了彻底弄清真相,她立刻以探望为名,带着自己的绿衣小侍女--玲玲,提了一盏八瓣莲花宫灯,前来查看虚实。

    结果,在寝宫门口,却遇到了大宦官赵忠的全力阻拦,这无形之中更加重了她心中的那份疑虑!

    “公主殿下,老奴可是奉了陛下的旨意,不准任何人打扰;劝您还是回去吧,这里老奴自会悉心伺候,否则万一伤了您的玉体,就是把这些禁军的杀才们全都剐了,也吃罪不起啊!”这番话说的可谓是绵里藏针,名为劝阻,实则武力威胁,只见赵忠一面继续摆出那副悲情、可怜的面孔,另一边猛的一挥手,手下的禁军们立刻一拥而上,形成层层的人墙,把寝宫大门死死的堵了起来,别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得进去。

    遇强则强,如果是一般的后宫女流估计早就被这种阵势吓住了,但今天来的可不是一般人,尤其是自从经历过北邙山遇险那件事情后,海燕公主原本就坚韧的性格,如今又多了一丝杀伐之气。

    “大胆,我乃大汉公主,当今陛下的亲女,尔等一帮奴才安敢如此无礼,还不与我让开!”随着一声清斥,海燕公主腰间的金炳小弯刀飞速出鞘,牢牢握在了手中。

    现在,她已经断定,自己的父皇一定是出事了!

    弯刀在手,海燕公主立刻显示出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气质,尤其是那双天蓝色的眼睛,此时竟幻化出一种妖异之色,仿佛结成了一块寒冰,内涵无边杀气;如果说平时的她像一朵高贵、圣洁的天山雪莲,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朵秋月金菊,虽然同样是花中娇贵,美丽诱人,但敢与西风斗一场的菊花,无疑表现的要更加刚毅、顽强。

    与此同时,那个可爱的绿衣侍女玲玲也紧紧的抓住了自己主子的衣襟,虽然手中除了一盏小宫灯外别无他物,可还是用她那双大眼睛怒视着眼前的禁军士兵,可惜,她这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丝毫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反而在不经意间,妩媚之色泄露无遗,让一众士兵看的神魂荡漾,心软、腿软、浑身发软,看来跟她的主子一样,日后也是个红颜祸水……

    一方是两名娇弱的妙龄少女,另一边的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把弯刀,对抗着如林的长矛,在如此力量悬殊的对峙中,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海燕公主的步步前进,那些全副武装禁军将士却恐惧的步步倒退,无论宦官赵忠如何声嘶力竭的下着阻拦的命令,却没一个人敢上前挡住公主的步伐,就像热刀子分切牛油一样,只见海燕公主所到之处,如分波裂浪,人人惊惧,阵阵倒退。

    开玩笑,谁敢在阳德殿门口这个地方动这位姑奶奶一根头发,那可是诛灭九族的罪过,后退顶多是被上司砍了自己的脑袋,前进一步那就是把全家的性命都断送了,孰轻孰重,大家心里自然明白。

    从秦始皇混一天下开始,皇权就是至高无上的,这种信念早已渗透到了国人的骨子里……,也许有人觊觎皇权,也许有人操纵皇权,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蔑视皇权!

    在这里,公主就代表着皇权!

    最后,所有的禁军士兵全都乖乖的退到了大门两旁,生怕一不小心碰断了公主的一根毫毛,只剩下宦官赵忠还在寝宫门口独自声嘶力竭的阻挡,但在那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面前,也是惊恐的步步后退。

    “让开,拦路者死!”随着一声愤怒的娇斥,海燕公主手中的金柄弯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随着刀光闪过,宦官赵忠头顶的发髻被干净利索的斩为两段,飘落的发丝随着清风散落了一地,把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宦官吓得魂飞天外。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汉朝人的眼中,头发可以仅次于头颅的。

    “她真的敢杀我!”看着眼前少女那充满肃杀之意的眼神,赵忠立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以前还是看轻了这位公主殿下,原以为她只是聪慧过人,没想到还有杀伐果断,铁血无情的一面,真是像极了她的母亲,那位西域异族的强悍女子……,不过,幸好她是位公主,而不是一位皇子,否则……”

    生死关头,宦官赵忠心中反而升起了这样的想法,并想起了一些尘封多年的往事……

    东风压倒了西风,正在二人意志与胆略的比拼要分出胜负的时候,突然,前面的朱雀门大开,随着一阵整齐、密集的脚步声,大批武装到牙齿的玄甲武士高举着火把,在一名头戴蚩尤鬼面盔的将领指挥下,一拥而入,就像一片黑色的海水般,迅速淹没了皇宫里的一切……

    火把最密集处,在一众将领的簇拥下,那位迟迟不到的大将军何进,领着侍郎荀攸、侍中郑泰……等三十余员朝中重臣鱼贯而入,校尉袁绍、曹操、袁术等人也披甲、执剑护卫,直奔阳德殿而来,沿途的禁军士兵根本无力阻拦。

    看到此情此景,赵忠彻底的呆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了!完了!彻底的全完了!……”

    于此同时,海燕公主趁机侧身闯入了皇帝的寝宫,随即,一声悲伤无比的哭声划破了皇宫的夜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