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第91章 两难之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郎如此高义,曹某日后必有厚报!”曹操被彻底的感动了,大将军的手令被付之一炬,却恭敬的愿意听从自己的号令,也就是说在萧逸的心中曹操的地位远远高于大将军何进,这是多么大的信任。

    虽然不知道为何萧逸会如此的看重自己,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奸雄第一次被感动出了泪花----只为了男人间的那种认可和信任!

    与此同时萧逸也是浑身的颤抖,别误会,他不是感动的,而是激动的,“能被日后的北方之雄,大汉丞相,魏王许以厚报,顿时间,萧逸仿佛看到无数的绝色美女一手托着金元宝,一手托着官印向自己缓缓走来。

    “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萧逸的一句感慨之言,相当于在这份契约上加了一道金印,然后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击掌为誓!人神共鉴!

    “好!甘苦共尝!”两只大手紧紧的击拍在一起,曹操的手干燥而浑厚,萧逸的手却冰冷而有力!

    “宫中突起变故,‘十常侍’密谋叛乱,时间紧迫,还请萧郎火速集结人马,与我一起入宫平叛!”没有任何隐瞒,曹操和盘托出了现在的情况,并催促萧逸立刻展开行动,现在就是争分夺秒,手快者胜!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让‘十常侍’惊醒过来,大事去矣!

    呵呵!面对曹操的催促,萧逸丝毫没有露出紧张、慌乱的神情,仿佛他早已预料到这一切似的,而是抬手示意曹操与他一起出账观看。

    带着满腹的狐疑,掀开帐帘,眼前的一幕立刻让曹操震惊的呆若木鸡,只见中军大帐外的空地上,黑压压一片全是顶盔贯甲、列队整齐的玄甲军战士,明晃晃的刀枪在月色的照耀下,闪烁着阵阵寒光。所有人口中都含着小木棍,连战马的蹄子都用麻布仔细包裹好了,所以才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原来刚才萧逸让大帐中的将佐们退下时,打得那个奇异的手势,就是‘玄甲铁骑’全军紧急集合的暗语,号令一出,众多将士按照平时训练的样子,不动金鼓,不响号角,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将三千人马集结列队完毕。

    “萧郎大才,不逊于淮阴侯!”以曹操的智慧,很快就相通了其中的关节,并用‘战仙’韩信与之相比,这可是军人中顶破天的赞誉了,要知道:“韩信带兵,那可是多多益善啊!”

    “呵呵!曹将军谬赞了!小子万不敢当!”曹操今年35岁,而萧逸只有17岁,一半的年龄差距下,自谦的称一声‘小子’也不算为过。

    一声呼哨响起,千里墨烟驹‘白菜’立刻跑了过来,这段时间在军营里可把它憋坏了,天赋的神速根本无处施展,如今终于轮到它有用武之地了。

    宠溺的拍拍‘白菜’的大脑袋,翻身上马,萧逸向着三千玄甲将士简单的喊了一句:“出发!”

    随即整支队伍就开拔了,‘萧’字大旗在夜风中招展在队伍的最前面,没人询问为什么深夜紧急集合,也没人问去哪?去干什么?

    只要统领大人有命令,这就够了,跟着‘萧’字大旗走就是,无论去哪,哪怕是地狱,也义无反顾!

    三千精锐人马,在曹操和萧逸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营门外开去,就像一条潜伏在黑暗处的巨蟒,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人马刚刚行至营门处,变故突生,只见一匹快马冲破层层的夜幕,突然出现在军营大门前,马背上还有一名气喘吁吁的士兵,穿着雁门边军的服饰,直接冲到了萧逸的面前。

    小黄是太守张杨手下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亲兵,因为他的武艺不是很强,所以平时也没什么名气,属于那种扔到军营里就找不出来的小角色。

    因为胆小怕死,为了逃跑时能快些,小黄练就的一身精湛骑术,于是他就一直默默无闻的干着传令兵的工作,今夜,本来早已经钻进被窝的小黄,梦到了偷看家乡时隔壁的小寡妇洗澡,可惜,正当美梦发展到**时,他被人一巴掌拍醒了,于是小寡妇没了,美梦也没了,迎接他的是一项奇怪的任务----送信!

    原来夜幕时分,一位姓袁的将军突然来拜访太守张扬,二人在密室中一番谋划后,一封还带着墨香味道的,加着封印火漆的书信出炉了,于是小黄就不得不离开温暖的被窝,在漫天的夜色中,骑着快马,冒着夜行的危险,来到城外玄甲铁骑的军营驻地。

    “报萧统领,太守大人书信!”小黄跳下马背,单腿下跪行礼后,恭恭敬敬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双手递了上去。对于这位能一箭双雕的少年统领,他可是从心眼里十二万分的佩服,甚至是惧怕!

    “太守张扬大人的书信!”看着手里的火漆信封,萧逸产生了一丝狐疑,张扬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洛阳城里过着醇酒美人、高朋满座的舒服日子,从来没关心过军营里的任何事情,今夜怎么会突然送来一封密信?

    “巧合?还是别有内情?”

    “太守大人那里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萧逸没有立刻打开书信,而是先询问起来。

    “大守大人一切正常,只是夜幕时分突然会见了一位姓袁的人!”显然小黄对这位打扰了自己美梦的人一丝好感也没有,言语之间很是不客气。

    “姓袁?难道是……袁绍!”略微有些吃惊的与曹操对视了一眼,二人心中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袁绍不愧是袁绍,够聪明,好手段,显然他也想到了城外这只不属于洛阳驻军体系的精兵,不过与曹操亲入军营不同,袁绍选择了走高端路线,直接去拜访太守张杨,想把这只精兵抓在自己的手里。在袁绍看来,这只兵马既然是张扬从雁门关带来的,自然应该对他唯命是从才对,这个想法在逻辑上是正确的,可惜,他遇到的是萧逸!

    不用说,在幕后肯定有着各种的利益交换,才说动张扬参与到这场宫廷政变中来。不过比起身边这位‘乱世之奸雄’来,四世三公出身的袁绍在反应上无疑还是慢了半圈。

    “这下可有些麻烦了,大将军何进的手令可以熟视无睹,但太守张扬的书信却不能等闲视之,毕竟,那是萧逸的顶头上司,县官不如现管!而且心信中的内容不用看也能猜出**来,无非就是一切听从袁将军号令而已!”心情一烦乱,连老天爷都跟着添乱,刚才还亮如白昼的月光,被一片乌云彻底的遮盖了,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瞬时之间,曹操也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郁闷的一鞭子抽在自己的大腿上,此时只有身体上的痛苦才能减轻他内心深处的懊恼,自己辛辛苦苦浇了半天的水,眼开开花结果了,最后却被袁绍摘走了果子,“就因为他袁绍出身好,是四世三公吗?还是因为他长得一表人才,相貌雄伟?……论智谋、论军略,那点比不上他,……我曹孟德不服!”

    看了看身边一脸懊恼之色的曹操,又看了看站在马前的传令兵小黄,最后又看了看手中的书信,萧逸也选入了两难的抉择中。

    “怎么办?听令还是不听令,选曹操还是选袁绍?利弊得失?何去何从?……”无数的信息在萧逸的脑海中闪电般划过,这种抉择可真不是好下的,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巨大的压力让他感觉到喘不上气来,压迫到顶点时,萧逸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如同狼嚎般的呼啸,正好抬头时看到了如水般的月光突破了乌云,再次照耀在他的身上,给人以无限的灵感。群狼啸月,亦如月亮是狼族的守护神一样,今夜它将守护萧逸!

    “对!乌云遮月,岂能长久,日后魏武帝的雄风是谁也遮挡不住的,既然已经下定了赌注,那就不要犹豫,豁出去了!”

    主意已定,从无暇的月光中得到灵感的萧迅速转动脑筋,苦苦思索,想起了办法,既要力挺曹操,又暂时不能得罪张扬,难!难!……有了!

    “你一路送信辛苦,先去营中休息吧!”微微一笑,两个大酒窝浮现在萧逸的脸上,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可爱,这个微笑是给传令兵小黄的。

    然后萧逸看似非常随意的侧转身形,对着身边的马六说道:“带他下去休息,好生款待,不得有误!”语气还是那么温善,只是似乎不经意间,在微笑的同时,萧逸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看到这个动作,一身重甲,杀气腾腾的马六立刻吓得打了一个冷战,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那个动作,那个微笑,曾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中,如血的噩梦!

    “诺!请跟我来”,很快,马六眼中颤栗的光芒变成了一种寒光,杀人的寒光,一闪而过,然后热情的招待着传令兵小黄向营中走去,从此以后,世人再也没有看到小黄的身影,事后也从来没人问起过他,就像他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从始至终,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日后的历史书中,有人提到了大勇弥天的萧逸,有人提到了足智多谋的曹操,还有人提到了时机慢了半步的袁绍,以及斗争失败的‘十常侍’等人,可还是没人提及到小黄。

    “抗令不尊是一回事,没接到书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半夜三更,时局混乱,在这样剧变的夜晚,走丢一两个传令兵岂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于无辜?呵呵!还是那句话,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谁是真正无辜的!

    “萧逸紧尊曹将军号令!”军礼行过,萧逸再一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力挺曹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