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第90章 投机的学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做为穿越一族,如果没有机会成为君王、帝主,那么最聪明的办法莫过于在遨游历史的长河时,做一次投机者!

    同样是投机取巧,里面的学问却很大,首先你得从无数的候选者中辨别出那个才是真正的王者,其次,你还得让目标人物看出你的能力价值。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与他的受重用程度永远是成正比的!

    看到‘名主’不分青红皂白纳头便拜,那是李逵那样的蠢汉所为,所以他顶多成为一个普通的跟班小弟;而真正聪明的投机者,在选定目标后,首先要耀之以威,体现出自己的能力来,然后才是示之以诚,用忠心来赢得信任;如果条件允许,最好再上演一次逃跑的戏码,借以提高自己的身价,一段‘萧何月下追韩信’就是最经典的历史写照。

    逃得未必是真逃,追的也未必是真追,韩信得到身价,刘邦得到良将,至于萧何则得到了名望!仅此而已!

    “统领大人有令,军营之中,不得驰骋,下马!”随着号令传达,营门大开,可曹操刚一进入就立刻迎来了一个下马威。

    两队全身铠甲的雄壮武士分列大门两旁,手中各执明晃晃的钢刀,钢刀在空中相交,组成了一条长长的刀阵,一直通向中军大帐的位置,无数把钢刀高悬在进入者的头顶上,似乎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杀气弥漫之间,让人望之胆寒!

    军营之中不得驱驰,这本是自西汉大将周亚夫时代就设定的军规,不过随着两百多年的太平岁月,汉军的军纪早已荒废殆尽,如今却成为了测试曹操胆量的试金石。

    君在则臣,反过来,臣也在则君啊!见到所谓的‘名主’便拜倒,那不是萧逸的风格,说白了,在他心中历史传说不可信,史书著作不可信,影视作品更是不可信,能让他真正相信的,只有自己的一双眼睛,到底是不是真的‘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呵呵!容易,就像烈火炼真金一样,试试便知!

    “呵呵!”望着眼前杀气腾腾的刀阵,曹操不但毫不畏惧,反而像是遇到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立刻变得兴趣盎然,迈大步就进了军营。

    漫步刀从,如游花丛,谈笑自若,视千军万马犹如草芥,看生死之间好似坦途,奸雄之姿,表露无遗!

    与在外面观看营地的全貌相比,在营地内部却别有一番风景,在这里无疑要看的更加细腻,更加深切,也更加的让人震惊!

    整洁、干净,这是曹操对这座军营的第一个印象,与其他脏、差、混乱的军营相比,这里的地面上几乎见不到任何的生活垃圾,洁净的让人以为来到了王公贵胄的府邸一般,就连用壕沟引入军营的河水也被分段规划成了不同的区域,有饮水区,有洗澡区,有饮马区……,分工明确,最大程度保持了营地的卫生情况。

    再有就是帐篷的排布,汉军的营地大都像围棋盘一样,讲究横平竖直,整齐化一,而玄甲铁骑军营中的帐篷却呈一种奇妙的曲线形状分布着,各部之间,环环相套,且互为依靠,出入有路,进退有法,让人看起来不但赏心悦目,还十分容易给人以一种视觉上的错误,让人根本就数不清这里到底有多少军帐,也就无法判断出帐篷里到底有多少兵士。

    “善!控而不死,纵而不乱!”曹操对这座军营统领者的评价无形之中,又上升了一级。

    中军大帐,一军的灵魂所在!

    萧逸就在中军主位上端坐着,‘螭纹寒铁铠’早已披挂整齐,恐怖的‘蚩尤鬼面盔’压住了满头飘逸的黑发,血浪斩蛟剑握在手中,腰间还斜插着那把贪狼宝刀,满身的戎装让他看起来越发的铁血、冷酷,一双黑洞般的眼睛不时地射出阵阵寒光,那种无形中的杀气充斥着整座大帐。

    杀气弥漫,甚至走至帐门外的曹操都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伸手摸了摸怀里,那里藏着一份大将军何进的调兵手令,以及对萧逸的一大堆封赏和许诺,这也是曹操此行最大的一张底牌了。

    如果说来之前,曹操有十成把握的话,那么在看完大营的布防后,把握就剩下七成了,如此军纪严明的铁军,恐怕非利禄所能收买。

    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入,大帐内除了萧逸外,还有各级将佐数十人同样顶盔贯甲、各执兵刃的站立着,看着众人严整的站姿就知道,这些人已经在这里等待很久了,并不是因为曹操的到来才临时穿上的战甲。

    地上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不时发出干柴崩裂的声音,在火光的照耀下,众将佐的面容清晰可见,或彪悍,或冷酷,或炽热,可无论是什么样的面容,众人对于曹操的到来却丝毫没有惊讶,更加没有窃窃私语或引起什么骚动,都忠于职守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眨眼睛的动作,几乎以为他们是一群木头人了。

    “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曹操被这种严肃的军容震惊了,这样的军队,这样的统领,绝非高官厚禄所能收买,一股尊敬之情在他的心中悠然升起。与玄甲铁骑相比,洛阳的数万大军,都是土鸡瓦犬尔!

    站起身形,萧逸领着数十名将校来到曹操面前,先是右手击胸以军礼见,随后说道:“未知曹将军深夜驾到,有失远迎,当面赎罪!”

    “请曹将军赎罪!”身后数十名将校同时行礼说道。

    萧逸的这个举动无疑是给了曹操很大的面子,引得他哈哈大笑,犹如老友见面一样,上前一把拉住萧逸的手亲切的说道:“一别数月不见,萧郎风采更胜往昔,真是让曹某惊喜啊!”一语双关地说完之后,曹操又看了一眼周围的将士,由衷的称赞了一句:“练的好兵!”

    “呵呵!曹将军谬赞了,不敢当!请上座!”

    “请!”

    “哈!哈!哈!……”四目相对,犹如黑洞对峙着烈日,均是精光四射、神采飞扬,二人都是仰天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互相在心中给对方打了个满分后,并肩走入大帐,聪明人之间,心有灵犀尔!

    进入大帐,分宾主落座后,本来一路快马加鞭赶来的曹操以此反而表现的格外沉稳,一点焦急的样子也没表现出来。

    这时候,沉稳就意味着把握了主动!

    ………………………………………………

    “不知曹将军深夜入我营中,有何贵干?”半响,还是萧逸主动先开口问道。营门的刀阵,整齐的营盘,全身戎装的将士,通过这三样威风已立,下一步就该显示自己的诚心了,曹操可是日后的魏武帝,堪称整个三国时代最粗的一条大腿,萧逸无论如何也要抱住它。

    抱住了它,就相当于抱住了三十年的荣华富贵!

    “呵呵!”曹操却并未答话,而是先用目光看了看帐中的将校,而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手令:“奉大将军手令,传达机密要事,尔等暂且退下!”

    连喊三次,众将校一动不动,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经过这段时间的经营,萧逸早已牢牢掌控了这支玄甲铁骑,现在,别说是大将军何进的命令,就是皇帝的圣旨也休想指挥得动这几千将士。

    军中听统领之令,不闻天子之诏!无疑,这句话被萧逸最好的执行了。

    “退下!”曹操的面子必须要给的,萧逸一声断喝,同时右手微不可察的打了一个军中特定的暗语,瞬时间,数十名将校走的干干净净,若大的军帐中只剩下了曹、萧二人。

    “此间别无他人,曹将军有何秘令,但说无妨!”

    “这个……,”如果说刚才曹操还有七分的把握,那么现在看到萧逸对军队的绝对掌控度以后,他连三分的把握也没有了,威武恐怕也难以让此军屈服,但事已至此,有进无退。

    “奉大将军令,调你部将士立刻入驻城内,包围皇宫,勤王护驾!”一咬牙,曹操还是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同时郑重的把大将军何进的手令交到了萧逸的手上。

    现在他所寄托的唯有萧逸对大将军这个官职还有一丝的敬畏,虽然这个希望并不大。

    信手接过何进的手令,萧逸微微一笑,笑得犹如春风拂柳,露出两个俊美邪逸的酒窝,根本就没有打开观看,而是随手就把手令扔到了一旁的火盆中,看着大将军何进的手令在烈火中化为了灰烬,曹操的脸色一下子也变得仿佛死灰一般……

    “难道今夜要万劫不复了吗?……”

    但戏剧性的一幕突然发生了,只见萧逸以左手抱右拳,向前躬身,满脸郑重的第一次对曹操行了下属对上司的礼节,而后朗声说道:“萧逸紧尊曹将军号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