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第89章 故人来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夜,洛阳城外,一骑飞奔!

    曹操不停的用藤条制成的马鞭抽打着胯下的骏马,在夜晚打马飞奔本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一块凸起的岩石,或者是一个隐藏在草丛中的鼠洞,都有可能折断飞奔的马腿,从而摔伤马背上的骑手,甚至是摔断骑手的脖子。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骑兵是绝对不会选择夜战的。

    众所周知,曹操生性狡诘,一向以谋略出众而闻名于世,而世人不知道的是,曹操的武艺、骑术其实也是非常出众的,《三国志》中就有记载:魏武帝,幼好骑马射猎,善击剑,颇有勇烈!

    可惜,因为奸雄的性格过于出众,所以最后世人只记住了他的奸诈,却忽略了他也有勇武的一面。

    深夜纵马奔驰的危险他自然知道,可是现在一切都顾不上了,如今曹操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快些!快些!再快些!”

    政治斗争,挣得就是一步先手,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则必然遭殃!

    时间紧迫,所有的胜负成败就在今夜,不管何进今天是否入宫,明日一早,‘十常侍’必然召集群臣入朝,然后利用占居皇宫内廷的优势,拥立皇次子刘协为新君,介时他们大义在手,以小皇帝为号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诛杀所有反对他们的大臣,再无人可以反抗了。

    做为与‘十常侍’一向敌对的大将军府,到时肯定是杀戮殆尽,鸡犬不留!

    现在唯一反败为胜的办法就是连夜调兵入城,包围皇宫,再召集满朝公卿大臣,冲入内廷,抢先一步拥立新君,而后立刻诛杀‘十常侍’,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这就是政治斗争,虽然残酷,却很现实!

    要想杀人,手中就必须有剑,一把杀人剑!

    军队,军队就是其中的关键,而从雁门关前来的那只‘玄甲铁骑’精兵,还有那名彪悍、冷静、忠于职守的少年黑衣勇士,这就是曹操此行的目的。

    之所以选择萧逸的‘玄甲铁骑’,原因有二,其一,虎符被‘十常侍’的内廷把控,洛阳周围虽有数万驻军,却根本就调不动一兵一卒。

    其二,‘十常侍’把持朝政已久,树大根深,不但在朝廷中遍布爪牙,就是在军队里也分布有大量的耳目,若强行调动其他军队,难免会走漏风声,一旦打草惊蛇,逼的‘十常侍’抢先下杀手,那就糟糕了。

    而萧逸的这支兵马则没有以上的缺点,他们既不属于洛阳驻军系统,自然也就不用受到内廷虎符的制约,最妙的是,他们全部从遥远的雁门关前来,与朝中的任何势力都没有丝毫关系,与‘十常侍’之间就更没有任何的因果,使用起来,极其方便。

    曹操一边疾奔,一边在马背上思索着一会用什么办法说服萧逸出兵,毕竟二人之前只有一面之缘而已,又分属不同的军事系统,一为大将军府的幕僚,一为雁门边军的统领,虽然有官职上的高低,却没有职务上统属。

    “以利诱之?以威迫之?或是以情动之?……”左思右想之中,曹操很快就来到了御苑附近,在明亮的月光下,一座整齐肃穆的军营出现在他的面前。

    军营依山临水而建,占居了一片向阳的小山坡处,这里植被茂盛,可以为战马提供充足的草料,而且临近水源,也不用为大军的饮水担忧,在军营外围设有数道深深的壕沟,四角位置建有瞭望台,周围的一切动静都逃不过它的侦察,大寨周边还立有大量的栏栅、拒马、鹿角等物,防御极其森严。

    再加上这里四周比较平坦的地势,极其有利于骑兵驰骋,堪称可攻可守!

    曹操本人也是自幼熟读兵书战策,这些年来在大将军何进的麾下任职,更是精通军旅之事,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以他的兵法造诣,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座军营的妙处,不由得连连点头称赞:“妙哉!此营深得兵家之妙啊!”

    见猎心喜,曹操甚至在心中暗暗推演了一番,如果由他率兵进攻这座军营……,

    火攻?……不可!那几道壕沟不但可以阻止敌人的进攻,还能有效的防止火焰蔓延,起到了很好的隔离带的作用。

    断绝水源?……也办不到!大营的一角就在水边,取水十分容易,而且看山坡上茂密的植被情况,肯定有山泉眼存在。

    偷袭?……根本无法得手!那几个高高的瞭望台设置的太巧妙了,而且……,曹操向四周黑暗的地方看了看,凭着一名军人的直觉,刚才他就感觉到了,在靠近御苑的路上,暗地里有游骑兵在自己的四周活动,看情况肯定是这座军营里派出的侦察游骑,警觉性太高了。

    “难!难!难!……非五倍的兵力难以攻破此营,若想全歼,那就非有十倍以上的兵力不可!而且还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成”,在脑海中一番仔细的推演后,曹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统兵安营之人,真乃大将之才啊!”

    ……………………………………………………

    纵马向前,当曹操的坐骑离营地尚有百步之遥时,一支带着破空之声的鸣镝突然射在了马前的空地上,惊得坐下战马前蹄高扬,一阵的嘶鸣!

    “来人止步,军营重地,不得乱闯!”站在瞭望台上的两名值夜兵士发现情况,先是鸣镝示警,然后又一次搭箭上弦,如果闯入者不听劝阻,越过警戒线的位置,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放箭射杀!

    “乱闯军营者,死!随意放外人入营者,同罪!”这是他们的统领萧逸定下的军规之一!

    “在下乃是你家萧统领的故人,请二位代为传禀,就说曹孟德来访!”面对鸣镝警告,曹操丝毫不敢大意,从瞭望台上士兵那坚定的语气中能推测得出,如果他再上前一步,立刻就会被射个窟窿出来。

    “请阁下退出百步之外,稍等!”瞭望台上的哨兵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箭簇依旧稳稳的搭在弦上,而另外一名士兵并没有走下瞭望台,而是举起了两支火把,跳跃的火苗在黑色的夜幕中一阵的划动,随着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条明确的信息就通过这种方式快速的传达了出去。

    旗语,萧逸在军营中的发明之一!

    大帐之中,萧逸全身戎装的坐在主位上,一语不发,就是那么静静的坐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身上的螭纹寒铁铠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幽幽的寒光,血浪斩蛟剑就握在他的手中,握剑的手背上青筋紧绷,一副随时准备拔剑出鞘的样子,不只是他,包括大牛、马六、张转、扬和……,所有玄甲军中的将佐都全副武装的站立在两旁。

    自从入宫面圣归来后,萧逸就下达了战备的命令,所有士兵归队,关闭营门,不许任何人轻易外出,并在四周派出了大量的侦察游骑兵,另外所有士兵除了白天必须全神戒备外,就是夜晚休息时,也要合衣而眠,把兵器放在伸手就能摸到的地方。

    对于萧逸的这个命令,全军上下包括与他最亲近的大牛、马六二人都很是不解,太平时节,又是在京畿重地,何须如此警惕,但不解归不解,军令依旧被不折不扣的执行了。

    常年的相处让他们相信,萧逸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存在!

    ‘信萧郎,得永生!’这已经是玄甲铁骑全军上下的共识了!

    果然,当听一名传令兵跑进来禀报说:“有统领的故人深夜来访时!”一直闭目沉思的萧逸猛然睁开了双眼,那双仿佛黑洞般吞噬万物的目光如今变得更加犀利了,向洛阳城的方向看了看,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终于开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