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第88章 孟德之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人的智慧分为很多种,有急智、缓智、长智、短智,小聪明,以及大智若愚……

    毫无疑问,曹操就是一个有急智的人,这种人的表现就是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很强,而且越是遇到大事越不慌张,真的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而在所有的军事、政治斗争中,这种能力是非常关键的。

    众所周知,在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往往就在几分钟之内,谁先抢占那一线先机,胜利的天平就会向谁倾斜;同样政治斗争无疑要更加的复杂、混乱,这时候,谁能迅速的看清事情的本质,并在无数的选择中立刻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这是一种能力,一种可怕的能力!

    面对大将军何进的殷切询问,曹操没有丝毫的推辞,虽然因为出身的问题,平时他被众多世家子弟们排斥、轻视,一直游离在这个集团的外围,但在面对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刻,他依然挺身而出,愿意为了国家的稳定而贡献自己的聪明智慧,这就是英雄的胸襟!

    “回禀大将军,当今的第一要务是确保大将军府的安全,‘十常侍’掌握有西园禁军,随时可能杀来,应立刻做好战备才是!”曹操起身献策,同时也指出了‘十常侍’在这次宫廷政变中所犯得最大一个错误---守株待兔。

    ‘十常侍’手中握有禁军兵马,又控制了皇宫内廷,在汉灵帝驾崩后,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假借皇帝的命令调动军队包围大将军府,斩杀何进,然后把这一切责任都推给已经成为死鬼的汉灵帝,这样做的话虽然会招惹来一些后续的风波,但介时他们已经掌控了大局,又有新君在手,事后最多背上几句骂名,却能换来政治上的实惠。

    要知道,不怕背骂名的太监才是一个成功的太监,中国历史几千年,那个权倾天下的大宦官身后不是骂名滚滚……

    可惜,‘十常侍’虽然握有权利,却不会真正的使用权利,在他们的骨子里还是一些只会伺候人的奴才,而奴才的缺点就是没有上进心,且目光短浅。

    ‘十常侍’平时生活得圈子只是皇宫内廷而已,这在潜意识里就无形的就缩小了他们的心胸和格局,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皇宫的思考,以为控制了宫廷就控制了一切,结果做出了召何进入宫后再诛杀的计划,把本来占据的主动权白白给丧失掉了。

    “善!”听到曹操的第一条建议,本就怕的要命的何进猛地拍拍自己的肥头,“对呀!自己府中也有数百侍卫亲兵,奴仆更是上千,将这些人全武装起来,虽然灭敌不够,但自保却绰绰有余,实在不行还能和‘十常侍’拼个鱼死网破呢,总好过坐以待毙吧!”

    ‘屠夫大将军’不愧是杀过猪、见过血的人,关键时刻还是有股子狠劲的,想到这里,何进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自己身边,同样拖着一张胖脸还在哪患得患失、魂飞天外的弟弟何苗。

    “没听到孟德的话吗?还不快快出去准备!想坐在这等着挨刀子吗?”心情暴躁不堪的何进上前一脚就把自己的胖弟弟踢了几个跟头出去,随后大吼道:“马上安排好防务,一定要确保大将军府的安全!”

    “诺!……”被一脚踢清醒过来的何苗立刻连爬带滚的跑了出去,事关生死,他也豁出去了,整个大将军府马上闻风而动,所有的亲兵、护卫、门客、家丁、哪至于后面的厨师、马夫、花匠,总之所有能拿得动刀子的男人全被集合起来,分发甲胄、兵器,把守住大将军府的各处要害,并紧紧关闭了大门。

    于此同时,大厅之中。

    “孟德还有何妙策,快快讲来,只要能渡过这次难关,本将军不吝重赏!”看到亲兵们团团将府邸护卫住,心思稍微平稳下来的何进立刻继续问策,现在曹操在他眼里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必须紧紧抓住。

    “其次,就要请本初兄出面了!”看了看此时也已经逐渐清明过来的袁绍一眼,曹操继续说道:“还请本初兄马上去联络所有的朝廷重臣,将现在的情况讲清,让他们迅速来大将军府中议事,铲除十常侍,拥立新君!”曹操此举可谓高明至极,只要将士族们拉上大将军府的战车,就把外戚与宦官之间一对一的斗争,变成外戚与士族二者联合,共同对付宦官集团了,自己一方的胜算立刻大增,而袁绍家族四世三公,门多故吏,本身就是士族门阀们的带头羊,由他出面去游说群臣,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绍愿尽全力!”袁绍本来也是个足智多谋之人,虽然有些优柔寡断,但现在也彻底想明白了现在的局势,更何况从事情突发以来,一番谋划全出自曹操之手,被他抢进了风头,如今也该让他亮亮手腕了,毕竟与出身阉宦之后(曹操的父亲是大宦官曹腾的养子,本身出自夏侯家),且其貌不扬的曹操相比,他袁本初可是个出身门阀世家的大帅哥!

    不过身为士族子弟,他自然要为门阀们考虑一下,如今何进与‘十常侍’已然是势同水火,断然不可共存,二者相比较,无疑的宦官集团的危害更大些,如果外戚何进倒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们士族们倒霉了,所以出于利益的考虑,他也会责无旁贷帮何进一把。

    至于事成之后,士族们与这位‘屠夫大将军’之间的争斗,呵呵!说实话,袁绍就从来没看得起过,一个杀猪卖肉的而已,不过要想让士族们出手相助,这个助拳的价码绝不能低了。

    袁绍躬身答应下来后,却没有动身,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用目光盯着何进,看得这位‘屠夫大将军’直发毛,不明白这是何意!

    “嗯!……”看着蠢笨如猪的何进,无奈之下曹操只好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紫金鱼鳞袋--也就是平时装钱用的包包,用眼光不停地示意着何进,“钱呀!利益呀!我的笨蛋将军,没有足够的价码,人家士族集团何必出手帮你的忙!”

    “对呀!这世上哪有免费的猪肉呢!”看到曹操的举动,后知后觉的屠夫大将军终于明白过来了,可明白是明白了,到底要出动什么样的价钱才能打动士族们呢?他依旧心中没底,无奈之下只好再次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曹操,在他眼中,现在的曹操就是万能的。

    “呵呵!本初兄,在下听闻大将军有意在诛灭‘十常侍’后,废除现在买官鬻爵的制度,将选拔‘孝廉’的权利还给士族们”,无奈之下,曹操只好替何进开出了价码,官员的选拔权,这可是士族们一直想从宦官集团手里抢回去的特权,现在拿出来作为交易的代价,确实最好不过了。

    “好!”听到这样的价码,袁绍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移动脚步,而是继续盯着何进,同时用余光微不可察的扫了曹操一眼。

    “另外,大将军还准备推荐‘隗公’担任太傅一职!”明白原因的曹操立刻开始加价。隗公就是袁隗,是袁绍的亲叔叔,也是现在袁氏一族的家主,之前的利益是给士族们的,而这次是单独给袁家的。

    “没错!没错!本大将军早有此意!”终于反应过来的何进也是连连点头,做出了正式的保证。

    “如此,请大将军敬候佳音!”说罢,袁绍大步迈出了厅堂,利益到手,剩下的就是如何在操作过程中把这份利益最大化了。

    不过走出去之前,袁绍还是看了一眼曹操,“对于这位其貌不扬的伙伴,他可是深深忌讳的,尤其是在这次处理突发政变的事情上,曹操的反应速度和政治手腕,无疑都压了他一头,而且他相信,在这两条计策之后,曹操肯定还有杀招,那才是决胜的关键,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杀招呢?”

    看到袁绍愿意出面联络士族势力,何进那颗一只悬着的心终于慢慢落回了肚子里,其余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唯有坐位上的袁术却快被满腔嫉妒的火焰烧死了,身为袁家的嫡子,按理说他的社会地位应该远在兄长袁绍之上,可现实情况却是,无论办事的能力、还是在朝廷中的威望,这个庶出的哥哥都比他强上许多。

    哎!郁闷的摸了摸腰间的剑柄,袁术也只能暗气暗憋了,现在还不是翻脸争斗的时候,日后定要让你们都知道一下我袁公路的厉害!

    曹操连出两策,一策自卫,一策自保,虽然可以使何进一方立于不败之地,但要想真正获取这场斗争的胜利还是远远不够的,盾牌只能保护自己的平安,要想出奇制胜,必须还有一把剑在手才行。

    看了看大厅中所有人期待的目光,曹操微微一笑,用了摸了摸自己的短须,目光转动之间,“脑海里想起一个彪悍、冷酷的身影,还有那双犹如黑洞般摄人心魄的目光,那可是一把绝世好剑啊!

    “诸公请安心端坐,曹某不才,这就去城外御苑一行,将一把绝世宝剑拔出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