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第87章 虎符调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落时分,皇宫南门外朱雀大街上,大将军何进入宫的队伍正慢慢驶来。

    与司徒王允的老牛破车截然不同,何进的车队可谓张杨至极,一路上旌旗招展,上百名金甲武士前呼后拥,还有专门的骑奴手拿长鞭随意的抽打着路上的行人,为大将军的车队开路。

    四匹清一色的黑马驾辕的‘七宝元戎’车上,大将军何进头戴天王盔、身披黄金甲,外罩黑色虎威秀金袍服,手执宝剑、傲然端坐,旁边树立着一杆杏黄色大将军旗,上面斗大的‘何’字迎风飘摆,威风不可一世。虽然天色已晚,但皇帝有诏,何进还是奉旨前来,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正一步一步迈入鬼门关中。

    中国人喜欢说:傻人有傻福!

    西方也有句谚语:上帝偏爱傻瓜!

    此言确实不假,队伍来到宫门之前,正当何进要迈步入宫时,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一只大手猛地拽住了他入宫的脚步。

    “大将军且慢!宫中有变,内有伏兵,万万不得入内啊!”潘隐,西园禁军中的校尉,同时也是何皇后的心腹,负责沟通皇宫内外的消息,今天正好由他轮值把守朱雀门,皇宫中的突然出现的变动被他看得一清二楚,虽然暂时还不知道皇帝驾崩的具体情况,但‘十常侍’暗伏甲兵的事情却被他得知了,如今看到何进要贸然入宫,急忙阻拦。

    “什么?是谁要害我?十常侍?董太后?又或者是……皇帝?”猛然听到消息,把何进惊得目瞪口呆,随即想到了一个个可能,尤其是当他想到最后一个可怕的可能,刚才还威风八面的大将军立刻吓得魂不附体,冷汗从后背上一直流到了脚底。

    暴发户永远也成不了真正的贵人,一旦遇到紧急的危险,又或者失去神圣的光环,他们立刻就会变得比普通人还不如!

    来去匆匆,刚才还威风八面的队伍用更快的速度原路跑了回去,一路上满头大汗的何进不停地催促着为自己赶车的马夫,“快些!快些!再快些!”

    最后急不可耐的何进干脆一脚把车夫给踹了下去,抢过缰绳开始亲自驾车,这时候速度就是生命啊!

    别说,杀猪出身的‘屠夫大将军’赶起车来也是一把好手,绝对的多才多艺,四马驾辕的元戎战车在他手里跑的飞快无比,一溜烟的跑回了大将军府中;事实告诉我们,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好的驾驶技术绝对是生命的保障。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夜晚春风的吹佛下,本应一团和煦的洛阳城中气氛却骤然紧张起来,无边的杀气开始悄悄弥漫,黑暗中无数双眼睛在瞩目观看,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正式开始了,到底谁的血会染红这里的楼阁殿宇呢?

    …………………………………………

    大将军府议事厅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般,满面愁容的大将军何进正在大声的咆哮,就像一头即将被抬上案板的肥猪,明知道大限将至,可除了嚎叫几声,什么也做不了!

    随着他不停走动的身影,汇聚在大厅里的文武幕僚们也跟着目光游离不定,刚才又接到一条宫里更加详细的密报:汉灵帝已经驾崩,‘十常侍’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同时暗伏甲兵,要取大将军何进的性命,而后拥立皇子协为帝!

    听到皇帝驾崩的消息,众人先是一愣,都是有些失神,但却丝毫没有任何伤感的表情,反而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皇帝死了并不要紧,天下什么都缺,可永远也不缺想做皇帝的人,说白了,人们朝拜皇帝,尊敬的也只是皇帝那个位子,至于到底是谁坐在那个位子上,并不重要!

    无论是不是皇帝真心想杀何进,现在都已经是死无对证了,‘十常侍’手里失去了皇帝这张可以号令天下的王牌,那么在没有拥立新君之前,双方在政治上就是势均力敌的,现在就看这位‘屠夫大将军’如何出招应对了。

    何进身旁站立的就是他的亲弟弟何苗,如今靠着兄长的关系,官拜车骑将军,同时监管洛阳城门防务;这兄弟俩无论是相貌还是品性都很相像,不过何苗比起他哥哥来还要加个更字,也就是说比起‘屠夫大将军’何进来,何苗无疑要更加贪婪、更加虚荣、同时也更加愚蠢。

    这位何府的‘二爷’在得到宫中发生巨变的消息时,差点没吓得尿了,往日里作威作福的样子立刻消失不见;他甚至一度想要收拾金银珠宝跑回老家避难去,可左思右想又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官位,此时,正用手托着一张胖脸不断唉声叹气,左右为难。

    ”诸位皆是当今名士,学富五车,可有什么良策,速速说来!”转悠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的何进,无奈之下只好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大厅中,这时,一众将校幕僚们各不相同的表情一一落入了他的眼中。

    袁绍,此时正襟危坐,依旧是一副世家子弟的端庄模样,做沉思之状,眉头不时地紧皱,似乎正在反复犹豫着什么,这就是他的性格特点,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见事迟!’一旦遇到大事总是好谋无断,计策想了千千万,却总是迟迟下不了最后的决心,结果做起事来总是比别人晚上半拍,每每错失良机!

    袁术,和他哥哥正好相反,此时满脸激动之色,兴奋的直搓双手,一副急于下手的样子,不过看他那双同样迷茫的眼睛就知道,这位只是盲目的冲动,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就更别提对事态发展的预料了。

    下一个是陈琳,这位文士书法无双,笔锋如刀,写东西就天下无敌,可真要他出谋划策、轮刀上阵,估计不砍到自己的脚面就是万幸了。

    哎……!皆非主事之人!

    ……………………

    “今日之事,先宜正君位,然后图贼!”在众人还都处于慌乱时,一脸冷静之色的曹操站了出来,话语间直指重点,如今灵帝驾崩,天下无主,谁抢先把皇位确定下来,谁就占据了政治上的绝对主动。

    “愿借精兵五千,斩关入内,册立新君,尽诛阉竖,扫清朝廷,以安天下!”见曹操抢了风头,迷茫了半天的袁绍终于反应过来,立刻毫不示弱地站了出来,一番话语说的是慷慨激昂,华丽不凡。

    “虎符不全,如何调兵?”曹操的一句质疑差点把袁绍噎出血来,连刚刚喜上眉梢的何进也仿佛冷水泼头一般,肥肥的脸蛋立刻达拉了下来。

    “是呀!没有虎符,如何调兵?”

    虎符,是历代王朝调动军队的唯一凭证,传说是西周开国丞相、那位被神话了的姜子牙所发明。

    用精铜筑造成老虎的形状,其背面刻有铭文,再用秘法分为两半,右半部分存于朝廷内廷,左半部分则由中央发给统兵的将帅,调兵时需要两半虎符合对,铭文合一、丝毫无误才能生效,而且虎符专事专用,每支军队都有相对应的虎符,一军一符,绝不可能用一个兵符同时调动两个地方的军队。

    如今虎符一半在洛阳军方将领手里,另一半却在内廷,也就是在宦官们手里,双方互为节制,这也是汉灵帝一贯以来的权利平衡手段之一,而汉朝军制,认符不认人,没有虎符而擅自调动军队者,不问原因、理由、目的,一律以谋反罪论处,杀无赦!

    所以何进空有大将军的名号,如果没有另一半虎符,那洛阳周围的数万驻军一兵一卒也调不动的。

    当然,还有一种例外的情况,那就是这位将军在士兵心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威信,甚至超出了对虎符的认可,一言说出,便是军法!比如西汉初期的大将军周勃,就是凭借自己多年征战在士兵们心中建立起来的无上威望,在没有虎符的情况下,硬生生调动了长安北军的士兵,平灭了诸吕之乱。

    而现在的大将军何进呢?全凭枕头风上的位,又没有丝毫的军功可以夸耀,加上平时对待士卒盛气凌人,毫无恩义可言,想要用他的名义号召士兵,那几乎就是白日做梦,一时间众人不知所措起来……

    “孟德有何良策,还请教我!”环视了一遍众人后,最后何进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曹操的身上;作为一名大将军,何进虽然没有什么政治才敢,但杀猪卖肉那么多年,却培养出了他锐利的看人眼光。

    那个人身穿绫罗绸缎实则囊中羞涩,那个衣裳平常却实际上腰缠万贯,何进只须一打眼就能看出来,同样的在他看来,这满屋的士族子弟看似仪表不凡,如袁术、袁绍兄弟……,其实都是些关键时刻没有主见的货色,这些人中能断大事者,唯有曹操一人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