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第86章 汉宫惊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宫,黄昏时分,白天里还精神奕奕的汉灵帝突然陷入了昏迷中,顿时整个寝宫中一片恐慌,宫娥才女大呼小叫,侍从宦官乱作一团,关键时刻,上军校尉骞硕拔出宝剑连斩数人,用血淋林的人头暂时镇住了惶恐的人群;骞硕一面传唤宫廷御医紧急救治皇帝,另一面紧急调动手下的西园禁军将皇帝的寝宫团团围住,力图封锁住一切消息。

    然而消息是封锁不住的,有人的地方就有细作,而皇宫正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人堆;一时间,原本平静神圣的皇宫立刻变成了间谍们的天堂,无数的人影在宫城阴暗的角落里四处晃动,平时深深隐藏起来的各种眼线这一刻似乎全都复活了,一条条消息不断地传递来传递去,这些消息有的传递到宫外,有的传递到了城外,有的甚至被传到了边疆各处……

    一时间,整个皇宫,整个洛阳城,甚至是整个天下都因为皇帝的昏迷而憋住了一口气,黑暗中无数双眼睛都紧紧的看着、思索着、等待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这就是皇帝,这就是皇权,以一人之身系天下之安危,真是毫不夸张!

    汉灵帝不知道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感觉自从进入皇宫那天起,二十多年来就从没睡得这么香甜过,没有忧虑,没有干扰,只是安心的睡觉,而且他还做了一个梦,一个极其神奇的梦!

    在梦中汉灵帝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高贵无比的五爪紫金神龙,吞云吐雾,翱翔于天地之间,而自己居住的洛阳城就在脚下变得无比渺小,可一切又看的真切无比,他用目光一一扫过城中所有的地方……

    “这里是自己皇宫的位置,怎么变成一片沼泽了呢?‘十常侍’们变成了一群灰豺在里面不停地徘徊,似乎在等待着机会饱食人血;沼泽中的泥潭里还有两只金色的小蛇在玩耍打扰,却丝毫不知道大祸即将来临,那是自己的两个儿子。

    那里是大司徒府……王允变成了一条老迈的看门狗,虽然依旧在忠心耿耿的守护者这个国家,可是老狗的犬牙已经脱落,爪子已经迟钝,除了高吠几声外,什么也做不成了。

    金龙的目光转动,哦!……那里是大将军府,高坐在帅案后面的何进怎么顶着一个猪头?……对了,他本来就是一头蠢猪,是自己为了平衡朝中的势力才把他提拔上来的。

    此时他的大将军府里好热闹啊,那对模样长得很像的老鼠应该是一对兄弟吧,现在正为了一点点食物打的不可开交,却全然没有看到,在它们背后不远处一条怪蛇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真是好奇怪的一条蛇啊,一半黑,一半白,头角峥嵘,似乎还有化龙之势……

    正在金龙想看的更清楚些时,却被一声高昂的狼嚎给吸引走了注意力,举目望去,在洛阳城外的北邙山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头肋生双翅,凶猛狡诈的‘贪狼’,此时正望着他皇宫的后院流着口水,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呵呵!原来这只‘贪狼’是惦记上了自己后宫里一只漂亮的孔雀了,那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儿!

    金龙就这样看啊!飞啊!……当他飞到高高的九天之上时,突然一阵雷霆猛然扫过,紧接着他身上的龙鳞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龙角龙须也都离他而去,最后显出了他的原型,原来是一条非常普通的菜花蛇……

    是啊!他本来就是一条生在凡间的菜花蛇,是命运的安排,让他来到了皇宫,贴上了金麟,变成了不可一世的神龙,现在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回到起点吧;失去了龙威的菜花蛇一下子从高高的云层中掉落了下来……”

    “啊……!”随着一声高空坠落般的惊叫,汉灵帝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一旁守护的太医们,见到皇帝终于苏醒了过来,全都松了一口气,不但是他们,连整个皇宫、整座洛阳城都因为皇帝的苏醒而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宝宝了!”

    半响,清醒过来的汉灵帝才看清眼前的一切,入目的依然是那座幽暗的、囚困了他一生的皇宫,现在的这里更像一座死气沉沉的棺材,纵然他拼命的挣扎、叫喊也无法逃脱,这也许就是每一个皇帝的宿命吧。

    皇子刘协就紧紧地靠在自己的身边,一双眼睛红红的,幼小的脸上布满了惊恐和悲痛,显然刚刚痛哭过;而骞硕这个自己最信任的宦官就跪在地上,同样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己。

    “来人啊!将皇子刘协送往太后宫中,好生照料”;儿子的眼泪就像一只强心针,激发出了汉灵帝身体里最后一丝斗志,大限将至,现在他要履行一个皇帝最后的职责了。

    皇子刘协为灵帝最宠爱的王美人所生,后来何皇后出于嫉妒派人秘密毒杀了王美人,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可理喻,为了丈夫的宠爱,为了自己的孩子,一个平时连杀只鸡都不敢看的柔弱妇人,却能下手宰活人!

    看着自己的一个老婆毒杀了另一个老婆,汉灵帝虽然贵为天子,也无可奈何,总不能把这个老婆也杀了吧!无奈之下,灵帝只好把皇子刘协送到自己的生母董太后那里抚养,以求保护幼子的安全。

    立刻有侍从涌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把皇子刘协护送走了,看着幼子分离时哪不舍得目光,汉灵帝虽然心如刀搅,可还是狠心的挥了挥手,有些黑暗的事情他还不想让年幼的儿子看到;来的快,去的也快,宫人们又都退了出去,只剩下骞硕依旧跪在皇帝的床头边上,作为皇帝的第一心腹宦官,他知道自己效命的时候到了。

    “陛下欲立皇子协,必先诛杀何进,以绝后患!”没有任何的掩饰,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骞硕跪前几步直接说道,伺候了皇帝一辈子,汉灵帝心中所想他又岂能不知道,这时候应该由他把话说出来,如果万事都要皇帝亲自开口,那还要他们这些奴才有什么用。

    灵帝一言不发地又闭上了眼睛,“朝廷里的明争暗斗他又岂能不知道,自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勉强平衡了各方面的势力,杀何进事小,可后面可能引发的一系列权力斗争……,一个不慎,就会祸起萧墙啊!”

    “陛下忘却王莽、霍光、梁冀三人之事了吗?”骞硕这句话可真是补刀之语,还在闭目沉思的汉灵帝立刻浑身一震,猛然睁开了双眼。

    为什么皇帝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只要看看以上三个人的简历,大家就明白了;

    王莽,出身外戚,毒杀汉平帝,直接自己篡位当了皇帝,这才引发了刘秀造反,光武中兴。

    霍光,出身外戚,废掉了昌邑王刘贺,改立汉宣帝,如芒在背的成语就是汉宣帝见到霍光时说的。

    梁冀,出身外戚,这家伙更狠,一生毒死两个皇帝,分别是质帝和冲帝,而后又立了桓帝。

    这三个人都曾经引发汉王朝的大动荡,严重威胁到了皇权,甚至对皇帝取而代之,而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都出身外戚,而现在朝廷上的外戚是谁呢?当然是裙带关系上位的何进,何大将军了。

    “是啊!若果宦官掌权,那最多就是架空皇帝,可江山还是姓刘的,因为太监是不可能做皇帝的;可外戚就不一样了,他们是能取而代之的;哎!虽然太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两害相较取其轻吧!”

    “传旨:诏大将军何进进宫议事!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后,灵帝轻轻颤抖着,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举起了一只手,暗暗做了一个斩杀的姿势。

    “诺!……”,骞硕右手捶胸,第一次对皇帝行了军礼,自从受命掌管禁军以来,他就知道自己是皇帝手里的一把宝剑,如今终于到了宝剑出鞘,饱饮鲜血的时候了。

    看着骞硕迈着雄壮的步伐走出寝宫,汉灵帝感觉自己的使命终于完成了,‘强心针’的药效过去了,无边的疲惫袭来,耳边仿佛又一次传来大汉历代先帝对他的呼唤……“走吧……一起走吧,该走了!”

    “呵呵!时间到了吗?该走了,该走了!”汉灵帝觉得自己的灵魂终于解脱了皇宫的束缚,慢慢升了起来,自由了…………

    …………………………

    闻讯赶来的‘十常侍’在张让、赵忠的带领下全聚集在寝宫的门口,每个人都是脸色铁青;皇帝的昏迷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天变就在眼前了。历次的皇权更替对他们这些宦官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胜了,权倾天下,富贵荣华,一切都好说……;如果败了,就有可能身首异处、九族全灭,以后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手执宝剑的骞硕刚一走出寝宫的门口,张让、赵忠等人就围了上来,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他,个别心理素质差的已经在不停地擦冷汗了。

    十个人,二十只豺狼一般的眼睛互相对视着,骞硕微微的点了点头,立刻所有人心领神会;其实这样的情况在之前几个月里他们就无数次的密议过,各种应对方案早已熟记于心。

    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计划,‘十常侍’中的赵忠带领人手将皇帝寝宫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守起来,负责隔绝内外的一切消息;张让则去了后宫稳住何皇后与董太后两人,对付这两个没什么政治头脑的女人还是很容易的;至于骞硕则带着几个人直奔内廷军机要处而去,至于其他的人各司其职,让皇宫中的一切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兵贵神速,很快数道以皇帝名义颁布的旨意,就从宦官们控制的内庭中发布了出去。

    第一道旨意:收缴宫城中所有的玉玺、兵符、令箭、符节等一切信物,同时严禁调动洛阳城内外任何兵马。

    第二道旨意:命令西园禁军暗自戒备,秘密封锁宫廷内外,严禁任何人进出,违令者,斩!

    第三道旨意:派出特使,速诏大将军何进入宫议事。

    至此,灵帝中平六年的宫廷政变正式拉开了序幕,请大家推荐票支持!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