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第85章 帝王心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人类面对不可抗拒的自然灾难时,往往会求助于虚无缥缈的神灵。

    当人类对死后的未知世界产生无边的恐惧时,就会祈求进入幸福的极乐世界。

    当人类对自己今生的悲惨命运无能为力时,就会把希望全部寄托于来世。

    神灵+极乐世界+来世=宗教;所以萧逸献上的灭匈第三策就是---‘佛法无边!’

    “修建庙宇、弘扬佛法、消磨戾气!”萧逸微微一笑,又摸了摸鼻子,终于说出了最后一策,与前两策的狠辣相比,这把软刀子才是真正的杀招,宗教对一个游牧民族所能产生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因为人类的社会是一个精神统治**的世界,因为信仰而兴盛,或者因为信仰而灭亡的例子数不胜数。

    虽然萧逸自己还有个道家弟子的身份,而且每晚都会非常认真的默念道家‘清心咒’,但不可否认,与道家追求的现世、永生相比,佛教的‘极乐世界’和‘寄托于来世’,对于那些生活在苦寒之地的游牧部落会更加的有吸引力。

    后世清王朝入关以后,为了吸取“蒙古灭金”的教训,保证北部边境的安全,对蒙古各部所实行的羁绊之策就是不遗余力的支持、传播佛教。康熙皇帝就极力提倡建寺供佛,他曾宣称:蒙古地方“建一庙,胜养10万兵”;他在位期间,先后修建了著名的“汇宗寺”、“溥仁寺”、“浦善寺”等。到了乾隆时期,以库伦、多伦诺尔、呼和浩特、北京、承德、五台山等地为中心,更是掀起来兴建寺庙的热潮。到了18世纪中叶以后,内蒙古地区盟有盟庙,旗有旗庙,苏木有苏木庙,王公贵族有家庙,合计有寺庙1600座以上。

    佛教几乎深入到了蒙古社会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及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蒙古人已完全沉湎于佛的世界,把大量的精力和财力用于佛事,把自己的命运和解脱苦难的希望,寄托于佛祖,寄托于来世”。

    更为严重的是,佛教的广泛传播,使大量蒙古男子出家为僧,据记载:“民间家长,有数子者,若财产较多,能分析而居,则增加户数。否则只留长男,余悉得出家为喇嘛。约七岁至十二三岁,即去发入教。每户必有一人或数人。即王公子弟莫不然也。”大量的青年男子放弃婚育,造成了育龄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最后导致了草原各部人口极具减少;到晚清末期,整个蒙古草原上的人口总数已经不足50万。

    正所谓:“明修长城清盖庙”;明王朝修了270多年的长城也没能挡住骁勇彪悍的蒙古人,可清王朝只是盖了几座庙宇,就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一个曾经凭着铁蹄弯刀横扫亚欧大陆,建立过世界上最庞大帝国的强悍民族就这样衰落了下去……

    现在的匈奴人,还在信奉着最原始的图腾崇拜,与之相比如今方兴未艾的佛教,无疑拥有更加严密、也更加吸引人的教义;而在收取信徒、收拢人心上,这些精通天文、历法、医术的佛教高僧们,会轻而易举的完灭那些只会装神弄鬼的草原萨满巫师,在宗教的世界里,知识同样也是力量,一次对日食的精准预测,再加上一锅可以治疗伤寒的汤药,就可以让那些愚昧无知的匈奴牧民虔诚的跪拜在佛祖的脚下,奉献上自己的一切;萧逸相信只要朝廷稍加扶持,佛教很快就会在塞北草原上生根发芽,开出自己所希望出现的’花朵!’

    “好聪明的少年!好妖孽的少年!好腹黑的少年!”等众人把其中的厉害关系弄明白之后,无不目瞪口呆的发出这样的赞叹。

    “善,大善!三策若行,我大汉北疆无忧矣!”汉灵帝一锤定音,做出了最后的结论。只要把这’灭匈三策‘施行下去,就等于把匈奴这个困扰了大汉王朝400年的心腹大患,扔进了一个永远也爬不出来的大坑里。

    此时在汉灵帝的眼里萧逸就是上天赐给汉家王朝的宝贝疙瘩,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顺眼;这样的宝贝一定要好好保护起来,留给自己的后代儿孙……

    “按我大汉家法,有功之臣当赏,如今萧逸献策有功,请陛下封赏!”司徒王允立刻躬身上奏,在他看来萧逸能为国献策,就说明此子心怀忠义,之前对萧逸的怀疑和忐忑如今终于可以放下了,所以才会亲自为其请求封赏,以坚定萧逸的忠君爱国之心。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爱国就是忠君,国君,国君,国与君本就是一体的。

    可惜司徒大人这次是看走了眼了,说道爱国,萧逸绝对是百分之百的,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他愿意流干身上最后一滴血也在所不惜;可要说让他誓死效忠于某一个君主,那就只能是……呵呵……呵呵了。

    众人再次把羡慕的目光投向了萧逸,有了献策之功,又有了司徒大人的举荐,重赐厚赏那是肯定的了,飞黄腾达也近在咫尺啊!众人仿佛看到一颗年轻的权贵之星在大汉的政坛天空上徐徐升起,光耀天日……

    在无数羡慕的目光中自然就会夹杂着几道嫉妒,其中之一就来自太守张杨,萧逸这个少年自从来到他手下后,所表现出的惊人才智和武功,让他从欢喜变为惊喜,又从惊喜变为狂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种狂喜中不知什么时候慢慢的夹杂了一种恐惧,一种失控的恐惧……

    “如此俊才,是我所能驾驭的吗?如果……”这个念头在张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就被他压了下去,不过嫉妒的种子已经种下,只要遇到合适的土壤,早晚有一天它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软榻上的汉灵帝在经过一阵狂喜后闭目沉思起来,半响,在怀里摸索了一阵后,掏出一块金呼呼的东西,亲自递了出去,说道:“此物赐予萧卿家,望汝日后好自为之!”

    君有赐,臣不敢辞!无论皇帝扔下来什么,做为臣子的也只有接受的份,哪怕是一条擦脚布……,那怕是一杯毒酒……

    萧逸连忙疾步上前,再次大礼参拜后,恭恭敬敬的用双手接过一看,原来是一面金牌,长五寸,宽三寸,厚五分;通体由黄金打造,做工精细,金牌两侧雕有栩栩如生的云龙纹饰,神秘而高贵,正面上则刻有八个如龙狂舞的篆文:“虽无銮驾,如朕亲临!”

    金牌后面是一些细密的小字,写着:“大汉内廷尚坊督造……之类的字样,最底下还有一个编号:零零柒!

    “007,什么意思,皇帝这是要派我出去当间谍吗?”看着手里的金牌,萧逸不由得皱了皱微黑的小脸,原来还期待着皇帝一高兴就封赐无数的金银财宝,没准还能赐下几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宫女……那就……呵呵……

    结果就给了一面间谍牌子。

    “萧卿持此金牌,日后可以随时进宫来见驾,所到之处,无任何人敢阻拦于你,见此金牌,犹如见朕!”

    “诺!……”

    “原来是个通行证啊!”

    一旁的众人也都是大惑不解,虽说御赐金牌也很珍贵,可以和皇帝的符节相提并论,拿着它就相当于拥有了很大的特权,可毕竟没有金银珠宝、高官厚禄更实惠不是;连7岁的皇次子刘协都眨着一双大眼睛疑惑不解的看着他的父皇;众人中只有司徒王允站在一旁,捋着胡须,微笑着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好了,朕身子乏了,卿等皆退下吧!”

    诺!

    既然皇帝开始撵人了,萧逸只好跟着司徒王允、太守张杨一起躬身退了出去,随后在宦官的引领下走出了南宫。

    另一边,目送大臣们退下后,汉灵帝带着皇子刘协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斥退所有的宫女太监后,偌大的寝宫里就只剩下了这父子二人,汉灵帝宠爱的轻轻摸着爱子的脑袋问道:“皇儿可是疑惑为何朕没有封赏萧逸吗?”

    “正是,皇儿不解,书上说,为圣君者,有过必罚,有功必赏!”7岁的刘协还是很聪明的,已经开始大量的史书了。

    “呵呵!痴儿,书可以看,但不可以信,……你自己的臣子,还是由你亲自来赏赐吧!”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儿子,汉灵帝语重心长的说道;读书虽然可以使人明智,可惜有一种东西是书籍中永远也无法学会的---那就是“帝王心术!

    恩出于上,将大才留给自己的儿子,汉灵帝可谓用心良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