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第81章 手格猛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佳人已去,萧逸感觉自己好像又经历了一次失恋,男人一旦在感情上受到挫折,往往表现的比女人还要脆弱,所以男人才有了另外一个名字--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萧逸沿着河岸开始漫无目的的行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连生长在河边的药草也懒得采摘了;在失恋者的眼里四周的一切都变了,山没那么青了,水没那么绿了,花草也没那么好看了,刚才还鸣叫不断的小鸟们都飞走了,连山间随处可见的山鸡野兔也没了踪影,河岸附近静的可怕,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灰暗了……

    “不对!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凭着射雕手的直觉,萧逸猛然醒悟过来,并从四周的山林中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要知道凭他现在的身手本事,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东西可不多了,而在山中造成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附近有猛兽出没,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猛兽,肯定是凶猛无比的洪荒异种!

    “嗷……嗷!”就在萧逸暗暗提高警惕的时候,不远处河流的上游突然传来一阵猛兽的吼叫,声如雷鸣,威震四野,顿时间山谷之中百兽惊惧,无数的鸟兽四处亡命般的逃窜;看来有一头‘山中霸主’正在那里捕猎,同时也在用吼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随着猛兽的吼叫声,一匹受惊的枣红马突然嘶鸣着从小河上游的方向跑了过来,屁股上还有一道深深的抓痕,不停的冒着鲜血,看那慌不择路地样子,应该是被吓坏了,背上一条绿色的娇小身影紧紧抱着惊马的脖子,同样的尖叫声不断,上下起伏中随时都有被巅下来的可能,一人一马正飞速向萧逸的方向跑过来。

    “这不是刚才瞪自己的那个绿衣小侍女吗?……啊!……不好,肯定是她们主仆遇到猛兽了”;瞬时间,萧逸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眨眼之间枣红马就冲到了近前,犹如泰山压顶般的势不可挡,连大地都微微的颤动起来,铁蹄高抬以万钧之力向萧逸踏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轻轻一拧身,萧逸险险的让开了这一冲,于此同时,灵活的左臂猛然伸出一把勒住了惊马的脖子,沉腰坐马大喝一声,身体牢牢的扎在地面上,两条铁臂迅速合拢,任凭枣红马四蹄乱刨,鼻孔张大剧烈喘息,可惜无论它如何嘶鸣挣扎,就是动弹不得丝毫。

    臂勒奔马,这是萧逸平时经常和‘千里墨烟驹-白菜’玩的小游戏之一,‘白菜’小的时候没少这样被他欺负,不过随着年岁渐长,身材越来越神骏,现在萧逸已经很难勒的住它了,不过对付普通的战马还是没问题的。

    此时马背上惊魂未定的绿衣侍女终于清醒过来;发现力停奔马的竟然是之前碰到那个头插鸡毛的可爱小道士,顾不得吃惊就急忙吼道:“快!水潭,……豹子……我家主子,……血!”

    虽然绿衣侍女说的语无伦次,可萧逸还是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来是那位‘天女’碰到猛兽了;刻不容缓,萧逸随即脚尖一点地,向马背纵身而上,动作干净利落;一手搂住绿衣侍女的小蛮腰,另一只手接过缰绳,双脚用力一夹,枣红马纵然再不情愿,在巨大力量的强迫下,悲鸣了一声,无奈之下不得不奋起四蹄原路返回。

    动物天然对各种危险十分的敏感,两害相遇取其轻,枣红马现在被逼着往回跑,无疑证明了一点,萧逸比起那只猛兽来更加让它感到害怕!

    纵马狂奔,向着小河上流奔出三箭地的距离后,入眼的是一个浅浅的水潭,方圆大约数十米,周围绿柳成荫,风景宜人,潭水则清澈透明,水质极佳,甚至还能看到一些鱼儿在自由自在的游动着,确实是一块上好的水源地。

    潭边一块椭圆形的巨石上,刚才还高傲无比的海燕公主,此时手持金柄弯刀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浸满汗水的小脸上满是刚毅不屈的神色,左肩处的衣衫已经破碎,显然刚刚受了一击;那匹宝马‘雪里白’也站在水潭边,身上更是被抓出好几道血痕,在不停地嘶鸣着,鼻孔张的老大,前蹄不停地刨着地面,虽然害怕的浑身颤栗,却没有丢下自己的主人独自逃命,看来真是一匹难得的好马。

    水潭不远处一颗高大的树枝上,一头形态怪异的豹子正在剪尾咆哮,并不时的用舌头舔一下爪子上的血迹,显得十分焦燥。显然这对主仆选择了这个风景宜人的水潭边进餐,可她们却不知道,深山里的水源是轻易不能靠近的,水乃万物之母,生命之源,这条瀑布流淌出来的水潭既滋润着山里的树木花草,同时也是所有野兽的饮水之地,在这里久待,几乎百分之百的会碰到前来饮水的猛兽。

    英雄救美!这么狗血的场面竟然都碰到了,刚才还苦于没机会和美女搭讪的萧逸立刻兴奋起来,看来连老天都帮我啊!

    枣红马的背上就有射猎用的弓箭,当年在卧虎山里练习骑射时,死在萧逸箭下的猛兽无数,一只小小的豹子又岂会放在眼里,当下左手抽弓,右手搭箭,稳稳的瞄准目标,双臂一用力,弓开似满月,姿势着实是英俊无比…………然后,就听的‘咔嚓’一声脆响……弓臂断了!

    “弓断了!泥马的弓怎么断了?”看着手里干净利落断成两截的猎弓,萧逸真是欲哭无泪;原来小侍女射猎用的是女式的轻弓,只有七斗的力道,平时也就射些山鸡野兔之类的小兽,而萧逸这双手臂可是用惯了5石硬弓的,结果微微一用力,弓就拉断了。

    郁闷的一拍大腿,萧逸开始后悔没带着自己的绝影宝雕弓来了,否则凭他的手段,射杀一只豹子简直易如反掌;现在可好,凤翅镏金镗?没带;血浪斩蛟剑?没带,贪狼刀?还是没带!连战斗力强悍的‘白菜’都留在营地里了,浑身上下除了这件道袍,就剩下一个酒葫芦了,这下可麻爪了!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美女喂了野兽吧,看来今天只能豁出去,来场手格猛兽了!

    与此同时,那头豹子咆哮一声直接向潭水边的海燕公主扑去,来不及多想,萧逸将手中的断弓一把向豹子砸了过去,与此同时双脚离蹬,手掌在马背上一按,身形一纵而下,随后疾快无比的挡在了公主的前面,终于又可以守护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了。

    原本在绝境中凭着一股子天生的强悍劲顽强抵抗的海燕公主,此时见到终于有人过来帮助自己了,心中一松,两腿一软,顿时瘫坐在地上,浑身冷汗直流,身为天之骄女的她可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危险,稍微定了定神,她才发现跑过来保护自己的,竟然是刚才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黑脸小道士。

    “主子!……主子!”此时,那个叫铃铛的绿衣小侍女也哭号着滚落马背,连滚带爬的来到主子身边,两个受惊过度的少女抱在一起,都是泪流满面,至于挡在面前的萧逸,现在则成了她们心中依靠的保护神。

    “原来躲在他的背后竟然如此的有安全感!”看着像一座巍峨的大山般的身影,还有那张此时冷峻无比的微黑小脸,两个少女心中突然都升起了这样的奇异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