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第80章 一见钟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前在白马上端坐的少女,简直就是当年自己初恋女友的未成年版本,那一举一动,一眸一笑,尤其是那双略带一丝天蓝色的眼睛,让萧逸内心深处隐藏了许久的记忆又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

    “芥末也能开花吗?”夜晚,明月当空,在大学操场的空地上,一个文质的少年弱弱的问道。

    “芥末怎么就不能开花!没听说过芥末开花节节高吗?”一名满脸顽皮气的彩衣少女仰着头,对着比她高出许多的少年大声的吼道,似乎要用强硬的态度来证明自己百分之百的正确性,以及绝对的领导地位!

    “看来‘本宫’今天得给你立点规矩了,第一;以后‘本宫’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第二;如果发现不对,请参看第一条……;”想起那个总是喜欢自称‘本宫’的初恋女友,萧逸痴痴的笑了起来,初恋总是美好而又痛彻心扉的……

    “啪!……”也许是被萧逸那色狼般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少女手中的马鞭猛地抽了过来,可萧逸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静静的看着,果然,当鞭稍离脸部还有寸许远时,猛然收了回去,在空中打出一个响亮的鞭哨。

    “大胆狂徒,汝是何人,竟敢擅闯皇家御苑?”白马背上的少女正是大汉朝独一无二的‘海燕公主’,近日汉灵帝病情沉重,饮食难下,出于一片孝心,她才跑到北邙山御苑中,想猎杀一些野味,给皇帝补补身子。

    因为皇宫中规矩森严,出行不易,所以海燕公主只带了一名贴身侍女,就偷偷跑了出来,可惜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些山鸡野兔之类的平凡之物,难入公主的法眼,这才一路向北,来到了北邙山深处,没想到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竟然碰到了一个小道士!

    “面前的小道士看模样长得还算周正(明明很帅好不!萧逸语:),只是身上的混元八卦道袍穿的很是凌乱(爬山过涧、攀援悬崖弄得,萧逸无奈语:),道冠上还插了两根野鸡毛,有些不伦不类(那是雉鸡翎好不?今年武将们最流行的款式,),此时正看着她一脸的傻笑!”

    “公……小姐!这里已经离开御苑范围,是北邙山脉深处了”,身后的绿衣丫鬟连忙上前低语道。深山不比御苑,这里时常有猛兽出没,何况今天是偷偷出行,没有带任何甲士护卫,只有她们主仆两个人,所以小侍女才会一脸的愁容。此时她也开始偷偷打量起眼前的小道士来,皇宫里不能随便走动,所以每天接触到的人很少,而且除了宫女就是宦官;青年男子那更是一个也见不到了,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还算眉清目秀的男人,自然忍不住多看几眼,毕竟那个少女不怀春啊……

    主仆二人正在谈话间,突然一股浓郁的肉香味飘了过来,而源头就是面前小道士的手里,要知道这个时代的饮食是非常简单的,除了用水蒸煮,就是烧烤,顶多加上油炸,而贵族们也就是比贫民多了一项吃肉的权利而已,连皇家也没什么例外,堪称一个美食匮乏的时代,至于那种美味的炒菜,要到明清时期才出现在中国人的餐桌上。

    何况为了偷跑出宫,主仆两人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在山中奔波了半天,腹中早已饥饿难耐,如今闻到正宗‘叫花鸡’的香味,那里还能控制得住。

    “咕!咕!咕!……”主仆二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互相对视一眼,均是俏脸微红,对于出身皇家,深受宫廷教育的她们而言,如此已经是非常失礼了,然后目光不约而同地向萧逸手里的鸡肉瞟去……

    “小道士,我家小姐腹中饥饿,还不快将食物献上来”,主仆二人一番低头密语后,绿衣侍女上前开口说道,显然食物的香气和饥饿的肚子彻底打败了封建礼仪的束缚。

    对于皇家而言,能让一名平民百姓给她们献食,不但不是掠夺,反而是一种非常大的赏赐;这就是特权:“姐吃你,那是看的起你!”

    回应绿衣侍女的是一道冰冷的目光,萧逸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中射出无边的煞气,这种在沙场上磨练出来的气势立刻把小侍女吓得浑身颤抖,放佛被什么猛兽盯上了一样,就连她坐下的枣红马都不禁后退了好几步,出于动物的本能,它更加知道眼前这个生物的可怕。

    “哎……不是她!”痴望着眼前的少女,萧逸原本还怀着一丝希望,期盼着她也穿越而来,毕竟每一个穿越者内心深处其实都是孤独的,在这个世界里他没有知音,没有亲人,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心事的对象;如果能再续前缘,弥补前世的遗憾那该多好啊……

    可理智告诉他,不是她!

    虽然两个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面前的白马少女无疑更加端庄,也多了一丝英武之气;如果是她的话,估计此时早就一头扑过来,抢走自己手里的‘叫花鸡’,然后大喊大嚷的叫自己去给她找饮料了。

    正在痴迷中的萧逸突然被绿衣侍女打断了幻想,所以才忍不住发出那种冰冷的煞气,但清醒过来以后,立刻收敛了起来,对着马背上的二人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转眼间又变成了那个可爱的小道士形象。

    以至于让海燕公主二人,都差点以为刚才那可怕的煞气是她们的幻觉,“饥饿也许真的能让人产生幻觉吧?”

    从火堆里拿出另一只‘叫花鸡’,萧逸轻轻的一掌拍开外部坚硬的烧土,露出里面白嫩的鸡肉,顿时间空气中香气四溢;闻到这股味道,海燕主仆二人的肚子叫的更响了……

    “姑娘请!”萧逸一脸笑容的递给了白马上的少女,身为射雕手,他岂能听不到那饥饿难耐的声音,虽然不是同一个人,可对于那张脸提出的要求,他是从来不会拒绝的,哪怕是无理的要求。

    绿衣少女拍马上前,就想接过食物,毕竟以一国公主之尊,从一个野道士手里接取食物是非常失礼的,必须由她代接,而且还要经过必要的验查,确认无毒后才能让公主食用;可惜无论她怎么拍打,坐下的枣红马就是不敢上前,前蹄不停地刨着地方,甚至还在倒退;在马儿的眼里面前的家伙比猛兽还要可怕,它可不会因为对方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就会放松警惕,“猛兽”是会吃人的!

    伸手拦住了还在努力催马上前的小侍女,海燕公主上前亲自接过了递上来的食物,虽然素未谋面,但从小道士那双犹如黑洞的眼睛里,她感觉的到,那里没有丝毫的危险性,反而透露出浓浓的关切、爱恋之意;对方是如此的陌生,又似乎冥冥中早已相识很久一般,久的仿佛是隔世!

    “多谢小道长!这个给你做为酬谢!”说着海燕公主从自己的左手上撸下一只玉镯递了过来;晶莹剔透的玉镯是用和田母玉雕琢而成,材质罕见,雕工更是举世难求,只见上面刻有一条造型古朴、吞云吐雾的神龙,牛首、鲤须、鹿角、鹰爪……,线条分明简洁,标准的汉代工艺;至于公主右腕上那只,看起来大小颜色相同,应该是用一块玉石雕琢而成,不同的是哪只上面刻的是一头飞舞九天的玉凤。

    龙凤玉镯,宫廷至宝,乃是汉灵帝送给女儿的生辰礼物,没想到价值连城的宝物,今天却换了一只叫花鸡;礼物不同,然情意相同。

    “铃铛我们走!”说着海燕公主一拍坐下宝马‘雪里白’,疾如风一般向远处奔去,只留下一道靓丽的背影……

    “驾!”那个名叫铃铛的小侍女也拍马赶快跟上,同时还狠狠瞪了萧逸一眼,显然对他用一只‘叫花鸡’换了自家公主一只珍贵的龙凤玉镯十分不满。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烤鸡,报之以玉镯吗?……呵呵!”看着手里的龙纹玉镯,萧逸终于清醒过来,向着远方大吼道:“敢问姑娘芳名?”

    “吾乃天女是也!”回答他的是一声凤鸣般的话语,还有一连串犹如珍珠落地般清脆的笑声……

    “天女下凡吗?……呵呵!”开心的笑声在山林间想起,萧逸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