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第79章 美人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北邙山东西绵延数百里,是秦岭龙脉的一个分支,山上树木茂盛,苍翠若云,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见枝头桃蕾在微风之中轻吐着花蕊,地上青草尽情舒展着自己淡绿的嫩芽;此地不仅风景优美,更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北邙一带山势雄伟,水深土厚,极其符合古人所崇尚的‘枕山蹬河’的风水之说;‘生在苏杭,死葬北邙’一度是中国古人的两大愿望,维大富贵者方能如此,秦相吕不韦、汉光武帝刘秀的墓地就藏在这座山中,至于其他王公将相的坟墓更是数不胜数。

    走出军营以后,萧逸一路向北疾行,凭他的身手,穿山过涧如履平地,沿着山中洪水冲出的一条小径,很快就进入到了北邙山深处;山涧里鸟语花香,野菌竹笋遍地皆是,因为这里还处于御苑的外围,平时很少有平民百姓进入,所以自然生态得到了极大的保护;站在山峰之上,远望白云悠悠,近看山青水绿,犹如天上人间一般。

    一路之上,萧逸收获甚丰,很多珍贵的稀有药材在这里都能采摘得到,真是让人不虚此行;一阵山风吹来,沙沙作响,淡淡的清香之气也随风而来,让人不禁心旷神怡,顺着香气来源的方向,不远处一座悬崖上一株奇异的植物吸引了他的目光,几只盛开的花朵红似火,粉如玉,晶莹的花瓣就好像美人的朱唇一样迎风飘舞,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靠拢过去;几个跳跃之间,萧逸犹如一只灵巧的猿猴一般,轻松的就拽着山崖上的藤条攀援而上,这世上能拦住他的路已经不多了。

    果然是它,“美人唇”就是这种花朵的名字,一个美丽中又带着一丝香艳的名字,而这种花的药性和它的名字十分相似,就像真的美人唇一样,美艳、剧毒!诱人无比!

    据萧逸所知,这种看似外表美艳无双的花朵上,随便一片花瓣的毒性就能轻松的毒杀十条壮汉,堪称剧毒无比;不过世间万物皆分两面,剧毒之药,往往也是大补之物,是善是害,就看你怎么用它了,此行,萧逸的目的之一就是‘她’。

    轻轻的走近花朵,萧逸并没有急于采摘,是花就有刺,越是美艳刺就越厉害,让人防不胜防,站在数步之外,萧逸定睛凝神的仔细观察起来,泥土、岩石、草丛、枝叶……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但射雕手的直觉告诉他这里绝对蕴含着极大的危险,否则它就不叫‘美人唇’了!

    良久,一阵清风吹过,所有的枝叶都轻轻的摇晃起来,只有一小段略粗的绿色枝条是例外。

    “全身翠绿,和花枝几乎一个颜色,三角形的头部上顶着细细的鳞片,微红的眼睛,瞳孔垂直的呈一条线,有点像猫的眼睛,身体极细,尾巴焦红色;果然是它--‘绿蝰’,一种变异的蝰蛇,因为喜欢和这种名叫‘美人唇’的花相伴相生,所以世人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绿丫鬟’!

    此蛇剧毒无比,平时就依附在花枝之上,以美人唇的花瓣为食,同时它也给花朵提供保护,抵御外来者的入侵,二者相生相伴,形成一种奇怪的共生体;如果被这种蛇咬上哪怕一小口,估计萧逸就得长眠于此,和那些地下的王侯将相们做邻居了。

    可人家都有宽大的墓室沉睡,萧逸要是倒在这里就只能幕天席地了,活着的时候没房,死了以后还是没房,这种事情无论如何萧逸也是不允它许发生滴!

    轻轻的缓步上前,放慢呼吸的节奏,萧逸连自己的心跳都尽量的减慢,整个人似乎和周围的山峰、小溪、树木慢慢的融为了一体;就这样他都不敢保证能不惊动这条‘绿丫鬟’,毕竟蛇的热感系统是非常灵敏的。

    慢慢的伸出右手,向蛇的七寸处抓去,一点一点的靠近着,那种挑战巨大危险的刺激感,让人不禁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就在只有数寸之遥时,突然‘绿丫鬟’浑身一震,原本寂静不动的蛇身竟然凭空飞窜起来,向萧逸的右手狠狠咬去,动作之迅速,攻击之突然,让人防不胜防……

    “吧嗒!……擦!”电闪之间,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蛇的七寸,棉厚的手掌就像一块黄玉,手指苍白而有力,这是萧逸的左手;就像所有人都有一个秘密一样,萧逸也有一个,这个秘密除了他的父母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原来他是---左撇子。

    萧逸生下来时其实是个左撇子,左手的灵活度远远高于右手,只是五岁那年,因为淘气,玩耍时把左臂摔折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小小的萧逸可是吃尽了苦头,左臂打着石膏,一动也不能动,一切生活都只能依赖自己原本并不习惯使用的右手,一只手吃饭,一只手穿衣,一只手上厕所……

    想想就是一把眼泪啊,不过三个多月的悲催生活过后,当萧逸的左臂恢复如常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已经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习惯用右手做一切事情了,换句话说,他可以左右开弓;于是,为了不在同龄的孩子中显得与众不同,萧逸从此选择了在人前使用右手,右手写字,右手吃饭……

    而那只其实更加灵活的左手就这样沉睡了下去,成为了萧逸的一个秘密,而今天这个秘密救了他一命。

    “真没天理,这世道,连条蛇都这么狡猾!”左手捏着想要突袭自己的绿蝰蛇,萧逸开始大声抱怨起来,殊不知,人为万物之灵,集天地钟秀于一身,这世上还有什么动物能比人类更加狡猾、更善于伪装呢?

    不过这条‘绿丫鬟’也算是蛇中的异种了,平时难得一见,丢了太可惜,拿出自己的宝贝酒葫芦,萧逸将蛇捏死后直接塞了进去,泡酒千万不要用活蛇,因为蛇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即使在封闭的酒瓶里面,它也能以一种休眠状态活下去,一不小心,随时就可能反噬你一口。“至于用毒蛇泡的酒,不但可以祛风通络、活血、镇痛、解百毒、而且据说还有强肾的作用呦……”

    山中野兽极多,肥狍野兔、山鸡竹鼠漫山遍野的乱窜,自然不用担心找不到午饭;顺着一阵咕咕的鸣叫的声,萧逸轻松的就用小石子打到两只肥肥的雄雉鸡,春天正是雉鸡发情的季节,尾巴上拖着长长的羽毛,艳丽非常;这个年代,武将们都喜欢在自己的头盔上插上雉鸡翎,既威武,又漂亮。

    童心发作之下,萧逸顺手拔下两根最漂亮的雉鸡翎插在了自己的道冠上;顿时一个皮肤微黑、头插野鸡毛的可爱小道士形象就出现了……

    一条清澈的小溪在山涧里缓缓流过,远处还能隐约听到瀑布流水的声音,看来这是一处干净的活水;萧逸提着山鸡来到小溪边,今天他要做一顿‘叫花鸡’来犒赏自己。将野鸡去掉内脏后清洗干净,撒上随身带来的盐巴和在山间采集来的野葱、野蒜、蒿子……,再挖取溪中干净的淤泥包裹好,随着炊烟升起,把两个泥团往火堆里一扔就搞定了。

    很快,泥干鸡熟,轻轻的剥去外边黑乎乎的泥壳,鸡毛也全随之脱去,露出了里面白嫩的鸡肉;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闻之,谗言欲滴……,萧逸立刻化作了一只饕餮,狼吞虎咽起来……

    正在吃的兴高采烈时,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两匹马,三百步外,马蹄声急促而分明,看来是两匹难得的好马,而且正向自己这里跑来……”射雕手的耳朵是极其灵敏的,萧逸凭着自己的听觉迅速做出了判断。

    果然,片刻之间,两匹快马就出现在萧逸的视线中,当先的是一匹浑身上下雪花一般,一根杂毛也没有的白马,马首高高扬起,双眼灵动异常,四肢健壮有力,一看就是西域出产的良驹;马背上端坐一名妙龄少女,外罩大红的披风,身穿鹿皮猎褂,下面一双长统马靴;一头乌黑的发丝仅用一根丝带系住,随风飘舞,脸庞白皙无比,明亮的眼睛中竟然带有一丝淡淡的天蓝色;腰间还佩戴着一把小号的金柄弯刀;整个人就像一朵冰山上的雪莲花,高不可攀,还透露出一股野性的叛逆之美。

    后面的是一匹枣红马,上面坐着一名年龄略小、浑身绿衣的少女,看穿着打扮还有头饰,因该是一名丫鬟,长得同样清纯可爱,只是此时脸上却略略带有一丝紧张,不时地四处瞭望;二人的马背上都携带着弓箭,看来是进山打猎的。

    萧逸不由眼前一亮,绝色的大美女啊!“那眉眼五官,身段风姿,简直无一处不媚,最重要的是那张脸,像!太像了,简直就和自己记忆深处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了许多年的女人一模一样……”

    鼻子一热,两股液体流了出来,萧逸用手一抹,竟是一手的鲜血,“呃……竟然流鼻血了,呵呵!气血上涌,和前世一模一样,第一次见到她就流鼻血了……我的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