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第78章 进山采药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柔乡既是英雄冢!萧逸挥毫题诗之后酒意上涌,双腿一软,仰天向后栽倒,幸亏侍立在身后的貂蝉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在怀里,这才避免了身体和地板的亲密接触;不过以貂蝉那娇小玲珑的身躯,竟能轻而易举的扶住一个体格魁梧的彪悍少年,加上之前那敏捷如电的动作,看来这位俏丽佳人也并非外表看起来那样柔弱,反而是个暗藏武艺之人。

    美人扶持,****为枕,体香环绕,羡慕的周围的男人们恨不得也立刻昏醉过去,可惜,如此香艳的一幕,已经彻底醉死过去的萧逸是感觉不到了,否则肯定避免不了鼻血长流的场面,能被貂蝉抱在怀里,这是多少男人在梦里才会出现的情景啊……!

    貂蝉低头仔细打量起在自己怀里沉睡的少年,此时的萧逸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才华横溢的潇洒,也没了往日里霸绝天下的彪悍,现在的他反而更像一个可怜的孩子,四肢微微缩起,眉头也皱在了一起,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的肩膀,不敢松开,似乎极其缺乏安全感一样,让人看了不由得升起一种怜爱之情,貂蝉连忙跪坐在榻上,将萧逸的头部轻轻的放到了自己的**上,又用手舒展开他的四肢,抹平了紧皱的眉头,并轻轻哼起了歌声,想让他尽量睡得安稳一点。

    一旁服侍的侍女们连忙准备醒酒的凉茶,递上热毛巾,看她们那熟练的动作就知道,以前经常碰到这种宾客烂醉的情况,秦汉时期的文人士子大都放荡不羁,经常以烂醉如泥为雅事,因此众人毫无惊奇之色。

    席间交谈依旧在继续着,司徒王允凭着自己老辣的手腕,在敬过几杯酒后,轻而易举的就从牛、马二人嘴里套出了许多情报!

    “萧逸,字无愁,渔阳人,师从高人,文武双全,还精通医术,……乃是大汉开国丞相萧何的后人……现在上党太守张扬手下为‘点军司马’,玄甲铁骑军统领……”

    一番畅饮,最后宾主尽兴而归,自有仆人将田丰和蔡邕抬了回去,至于还在貂蝉怀里呼呼大睡的萧逸,则由司徒王允亲自并安排车马护送回营,如此厚待自然又引起天机楼里无数士人的羡慕;一时间,‘渔阳萧逸’的大名开始在洛阳城中的士子圈里传播开来。

    望着众人离去的方向,王允若有所思的沉吟了半天,这才回到‘蒹葭阁’中,挥手让貂蝉及一帮侍女退下后,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大厅里立刻就只剩下他和卢植二人,对视了片刻,最后王允开口问道:“卢公以为,此子如何?”

    “天纵之才,杀伐之将!”,卢植盯着墙壁上那首笔走龙蛇的七言诗继续说道:“此人若能为朝廷所用,则大汉幸甚!天下幸甚!如若不然,请司徒大人及早除之,以防日后祸乱天下!”

    看着卢植紧握着剑柄的手,司徒王允一言不发,只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

    旭日东升,沉睡了一夜的萧逸终于从宿醉中清醒了过来,拍拍还在疼痛的脑袋,怀中好像有异物存在,随手抓来一看,一件女子专用的披肩轻纱赫然出现在眼前,上面清香弥漫,似乎还带着原来主人的体温……

    天呀!这似乎是昨天醉酒后从貂蝉身上扯下来的,萧逸终于慢慢想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一切,不由得发出一声哀鸣,本以为作为穿越一族自己能超脱俗世之外呢,没想到,一见到貂蝉那样的绝色美女,立刻兽血沸腾起来,男人,终究还是男人啊!

    “红颜祸水,酒色误人!”萧逸一把将披肩蒙在了自己脸上,微黑的小脸第一次变得红润起来,也不知是出于羞涩,还是在回味昨天的艳遇……

    做人应该低调行事,偷偷发财才是王道,如今洛阳城里风云莫测,自己昨天的行为虽然是大出风头,可无形之中也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尤其是昨天醉酒后写的那首诗,飞扬跋扈、目空一切,哎!大大的不该呀!

    现在萧逸感觉好像有两把钢刀围着自己的脖子飞来飞去,这两把刀上,一把刻着‘酒’字,另一把刻着‘色’字,从古至今,这两个字不知砍下了多少英雄豪杰的人头,巨大的危机感迅速涌上了心头,萧逸彻底迷乱了……,不行,必须戒酒、戒色!

    可是,色能戒;酒能戒吗?对很多男人而言,戒饭容易戒酒难啊!呵呵!

    从这天起,萧逸老老实实的呆在了玄甲铁骑军营里,不出营门半步,做起了最坚定的乌龟派传人,白天练兵习武,晚上读书写字,摆出了一副潜心修炼,不问红尘的态度,让无数天天守在天机楼,想要结识‘渔阳萧郎’的士人们,大失所望!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还是快点把我忘了吧!

    ………………………………

    皇帝的身体一直未见好转,召见的日子也就变得遥遥无期,众人只好在御苑的军营中耐心等待,平日里整兵列队,练习骑射,一切所需自有大将军府派人送来,日子过得倒也充实;就这样,时间从冬末一直等到了春暖花开,别的事到没发生,似乎洛阳城里的权贵们都忘记了御苑里还有这样一只队伍驻扎着,不过萧逸却遇到了困难,药浴需要的东西用完了。

    从卧虎山离开后,萧逸的药浴并没有停止,只要条件允许,就是行军夜宿时也要泡一泡,‘清心咒’更是每晚必念无疑,按照‘出尘子’老道留下的方子,如今药浴里需要添加的药材不断增多,原本漆黑如墨的药浴水,现在竟然漫漫的变成了微红色,而需要浸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无奈之下,萧逸只好换上便装,再次偷偷跑到洛阳城里,可惜走遍了所有大大小小的药铺,依然买不齐自己所需要的药草,这倒不怪药铺里材料短缺,而是老道留下的方子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断肠草、花棘豆、狼毒花、毒芹、问荆、豚草、漆树、荨麻、乌头……,全都是剧毒的药物,”萧逸感觉这都快够开一个毒草展览会了;以至于每次他去药铺里询问这些药材时,人家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一些比较敏感的药铺老板甚至会直接把他请出去,好像生怕被卷进什么毒杀阴谋之中似的。

    没办法,这么多的剧毒之物如果说全是自己用的,估计鬼都不信!

    萧逸思索再三,既然买不到,那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洛阳北边就是茫茫数百里的北邙山区,里面地形极其复杂,植被又茂盛无比,盛产各种猛兽、药材、奇珍异物,是一座天然的药材宝库,如今春暖花开,正是采摘的好季节。

    说做就做,第二天清晨时分,一个背着药篓,手拿药锄的黑脸小道士出现在御苑军营的门外,身上的混元八卦道袍还是那样的古朴、清秀,这件道袍对萧逸而言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每当穿上它,萧逸那颗充满杀罚的心就会迅速的安静下来,放佛自己又回到了在卧虎山上哪种无拘无束的逍遥日子……

    穿着‘螭纹寒铁铠’他就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鬼面萧郎’,换上混元八卦道袍,他就变成了一个满面阳光的可爱小道士,一正一反,一善一恶,虽然是极端对立的两面,现在却巧妙地融合在了一体!

    萧逸这次进山并没有携带任何兵刃,如今就算是赤手空拳,也没有什么猛兽能伤害到他了,当然酒葫芦是不能忘的,酒是男儿血!实在是离不开呀!

    这个酒葫芦还是当初萧逸在卧虎山上从一颗千年老藤上摘来的,那种藤条是当地的特产,品种非常奇怪,与其他植物年龄越长,结出的果实越多相反,它们是年纪越老,结出的葫芦越少,萧逸碰到那颗老藤,生在一眼山泉边上,长达十余丈,浑身颜色金黄,盘绕在山涧之间,犹如神龙盘山一般,威势惊人,却可怜兮兮的只结出一个小葫芦,就是现在萧逸腰间的这个,其色如铜,其声如铁;坚不可摧,用来储存美酒,味道会变得更加鲜美,平时被萧逸宝贝的不行……

    因为此行要攀山越岭,不方便骑着马匹,所以‘白菜’就被留在了大营里,萧逸亲自给他准备了一大坛子美酒,又送上了一堆白菜心,这才安抚好这位闹情绪的‘大爷’!

    迎着清晨的霞光,小道士萧逸一路狂奔的向北邙山深处而去,在哪里他不但会收获很多急需的药材,还会遇到一个让他爱恨交织,欲罢不能,思念了一生,也争斗了一生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