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第75章 司徒王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上楼梯萧逸才发现,虽然‘天机楼’每层都有雅间,可规格却大不一样;越是高层的雅间数量越少,同样装饰的也更加豪华,空间也更大;整个第三层只有四个雅间,分四向方位坐落;王姓老者所在的是正东边那一间,门额上挂有匾额,曰:‘蒹葭阁’;名字起的端庄秀雅,显然是出自《诗经·蒹葭》一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门口有两名相貌可爱的青衣小童垂手侍立,见到众人上来,连忙躬身打开阁门;走近门口,顿时觉得一股异香环绕,沁人肺腑;萧逸仔细寻找香味的来源,竟觉得这种异香四面八方无处不在,原来整个雅间里的所有木材用料竟然都是檀香木的;要知道,檀香树只有南方百越之地的深山大泽中才有出产,且生长的极其缓慢,通常要数十年才能成材,成熟的檀香树木质细腻,甜而带异国情调,余香袅绕,每一根都价值千金。

    当初在卧虎山的小道观里,‘出尘子’老道只有每次制作燃香时才拿出那么一点点来,珍惜的不得了;而现在竟然被人用来打造门窗、家具;比如眼前这张三寸厚的门板,竟然是用一整块的檀香木制成,上面雕刻着鲤鱼跃龙门的浮雕,刀法细腻,美轮美奂,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了,可此时却只能尽忠职守的充当一块门板。

    偷偷擦了一下口水,萧逸真有一种把那副檀香木门板拆下来,扛走的冲动,这要是流传到后世,绝对价值连城,换一套公寓都绰绰有余,到时候自己的子子孙孙娶媳妇都不用愁房子了……

    雅间内部空间极大,堪比一间小型的殿堂了,装饰的却非常典雅,丝毫不见金银珠玉等俗物,但只要你眼力够准就能看出来,这里的一杯一盏,一桌一榻,无不是价值千金的艺术品;大象无形,********,这才是真正的顶级贵族品味啊!

    屋内已经端坐着数人,正在饮酒谈话,四周则跪坐着十余名妙龄侍女,都怀抱着各种乐器,大厅正中央位置,有一名红衣歌姬正在翩翩起舞,起舞姿之优美,气质之脱俗,看的萧逸身后的蒋干、大牛、马六三人目瞪口呆,走路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仿佛以为自己进了‘东王母’的蟠桃宴一般;见到白发老者走进来,屋中的侍女们都立刻屈身下拜,口呼主人,看来这些侍女都是老者的私家奴仆。

    真正高级的达官贵族,就算出门饮宴也喜欢带着自家的婢女听用,一则自己的人用起来比较顺手,二则,用起来放心呀!

    这个时代的奴婢是完全依附于主人的,毫无身家自由可言,贵族们打死几个奴婢和杀只鸡也没什么区别,可以说生死荣辱全凭主人一言可决。如果主人被满门抄斩,那这些奴婢一个也跑不掉,全都跟着一起挨刀,同样如果是主人要起兵造反,这些家仆奴婢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所以宴会的时候基本不会担心身边的奴婢泄密。

    这种主仆生死一体的习惯,使得整个东汉王朝的贵族们成群的蓄养奴婢,少则数百,多则上千,甚至上万;比如后来;刘备在徐州时娶了地方豪强麋竺之妹为妻,那麋家一次陪嫁了奴婢二千余人,并金银无数;可见东汉末年这些地方豪强们,对土地和人口的兼并已经激烈到了什么程度;随着大量的人口被隐匿,中央直接失去了很多劳动力和赋税,反过来地方豪强的实力则剧增,久而久之,主干弱而枝叶强,天下不大乱才怪啊……

    进来之后,立刻有阵阵的琴音传入耳中,听着这悦耳的音乐,萧逸又发现了一件事情,原来这种檀香木的房间隔音效果极好,在屋内丝毫听不见外面大厅里的喧杂声,同样,里面的琴音和谈话声外面的人也休想听到丝毫;难怪这些达官显贵都喜欢来这商议事情,保密效果极佳啊!

    这是萧逸才开始观察里面的宾客,入目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刚才败于自己手下的河北名士田丰,这倒并不稀奇,以田丰的才华和人品,本就是各个世家豪门争相拉拢的对象,估计刚才战败下坛后,他就被人请到了这里来;此时见到萧逸也被请了来,他连忙起身行礼,神态之间很是恭敬,看来那盘‘大雪崩’棋局给他的影响很大啊!

    第二个,是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面相清秀,书卷之气极浓,而且颇为傲气,老者带萧逸几人进来时,别的客人都拱手行礼,唯独他毫不理睬,眼睛只是盯着那名同样附身在地行礼的红衣歌姬;同时手中在轻抚一具古琴,在悦耳的琴音中,还有吟唱传出……

    金生沙砾,珠出蚌泥。叹兹窈窕,生于卑微。盼倩淑丽,皓齿蛾眉。玄发光润,领如螬蛴。

    纵横接发,叶如低葵。修长冉冉,硕人其颀。绮绣丹裳,蹑蹈丝扉。盘跚蹴蹀,坐起昂低。

    和畅善笑,动扬朱唇。都冶武媚,卓砾多姿。精慧小心,趋事若飞。中馈裁割,莫能双追。

    《关雎》之洁,不陷邪非。察其所履,世之鲜希。宜作夫人,为众女师。伊何尔命,在此贱微!

    ………………

    对于音律,萧逸还是知道一些的,这得益于上大学时;他暗恋上了一位喜欢音乐的班花,为了追求心中的女神,于是萧逸咬着后槽牙跟班花一起报名了一个非常冷门的课外小组--‘古典音乐’,本想着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呢;那知道,课程还没学到一半,班花就被一个风流倜傥且年少多金的外系学长给勾引跑了;只剩下当时还是**丝宅男的萧逸,一边继续学习古典音乐,一边可怜的在哪里默默流泪……

    中年人所吟唱的词名叫《青衣赋》;是一篇古代恋情赋,以细腻的笔触、真挚坦白的言辞、诉说自己对一名出身低微的婢女的爱慕之情,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他的目标应该就是那个正在俯首行礼的红衣歌姬了,本来贵族之间,不要说是互相赠送歌姬,就是互赠小妾也很平常,反而会被说成是一种风流雅事;不过,如果萧逸没记错的话,这首《青衣赋》的作者,应该就是---蔡邕!

    而蔡邕还有个女儿,就是大名鼎鼎的--蔡文姬啊!

    见到那个抚琴的中年人如此无礼,不但怠慢他请来的客人,还敢当着他的面用词赋调戏自家的歌姬,老者立刻面露一丝不愉之色,不过多年的养气,让他的城府很深,立刻就掩盖了下去,开始为萧逸做起了介绍。

    果然,这个正在抚琴弹唱的就是一代文豪蔡邕,对他,老者可没有丝毫的客气,介绍时直呼其名了,不过以老者的身份而言,也不算失礼,普天之下除了皇帝,任何人的名字他都可以呼得。

    最后一人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身穿一件黑色的武士袍服,头发虽略显花白,但满脸的刚毅之色,肩宽背厚,双臂结实有力,虽年事略高,但腰板拔的笔直,体态健硕,看不出有一丝的赘肉,一个人端坐在席位上,却似乎有千军万马排列在两侧一般;为将者,不怒自威,这绝对是一员领兵的大将,而且是上过战场,杀人如麻的角色。

    武者彼此之间的感觉是最敏感的,萧逸一走进来,老者迅速就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杀气扑了过来,身体的第一反应就是左手按住腰间佩剑,同时跪坐而起,摆出一副随时可以出击的姿势,上过战场的人,那种防卫的本能早就渗进骨子里了。

    萧逸也是暗暗一惊,虽然这次出来没携带任何兵刃,也立刻摆出了防守的姿势,身后的大牛、马六二人,反应稍微慢了半拍,可也很快警觉起来,各自找好了可进可退的位置,和萧逸互为犄角,摆出一个小型的三角防御阵型。

    双方目光对峙,老者投过来的目光疾如箭簇,饱含杀气;萧逸的目光则漆黑如墨,仿佛能吞噬万物;对视了一会,感觉到双方都没有杀机,这才都放松下来,微微一笑,互相都极其欣赏对方的警觉。

    “老夫卢植!”出于武者的尊敬,佩剑的老者直接自报姓名了。

    “渔阳萧逸!”这次萧逸用右拳捶胸,行了个军中礼仪。

    卢植,字子干。涿郡人。东汉末年名将;曾先后担任九江、庐江太守,平定蛮族叛乱;黄巾起义时为北中郎将,率军与张角交战,战无不胜!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维护住了大汉最后的光辉,可以说卢植是东汉王朝最后一名真正忠于皇室的将领了。

    对于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出于人格上的敬重,还是战功上的钦佩,都值得萧逸行军礼参拜。

    众人都介绍完毕,最后身边这位能与国家上将为伍,且更加尊贵的王姓老者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除了那位当朝三公之一,大汉司徒王允外,还能是何人!”

    以萧逸的智慧,迅速猜出了王姓老者的真实身份,不过既然对方没想显露身份,萧逸也就乐得暂时装装糊涂。

    见礼完毕,众人分宾主各自落座,立刻有侍女上前,为众人斟酒,这时听到司徒王允开口道:“阿秀过来,给萧郎把盏!”

    “诺!……”

    只见那名红衣歌姬立刻起身小步走到萧逸身旁,附身下拜,随后伸出一双芊芊玉手,用一把铜壶开始给萧逸满酒,同时俏脸微抬,露出了一张倾城倾国的面容……

    “司徒王允……歌姬……阿秀……嘶!……貂蝉!”萧逸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面前这名红衣歌姬到底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