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第74章 妖刀村正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夫来领教一局!”一道苍老却洪亮的声音突然从高处响起,语气‘中正仁和’又包含了一丝霸气。

    原来,刚才萧逸和田丰的激烈对局,不但吸引了大厅里的众人聚睛观看,连各个楼层的雅间里都走出很多看客,说话的正是三楼雅间中的一名老者,此时正顺着楼梯缓步走下,步履之间,节奏分明。

    只见老者大约六十上下的年纪,面现坚毅之色,头发已经花白,浓眉阔口,鼻梁端正,神采分明的双眼中透出阵阵的忧思;身上的黑色玄鸟袍服一尘不染,两只长袖翩翩如彩蝶飞舞,腰间系着玉带,一把长须飘洒于胸前,根根透风,威仪不凡,虽然穿的是便服,可老者那久居上位的气质却丝毫遮掩不住。

    满堂的喧哗之声立刻停止,众人无不注目凝视,而那些身穿华服的世家子弟们,此刻无一不是躬身行礼,态度极其谦卑,显然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位老者的真实身份。

    “少年郎好手段,老夫姓王,家就在洛阳城中,请教一局!”老者迈步走上棋坛,朗声说道,言语之间虽然很是客气,可那朝堂上养出来的上位者气势却异常逼人,坛下的看客无不被这种气场压制的纷纷低头,不敢仰望。

    “老人家请!”遇强则强,在外部环境的压迫下,萧逸身上的那种杀罚之气也被激发了出来,腰杆拔的笔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卑不亢地望着老者,那种在沙场上用无数鲜血祭炼出来的气息,立刻把老者身上的气势死死顶住,丝毫不落下风。

    目光如剑凌厉,话音虽然不高,却有金戈铁马之音,感觉到萧逸身上那种铁血之气后,老者不由得微微一愣,赞叹的看了一眼,“近些年来,能在他面前站的如此之稳的少年人,可是少之又少了,除了宫里那几个……”

    “刚才的对弈,老夫观看了,堪称龙争虎斗,少年郎真是好手段,不知师出何门?”坐下之后,老者并没有急于开局,反而打听起萧逸的师承来。

    “小子出身卑微,学于深山荒野,不敢动闻长者!”萧逸很谦虚的回答道,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洛阳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做人还是低调点的好。

    这一局,萧逸执黑,老者执白,猜子的结果是,黑棋先行。

    一上手,萧逸就立刻感觉到了老者棋风的不同寻常;威严之中却又中正平和,可谓是绵里藏针,让人防不胜防,而且非常善于用势,落子取位非常之高,显然刚才老者肯定仔细观看了萧逸的棋风,施展的应对之策十分到位,此时的白棋犹如九天之上的云龙一般,大气磅礴,高高在上;如果萧逸还用高山雪崩的套路出手,则必败无疑,试问,再高的山峰又岂能高的过天上的云龙呢?

    眼看老者的白棋飘逸若仙,很快就在中腹占据了大片的位置,形势一片大好,不但低下的人一片称颂之声,就是萧逸也被攻伐的频频摸着下巴,“真是人老奸,马老滑,棋手老了比兔子还难拿!”要想以正对正自己万万不是老者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剑走偏锋了……,既然对方是一条云龙,那么此时萧逸所需要的就是一把斩天屠龙的宝刀,可惜‘屠龙刀’还在后世金庸大大的里没出世呢,萧逸手里没有,不过‘妖刀’倒是有一把。

    ‘村正妖刀’---后世围棋中著名的杀招;“走的是大斜定式,小目两间高夹外靠”,因为招数变化复杂,威力惊人,且难以驾驭,常常未伤人、先伤己,所以被称为妖刀。此招一度被围棋界无数高手所推崇、研究,而做为一名骨灰级围棋爱好者,萧逸自然也仔细研究过,此时终于被当作杀手锏拿了出来。

    ‘妖刀’一出,果然威力非凡,瞬时间棋局上面风云突变,原本犹如九天云龙一般的白棋,被萧逸手中的‘村正妖刀’砍杀的节节败退,中腹迅速失守,白棋溃退至一角,而黑棋则步步紧逼,大有一举屠龙之势。

    手执白棋的老者立时脸色大变,再也见不到原来的那副云淡风轻的从容之色,“输棋,他并不怕;可屠龙,万万不能啊!”

    也难怪老者一时间如此的失态,要知道在古人心中,围棋不只是一种普通的娱乐活动,而是被上升到了宿命的程度,比如史载,汉景帝十分喜欢下围棋,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有一次和吴国的太子对弈,眼见一盘棋必输无疑,汉景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竟然操起铁制的棋盘,一下砸在吴国太子的头上,把对方砸的脑浆崩裂,当场毙命。因为此时在汉景帝的眼中,两人争的已经不是一局棋的胜负,而是整座江山的归属了。

    同样,在此时老者的心中,这也不是简单的一局棋了,而是与国家命运联系到了一起,龙者,国运也,而以他在朝中的地位和权柄,确实也是个能决策国运前途的人物,所以万万不敢叫人屠了他手中的‘大龙’,屠龙几乎等于灭国!

    “难道我大汉的国运,就要犹如这条白龙一样,被人一刀斩杀了吗?”老者一脸的灰败之色,脖颈上的青筋都崩了出来,汗水顺着耳鬓不停地嘀嗒而下,浇到了地上,甚至浇到了棋盘上,连捏棋子的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此时对方的黑子仿佛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绝世妖刀,每一次挥动间,都会从自己的白色大龙身上砍下大片的血肉,云龙的悲鸣之声响彻了九天……”

    此时不但老者神色紧张,就是天机楼里的所有看客也是人人捏了一把冷汗,宿命论在这个时代可是很有市场的,加上现在国势倾颓,社会动荡不安,很多人难免会向国运方面猜测,可局势已经不可逆转,眼看再有几手,黑棋必定屠龙;除非……

    看了看棋局的形式,又看了看对面老者那一脸灰白的脸色,萧逸也大致猜测出了这局棋在对方心里意味着什么,当初在小道观里,‘出尘子’老道可没少给他灌输这方面的知识,对大汉这条龙,萧逸是不会屠的,不是不敢,而是不忍!

    何况屠了这条龙,是会背上千古骂名的,萧逸可不想千年以后,人们也给他铸上一尊铁像,跪在公园里,天天被人排队吐口水;而且边上还有一块价格表:

    吐口水一元!

    吐浓痰五元!

    仍垃圾十元!

    仍便便……,

    想到如此可怕的后果,萧逸连忙摇摇头,是可为止吧,随即抓起一把黑子扔到了棋盘上,主动地投子认输,起身拱手道:“老先生赤胆忠心,小子佩服!”

    这时,老者才从无边的惊恐中清醒过来,长出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同样站起身,恭敬的回礼道:“萧郎高义,老夫谢过了!”

    见到老者如此恭敬的回礼,台下又是一片大哗,没想到这个黑衣少年,竟能得到这样的礼遇;认识老者的人都知道,普天之下,能让他如此恭敬行礼的,恐怕不足一掌之数了,

    不过想想这个黑衣少年竟能放弃唾手可得的巨额奖金,和棋国圣手的美名,单是这份魄力,也不禁让人万分钦佩,一时间大厅里欢声雷动,‘通变化,知进退,千金难动其心!’萧逸的举动从内心深处得到了他们的拥护。

    虽然没能赢得这局棋,可从此‘萧郎’的大名却在洛阳的权贵、士子圈里迅速流传开来,虽败犹胜!

    “小友请随我到楼上的雅间一叙!”彻底恢复过来的老者,开始对萧逸露出了浓厚的欣赏之色,如此优秀的少年,确实值得他亲自拉拢,要知道,若是能把这柄‘斩天屠龙’的绝世妖刀收为己用,那可绝对是天下幸甚!朝廷幸甚!

    “小子还有几位友人坐在下面”,说着萧逸向大厅边角位置的一张桌子一指,随着萧逸在棋坛上大展雄风,台下的大牛、马六二人同样荣耀无比,不时有人前来,送上各种礼品的同时,向他们打探关于萧逸的一切消息,就连一旁坐着的蒋干此时也是洋洋得意,毕竟他也算是引路有功啊!

    “无妨,既是萧郎之友,请一起上楼饮酒!”老者很是大度的说道;正所谓‘与虎狼为邻者焉有善兽!’在他看来,能和萧逸成为朋友的也绝非泛泛之辈,值得他屈节结交一番。

    听到老者的邀请,蒋干第一个跑了过来,虽然他也不认识这位老者到底是何人,可久在天机楼里厮混的他可是深深明白,这绝对是一条通往仕途的光明大道!

    当下,在大厅中无数羡慕的目光中,萧逸四人随着老者向三楼的雅间走去,老者固然有心拉拢萧逸,反过来,萧逸又何尝不是想通过这位老者了解一下,这洛阳城里的水到底有多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