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第73章 黑白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大出乎萧逸的预料,天机楼的内部并非是传统的楼层隔板式,反而是一种类似于后世筒子楼的结构,上下共分三层,每一层都分布着各种雅间,仅从外表看,就知道到里面必然奢华无比。中空的大厅呈正方形,与上面圆圆的穹顶形成了一种天圆地方的格局,显得古朴而自然;大厅的中心位置是一个高丈余、分黑白两色的八卦阴阳鱼形的棋坛;此时上面正有一名青年秀士和一位白发老者在激烈对弈,二人旁边还树立着一副长宽各一丈的巨型棋盘,有两名青衣小童把两名棋手的对弈情况完全复制在上面,以供四周的客人们观看。

    围棋,可是说是中国古代全民娱乐的项目了,上至公卿贵胄,下到贩夫走卒,几乎乎人人痴迷此道;尤其是这个时期的士族们对围棋更是推崇备至,文士用它锻炼才智,武士用它揣摩兵法,隐士用它陶冶情操,历史上无数的军国大事,政治阴谋就是在这小小的棋局中,用简单的黑白两子手谈完成的……

    虽然只是简单的黑白两色棋子,但在这个由十九行、十九竖组成的小巧棋盘之间,却自成一方天地,上合周天之数,下含阴阳至理;天地、兴衰、智谋、权衡、杀罚……可以说人类一切的哲学思想都能在这方寸之间体现出来。

    蒋干在一旁解释道,原来这天机楼不但是人才聚集饮宴之地,同时也是洛阳城里的第一棋社;此间主人还用重金聘请了一些围棋高手在此坐镇,名曰“棋博士”,并定下一条规则:谁若能在这里打败所有棋博士以及各路高手的挑战,不但立刻能得到一笔巨额奖金,还能得到‘棋国圣手’的荣誉称号,并留名于此,刻匾炫耀。

    高荣誉自然也意味着高难度,此举虽然吸引了各路文人秀士前来挑战,可惜却从没一人真的能败尽各路棋国好手,当真是没有最强,只有更强,不过今天的情况吗……似乎有点特殊。

    时近中午,此时楼中早已是人满为患,四个人只好在一块比较偏僻的边落里找了个桌子坐下,随即就有数名美貌侍女端上来各色点心和酒水,看着那些长得婀娜多姿的侍女,牛、马二人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就连此间的常客蒋干也情不自禁的偷偷瞄了好几眼;而各色的点心更是吃的几个人赞不绝口,尤其是得知此间的一切饮食都是免费的时,除了让人胃口大开之外,也不禁为此间主人的大手笔而惊叹!

    都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可在这里却吃到了,但只要往深处想一想就会明白,这免费的背后可是大有深意,点心、美酒固然价值不菲,可若能通过此举收拢天下英才为己所用,那可就是一本万利了。

    棋坛之上,那名青年和老者已经对弈到了关键时刻,青年执白,老者执黑,两人已经杀到中盘,棋局上黑白两子犹如有两只正在激战的军队,进攻、防御、偷袭、诱敌深入,各种战术层出不穷,厮杀的惨烈无比,而且看样子竟然是白棋占了上风。

    从旁边那些看客的切切私语中,萧逸得知台上那名青年今天也是第一次来天机楼,结果一出场就一鸣惊人,一上午的功夫竟然连败三名‘棋博士’,而且胜的干净利落,让人心服口服;最后没办法,天机楼只好把资格最老,棋力最深的‘孙博士’请了出来,与之对弈,可看样子依然无法压下青年的势头。

    萧逸在原时空里也是个骨灰级的围棋爱好者(宅男似乎都喜欢下棋),虽然只是个业余棋手,却非常痴迷此道,当初在网络上的游戏房间里,也大战过天下无数围棋高手,虽说一直战绩不佳,胜少败多,可热情却丝毫不减,可谓屡败屡战,并趁机观看过很多经典棋局,如今看到了古代高手对弈,顿时兴趣大涨,定睛观看。

    只见棋坛上的那名青年,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面色微红、鼻直口正,双眉飞入鬓角,脸颊线条分明,满脸的刚毅之色,而他的棋风和人一样,刚烈无比,此时白棋在他的掌控下,不断发动一**猛烈的进攻,招招力拼搏杀,大有一往无前之势,只杀的那位‘孙博士’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眼看黑棋节节败退之下,已经溃不成军了。

    终于,看着已经无力回天的棋局,满头白发的‘棋博士’长叹一声,略微沉默后,用一种欣赏中又夹杂着不甘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抓起一把黑子扔到了棋盘上,这在围棋术语上讲叫做‘投子认输’;随后一脸萧瑟的走下了棋坛,‘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时代该是那些年轻人的舞台了……

    顿时,台下的人们一阵大哗,连棋力最高深的‘孙博士’都不是这个青年的对手,莫非今天要出刻匾留名的高人了,一时之间台下众人议论纷纷,更有许多人私下偷偷打听那名青年的出身、来历,看样子是要招揽于他了。

    “在下田丰,字元皓,河北人氏,敢问还有那位愿意上台赐教?”青年站起身,对着四周拱手行礼,虽然礼数周到,却难以掩盖那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按照规矩,只要他连喊三声,一炷香的时间之内无人上台,那他就能刻匾留名了,而随之所带来的好处,除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外,更是能让他立刻身价百倍,成为那些豪门世家争先招揽的对象。

    听着田丰的叫喊,台下虽然有很多人跃跃欲试,却无一人敢上台去,一连战败四位‘棋博士’的显赫战绩,实在是让人望而却步;就连坐在萧逸身边的蒋干也是一脸的不忿之色,他几次站起身来,又无奈的坐了下去,没办法,凭他的棋力连普通的‘棋博士’都下不过,这时候上去也是自取其辱罢了。至于用车轮战的办法消耗一个人的精力和体力,最后卑鄙获胜,不是这个时代士子们的风格,更会招来无边的耻笑。

    此时田丰已经喊到了第三遍,看着周围却以无人敢上台较量,萧逸微微一笑,站起身,在四周一片的吃惊中,大步向棋坛上走去,几个月的统兵生活,已经让他初步陪养出了统帅的气质;虽然只是一个人,可走路时的气势却仿佛身后有万马千军相随一般……

    正在坛上洋洋得意的田丰突然看到,一名黑衣人龙行虎步的走了上来,连忙定睛一看,只见此人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身材修长,狼背蜂腰,一张俊秀的小脸微微有些黑,尤其是那两只眼睛,漆黑如墨,仿佛能吞噬万物一般,正所谓,貌由心生,看到萧逸如此出众的仪表,田丰不由得心中一寒,丝毫不敢轻视,率先拱手行礼。

    “渔阳萧逸,请赐教!”回礼之后,萧逸并不多言,在黑棋位置上一座,准备开局。

    古人下棋,并没有后世黑先白后的规矩,而是抓起一把棋子来,猜单双,中者先行,公平合理;当下田丰猜中,执白先行。

    果然,还是那样刚烈的棋风,白子稍微站稳脚跟后,立刻就发动了猛烈的攻势,招招力拼搏杀,大有一手遮天之势;面对步步紧逼的白棋,萧逸微微一笑,棋风丝毫不乱,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只是步步为营的不断加固自己的防线,用沙漠吸水的方式不断削弱对方的力量,刚才在台下他就看出来了,田丰的棋路虽然猛烈异常,却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有前拳无后手’,攻势虽猛,防守却不足,只要能抗住他前几轮的进攻,后面他就会不战自败。

    如果说田丰的白棋是一柄锋利的长矛的话,那么此时萧逸的黑棋则像一座巍峨的高山,山顶高耸入云,上面常年积雪覆盖,厚如云层,再锋利的长矛也难以洞穿万丈高山;果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白棋三次强攻无果后,田丰的气势立刻率落下去,而萧逸的反击也开始了,所用的招式就是哪如同高山滚雪一般的围棋杀招之一---“大雪崩!”

    ‘大雪崩’,取高、取势,已经完全做厚做高的黑棋,就像高山雪崩一样,携带着万钧之力,倾泻而下,瞬间就把田丰那根锋刃已钝的长矛砸断、吞噬;而白棋那前重后轻的弱点此时也完全爆发出来,前锋一覆灭,后面立刻全线崩溃,一败涂地……

    看着眼前急转直下的棋局,田丰鬓角之间也是热汗直淌,一张原本微红的脸都紧张成了紫青色,围棋对于棋手的精神冲击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对方那种高山雪崩的气势,更是压抑的他喘不上气来,无力回天了……,“自己苦练多年的棋术,纵横河北之地从无敌手,没想到今日竟会败在一名比自己小的多的少年手中,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看了看对面萧逸那张明显更加年轻的小脸,田丰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

    输了就是输了,田丰性格虽然刚烈,却不是个输不起的人,君子坦荡荡,当下长叹一声,弃子认输,起身后一拱到底,说道:“萧郎大才,田丰受教了!”随后潇洒的大步走下台去,男子汉大丈夫,输赢皆是干脆利落!

    而此时台下更是哗声大作,没想到四战皆胜的田丰竟然败在一个不出名的少年手中,一时间纷纷交头接耳,打听这位黑衣少年的师门来历,有些心急的此时已经站在台口下,准备一会立刻对萧逸进行拉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