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第71章 英雄所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堂之上,介绍已毕,随着酒宴摆上,众人也开始进入了正题,如今的洛阳城内外戚势力和宦官势力之间的斗争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而具体的斗争手段就是争夺储君之位。

    大家都心知肚明,汉灵帝刘宏的身体日渐衰弱,恐怕不久于人世,而太子之位却迟迟未定;灵帝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何后所生的皇长子刘辨,另一个则是王美人所生的皇次子刘协。

    数年以前何皇后出于嫉妒,派人秘密用毒酒鸩杀了王美人,此举虽然说一举除掉了情敌,可同时也惹怒了汉灵帝,帝后之间出现了矛盾,此后皇次子刘协一直被灵帝的生母董太后亲自抚养,因为天资聪慧伶俐,一直深受董太后和皇帝的喜爱,同时也受到了以‘十常侍’为首的宦官集团的鼎力支持。

    而大将军何进,自然拥护自己的亲外甥皇长子刘辩了,在此之前,两个势力集团已经在立皇太子的问题上争斗了数番,一边有身为皇长子的天然优势,另一边则更受皇帝的宠爱,所以双方势均力敌,一直未能分出胜负。

    “张大人乃统兵大将,镇守一方,必有远见卓识,关于立储之事,还望不吝赐教!”做为此间的主人,何进首先挑起了话题,同时也是在逼迫张杨彻底的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完全站到自己这一方来。

    “下官久在外镇,对于京中的情况还不甚熟悉,在座诸位皆是天下名士,必有远见卓识,张某先洗耳恭听!”张扬久局官场,岂肯做那个出头鸟,很圆滑的就把皮球踢了回去。

    在座的这些人虽然因为暂时的政治利益坐在了一起,其实内部之间同样勾心斗角,谁都有自己的一番小九九,也各有自己的一张底牌,谁先开口,谁的底牌就会露出来,而在政治斗争中,底牌先用尽的人,就只剩下被别人算计的份了。一时间所有人都鼻观口,口问心,仿佛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的各自端坐,都在那等着别人先把底牌露出来,这时候比拼的就是一个耐力。

    沉默,静静的沉默,甚至是有些诡异的沉默……

    终于,漫长的比拼中,袁术首先坐不住了,这位傲气的世家子弟第一个站了出来,开口道:“家有嫡子,国有储君!自古以来,立储君必然首立嫡子,此乃万古不变的规矩,皇子刘辨乃是何皇后所生的嫡子,拥立为皇太子本是顺理成章之事,以术之见,明日请大将军联络朝中元老重臣,一起上表,立嫡!”

    袁术的一番话听起来义正言辞,其实是含沙射影啊;众所周知,袁家两兄弟中,长兄袁绍是庶出,而弟弟袁术才是嫡出,二袁之间,早有争斗,一向是面和心不和,这一番话明着是表示拥护皇子刘辩,实际上是在暗示众人,嫡重庶轻,日后袁氏的当家人非他袁术莫属。

    “小弟之言有失偏颇了!”看到火烧到自己头上,袁绍也坐不住了,但表面上仍保持着一种世家子弟的风度,先起身行礼后才开口说道:“众所周知,当今圣上也非嫡出,昔日桓帝驾崩后无子,所以才迎立了当今圣上入继大统,若大将军上书立嫡,岂不是质疑皇上登位的合法性;那样只会弄得适得其反,以绍之见:多事之秋,国赖长君!皇子刘辩乃是陛下的长子,还请大将军上书,立长!”

    袁绍的意思同样是拥立皇子刘辩,却借着汉灵帝的身世,巧妙地把立嫡转化成了立长,不但还击了刚才袁术那番挑衅,同时也明白的告诉众人,长幼有序,袁氏一族,日后还得靠他这位长子掌舵。

    共同的敌人还没打倒,自己人就先起了内讧,这种浓浓的火药味就连屠夫出身的大将军何进都闻出来了,可这袁家两兄弟之间的争斗,他管不是,不管也不是。

    无奈之下,只好转移目标了,何进眼神转动之间,正好看到曹操还稳稳的端坐在那,似乎一直在考虑着什么,连忙开口问道:“不知孟德有何高见啊?”

    听到何进叫自己的名字,曹操这才睁开一双微细的眼睛,用精光四射的眼神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后,才缓缓说道:“以曹某之见,在立储之事上,立不如不立,不立才真的有利!”说完又恢复了闭目思考的神态,只是嘴角边却不经意的露出一丝蔑视的微笑……

    “哦!……”

    曹操的话有些深奥难懂,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什么叫立不如不立啊?……

    众人虽然糊涂,可在堂上执剑站立的萧逸却立刻明白了曹操的意思:“奸雄不愧是奸雄呀!政治权术玩得漂亮极了,短短一句话就说透了事情的所有本质!”

    曹操的话解释起来有三层含义

    第一:刘辩本是长子又是嫡子,却迟迟没有被立为皇太子,可见在汉灵帝心中真正属意的是皇次子刘协,只是顾忌大将军何进在朝中的势力,以及列代皇朝中首立嫡长子的传统,所以才在立储的事情上一直犹豫不决。

    第二,既然皇帝真正看好的是皇次子刘协,那么如果现在大家上书,掀起立储的风波,恐怕胜算会非常的小,而且还很可能适得其反,逼着皇帝下定决心,把皇次子刘协推上去。

    最后,反过来想,如果一直不立储君,那等到皇帝升天的时候,会由谁来继承皇位呢?

    答案是:如果没有明确的储君,到时候必然按照祖宗家法,和历代的嫡长继承制度行事,如此一来皇长子刘辩就会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

    所以现在不立储君比立储君对他们这个集团而言更加有利!

    ……………………

    半响之后,众人都慢慢领会了其中的意思,虽然都没开口,可神态之间显然是对曹操的意见非常认可的。

    太守张杨在座位上听的也是频频点头,对这个貌不惊人的曹操不由得高看一眼,“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萧郎以为如何呀?”听完众人的建议,张杨转身偷偷问了站在身后的萧逸一句,显然对这位少年的智慧,他是非常认可的。

    “回大人,任他风浪起,只要坐稳船帮,握紧钢叉,必有所获!”萧逸同样轻声回答道,同时偷偷扬了扬手中一直紧握的宝剑。

    在实力面前,一切烟花泡影都是虚的,如今朝堂上看似风云变化,可最后恐怕还得是用武力来解决一切问题。所以他的意思很简单,提醒张杨,握好手中的兵权,最后肯定会成为得利的那个渔翁。

    …………

    就在众人在大堂里饮酒议事的时候,回廊外的黑暗处,一双桃花眼正在冷冷的窥视着里面的一切,尤其是看到萧逸那矫健的身躯时,更是露出一种饿狗般的疯狂,似乎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上一口。

    “萧逸……萧无愁……无愁子!我们又见面了……”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借着大堂外明亮的灯火,一个身材消瘦,长着柳叶细眉,桃花眼,鼻子高挺,嘴唇红如樱桃的青年身影慢慢露了出来;正是数月之前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盘龙亭的‘紫木公子’。

    原来紫木公子逃离盘龙亭后,直接一口气跑到了洛阳,仗着以前和袁术有过一点交情,又送上了那把’破军‘宝刀做为礼物,百般哀告之下,终于被收留了下来,在袁术的手下暂时做了一名门客;因为他长得英俊潇洒,再加上口齿伶俐和长袖善舞的本事,几个月下来,倒是混的风生水起……

    现在的‘紫木公子’和以前可是大不一样了,本来他就是个才智极高之人,只是以前一直过于顺利,让他产生了一种极度自负的心理,上次‘盘龙亭’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对于他心灵上的刺激极大,可同时也磨练了他的心性,就像给一把匕首淬火、开刃了一样;如今的‘紫木’可谓光华内敛,深沉如海了。

    又看了一眼内堂里大将军何进和太守张杨商议事情的情景,眼神转动之间,紫木公子好像悟道了什么……

    对于洛阳城里现在的局势,他可是了如指掌呀;似乎,一个飞黄腾达,报仇雪恨的机会,就在眼前啊!随着一阵切齿的冷笑,人影晃动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一条肥胖似猪的身影从大将军府后院的侧角门偷偷遛了出来,左右看看无人,又摸了摸自己的怀里,一副不放心的样子,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小心翼翼的塞到了自己的靴子里,然后以黑纱罩面,迈开两条小短腿,直接奔着皇宫后面宦官们的居住区飞快跑去,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迅速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大堂之上,一个时辰后,张杨起身告辞,坚决的谢绝了何进大开正门、摆队相送的要求后,带上萧逸和十几名护卫沿着原路返回了城外的军营里。

    一路上,张杨愁眉不展,“没知识总得有点见识吧?就算没见识那也总得有点常识吧!可这位屠夫大将军……哎!……萧郎!如今大事尚能成否?”

    如果说之前张杨还有七成把握,那么现在见过‘屠夫大将军’何进之后,恐怕连五成也没有了。

    “大人,既然已经碰到了猪一样的队友,现在唯有祈祷不要碰到神一样的对手了!”萧逸也是一脸无奈的回答到。

    求收藏!谢谢!上帝与读者同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