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第70章 深夜入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东都洛阳,又名睢阳;东西长六里十一步,南北宽九里一百步,周长共计三十余里;城墙高达九丈,底部宽六丈,上部宽五丈余,皆是用巨石、黄土混合石灰、铁砂再调和糯米汁夯筑而成,坚不可摧。都城四面共计开有12座城门,尤其以正北方的大夏门规模最为宏大,设有左、中、右三个门洞,每一个门洞都可并排行驶四辆马车通过,高大威严。整座洛阳城背靠巍峨之邙山,南临蜿蜒之洛河,东向俯瞰齐鲁大地,西边则有关中长安遥相呼应,可谓占尽山川地势之险要,既是大汉王朝最大的城池,同样也是这个历史时代世界上最大的城池!且没有之一。

    可惜这么雄伟壮丽的东都洛阳萧逸却无法看清它的全貌,倒不是因为他的视力不好,作为一名射雕手,萧逸的视力水平绝对远超绝大多数的人,而是因为他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悄悄来到洛阳城下的。

    本来中午时分,萧逸等大队人马就来到了洛阳城外的30里处,离都城已经近在咫尺了,到此之后,太守张杨并没有急于入城,反而下令安营扎寨,暂且按兵不动,同时向城里的大将军府秘密的派出了一名信使。

    夕阳西下,繁星漫天,一直等到天色彻底黑下来以后,静坐了一白天的张杨这才悄然起身,换了一身便服,没有惊动大队人马,只是让萧逸领着十几名心腹亲兵护卫,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的来到了洛阳的东门外。

    对于张扬如此奇怪的举动,萧逸十分理解,显然对方听取了自己的意见,决定站在大将军何进这边来,不过心中却依旧有些顾虑,所以才如此秘密行事,这样做有两点好处,其一,事关身家性命的军国大事,必须要谨慎小心,深夜入城密谋,可以防止走漏消息,其二,也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万一政治风向发生改变,也不至于把自己完全的陷进去。

    洛阳做为帝都,宵禁严格,一到日落时分,必然关闭城门,严禁任何行人上街,一旦违反,必遭严惩,数年前当时还是洛阳北部尉的曹操,就曾以违反宵禁令的原因,用五色大棒杖杀了御前红人‘上军校尉’骞硕的叔父,洛阳城里治安之严有此可见一斑。

    不过万事都有特殊,现在执掌洛阳城东门防务的是车骑将军何苗,而何苗正是大将军何进的亲弟弟;朝中有人好办事,大门有人好进城,于是萧逸一行人顺利的从‘上东门’溜进到城内,沿着漆黑的小巷一路秘密的向大将军府驶去。

    大将军何进的府邸坐落在洛阳北宫附近,这里东临太仓和武库,南挨着太尉府、司空府和司徒府,北方为皇家禁苑濯龙园,堪称一等一的富贵之地,不但靠近政治中心,而且交通极其便利。虽然是在蒙蒙的夜色中,但众人仍能通过阑珊的灯火看到整座大将军府庞大的轮廓,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楼阁房舍,层层叠叠,从这座远远超出规制的豪宅中,就可以看出这位屠夫大将军是何等的不可一世,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啊!

    此时的大将军何进正在帅案后端坐,一身黑色的高级武将服饰穿在他的身上却显得不伦不类,今年四十多岁的他,长得身材极为粗壮,一脸横肉,双眉粗壮,一双向外凸出的眼睛里全是狂傲、贪婪之色,如果换身衣服的话就活脱脱一副屠夫模样,没错,他本来就是一名屠夫;只因为同父异母的妹妹长得姿色过人,被选入宫中成了汉灵帝的皇后,并极受宠爱;靠着何皇后那强劲的枕边风,杀猪出身的何进先是被拜为郎中,随后升虎贲中郎将,任颍川太守;光和三年,又被拜为大将军、慎侯,堪称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正是因为出身低贱,所以何进日常待人接物反而表现的格外高傲,出入之时排场十足,做起事来更是繁礼多仪,把大将军的架子端的十足,平时更是刚愎自用,不听人言,无论做什么全凭自己的喜好行事,其实这并不难理解,低贱之人骤登高位,他需要用这种独断专行的风格来掩盖内心之中那种深深的自卑感。

    比如这次,上党太守张杨派遣信使通报要在深夜时分秘密来府中,共同商议军国大事,换个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很定会低调行事,请入密室,做好一切保密工作,可何进却恰恰相反,不但在大堂之上张灯结彩、摆宴相待,还把自己手下一众将校、幕僚全都叫来作陪;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在天下人面前的威风。

    当萧逸护送着太守张杨走进大堂之时,差点被这么热烈的欢迎场面吓趴下,尤其是看到大将军何进那种仿佛卖肉的屠夫看到大主顾一样,几步走上前一把拉住张杨的手高呼:

    “张公此来助我,大事成矣!‘十常侍’尔等一帮阉竖之辈,死期至矣!”

    张扬………,无言以对!

    “我的猪肉哥呀,我们这深夜秘密来访就是为了怕惊动‘十常侍’的耳目,如今的洛阳城里形式错综复杂,可谓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如此关系身家性命的大事,岂是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说道;估计我们前脚进了大门,后脚‘十常侍’那边就知道消息了……早知如此,还费什么劲呀,直接光天化日的来多好,起码还落个正大光明的名声不是!”看着如此弱智的大将军,萧逸也是彻底无语了。

    这时何进开始介绍自己手下的一帮将校幕僚了,看那副洋洋得意的劲,应该是收罗了不少名士……

    萧逸手执斩蛟剑,就站在张杨的身后,一边倾听,一边暗自打量起来:

    “这个相貌雄伟,气质高傲的就是号称四世三公的袁绍啊!日后坐拥四州之地的人物……果然是个帅哥!”

    “嗯!这个比袁绍还傲气,鼻子都快扬到天上去的家伙,不用说,肯定是袁术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这个满脸书卷气息的就是三国第一笔杆子主簿陈琳呀!果然是文采飞扬,可惜没遇到好老板。

    ………

    ………

    “最后这个……,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皮肤黝黑……除了脑袋比别人大上一号外,就是那双细微的眼睛了……智慧、谋略、和善、奸诈、狡猾、狠毒……,似乎人世间一切的情绪都能在这双眼睛中体现出来,嘶……!如果所料不差,此人必是曹操--曹孟德无疑!”

    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萧逸现在也淡定不下来了,“这可是大名鼎鼎,人称‘乱世之奸雄、治世之能臣’的曹操啊!史学界对他的评价整整争论了上千年也没弄出个结果,善恶、是非、功过……太多的矛盾因素都集中到了他一个人身上;而且这家伙的墓到今天还是一个不解之谜,当初河南省号称发现魏武帝曹操墓的消息传出后,萧逸还特意跑去看了一次,结果是,萧逸被那些历史教授忽悠了,而那些教授则被曹操忽悠了……,七十二疑冢,至今还是一个谜!

    于此同时,萧逸因为激动而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冰冷杀气也惊动了曹操和附近的其他人,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在张杨身后还站立着一名护卫;但见萧逸长得,“身高八尺,狼背蜂腰,穿身螭纹寒铁铠,手执宝剑,周身上下杀气环绕,身前身后百步的威风,好一个彪悍的黑衣少年!”

    “此少年郎何人呀?”何进拉着张杨的手问道,如此彪悍的少年勇士让他也是眼前一亮。

    “此乃在下的一个护卫-萧逸;现居‘点军司马’之职。”张杨似乎一脸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提到了萧逸的官职;而对萧逸的身世和本领却只字未提,显然他也怕被人挖了墙角。

    听到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军司马’,众人立刻皆露出一副轻视的样子,在这个大堂里的,那个不是身居高位,系出名门,尤其是四世三公身为袁氏一族嫡出的袁术,直接扭身,眼睛瞟到头顶上去了;其兄袁绍虽然表面上一脸和煦的样子,但此人内心同样狂傲无比,眼中除了所谓的‘名士’,一向看不起出身寒门的人。

    唯有曹操看向萧逸的目光露出很大的兴趣,与其他人的狂傲不同,独自一人上前,首先抬手行礼道:“萧郎深夜护卫,一路辛苦了,冬夜苦寒,请卸去甲胄,来炭盆旁,暖暖身子!”

    “多谢曹将军美意,萧某职责在身,不敢卸甲!”萧逸恭敬的拱手还礼,这可是自己前世一直崇拜的偶像之一呀……

    “那就请饮杯热酒,驱驱寒气!”对于如此忠于职守的少年,曹操更是欣赏万分,连忙取来青铜酒爵,满满倒了一杯,双手递与萧逸。

    “谢过曹将军赐酒!”接过青铜爵一饮而尽,呵呵!竟然还是自己发明的‘无愁酒’……,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是一个盗世奸雄,可现在萧逸对曹操的好感依旧直线上升。虽然作为一个穿越者,早就应该超脱历史的范畴,可萧逸毕竟也是一个有血肉之躯的凡人,满堂高官们的冷漠、轻视;再对比曹操的关心、看重;……“士为知己者死!难怪此公日后麾下谋士如云,战将如雨啊!”

    历史就是这样充满了偶人性!

    有人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家破人亡,同样,有的人因为一顿饭,一杯酒,就能换来一座城池,甚至是整个天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至理名言!

    在座的其他人,如果能知道在日后的天下风云中,萧逸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作用,此时恐怕早就哭喊着围过来抱大腿了,别说是让他们敬酒,就是让他们跪地奉酒,他们也不会摇头的,因为比起一座江山来,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可惜,在整个三国时代,也只有曹操拥有这样的眼光、胸襟和气魄,……“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何其壮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