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第69章 天下如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下事,一局棋,随着棋手的一个意念,小小的棋子儿就得从一个遥远的位置跑到另一个位置。同样皇帝的一道圣旨,就把萧逸从地处北疆的雁门边塞调往了千里之外的中州洛阳。

    接到受命后,萧逸立刻带上大牛、马六张转、杨和等六员勇将,并集结了玄甲铁骑所有士兵,连负责后勤军需的曹胖子都没拉下,全员出动,护送着太守张杨立刻启行,日夜兼程地前往大汉的东都洛阳;因为都是清一色的骑兵部队,又有沿途郡县提供粮草,减轻了辎重的拖累,所以行军异常的迅速,一路上翻山越岭,穿城过郡,毫不停留;短短半个月后,大队人马就顺着官道进入了东都洛阳所属的司州地界。

    司州,亦称司隶校尉部;辖郡七,县一百零六;政治地位就相当于后世中国的首都直辖市一样重要;此地得黄河、洛水灌溉,土地肥沃,人口密集,四方客商更是云集于此,经济极其发达,是整个东汉帝国的精华所在。

    进入司州也就意味着洛阳在望了,原本一路上风驰电掣的太守张扬突然反常的下令,让队伍减速、再减速、不停地减速,最后几乎是原地踏步了。而张扬本人也出现了反常,宿营时整夜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眼睛上很快就顶上了两个黑眼圈;即便是白天在马背上行军时,也总是精神恍惚的,似乎在反复考虑着什么一直未能确定;以至于好几次都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如果不是在一旁护卫的萧逸手疾眼快的扶住他,恐怕这位太守大人面圣的时候就会缺失几颗门牙了。

    虽然走的很慢,可队伍还是在不断向南移动着,在渡过洛水之后,离目的地已经尽在咫尺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中午时分就会到达东都洛阳城下。

    一路行军,萧逸每次都会谨慎小心的亲自挑选宿营地,大军驻扎非同儿戏,因为没有选好营地而全军覆没的战列不在少数,必须选择一个有险可守,有水可依,有路可退的地方,而且不能在地势太低的地方扎营,否则一场暴风雨,你就等着来次‘水淹七军’吧!同样,草木过于茂盛的地方也不适合扎营,火烧连营的事情也必须警惕!

    黄昏时分,萧逸选择了洛水河边的一座小荒山上宿营,虽然现在还是太平时节,可他还是四处散下了数十名侦察游骑兵,并在营地附近几个关键的位置上安排了一明一暗两批哨兵,这可是跟后世一部收视率极高的军事题材电视剧里学来的招数,虽然简单,却绝对实用,把营地的安全系数完全提高了一个档次;日后萧逸统兵征战无数,虽然也吃过败仗,却从未被人劫过营地,正是得益于此!

    众人很快就在营地上开始搭建帐篷,竖起栅栏,另有人从洛河边取水,架起军用的铁釜开始烹煮食物,一切像平时训练的一样井然有序;很快堆堆的篝火开始燃烧起来,空气中也飘荡起食物的香气,虽然士兵们奔波了一天,早就饥饿难耐,可还是按照行军进食规定,分批进食,丝毫没有因为这是和平时期就放松警惕。

    夜幕,萧逸在亲自巡视完营地后大步向中军大帐位置走去,那里灯火明亮,且有人影不断晃动,显然那位太守大人还在焦躁不安的思考,做为穿越者,萧逸完全能理解张杨此时的心情,现在的洛阳城可谓是龙潭虎穴,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但同样,这也是个青云直上的好机会,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想想就让人激动:“一场盛大的历史剧,就要在大汉帝国的首都洛阳开幕了,无数的人杰、枭雄即将粉墨登场;里面有昏庸的皇帝、无能的大将军、奸诈的臣子、残暴的军阀……对了还有闭月羞花的貂蝉,四大美女之一哦……想想就让人激动,真是怎一个‘乱’字了得!”

    “头痛啊!……”想了一会,并没能完全理清思绪的萧逸使劲甩了甩自己的头,“真正的历史太纷乱,想不清,就干脆不想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么精彩绝伦的历史大剧,绝不能错过,而且自己还要在里面混个重要的角色呢!不过,自己会青史留名!还是遗臭万年呢?……”挂着一丝深沉的微笑,轻轻摸了摸鼻子,萧逸大步走进了军帐中……

    果然,大帐之中,太守张杨穿着一套崭新的朝服正在不停地走动,并不时地摸摸衣服,显然他对这件朝服很是看重,一张紫檀木制作的围棋盘就摆在了地上,上面黑白两子犹如两队兵马正在拼命厮杀;棋已下到了中局,形势异常的错综复杂,黑白两子互相缠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根本无法分出胜负,甚至都无法分清敌我,此时大帐中除了张杨别无他人,显然这位大人一直在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下棋,这样的棋局能分出胜负才怪。

    人是无法自己真正打败自己的,就像你的左右手之间不可能真正的分出胜负一样,而在洛阳城里,皇帝的左右手之间却打的你死我活,难分胜负……

    “萧逸,你出身名门,必然精通棋艺,如今这黑白两子之间错综复杂,纠缠不清,可能看得出谁胜谁败呀?”看到从帐外走进来的萧逸,张杨停下脚步问了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官场上的人说话就是含蓄,名义上是在询问棋局,实际上无非是想听听萧逸对现在时局的看法,如今的洛阳就像这张棋盘,上面的黑白两子就是,以‘十常侍’为首的宦官;和以大将军何进为首的外戚两股政治势力;本来外戚和宦官都是皇权的衍生物,就像皇帝手里摆弄的两只木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这两只木偶都有了自己的思想,不再受主人的控制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做为封疆大吏的张杨这次进京必然要面临一个站队的问题,站对了,加官进爵;站错了,万劫不复!如果不站,呵呵!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末将官小职卑,岂敢妄言!”必要的谦虚还是要的,虽然明知道很假。

    “此间只有你我二人,单说无妨!”

    “诺!……”

    略加思考之后,萧逸缓缓开口说道:“以末将之见,如今这棋局上黑白两子势均力敌,谁也无法真的吃掉谁,所以这胜负的关键已经不在棋局之内,而在棋局之外!”说着萧逸解下自己腰间的佩剑,一把放在了棋盘正中间。

    大汉朝如今的政治势力共分三股,宦官、外戚、还有士族门阀;只是前两者这些年斗的风起云涌,不亦乐乎,让人们忽略了那些深深隐藏在背后的士族门阀势力。如今宦官们和外戚斗得势均力敌,双方均已精疲力尽了,这时候士族门阀的力量就成了关键,士族帮谁,谁就能赢得这局棋。

    领悟了其中涵义的张杨立刻眼中一亮,萧逸的提醒让他一下子思路大开,开始真正的跳出这局棋,用旁观者的身份看清了许多之前一直迷惑不解地问题。

    “那萧郎以为这把剑会放到棋局的那一边呢?”张杨一脸激动的连忙问道,在称呼上也改成了亲切的尊称:“萧郎!”这个称呼可是早就随着那张‘蚩尤鬼面’名扬雁门四郡了。

    “末将听说那‘十常侍’公开标价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各有差价;三公一千万钱,卿五百万钱。二千石官阶,定价2000万钱;一千石官阶,定价1000万钱,以次类推--各县令、长等缺,视县之地面大小、人民贫富论价。萧逸没有直接回到问题,反而说起了一件似乎毫不相关的事情。

    老于官场的张杨又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深意,几百年来大汉的选官途径,一直被士族们通过举‘孝廉’的方法牢牢把持着,如今‘十常侍’公然的收钱卖官,不但严重的损害了士族门阀的利益,更是给这些以儒生自诩的官员们一种极大的羞辱,以前宦官们借助皇权,气焰嚣张,士族们只好暂时退让;如今汉灵帝身体日渐衰弱,而外戚、宦官两方势均力敌,作为第三股势力的士族门阀会站在哪一边,就不言而喻了。

    “萧郎不愧是大汉开国丞相之后,真是智谋深远呀!”,如今洛阳城里风云变幻,多少政客老手都看不清眼前的局势,没想到眼前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却三言两语之间就把局势分析的如此透彻;听的太守张杨也不由得开口称赞。

    考虑了一路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张杨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脸上阵阵的疲惫开始涌现。

    “大人早些安歇吧,明日就该进洛阳城了!”

    “好,萧郎一路幸苦,你也早些休息吧!”

    “诺!”

    走到大帐门口时,萧逸又回身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张棋局,其实有件事,他没说出来,围棋上除了一胜一败的结果之外,还有一种极其惨烈的棋局叫做---两败俱伤!

    请大家踊跃发言,指出的不足之处,作者会认真修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