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第65章 皇帝的无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场罕见的大雪同样覆盖了东汉帝国的都城-洛阳;对于那些处在社会最底层的穷苦百姓而言,这场大雪无异于让他们身处地狱之中;在寒冷的风雪中,每天都有大量的贫民冻死在荒野之中,就像一座座晶莹剔透的人体冰雕艺术,以无数的生命为代价,给这片冰雪世界凭添了无边的诡异之美……

    地狱的隔壁就是强者的天堂,同样是这场大雪,对于那些上位者们而言却是难得的好天气,他们或身披貂裘登高远望欣赏雪景,或邀请三五位知己围坐火炉把酒言欢,在权贵们的眼中,这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冬天;无数百姓们的悲苦哀嚎之声一丝一毫也传不进深宫内院,而皇宫里奢靡的享乐之音却能传遍整个天下……

    洛阳皇宫,西园,一道高高的宫墙把这里与外面的悲惨世界完全隔离开来,外面是冰天雪地般的地狱,宫内却是温暖如春般的天堂;宫殿两侧的暖阁里都摆放了大量的铜火盆,里面燃烧着价比黄金的上等银霜炭,随着炭火的升腾,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的松木香味,一道道暖气白雾般的弥漫其中,仿佛人间仙境一般……

    此时东汉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汉灵帝刘宏,正卧在豪华奢侈的龙榻上尽情享受这人工制造出来的春天,龙榻宽大而厚重,上面铺着厚厚的天鹅绒,温暖舒适的可坐可卧,更重要的是,这张龙榻代表着人世间权利的巅峰;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大汉帝国虽大,这数尺宽的软榻就是核心!

    一件华贵的黑金色五爪龙袍半披半盖的挂在灵帝身上,汉朝的龙袍主要是沿袭秦朝龙袍的特点,“以水德居,服黑色”。以后历代王朝按照五德终始说,各按金、木、水、火、土、来确定自己的天命,所以龙袍的颜色也各有差异,一直到五代十国时期,黄色才开始做为最尊贵的颜色定为皇帝专用,并延续后世其他王朝。

    一旁数十名宫娥美女悉心伺候着,这些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妙龄女子,任何一个都称得上是倾城倾国,此时却可以任他随意采摘,就像在一片菜园中摘取一颗樱桃般的容易,殿内还有上百名小黄门宦官躬身束立,随时听候皇帝的差遣;殿外御阶之下,无数金甲武士手持矛戈忠心护卫,只要皇帝发出任何一道旨意,整个帝国立刻就会有无数的人为之前仆后继、舍生忘死;这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以天下而奉一人,如果说官高既是仙,那么皇帝就是仙中之仙!

    可惜,中国的历代皇帝喜欢享受这种‘以天下奉一人’权利的很多,反过来能以‘一人为天下’的却寥寥无几,更多的却是暴君、昏君、庸君、……,

    今年刚刚32岁的汉灵帝正是年富力强的黄金年龄,可惜在宫中无数美女、美酒、美食的腐蚀下,他的身体现在却虚弱无比,一头干枯微黄的发髻犹如风中的残叶,脱落的十分厉害,青黑的眼圈中双目昏暗无神,干瘦的脸颊就像贴在了骨头上,看上去就像一只骷髅般恐怖,还有那虚弱的一阵风都能吹倒的瘦弱身躯,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告诉世人,这是一具完全被酒色掏空了的身体。

    紧了紧身上的黑金龙袍,刘宏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龙袍下那副虚弱不堪的身体,而且他非常喜欢自己身上这件龙袍,因为这件龙袍有一种魔力,只要是他能想到的事情,似乎都可以梦想成真。比如前几天,他看着御苑中结冰的湖水和早已凋谢的花草就突发奇想;“若能在寒冬季节乘船游湖,欣赏无边春色,且有红花绿叶为伴,该是何等的逍遥自在……

    结果几天之后他就如愿以偿的在漫天大雪中看到了无边的春色,宫娥们剪裁了大量的丝绸,“红绸为花,绿缎为叶,以丝线束缚……”,结果御苑四周的花木一夜之间全部盛开;湖面上厚厚的冰层也全都被人用利器破去,上面飘荡着五颜六色的‘荷叶’,一副春天的美景就这样如梦似幻的出现在了眼前,真是“任尔大雪满天下,朕有桃花开满园呀!……”

    可以说,在所有人眼中灵帝刘宏是幸运的,他本是汉章帝刘炟的玄孙,曾祖父是河间孝王刘开,等传到他的父亲刘苌的时候,头上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解渎亭侯的爵位了,手下只有1000户的穷苦属民,以及一小片贫瘠的封地;加上他的父亲英年早逝,所以很小的时候刘宏就继承了爵位;结果本以为会一辈子就在乡下当个土豪的他却被上天垂青了。

    永康元年,汉桓帝驾崩后无子继位,经过群臣商议,结果非常意外的选择了刘宏继承大统。于是窦太后派侍御史刘儵、奉车都尉曹节等人从乡下迎接刘宏来洛阳登基。一个原本没落的乡下贵族少年,转眼之间竟成了这个大帝国的主人,拥有的不再是那片贫瘠的土地,而是无边的万里江山;那年他正好10岁,进洛阳城那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不,就是最香甜的梦恐怕也没有这么美妙过,可眼前的梦境却又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他在这种醉生梦死的感觉中沉迷了整整22年……

    在这22年的时间里,刘宏每天似乎就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玩!

    其实人都喜欢玩,尤其是男人,就算工作百忙之余,也会忙里偷闲的玩上一会,所以有人说(就是女人说的:)“男人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不过像汉灵帝这样以玩为主业、为人生目标,而且能数十年如一日的玩下来的人就太少见了;小时候玩宠物、玩游戏,长大后玩美女、玩卖官;只要是这世上一个皇帝能拥有、能玩的东西似乎他都在玩;以至于上至公卿百官,下至黎民百姓全都认为他是个昏君、庸君,是个智商为负数的蠢货!

    呵呵!可惜眼睛往往是最会欺骗自己的,其实刘宏并不蠢,恰恰相反,他的头脑很聪明,从走进皇宫那天起他就看清楚了一切,现在的大汉王朝已经不是汉武帝时候的大汉了,汉武帝一代雄主,口含天宪,言出法随,一生之中手持天子剑,杀伐果断,无人敢逆,光是号称百官之首的丞相就杀了整整六位,那才是真正的‘上天之子!’

    而如今摆在刘宏面前的呢?皇权早已被外戚、宦官、士族们一点点的架空了,留给他的只是压制、掣肘、无奈、还有皇帝的不得已……

    之所以他选择天天的玩,那是因为摄政的窦太后希望他玩,满朝的文武重臣希望他玩,身边的这些权阉宦官们更希望他玩,所以他不得不玩,因为只要用心想想在他之前那几任不会玩、也不愿意玩的皇帝是什么下场就清楚了:

    章帝刘炟,18岁登基,在位13年,31岁去世。

    和帝刘肇,10岁登基,在为17年,27岁去世。

    殇帝刘隆,即位时刚满月,在位8个月死去。

    安帝刘祜,13岁登基,在为19年,32岁去世。

    顺帝刘保,11岁登基,在位19年。30岁去世。

    冲帝刘炳,2岁登基,在为不足半年,3岁去世。

    质帝刘缵,8岁登基。在位一年,9岁去世。

    东汉王朝整整一连七位皇帝全部短命夭折,最长寿的也没活过32岁,在这些非自然死亡的皇帝背后,包含了多少阴谋诡计,又有多少的权力斗争?皇宫里尔虞我诈,朝堂上金戈铁马,在这看似安逸的洛阳城里又暗伏着多少狁血的豺狼?

    别人眼中犹如登仙一般的皇宫,在灵帝刘宏眼中却更像一口巨大的棺材,逃不出,跑不掉,不知道多少个夜晚他都是从噩梦中猛然惊醒的,浑身的大汗侵湿透了身上的龙袍;冥冥之中,他总感觉那七位夭折的先皇就在他床前的不远处,一声一声不停的召唤着他,“走吧!一起走吧!跟我们一起走吧!……”

    现在的大汉天下就像是一只鼎,皇帝就坐在鼎的上面,而那些外戚、宦官、士族,就是支撑着这只鼎的三个足,他们互相争斗,也互相制约,无论缺了那一只,这个鼎立刻就会颠覆;为了保命,灵帝刘宏要做的就是保持这三只鼎足之间的平衡,那只矮了他就垫一垫,那只长了他就磨一磨;所以当宦官势力做大时,灵帝就力排众议的加封外戚何进为大将军,同样,当何皇后依仗娘家势力飞扬跋扈时,灵帝就开始重用十常侍;就这样,靠着精妙的平衡之术,他平平安安的在皇位上一坐就是整整的二十二年,而过了今年冬天,他也就33岁了,活到这个年纪,足矣让他傲视之前的大汉7代先帝了。

    别人看到的永远只是皇帝的快乐,而皇帝的痛苦从来无人知晓,只有真正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才知道做皇帝的痛苦,可惜,因为皇位上永远只能坐着一个人,所以这种痛苦无法言说,更无法分担,只能是皇帝一个人默默地忍受,这也是做‘上天之子’的代价……

    回想自己这悲惨的一生,汉灵帝刘宏也只能在心中暗地里骂老天一句:“皇帝真他妈不是人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