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第64章 寒冬练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之间,秋去冬来,随着一夜北风狂吼,鹅毛般洁白的雪花给这片古老的大地带来了一片银装素裹,天气开始变得异常寒冷起来!

    清晨,风雪未止,雁门关南门外,玄甲铁骑军营的中军大旗下,萧逸头戴蚩尤鬼面盔、身披螭首寒铁铠,手执血浪斩蛟剑,身后披着一件外黑内红的披风,昂首挺胸立于漫天的风雪之中,一动不动,任由自己的身躯接受这天地伟力的残酷磨练。

    校场之上,三千玄甲铁骑营的将士同样顶盔惯甲、手执兵刃、整齐肃穆的屹立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寒风夹杂着冰冷的雪花,就像一把把小刀子般刮过众人裸露在外的脸庞和手背上,带来一阵阵刺骨的寒意。

    鹅毛般的大雪很快就在众人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放眼望去,校场上仿佛矗立着三千个雪人;足足一个时辰,虽然人人冻得面色发青,手脚麻木,却一个个毫无惧色,任凭风雪如何吹打依旧岿然不动!

    这就是几个月以来,萧逸以身作则,恩威并施,日夜操练出来的军纪-“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

    孙子的‘六如兵法’真言,可谓道尽了兵家的玄妙,后世,日本战国时期的军阀武田信玄靠着从其中偷学来的四条,一知半解的就建立了‘赤备’骑兵,在东瀛四个小岛上打出了‘甲斐之虎’的名头,如今在孙子兵法的故乡,深得其中玄妙的萧逸定能凭此练出一只更加强大的铁骑兵!

    “咚!咚!咚!……”随着营中报时的鼓声响起,萧逸设定的每天一个时辰的军姿练习结束了;站军姿不但是锻炼将士们的耐力,更能培养军人的毅力!任何一只铁军的练成,都已军纪为先,而军纪的培养,就是从站军姿开始的;这可是萧逸当年大学时代接受暑期军训时,被骄阳晒晕过去好几次才学来的宝贵经验……

    本来玄甲铁骑军的主将是穆顺,可一来穆顺大部分时间都在太守张杨的身边听用,再者他在雁门关城里有一套豪华的住宅,里面娇妻美妾成群,还有丫鬟仆人们精心伺候,因此穆顺平时很少来营中理事,更别提住在这冰冷的军帐中了,所以玄甲铁骑队的训练重任和一应大小事务就全落在了身为‘点军司马’的萧逸头上。

    其实太守张杨为了拉拢萧逸,也想在城中给他赐了一片住宅,不过被萧逸用冠军侯霍去病的一句名言:“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给谢绝了,依旧坚持住在军营大帐中,每天吃着粗糙的食物,睡着冰冷的军帐,和三千部下同甘共苦,日夜操练。萧逸心中深深的知道:“一个能与部下同甘共苦的主将,才能在战场上让这些将士们心甘情愿的托付性命,赴汤蹈火,一往无前!”

    军姿站完,稍微活动了一下冻僵的身体,萧逸大声的发号施令:“所有将士听令!一十六式军体拳,开始!”

    “嘿!……嘿!……嘿!嘿!……”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数千将士开始在在冰天雪地里展开了疯狂的练习;弓步冲拳、穿喉弹踢、马步横打、内拨下勾……;瞬时间校场上拳风呼啸,杀气冲天,无数矫健的身影在寒风中动作整齐划一,腾跃之间猛如虎、动如兔、灵如猿,狠如狼……;空中的雪花在将士们的拳风中随之飘舞,练兵的呐喊声传到数里之外……

    军体拳!萧逸大学军训的另一项收获;这套拳法直接、精炼、迅速、有效;锻体效果极佳,而且在战场之上的杀伤力同样不凡,绝对是为军队量身打造的拳法,此时也被他拿出来教导部下了。要知道,战场之上讲究的就是一个直接有效,一击毙命,因此越是简单的拳法越是实用,至于那些动作复杂,打起来华丽无比的拳法,在战场上只会让你迅速把小命丢掉。

    古代,锻体之术一向为兵家秘传,非嫡亲子弟不能传承,战国时期的名将吴起就是靠着一套锻体术,练出了举世无双的‘魏武卒’,镇守河西期间,与其余诸侯国轮番大战,获得了七十六战,六十四胜,其余皆平,无一败绩的赫赫战绩,被世人尊称其为吴子、兵神。

    如今萧逸竟肯将如此宝贵的兵家秘术教给大家,营中将士无不用心学习,再苦再累也毫无怨言,更有甚者,甚至有人还割破面颊在萧逸面前发血誓,‘此术绝不外传!’看的萧逸目瞪口呆的同时,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第八套广播体操》做为不传之秘,留给自己的后代儿孙……

    每天练完军体拳后,萧逸就会带着部下们来到军营外的一条小河旁沐浴,这条小河是由山上的泉水汇聚而成,水质清澈甘甜,富含各种丰富的矿物质,也是平时军士们取水的地方,因为天气寒冷,此时的河面已经结上了厚厚的冰层,将士们随手击碎了冰层,然后各自提桶取水,脱去一身甲胄后,大家全都赤身站在河岸边,大桶的冰水就这样直接的往身上倾倒,虽然一个个被冻得的呲牙咧嘴,却没任何人停下来,几个月以来,在萧逸的督导下,大家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残酷的训练方式,更何况萧逸也和大家一样在岸边冰浴……

    “哗!”的一声,一桶冰冷刺骨的河水就被萧逸倒在了自己头上,水流顺着他那矫健的躯体直接流淌到大地上,以萧逸那强壮的体魄也不禁被冻得面色铁青,用力的舒展下筋骨,虽然寒冷入骨,但他依然咬紧牙关,继续将冰水倾倒在自己身上,随后双手在身上一阵的猛搓,很快身体里突起的青色血管中血液加速循环起来,寒意渐渐消失,身上反而开始冒起阵阵白腾腾的热气……,“男子汉大丈夫,死且不惧,何怕冷呼!”

    之所以每天坚持带领部下来河边沐浴,除了要借助冰冷的河水锻炼将士们的体魄和毅力外,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持个人卫生;萧逸清楚的记得,当初上学时八个人的男生宿舍尚且能住的和猪圈一样,何况现在军营里几千个大男人住在一起,那真是没有最脏,只有更脏,在这里估计连蟑螂小强都生存不下去……

    而脏乱往往容易引发各种疾病,一旦疾病在军营中传染开来,那可是毁灭性的灾难,不用出关打仗,自己就直接全部报销了,历史上因为军中疾病传染而全军覆没的事例可不在少数。所以萧逸除了专门派出人手每天打扫军营里的卫生,就是让他们每天都坚持洗澡,可萧逸又不可能给每个人都准备一个大洗澡盆,于是,干脆就带部下们来河边经行这种免费的冬浴了。

    一支部队的习惯是慢慢养成的,个性则是第一任的军事主官灌输培养的,日后虽然岁月流逝,人员更迭,但是每天都尽可能洗澡的生活习惯在萧逸的大军中经久不变……

    后世,历史学家考证后一致认为,在三国这个名将辈出的时代里,‘大魏神威天策上将军--无愁侯--萧逸’手下的士兵可能不是战斗力最强的,也不是装备最好的,更不是军纪最严明的,但绝对是那个时代里个人卫生最干净的部队,而且没有之一!

    沐浴过后,军中将士还有一项特殊的福利,每人半斤‘无愁烈酒’!

    原来一个月前,鉴于天气日渐寒冷,萧逸写了一封信专门派人送到了幽州蓟县的梁家,希望梁小鱼能给他送一些无愁酒过来,结果没过多久,那位身高、腰围均是五尺的胖管事曹阳就出现在了萧逸的面前,并带来了一批酿酒的师傅和提炼烈酒的器具,直接在萧逸的大营旁开了一座酿酒的作坊。

    熟人见面,分外亲热,都是一起死里逃生的伙伴,对这位胖胖的曹管事,萧逸还是很欣赏的,此人无论是办事能力还是忠诚度都是上上之选,于是,萧逸大笔一挥,直接把曹胖子招入了军队,委托以粮草官的重任。

    从一名社会地位低下的商人一跃成为一名军官,曹胖子对萧逸的感激之情是无法言喻的,直接跪在地上磕的额头出血,对后勤的事务更是办的用心用力,没过多久,大批的无愁烈酒就出现在军营中,并立刻受到所有将士的欢迎,军人,岂有不爱烈酒的,准确的说,烈酒本就是为战场上的军人而准备的。尤其是在北方寒冷的草原上作战时,烈酒完全可以算做是一种救命的军用物资,关键时刻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大家对萧逸的爱戴程度也随着烈酒的度数迅速提高……

    美酒的醇香迅速飘荡了整个雁门关周边四郡,无数的百姓士绅都对这种烈酒趋之若鹜;最后甚至还惊动了太守张杨,在亲口品尝过这种烈酒后,张杨迅速以太守府的名义为自己手下的各支军队都订购了大量的无愁烈酒,而梁家则趁机赚了个锅满盆盈,大大的捞了一笔!

    在这个世上,商人的目光无论是看人还是看事,往往都是最精准的,就像现在的梁家,一眼就看准了还未真正崛起的萧逸,日后必然贵不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