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第63章 玄甲铁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夜,太守张扬下令,大摆酒宴,犒赏三军,顿时间营地之中杀牛宰羊,大坛的美酒更是成车的拉进营中,无数的篝火冉冉升起,士卒们围坐其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划拳嬉闹之声响彻整个军营。

    中军大帐之中,军中的各级将校,以及今日参加百步射靶的三十六位勇士齐聚于此,席间的果、肉更是丰盛无比,火架上整只的烤羊让人垂涎欲滴,有专门的厨子忙碌的为众人割肉上酒,尤其是一条条半生不熟的猪腿更是成为席间的大菜,吃这道菜还很有讲究,必须放在盾牌上,自己用随身的佩剑切着吃,看着一个个袒胸赤膊的彪形大汉们举着带血的猪肉大嚼,萧逸仿佛间还以为自己来到噬毛饮血的原始人洞穴了呢……

    太守张扬在喝过一杯众人的敬酒后,当即下令:“今日不拘小节,诸位健儿可开怀畅饮!”顿时间,大帐中觥筹交错,频频举杯,尤其是萧逸这里,无论是那些有心结好于他的文官、武将,还是今日在靶场上被一箭双雕的神技震服的射手们全都前来敬酒。

    对此,萧逸来者不拒,无论是谁来敬酒,必定酒到杯干,大坛的烈酒犹如青龙吸水般流进了他的小肚子里,结果喝到最后,以一敌众的萧逸除了小脸越喝越白之外,言语之间丝毫不乱,反倒是那些前来敬酒的人却醉倒了一大片……

    …………………………………………

    黎明时分,启明星还在天边微微闪烁,寂静的雁门军营如同一头沉睡中的洪荒巨兽般横卧在大地上,昨夜的一场狂饮不知醉倒了多少人,营帐中到处都是如雷的鼾声,只有空地上那一堆堆还未完全熄灭的篝火冒着缕缕青烟……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军鼓声在中军大帐的位置响起,鼓声由轻到重,由缓到疾,一阵快过一阵,最后敲的犹如疾风暴雨一般;随着密集的聚将鼓声,原本沉寂的军营迅速开始喧闹起来,无数还在沉睡的的士卒立刻一跃而起,迅速穿戴整齐后跑出军帐,开始整齐的列队。

    听到鼓声,借着酒意一夜好睡的萧逸同样立刻起身穿好盔甲,和大牛、马六等人一起冲出帐篷;今天是太守张杨正式建立骑兵军团、委任将领的大日子,因此军中所有的各级将校都向太守大人的中军大帐涌去。

    汉制,为了避免因为混乱而引起炸营,所以军营内任何人都不得骑马,即便是皇帝的车驾前来阅兵,在营中也只能缓步慢行,这是自大将军周亚夫细柳营时代就开始的军规,所以这些军官们无论离大帐远近,都只能撒开脚丫子一路狂奔而来。

    大帐就在军营正中的位置,外边有百余名全副武装的亲兵执矛环绕护卫,大帐顶端一面硕大的黑色‘张’字帅旗迎风飘舞,好不威风,帅旗为一军之灵魂,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将领们就是通过摇摆帅旗来指挥军队的,可以说在军营中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专门的军兵负责盯着军旗。

    萧逸三人早在卧虎山的小道上练就了非常的脚力,此时虽然穿着沉重的盔甲,却依旧飞快无比,一阵快步疾奔后第一个跑到了中军大帐,帐门口数面聚将鼓依旧在疾如爆豆般的敲着……

    大帐之中,一身甲胄的太守张杨面沉似水的端坐其上,等着那些军中将领们的到来,当他看到萧逸第一个赶到时,脸上微不可察的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心中的欣赏之意又浓了三分;在他面前的帅案上摆放着朱红色的令旗、令箭、朱漆木盒中则装着他的“安国大将军”印,这就是他号令三军的凭证,身侧一名体格魁梧,目光冰冷的营中执法官顶盔惯甲,按剑而立,用饱涵杀意的目光扫视着鱼贯而入的将校们,按大汉军规,聚将迟到者,不论缘故,斩!

    三通鼓罢,所有军校均已到齐,严肃整齐的在大帐两侧按照官阶大小分别站立,那些昨天的骑射之士更是个个满脸兴奋,今天就是他们封官进爵的好日子,从此以后一条康庄大道就在他们的面前展开了,而萧逸也穿着那身‘螭纹寒铁铠’站在他们中间,与那些为了即将得到一官半职而满脸兴奋的伙伴不同,他的目光一一扫视过了令旗、令箭、大印……,还有那张高居其上的帅案,也许那里才是他内心向往的地方。

    “穆顺何在?”看到所有军官都已到齐,张杨开始点将了

    “末将在!”随即从队列的最前面站出一人,此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色蜡黄,一双细眼中精光四射,腭下留着钢针般的短髯,生的是虎背熊腰,穿着一身的镔铁战甲,腰垮宝剑,倒也算是一员大将,只是走动之间步伐略显虚浮,似乎有些酒色过度的样子。穆顺在上党郡时就是太守张杨手下的心腹爱将,因为颇有几分勇力,为人又极会魅上,所以一直深受器重,此次来雁门上任,自然就把他一起带来了。

    “此次募兵共计得了3000余人,皆是弓马娴熟的勇士,按大汉军制500人为一部曲,共分六部,加封穆顺为鹰扬将军,统领全军!”说罢,张扬从怀中掏出一片虎符递了过去。

    虎符是军队中最高权力的象征,共分两片,上面分别刻有铭文,一般情况下,将领执掌一片做为平时统兵的信物,但只有统兵权,却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利,而统帅则执掌另一片,只有当两符合一时才能真的调动军队,否则视为谋反。

    “诺!”穆顺大步上前,双手接过虎符,转身高高举起,让帐中所有人都看清后,这才收入怀中,同时特意看了站在队列中的萧逸一眼,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马宁、牛威、张转、杨和,李让,何辉,尔等六人皆加封为折冲校尉,分别统帅六部兵马,”任命完统领,张扬继续发布军令。

    “诺!……”六人都是略微一愣,随后站出队列躬身行礼,又同时把目光投向萧逸那里,显然对张扬没有加封萧逸,却首先加封了他们十分的不解。

    大帐中出现了暂时的静默,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萧逸,对此,萧逸丝毫不为所动,心平气稳的继续站在队列当中,对张扬的手段心中早已了然,无非就是想傲鹰而已,中国的掌权者都有这个习惯,凡是想重用某个人才,事先必须要折磨一番,消磨掉锐气,才好放心使用,这种三流的手法,在后世的狗血电视剧里都演的烂大街了,而他这只鹰,也绝不是一般人能熬的动的。

    果然,片刻之后,看着心如止水的萧逸,张扬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开始继续发布将令,“加封萧逸为点军司马,任副统领,平时负责训练三军,执掌军纪;其余昨日参加百步射靶者皆封为都尉,分营听用!”

    “诺!……”萧逸与其余众人齐声回道。

    听完分封后,萧逸抬起头看了帅案后的张杨一眼,心中暗暗思索,“此人绝不能小看呀,张扬的这一系列命令看似随意,其实可谓是老谋深算。”

    第一,以他的心腹爱将穆顺为‘鹰扬将军’统领全军,既维护住了那些老部下的利益,同时也等于把这只军队的兵权牢牢的抓到自己手中。

    其次,这些军卒都是从燕赵各地汇聚来的豪杰,个个精于骑射,但又大都桀骜不驯,用萧逸这个骑射冠军为副将,就可以帮助他镇服这些骄兵悍将。

    最后,特意提拔萧逸为点军司马,负责平日的训练,既用了萧逸的才干,又拉拢了这些新晋将校的人心,同时还得了一个爱才的美名;真可谓一举三得!

    张杨久在官场,历经无数的**,如今能以上党太守的身份,兼任四郡军事;这在后世相当于省长兼任军区司令,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绝对的封疆大吏,对这样的人物岂能小看。

    历来所有的穿越一族,经常以为凭借超过这个时代的历史知识,就相当于开了作弊器一样,可以所向无敌了,往往轻视古人,把那些古代的酱油党和那些失败者全都看成了智商为负数的笑话,其实真敢这么做的人早晚自己也会变成别人的笑话。

    我们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两千年前的历史,因为早已知晓了答案,所以每个人都是诸葛神算一样的人物,可如果抛开这一切,把我们和古人放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试问?如果我们这些社会上的普通人生在东汉那个年代里,能否像黄巾起义的首领张角那样掀起几十万众的滔天风暴?还是能像袁绍那样成为割据四州之地的一方豪强?

    恐怕不但这两个失败者所做的事情我们都做不到,就连先锋廖化那样的小角色我们都混不上吧?

    “不得轻视古人!不得轻视酱油党!不得轻视失败者!”萧逸心中暗暗的给自己定下了三条戒律,日后正是这三条戒律无数次的把萧逸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并反败为胜!

    最后张杨给这只骑兵部队命名为‘玄甲铁骑’,玄者,黑色也!翻译过来就是:黑色的铁骑兵,看来在张杨心里有意和公孙瓒手里的那支威震辽东的‘白马义从’一较高低。

    “六部将士,加紧时间操练武艺,明年草黄马肥之时,随本帅兵出塞外,马踏匈奴!”张杨抽出自己的宝剑,杀气腾腾的最后命令道。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