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第62章 螭纹寒铁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箭双雕的绝技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萧逸报出自己的名字后,随即摘下了脸上的‘蚩尤鬼面’,一张微黑的英俊小脸露在众人面前,点将台上又是一阵大哗,包括太守张杨在内,所有官员都没有想到,身怀如此神射之术的竟然是一位俊秀小郎君,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与此同时场中所有将士都开始用右拳有节奏的捶击自己的胸部,以表达武者最崇高的礼节,无论是之前的力举巨鼎,还是今日的无双射术,萧逸用自己的实力彻底征服了他们的心,军人都崇拜强者,所以当萧逸向他们挥手致意时,场中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口号:“萧郎!勇士!……萧郎!勇士!……呐喊声经久不绝,声震屋瓦!”

    “众射手听令,请射中红心者上台受赏!”漫天的欢呼声中,一名校尉上前大声喊道。

    重头戏来了,在无数的欢呼声和羡慕的目光下,一共七位射中红心的射手大步走上了点将台,萧逸自然走在了第一位,随后就是马六、大牛二人,他们四十步内连射两箭的本事同样勘称神射,虬髯大汉张转得了第四名,后边跟着他的三位结义兄弟,在刚才的骑射中他们也有着不俗的表现;众人都是一脸兴奋之色,上点将台受赏,五十两黄金倒是其次,重要的是能受到太守大人的亲自接见,那就意味着以后在军旅中能青云直上了。

    点将台上,旌旗招展,遍插矛戈,上百名持刀武士层层环绕护卫,太守张杨就端坐在帅案之后,两侧分立着麾下的各级将官和一些幕僚文人,此时众人都聚精会神的打量着上台的几位勇士,放眼望去,果然都是身材魁梧的熊罷之士,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萧逸--长的身高八尺,狼背蜂腰,二目漆黑如墨,额系丝带,一头黑发束成马尾状飘洒身后,再配上一身黑色的武士袍服,行走之间既有武者的威猛,又有儒将的风度,着实是一表人才!

    说到底,东汉年间就是一个拼脸的时代,尤其是对官员而言,脸就是仕途的敲门砖,官者!是替天子牧民的,不但要求长得五官端正,行走之间还必须得有官威,正所谓汉官威仪吗!

    所以要想当官就必须得有一张出众的脸蛋,武将必须长得威严,文官则讲究儒雅,而要想当皇帝除了长得帅之外,还必须长得怪,这叫有人君之像!一个人的相貌对于他的事业到底有多重要,我们分析一下后来魏、蜀、吴三家的首领人物就知道了:

    刘备,身高七尺五寸,面如白玉,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喜怒不行于色;一眼看去就不是凡夫俗子,绝对的大富大贵之相,所以日后他当了皇帝。

    孙权,紫髯碧眼,方颐大口,相貌异于常人;这位也是相貌非凡,尤其是一双绿眼珠,要说他是凡人估计都没人信,绝对的天生异像,所以日后他也顺利的当了皇帝。

    曹操,身长不足七尺,细眼长须,姿貌短小;说白了就是个头不高,相貌平平,无甚特别之处,唯一的特点就是脑袋比别人的要大,所以他到死也没能称帝,相貌长得不压众,望之不似人君,这恐怕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综上所述,如果你长得仪表不凡,那算你上辈子高香烧的多,而且这辈子还得继续接着烧,因为有一张英俊的脸,你的事业就算成功一半了;反过来,如果你长得歪瓜裂枣一样,四处不受人待见,(大家可以参考一下那位凤雏先生,庞统就是因为长得丑陋,容貌奇古,所以面试四处碰壁,不但孙权看不上他,就连一向礼贤下士的刘备一开始对他都很冷淡)那么对不起,不要怨天怨地,最多回家抱怨一下父母没把你生好,然后自己一定要努力奋斗,娶个漂亮的老婆,争取提高一下后代的基因容貌!

    “萧逸、马宁、牛威、张转……,参见太守大人!”众人上台后站立整齐,均以右手捶胸行军礼,这是军营中的规矩,自从汉文帝巡视细柳营,名将周亚夫说出那句:“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的名言后,汉军之中大都是行军礼,只有极少数的人或者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行跪礼,比如身份差距太大,或者跪地请降……

    “诸位勇士免礼!来人,犒赏!”张扬大手一挥,满面的笑容,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今日却大获丰收,台上这些人只须稍加培养,日后就能成为他麾下的统兵将领,有了如此之多的骁勇之士,又何惧那些来去如风的匈奴人呢,所以赏赐起来格外大方,随即有侍从上前给众人各端上一盘黄金,黄灿灿的颜色,沉甸甸的手感,金钱是如此的诱人!众人立刻再次躬身致谢。

    为将者都有三好,一是神兵利刃,二是宝马良驹,第三就是盔甲!这三样东西可以说是武将在战场上安身立命之根本。而萧逸做为这次骑射比赛的头名,除了五十两黄金外,还有另一件奖励品---螭纹寒铁铠!

    这件‘螭纹寒铁铠’是以千年寒铁为原料,由国家尚坊的大工匠费时数年,精心打制而成,铠甲全重五十余斤,由上千块大小不一的寒铁片组成,以乌金丝编就,可以很好的保护身体各个部位,在前后心位置安有大块的护心宝镜,两只护肩为一对螭首形象,狰狞威武,獠牙外露,黑色的头盔上同样盘旋着一条抬头啸天的螭首,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三首螭龙一般。此甲不但坚固无比,上面还遍布一种自然形成的蛇形鳞纹,神秘而古朴,为了防潮铠甲外面更是涂有数层黑漆,光可照人。。

    此铠本是张杨上任之时,朝廷特赐予他以表彰其武勇的,今天为了激励士气,同时也是为了收买人心,被他拿了出来作为奖励,赏给了骑射冠绝三军的萧逸,当下有数名侍从上前,帮助萧逸穿戴起来,顶盔惯甲非常的繁琐,各处袢甲丝绦必须仔细的贴身系好,甲叶之间也得一一理顺,这绝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所以每员大将必须得有几名为他惯甲的侍卫亲兵才行;等一切收拾停当之后,众人再看,果然是威风凛凛,气冲霄汉,好一位少年豪杰!

    萧逸自己对这套盔甲也很满意,不但坚固漂亮,还非常的合身,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俗话说得好:“人佩衣装马佩鞍,狗佩铃铛……嘎!……呵呵!”

    “汝是何出身呀?”发完奖励品后,张杨缓步走到萧逸面前开口问道。果然,第一是拼脸,第二就该拼出身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中国人对自己的出身来历一向重视无比。

    一个人是否能成就大事,他的出身来历同样重要,刘备为什么见人就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曹操在当上丞相后也不顾自己的养祖父是宦官的事实,拼命往脸上贴金,硬说自己是相国曹参之后,还不是想给自己找个像样的出身吗!

    说到底,汉朝依然残存着大量奴隶社会的影子,虽然已经没有了奴隶主和奴隶之间那种绝对的身份对立,但是在士族和庶族之间依然有着一条深深的鸿沟。这两个阶级之间几乎不通婚、不来往,尤其是仕途这条路,几百年来完全被士族门阀牢牢把控在手里,纵使有些庶族出身的人才侥幸得到皇帝的赏识坐上高位,也不会得到士族阶级的认可。日后屠夫出身的大将军何进之所以迅速败亡,跟他无法真正得到士族阶级的支持不无关系。

    想到这里萧逸更加体会到‘出尘子’老道的那番良苦用心了,如果没有老道给他铺的这条金光大道,恐怕日后他的路会走的非常艰辛。在心中默默的感谢了老道一番后,萧逸轻轻向前走了两步,抬手躬身行礼,完美的表现出一副世家子弟的英俊形象,朗声回道:“在下乃大汉开国丞相、文终侯萧何之后,为萧氏第38代嫡系玄孙!”

    “嘶……呀!……!”

    听到萧逸自报出身,大帐中响起一片惊叹声,就连一直跟在萧逸身后的大牛、马六二人都是一脸茫然,虽然他们三人相处已有数年之久,可对于萧逸的来历二人却一无所知,仿佛他就是凭空出现在小道观里,出现在卧虎亭众人的生活中……

    汉初三杰之首,有“开国第一侯”之称的丞相萧何,普天之下,谁人不知,那个不晓;现在萧逸既然敢自报家门说自己是萧何之后,而且能准确说出自己是第38代嫡系玄孙,那就应该假不了,一般只有世家子弟才能准确的说出自己家族的谱系年代。

    士族的家谱很难假冒,真正的家谱不是说随便写上几个名字就可以了,上面需要详细的记载整个家族的来历、分支、脉络,以及宗族中很多的**事迹,以及与其他士族的通婚情况,血缘关系的远近等等……

    为什么刘备的出身一直被人所怀疑呀,就是因为他只会不停地说自己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却从来也不说自己是刘胜的第多少代孙,因为他的血缘就算跟皇室沾一点边,也绝对禁不起谱系学的仔细推敲。

    听到萧逸乃是大汉开国丞相之后,太守张杨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是士族间的一种礼仪,叫做‘不重其名,而重其身’,说白了就是,只看出身,不看能力,同时看向萧逸的眼神也越发的满意,“如此年轻的射雕之士,又是出身名门,如今投到自己的麾下,还何惧匈奴之患呀!”

    “好!既是萧丞相之后,在此国家多事之秋,更应该为国出力,汝须好自为之,不可懈怠!”张扬一副语重心长的说道。

    “诺!”萧逸拱手称是,一切礼仪,完美无缺!

    螭首: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龙生九子之一,是一种没有角的蛟龙。盔甲、工艺品上常用它的形状作装饰,威武雄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