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第61章 扬名立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过层层选拔,一共有三十六名射手入选,能走到这一步的都不是平凡之辈,每一个都称得上是神射手,除了萧逸、大牛、马六三人外,雁门郡的张转、杨和,李让,何辉四兄弟也全部入选,他们能成为一个团伙的首领,也必然都是弓马出众的硬角色。

    这时太守张杨一脸兴奋的从点兵台上走了出来,这一轮他要亲自考核,如果不出意外,剩下这几十名勇士,就会是他组建这只骑兵部队的预备军官了。见到太守大人亲自出面考核,众人纷纷催马上前行礼,有人兴奋的满脸通红,也有人忐忑的不知所措,唯有萧逸还是那副面沉似水的样子,执弓的手纹丝不乱,而他看向点兵台的眼神,也不像其他的候选者那样,期待着得到上位者的赏识;萧逸的眼神更像是一条选择栖身之地的孽龙,想看看眼前的这片湖水够不够深,能否让他吞云吐浪!

    这时一名侍从走出来对众射手大喊道:“张太守有令,百步射靶,有射中红心者,赏黄金五十两!中靶最多者,赐‘螭纹寒铁铠’一副!”

    射手们又是一阵骚动,眼神一个个全都变得炽热起来,财帛动人心呀!不过激动过后,更多的却是忐忑,“五十两黄金和‘螭纹寒铁铠’虽然是诱人无比,可百步外射中靶心的难度也足矣让人望而生畏,首先对弓手的臂力要求就极高,非3石以上的硬弓不能成事,其次对眼力的考核同样严格,百步之外望去,拳头大的红心比一只苍蝇大不了多少,最后就是人和马的默契程度了,马背上一个微小的颠簸就可能让射出的箭簇远远的偏离目标。

    随着鼓声响起,最后的比试开始了,第一个上场的正是满脸虬髯的张转,只见他先是几个深呼吸平稳了下心境,随后和场边的几个弟兄打了招呼,便催动胯下黄骠马,紧握掌中枣木弓,神色凝重的来到起点处,瞪大眼睛看着百步外的箭靶。

    他的手气不错,抽到一支正手箭的签,随着掌令官旗帜一摆,张转战马疾奔,匀速跑出三十步后,双腿一松,奔跑的战马立刻步幅微微一顿,减慢速度,张转趁机张弓搭箭瞄准远处的红心,随即一箭向箭靶射去,张转的弓力不错,足足的3石强弓,可惜准头却稍差了一些,箭簇射到了箭靶红心的外围边缘地方,不管怎么说,能够在百步外中靶,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成绩了,擦了一把冷汗,张转在场下一片的叫好声中,微笑着策马跑到一边,同时还有意无意的偷偷看了萧逸一眼。

    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轮番上场骑射,百步的距离确实难度太大,有些人因为准头不足,箭擦着靶子而过,有些人则因为手中的弓力不够,箭还没射到靶子就中途坠落了,最后真正能射中箭靶者并不多,能够射中红心的更是寥寥无几,不过雁门四兄弟的成绩还都算不错,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萧逸对他们四个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虽然性格莽撞,喜欢争强好胜,但个个忠肝义胆,都是为朋友不惜两肋插刀的好汉。下一个轮到马六上场了,而萧逸因为在所有射手中年龄最小,结果被排到了最后一位。

    随着令旗晃动,马六长啸一声,一催胯下的花斑马,纵马疾奔,他射的同样是正手箭,奔出二十步后,立刻双腿用力,使得身体微微抬高臀部脱离了马鞍,接触面积减少的同时颠簸感自然也减少了,随即毫不犹豫的侧身一箭射出,3石的强弓劲力非凡,箭簇快如闪电,这一箭射在了红心处微微偏左的位置,观看者无不暗叫一声可惜,但见马六却丝毫没有慌乱,战马继续奔出几步后瞬间又抽出一支箭来,稳稳的搭上弓弦,眼看红心,心箭一线,当马上就要越过四十步的界线时,第二箭疾速射出,同样力量强劲,箭簇犹如一道闪电般射中红心正中,瞬间考场上鼓声大作,号角长鸣,响起一片叫好声,四十步的距离内能连射两箭,且准头惊人,对本领如此高强的人,射手们是从不吝惜赞美的。

    就连在点兵台上聚精观看的太守张杨也频频点头,这样的箭术已经堪称是神射了,看向马六的目光不由得异彩连连,急忙向手下的文书主簿打听马六的出身和来历,“如此英武的少年,只要稍加用心培养,日后就是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呀!”

    随后大牛也开始了纵马骑射,同样表现优秀的射出了两只箭,只是准头上比马六稍逊一筹,可也都射在靶心附近,而且箭箭射透箭靶,强劲的弓力同样引来一阵叫好声。策马兜回,大牛和马六立在一处,对震耳的叫好声熟视无睹,因为二人都知道,真正的神射手马上就要出场了。

    萧逸上场了,今天他脸上戴着那张镔铁打制的‘蚩尤鬼面’,身着黑色武士袍服,手执绝影宝雕弓,斜跨壶箭,里面密插箭簇,胯下‘千里墨烟驹’神骏异常,马鞍钩上挂着那把凤翅镏金镗,在阳光照射下,兵刃寒光闪闪,夺人二目。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一身拉风的装束,立刻在人群中引起一阵惊呼,尤其是张转四兄弟,在看到那张‘蚩尤鬼面’的时候,无不敬畏的浑身寒气直冒,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彪悍如‘牛头马面’也对萧逸敬如鬼神了。

    可能是因为最近没给太上老君祖师爷上香的缘故,萧逸抽了一支反手箭的签,当他纵马来到反方向起点时,人群中竟响起了一片惋惜声,显然对他的运气抱以很大的同情;对此,萧逸只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对于自己的左手,他同样信任无比!

    首先目测了一下箭靶的距离和角度,随即轻轻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尖,试了试此时的风速,综合考虑完一切外部因素后,萧逸微黑的小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可惜有‘蚩尤鬼面’的遮挡,众人看不到那两个深深的酒窝,只有那双犹如能吞噬万物一般漆黑的眼睛,目光如箭,直透人心,让人望而生畏;此时胯下的‘白菜’在习武场上那种铁血气氛下,表现的异常兴奋,低声咆哮不断,前蹄不停的刨着地面,镔铁打制的马蹄铁踩在小碎石上,竟有火花闪溅。

    此时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的鹰啼声,原来雁门地处塞北边界,此处草原上特产一种翼展极长的巨雕,常以草原上的狐兔、黄羊为食,甚至能够捕杀恶狼,性格凶猛无比,因为飞的极快、极高,仿佛翱翔在云层之中,所以取名:“座云雕!”

    这种雕的飞翔高度通常都在150步以上,寻常弓箭根本难以射到这样的高度,就是有些神射手能勉强射到这个高度,射出的箭簇也会变得软弱无力,正所谓:强弩之末誓不能穿鲁稿!

    更何况‘座云雕’的羽毛油亮光滑,富含大量的油脂,如果弓箭不是垂直射入雕的身体,就马上会在它的羽毛上打滑出去,很难刺伤或杀死它。所以虽然下方就是众多的弓箭手,可天空中十几只巨雕依旧有恃无恐的自由自在的翱翔,不时地捕杀其它的飞禽,对于人类,这些天空之王根本不惧怕。

    随着掌令官旗帜一摆,萧逸用右手执住自己的绝影宝雕弓,轻轻一拍‘白菜’的脑门,立刻一声如龙似虎的咆哮声响彻全场,在‘白菜’的威压下,场中其他战马无不低头倒退,俯首称臣,甚至一些体质较弱的战马都腿脚发软的瘫到在地上,发出惊恐的嘶鸣声,这一刻,‘白菜’马中之王的风采表露无遗……

    马蹄声快如骤雨,‘白菜’的速度可比普通战马快的多,瞬间就冲出了10步,萧逸右手执弓,左手竟然从箭壶中同时抽出三支狼牙箭,一支搭在弦上,另两只暗暗扣在手中,远望红心如敌首,弓弦响处赛霹雳,一箭射出后,萧逸毫不停顿,立刻继续搭箭,弓弦连响,三支狼牙箭犹如流星赶月般,瞬间飞至百步之外,先后正中箭靶红心---连珠箭!

    一时间演武场上旌旗舞动,鼓声如雷,号角声长鸣不止,所有骑手无不齐声喝彩,大家都是识货的,连珠箭,这可是匈奴人里的射雕手才会的绝技啊!……

    此时‘白菜’急如闪电的又冲出十余步,萧逸身子一动,这次抽出了两只狼牙箭一起搭上弓弦,二龙出水,两只箭同时向百步外的箭靶疾射而去,箭簇瞬间及至,不分先后的与先前三支箭一起,齐刷刷的攒在靶心正中,登时靶场上便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连看台上的太守张杨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如此神射,世所罕见呀!

    在雷鸣般的呼声中,精彩还没有完结,当‘白菜’冲到离终点还有数步之遥时,众人发现萧逸又一次竖起了宝雕弓,不过这次他只抽出一支狼牙箭,而且也没有去瞄准箭靶,反而把眼睛闭上了,侧着头用耳朵倾听着什么,就在众人不明所以时天空中突然传来阵阵雕鸣,几乎与此同时,萧逸身子向后一侧,双膀拉弓如满月,向着座云雕鸣叫的位置一箭射出,狼牙箭如一条黑色闪电,直向天空高处射去,疾飞的箭簇射出至少150步后,从一只正在滑翔的巨雕脖颈处射入,箭簇余劲不消,继续向上,又射穿了另一只巨雕的胸膛,随着一阵哀鸣,两只巨雕同时落地----一箭双雕!

    空中其余的座云雕见状吓得纷纷展翅高飞,伴随着一阵惊恐的哀鸣声,为两个陨落的同伴致敬后,立刻向远处飞去,再也不敢在此处盘旋了……

    靶场四周鸦雀无声,没有欢呼,也没鼓声,无数双眼睛呆呆地望着地上的两只巨雕,嘴巴个个张大的可以塞进四个馒头,难以形容的震惊,神乎其技!真是神乎其技!

    “场下射雕者何人?”太守张杨毕竟是朝廷大员,震惊过后,第一个清醒了过来,连忙起身亲自高声喝问道。

    “渔阳萧逸!”缓缓收回宝雕弓,萧逸朗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