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第60章 骑射比试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间过的很快,三日后的清晨,当东方紫气升腾的时候,聚集的战鼓在军营中心响起,数千余名来自燕赵各地的投军者纷纷冠袍束带,各披战甲,迅速聚集到了训练场上,所有人按照各自出身的郡县分别列队,萧逸三人也骑马跟着众人站到一面幽州-渔阳郡的大旗下,渔阳郡不愧是民风彪悍之地,举目望去,萧逸发现这里的投军者比起其他各郡要多出很多!

    训练场北侧有一座高台,上面旌旗招展,遍插矛戈,另有百余名铁甲亲兵卫队团团围绕,随着一阵号角响起,上面走出一群雁门郡的各级文武官员,为首一人身高七尺五寸,四十上下的年纪,面色白净如玉,胸前三缕长髯迎风飘摆,内穿大红色文官衣袍,可能因为今天是演武的缘故,外边还特意套了一身镔铁铠,腰横宝剑,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倒是颇有几分威严,此人正是钦命的安国将军、上党太守张杨。

    三通号角响罢,太守张杨先是发表了一番关于忠君报国的慷慨演讲,从汉高祖的白登之围说到了汉武帝的北伐大业,从一生落魄不得封侯的飞将军李广,又说到了少年得志的冠军侯霍去病,别说,口才确实不错,说道激昂之处,口水横飞,泡沫四溅,把台下的几千健儿给感动的无不热泪盈眶,恨不得下一刻就杀出雁门关和匈奴人拼个你死我活。

    萧逸在台下同样听的津津有味,心中暗暗评价,如果这个张扬生活在现代,绝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政工干部,至于在这个时代吗?文采绝对有余,就是不知武略到底如何?

    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在历史上打酱油的角色,能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留下名字的人绝对没有平庸之辈,之所以他们最后会沦为酱油党,那是因为与他们生在同一个时代的那几个人太妖孽了:曹操、刘备、孙权……无一不是雄才大略之辈!

    就像为什么我们白日里看不到漫天的星辉,那是因为他们的光亮全被炽热的太阳给遮挡住了,更何况在汉末这片未来的天空中,会升起整整三个太阳呢!

    演讲完毕以后,开始选拔骑射,考试的原则很简单;在训练场上画了一条东西长四十步的白线,白线两头设有起点、终点,又在白线南侧六十步外竖立一个直径三尺的圆形箭靶,靶中是一个拳头大的红心,考试者纵马从一头疾驰,在白线范围内开弓射箭,射中箭靶者进入下一轮比试,有望受到重用,不中者淘汰,只能沦为军中一卒。

    古代的一步是指左右脚各向前迈一次,一下叫跬,两下才叫步;平均一步也就是一米二左右,四十步的白线也就是50米长段,这么短的距离,战马可一冲而过,所以留给射手的时间非常有限。

    另外是从东向西骑射,还是从西向东骑射则抽签决定,因为这关系着一个正手箭和反手箭的问题,人类大部分都是右手比左手灵活,习惯性的是左手执弓,右手搭箭来瞄准目标,这就叫正手箭,或者叫右手箭,如此一来骑士射击的半径就是左手的180度范围。但在战场上敌人不可能只出现在你的左边,所以当需要你向右侧射击的时候,就必须右手执弓,左手搭箭,这就是反手箭,又叫左手箭。

    虽然理论上在战场上用到正手箭和反手箭的几率是相等的,但由于人们大都善用右手的原因,所以绝大部分骑士还是正手箭练的更好一些,抽签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一幕,抽到正手箭的骑士喜笑颜开,谢天谢地,恨不得把周天神佛都拜上一遍,抽到反手箭的家伙则指天骂娘,满脸哭丧,估计回去以后就会把家里的神像砸了出气,对此,萧逸则是微微一笑,名师的指导,三年的苦练,无论是左手还是右手,他都是射雕手!

    随着鼓声响起,比试开始,骑射的难度很大,在奔驰的过程中骑手全靠自己的双腿控制战马的方向和速度,身体必须保持一定的平稳,才能顺利射箭,这时考核的除了弓手的眼力、臂力、以及对时机和目标的判断力外,最重要的就是骑手和胯下战马的默契度了。

    一名好的骑手必须对胯下战马的产地、脾气、身体状况,奔跑的速度、奔跑的节奏都了如指掌才行,反过来,战马对骑手的命令也必须足够的熟悉,要知道骑马作战时,敌我交锋往往只是战马交措的一瞬间,手快者胜,手慢者死,而这时候骑手发出命令的方式往往就是在马脖子上轻轻的一拍,或者用脚轻轻一磕马的肚子,战马则要根据主人拍击的不同部位和力度的大小,做出相对的动作,是加速,是减速,是闪避,还是跳跃……,人马合一,这种默契度绝不是三天五天就能练出来的,所以最好的骑手往往都是和自己的战马同吃,同睡,从小一起长大的才行。

    摸了摸‘白菜’又长又黑的鬃毛,萧逸对它可是信心十足的,三年来他和白菜几乎称得上情同手足,不但同吃同睡,还是要好的酒友,二者说是心神合一都不过分,今天‘白菜’的精神也格外的好,这货对外部环境的适应力超强,无论在哪都能混的风生水起,‘白菜’是从来不用栓的,可以自由自在的四处活动,住的是单独的马号,吃的是精致的饲料,没事还要去别的战马槽子里抢上几口,短短几天被它踢伤、咬伤的战马就有十几匹,不过看在萧逸的面子上,倒也没人敢难为它;就这样,这货还发了一次脾气,因为营地里没有新鲜的白菜心给它啃。

    随着选拔正式开始,随着掌令官一声令下,考场上顿时尘土飞扬,人喊马嘶,骑手们飞箭如雨,射中者举弓狂啸,不中者则纷纷低头咒骂,不得不说燕赵之地果然武风极盛,此次来投军的也都是各地的豪杰,大都弓马娴熟,六十步外能一箭中靶者竟然高达三成,这个数字,在一个以农耕为主的民族中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就连看台之上的太守张杨也是连连点头,对这次的兵源素质十分满意;这些人只要稍加整顿,就是一支精锐的骑兵队伍。

    六十步外射一只静止的箭靶,对萧逸他们三个平时在深山中射杀飞禽走兽的人而言轻而易举;轮到萧逸时,抽了一支正手箭签,随着号角的鸣响,双腿一紧夹,受到命令的‘白菜’立刻飞奔而出,速度极快,然马背上却很平稳,奔驰到三十步的位置时,萧逸左脚轻轻一点白菜的肚皮,后者立刻做出一个飞跃的动作,马在半空时毫无颠簸,乃是射箭的最佳时机。

    马在半空的一刹那,早已执弓在手的萧逸迅速右手搭箭,目光如电稳稳的瞄准了60步外的箭靶,弓如霹雳响,箭走赛流星,一箭正中红心;顿时周围响起一片的叫好声,话说自从那日举鼎之后,萧逸在众多游侠儿心目中的地位真不是一般的高,如今看他骑射功夫也如此了得,众人岂会吝惜赞美之声。

    大牛、马六二人同样顺利的通过了60不骑射考试,败者淘汰,胜者则参加下一轮七十步的考试、再下一轮则是八十步、对纵马骑射而言,每增加十步距离,都是一个巨大的难关,以至于每一轮都淘汰下去大量的人;经过整整大半天的比试,当考核完九十步外骑射时,所有诸郡三千余名参军的健儿,过关的已经不足四十人了,而萧逸三人都位列其中。

    这几十名骑手都称得上是百里挑一的勇士,最后汇聚到了看台下面,等待最后的百步射靶考核,究竟会花落谁家?谁才能在万马军前扬名立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