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第59章 萧逸举鼎(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连神力惊人的大牛都举鼎失败,其余的就再没人敢上场了,这时营地之中前来投军的燕赵游侠儿几乎都聚拢了过来,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竟有数千之众,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许多人还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显然对这尊蚩尤鼎已经望而生畏了。

    眼看出现了冷场,突然人群中一片骚动,只见马六奋力向前挤去,人群中大都认识这位彪悍的‘马面’爷,纷纷避让,竟犹如分波裂浪般让开了一条道路。马六大步昂扬的走到了巨鼎前,正当众人以为他也要尝试举鼎时,只见他侧身一闪,退到了一边,让出了一道人影来;此人一身黑袍,身高八尺有余,狼背蜂腰,正是面带微笑的萧逸。

    见到要举鼎的竟然是萧逸,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要知道虽然萧逸的身材长得还算修长,却一点也不魁梧,肩宽而薄,臂长而细,根本就不是肌肉男的类型,论起卖相来,比起肩宽肉厚,体型魁梧的大牛可差的远了。更何况那张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小黑脸明显的过于清秀,在外貌上真是一丝杀伤力也没有。

    “牛头马面,你们是不是不行了,怎么派出个这么清秀的小子出来?是不是还没断奶呢?小心别闪了他的腰!”一片轰然大笑中,那名虬髯大汉开口说道,显然对于萧逸十分的不看好。

    一把拦住了正要暴怒的马六,萧逸轻轻的摆摆手,他相信,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这些人肯定会乖乖的闭上嘴的。见此,马六只好轻轻的退到了一边,对萧逸的话,他一向是言听计从的,而且经过上次血战之后,除了智谋上的听从之外,在灵魂深处还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畏惧,尤其是对萧逸那个微笑着摸鼻子的动作,简直就成了他的梦魇。

    看到一向勇猛彪悍的‘马面’在此人面前竟然如此听话,反而让在场的众人一阵狐疑,起码没人再敢出声嘲笑了,这里都是习武之人,还有不少四处闯荡的游侠儿,个个阅历经验丰富,最基本的眼力都还是有的,此时看到萧逸摆手之间就拦住了赫赫有名的‘马面’,而那个已经喘息均匀的‘牛头’也起身恭敬的站在了一边,望向萧逸的眼神中带有三分尊敬,三分佩服,至于剩下的四分则全是畏惧!

    要知道而今‘牛头马面’的大名在军营里可是威风八面的,拳头够硬,酒量够好,为人也仗义,身边聚拢了大批的小弟,绝对是让人畏惧的硬角色,这就让众人对萧逸的身份产生了很大的好奇,不时的有人交头接耳四下打听这位小爷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惜,因为这几天来萧逸刻意的低调行事,所以人群中认识他的人,几乎为零。

    走到近处,萧逸才真正的仔细观看了一下这尊蚩尤鼎,青铜的鼎身虽然历经数百年却依旧光滑如新,丝毫没有被风雨腐蚀的痕迹,显然这只鼎不是一件凡品,圆口、两耳、三足,周边还刻有一些神秘而古朴的花纹,似乎是一种非常原始的图腾崇拜。鼎身正面则刻有一个奇怪的人物雕像,“牛首、人身,体型极其高大,背生双翅,上面环绕着雷电,九根锋利的脚趾踩踏在蛮荒大地上,八条粗壮的胳膊上各执不同的兵刃,分别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虽然只是一个用线条钩刻出的抽象人物,但那种有我无敌的气势却动人心魄,若所料不错,这就应该是那位传说中的无敌魔神----蚩尤!

    摇摇头,努力的摆脱了雕像带来的那种压迫感,萧逸围着蚩尤鼎转了几圈,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鼎身,一面感受着那种历史的凝重感,一面试探着鼎身的重量,“保守估计也得在一千斤以上,这在后世绝对远超世界举重记录了,难怪这么多彪悍骁勇之士都举不动它,却是国之重器。

    拍了拍鼎身,萧逸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同样的脱去上衣,在腰间打了个结,倒不是他想在几千个大男人的面前露肉,而是一旦人体力量施展到极限,哪怕是一层轻轻的纱布遮在身体上,也会成为一种阻碍,要知道举鼎可是个危险的活计,一不小心就会有丧命的可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秦武王,不就是因为举鼎时没挺住,被活活砸死的吗,否则也轮不到芈月太后的儿子秦昭襄王上位。

    萧逸的身躯没有那种层层凸起的肌肉,反而呈一种流线型的美感,白皙的皮肤和微黑的小脸形成一种分明的对比,对此,萧逸也有些无奈,他身上的皮肤都很白皙,唯独是脸上,无论怎么保养都是微黑,看来贼老天是诚心不给他一张小白脸,让他没法勾引漂亮美眉!

    沉腰座马,扎好马步后,萧逸用左手抓住一只鼎耳,臂膀发力向自己的怀里猛地一拉,随着一阵沉闷的声响,一只鼎足离地,巨大的鼎身开始向他的方向倾斜,与此同时,萧逸右手抓住一支鼎足,双臂互相配合着同时发力,一声轻喝,竟将蚩尤鼎抬离到膝盖的位置,随即在四周数千人的惊呼中再次发力,将鼎举到了胸口的位置。

    顿时,周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人人都睁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就连那个出言嘲笑的虬髯大汉此时也紧紧捂住了嘴巴,一双眼睛睁的比牛眼还大,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沉重的鼎身压得萧逸浑身的骨节嘎嘎作响,身上每一根肌肉条都绷得紧紧的,汗水几乎是从每一寸肌肤中渗出,迅速汇聚流淌,浸湿了下边的衣裤;千斤的分量真不是一般的血肉之躯可以承受的,好在萧逸经受过天雷淬体(不就是喝醉酒乱发誓挨雷劈了一次吗,还说成天雷淬体那么好听!作者语。),又被老道在药浴里泡了数年,体魄早已非常人可比。只见他双足牢牢抓住地面,脚力、腿力、腰力、肩力、臂力合一,一声狂吼中,萧逸爆发出全身的力量,终于将那尊蚩尤鼎高高的聚过了头顶,犹如一尊魔神般屹立在高台之上,这一刻,他就像是魔神蚩尤复生!

    停顿了数秒,在所有人都看清楚之后,在一阵狂浪似的欢呼声中,萧逸沉腰坐马又将蚩尤鼎纹丝不差的放回了原位,这个举动为他换来了更加猛烈地欢呼声,习武之人都知道,把重物举起来容易,可要想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可就难了,这需要使出更大的力量和技巧才行。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中,萧逸微笑着挥手示意,大牛、马六二人则傲然地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就真的像是神话中的牛头马面一样!尤其是当马六喊出‘萧郎’的称呼后,全场数千人都爆发出:“萧郎!萧郎!……!”的呐喊声,响彻了一方天地。

    “萧郎神勇,我等兄弟佩服之至,日后愿凭驱策,生死无悔!”在一片欢呼声中,那名虬髯大汉走出人群躬身行礼,身后还跟着另外三名汉子,皆是身材矫健之辈。身边的马六连忙介绍到,此人名叫张转,身后的三个是他的结义弟兄,杨和,李让,何辉;这四个人都是雁门本地游侠,个个弓马娴熟,本领不凡,因为这次匈奴入侵,血洗了他们的村子,所以四兄弟一商议才跑来从军,立志报此国仇家恨。

    因为这四个人拳头够硬,为人也仗义,所以很快就在营地里聚拢了一帮弟兄,和大牛、马六一伙人互相不服,数次争斗都不分胜负,才有了这次举鼎的比试,胜者为大哥,号令所有人,败者甘居小弟,任凭驱策。

    “好汉子,无需多礼!既然一同为国从军,日后就是兄弟,理应互相关照才是!”萧逸连忙上前将虬髯大汉搀起,对这样忠肝义胆,又有本事的人,他一向是非常欣赏的,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军人更是以团结为上,只要好生培养,日后就又是他的一条臂膀!

    “萧郎请用酒!”四兄弟中的老二杨和面带一丝诡诈的快步上前,捧出一个巨大的海碗,而老三李让则立刻拿出一个牛皮口袋,开始不停的向碗里倒酒,当酒水溢满时,巨大的海碗送到了萧逸的面前。浓烈的酒香扑鼻,提鼻子一闻,竟然还是自己酿的无愁烈酒,看来梁家的生意已经做到雁门郡一带来了。

    看着这碗起码有三斤的烈酒,再看看四兄弟的神色,萧逸就明白了,还是有点不服气啊!也对,在军营里要想服人,除了拳头够硬,还有一条,酒量得够好,男人的交情就是喝出来的。

    看着雁门四兄弟出的这道难题,其余的人全都目瞪口呆,毕竟三斤的酒水可不是谁都能一碗喝下去的,何况还是赫赫有名的入口如刀,入腹如火的无愁烈酒呢,而大牛、马六二人则是在一旁看的哈哈大笑,萧逸的本事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论起来,喝酒第一,箭术第二,兵器第三!

    满脸含笑的接过海碗,高举过顶,让四周所有人都看清楚后,萧逸犹如长鲸吸水一般,把脖一扬,一口气喝干了碗中美酒,随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在四兄弟目瞪口呆中,将海碗摔了个粉碎:“好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