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第58章 萧逸举鼎(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说战征是为天地间至刚至阳之举,那么军人就是全天下最强悍的男人,而男人之间建立友谊的方式也必然带着点怪异,可能是拳头,可能是烈酒,甚至可能是钢刀!战场之上,敌我之间,厮杀的你死我活,互相劈砍的伤痕累累,可战后却相逢一笑泯恩仇,结为生死之交的也不在少数,这就是男人!

    军营之中,只要你的拳头够硬,或者你的酒量够好,那么很容易的就能结交到很多朋友,恰好,大牛和马六二人不但武艺非凡,而且长期跟着萧逸这个酒鬼厮混下,虽然称不上千杯不醉,但也绝对堪称是‘酒精’沙场的老将了。

    一顿拳头揍趴下一群人,又一顿酒喝趴下一群人后,牛哥和马哥的大名迅速在大营中传播开来,当然,这只是大家表面上对他们的尊称,那些被他们用拳头揍怕了的人在背地里都偷偷的叫他们为---‘牛头马面’。

    自从来到军营,二人每天的宴请就没断过,有请他们去喝酒的,有请他们去教练武艺的,当然最多的还是找他们去助拳打架的,对此萧逸并没有阻止,反而乐见其成,人,尤其是军人,都需要大量的朋友,何况两人还能带回来大量外面的各种信息,在这样一个通信闭塞的年代里,这对萧逸了解天下大事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举杯豪饮,这已经是萧逸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了,因为没有合适的酒友,所以现在这仅剩的乐趣也变得十分有限,这天中午,正当他准备继续用酒杯打发时间时,一天到晚都在外边游荡的马六突然跑了回来,拉起他就往外跑,同时语无伦次的说道:“快点,萧郎,有热闹看了……巨鼎,……他们正在举呢……”

    跟着马六一直来到军营东侧,在这里有一座破败的神庙,因为缺少人打理的缘故,已经荒废的厉害,四处蛛网密布,鸟雀横行,里面的神像也已经很陈旧了,但却依旧散发着一种古朴的洪荒气息,让人不敢直视,从那面已经变得灰暗残缺的匾额上得知,原来这里是一座蚩尤庙。

    蚩尤是上古时代东夷部落的酋长,名央,号蚩尤;本领非凡,后值天下又乱,大地上的各部落之间征战不休,最后黄帝在涿鹿之战中得神人相助,终于击败了劲敌蚩尤,成为天下的共主。蚩尤死后,黄帝感起勇武,令人画蚩尤的形像,威慑天下,天下都以为蚩尤不死,并且居黄帝之幕府,于是“八方万邦皆为弭服”!因为蚩尤善作战,故被后人尊为战神、兵主,各处立庙,受四时香火供奉!

    古人出征,可以不拜黄帝,不拜炎帝,却不能不拜蚩尤,尤其是兵家,更视蚩尤为祖师,其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雁门关地处四战之地,常年杀罚不断,所以人们在这里也修建了一座蚩尤庙,祈求这位战神的护佑,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战乱不断,神庙已经变得破败不堪了。在神庙的前面有一座高台,上面供奉着一尊巨大的青铜鼎,鼎身巨大沉重,颜色古朴深沉,虽然同样历经风雨刀兵,却是丝毫无损,此时巨鼎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正在喧哗不休,争吵着什么。

    侧耳听了一会,萧逸这才弄明白事情的经过;原来这帮精力充沛又整天无所事事的小伙子们,在打了几次架以后分成了若干个团伙,可彼此之间依旧是谁也不服谁,后来有人提议,说蚩尤庙前有一尊青铜大鼎,谁要是能把鼎举起来,就是真好汉,真英雄,就是这座军营里所有人的大哥大,结果这帮人就真的来举鼎了。

    自从大禹治水成为共主之后,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象征九州,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从此鼎就成为国之重宝,祭祀之礼器,权利的象征,而从古至今,力能举鼎者,除了那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项羽,还没有过第二个人。如果说对于读书人要以德服人的话,那么对这群刀头舔血的勇士来说,以力服人就是最好、也最直接的手段了,对于举鼎立威这件事,萧逸倒是很有兴趣,毕竟要想折服这些桀骜不驯的燕赵游侠儿,就必须在力量和武艺上彻底的打败他们,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不过他并不急于下场,而是和马六一起,隐在人群中,静静的观看起来。

    此时上场的是一名身高九尺、体态雄壮的虬髯大汉,上身赤膊着,身上疙疙瘩瘩的肌肉高高隆起,显然是个力大之士,只见他先是围着巨鼎转了一圈,然后伸出手在鼎身上拍了拍,脸上立刻露出一丝犹豫之色,显然对这个庞然大物很是恐惧,但时已至此,周围那么多弟兄看着,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男人吗,挣得不就是个面子!

    只见他双手抠住青铜鼎身,大吼一声,双臂一起发力,身上的肌肉层层凸起,因为用力过度,脸庞都憋的通红,豆粒大的汗珠从身上不断滚落,可在这样的力量下,沉重的巨鼎也仅仅是被微微抬起了一只脚,随着后力的不继,又轰的一声落了下去,振起大片的尘土……

    看着瘫坐在地上大声喘息的虬髯大汉,周围响起一片喧哗声,称赞者有之,嘲笑者有之,更多的却是在那狂吼大叫,发泄着他们过多的精力,一人失败,其余众人的兴致却变得更高了,试问都是习武之人,那个不是争强好胜之辈,这种人前显胜,傲里夺尊的事情岂能放过;很快又有几个自负勇力人的壮汉连续下场挑战,可惜却无一成功,甚至他们连巨鼎的一只脚都抬不起来,这时,众人才知道这只鼎的厉害,力能举鼎,还真不是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办到的。

    终于,在一片‘牛爷’的叫声中,大牛出场了,看周围不断响起的欢叫声中就知道,大牛最近两天在军营里人缘混的还不错,和前几个人一样,大牛同样打着赤膊,因为常年在铁匠铺里锻造的原因,强壮的躯体上有着很多烟火烫出来的疤痕,像朵朵梅花般遍布全身,倒是把他衬托的更加威武、雄壮。

    与那几个一上来就全靠蛮力的不同,大牛先是围着蚩尤鼎转了几圈,做过数次试探后,并没有直接去抓鼎足,而是抓住了鼎耳,用力摇晃了几下,当鼎身微微晃动时,猛地发力,沉重的铜鼎在这种巨力的作用下立刻抬起一只足,向他的位置倾斜过来,于此同时,大牛借力打力,半蹲下身趁势抓住一只足,大吼一声,二目圆睁,使尽全身的力气向上猛举,只听得一声沉重的闷响,这尊在此沉睡了几百年之久的巨鼎终于慢慢脱离开了地面,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的叫好声,众人纷纷大声呐喊着为大牛打气助威,可惜的是,鼎足刚刚到达大牛的膝盖位置时又轰然的一声落了回去,气力耗尽的大牛同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如牛,汗如雨下,显然已经脱力了……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叹息声,纷纷大叫着,可惜!可惜!但随即又响起了众人的欢呼声,毕竟能将蚩尤鼎三足都般离地面,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成绩了,就连那些平时和大牛有争斗的人,此时也不得不伸出大拇指承认,此子确实神力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