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第57章 雁门从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雁门关依山傍险,高踞勾注山上,东西两翼,山峦起伏,山脊长城,其势蜿蜒,东走平型关、紫荆关、倒马关,直抵幽燕,连接瀚海;西去轩岗口、宁武关、偏头关、至黄河边。勘称北地第一要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时也是草原游牧民族南下的必经之路。

    在雁门这条千年古道上,不时的能看到骑着骏马、背着弓箭的燕赵游侠儿三人一群,五人一伙的汇聚而来前往雁门关从军入伍,在中国历史上,讲究秦汉一体,可以说汉王朝的建立在很多方面都继承了秦的制度,尤其是在军事上,对军功异常看重,汉高祖刘邦就曾立下过:“非刘姓不得为王,非功臣者不得封侯!”的白马之誓;这个时代从军入伍对那些满腔热血的年轻人而言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同时也是一条难得的晋升渠道;以至于每次汉军出征,路上都会有大量的彪悍少年自备兵器、干粮跟随出战,想在战场之上博一份前程!

    可以说军人在一个国家里社会地位的高低,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强度,而中国自古就有尚武之风,尤其是燕赵一带,因为地处北疆,连年征战,民风极其彪悍,号称:古多慷慨悲歌之士!

    中国人这种尚武的风气从夏、商、周三代开始一直延续到了北宋,从宋开始,重文轻武,武者在国家中的地位可谓是急转直下,可以说宋朝是中国人整体民族性格的一个分水岭。

    宋朝之前,所有中国男孩的人生目标基本都是:“好好练武,长大以后当大将军,塞外立功!”

    宋朝之后,所有中国男孩的人生目标则变成了:“好好读书,长大以后考状元郎,跨马游街!”

    从此尚武之风彻底没落,文教之风兴盛而起,在华丽的宋词暖风之下,中原王朝变成了一个艺术的国度,随后就是异族入侵,割地、岁币、称臣,最后崖山之后再无中国……

    寂静的古道上,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三匹快马奔跑而来,为首的是一名黑衣黑马,狼背蜂腰的少年,微黑的小脸上剑眉鹰目,带着一股子邪逸的俊美,身后背着的巨大铁臂弓,和马鞍边得胜钩上挂着的八十一斤凤翅镏金镗清楚的告诉所有人,这个少年除了长相俊美之外,还有骁勇彪悍的一面;后面两个少年也同样是体型魁梧,彪悍不凡,各自带着寒光闪闪的兵刃。三个人都是满面的风尘之色,显然是从远道赶过来的。

    来者正是萧逸等三人,原来三人定好雁门从军的计划后,收拾行囊,立刻起行,出渔阳郡,沿着官道向西经上谷,过代郡,渴饮山间泉水,饿了猎杀野兽为食,一路上晓行夜宿,半月之后顺利的进入了雁门关地界。

    雁门、云中一带原本是游牧民族的活动区域,战国时期,一代英主赵武灵王,大胆的改革军事,放弃了中原人传统的宽袍大袖和笨拙的战车,改为胡服骑射,极大的加强了赵国的军事力量,终于打败了林胡、楼烦等异族,硬生生的从狼嘴里抢下此地,设置了雁门郡;看着眼前雄山峻岭的险峻地形,萧逸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祖先如此英勇,子孙岂能丢失寸土!”

    雁门关正处于两山之间的要道上,设有南北两门,北门外就是茫茫无边的大草原,由于近期匈奴人活动猖獗,时常有些零散的骑兵前来骚扰,所以平时都紧闭关门,南门内则是汉人的活动范围,因为前些日子被匈奴三万铁骑劫掠多日,抢走人口、牲畜无数,所以当萧逸三人来到时,看到的只有一片荒凉的景色,各处田园荒废,人烟极其稀少,很多地方还能依稀看到被战火焚毁的痕迹,可见这次匈奴南侵给汉地百姓带来地灾难可谓深痛入骨。

    太守张杨的确算是一员能吏,自上任以后,他从内地各郡召集了大量的青壮、民夫,不惜花费重金,亲自监工日夜抢修、重建了被匈奴人毁坏的城池,此时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施工的工地,无数的民夫赤膊着脊背,喊着号子,肩挑人扛的把砖瓦、巨石等材料搬运而来;新修的城墙都是用青石、巨砖为基础,以黏性极佳的糯米调汁,掺和铁砂,再用黄土层层夯筑而成,城墙上面设有驻军用的顶楼,整座关防坚固而雄壮,绝对称得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城门口的青石匾上横刻着:“雁门关”三个篆文大字;笔画苍劲有力,雄壮非凡…………

    萧逸三人并没有进城,原来为了安置这些前来投军的豪杰,太守张杨特意令人在南门外的一座废弃的神庙处扩充、休整了一座营房,军营占地极广,足有数百亩,上面搭建了大量的帐篷。这样一来,既方便了统一管理这些前来投军入伍的豪杰之士,也避免了这些人进城以后会骚然城中的百姓,毕竟,武者大都性格刚烈,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情时有发生,要知道,越是有本事的人越是能闹事,也越加的桀骜不驯。

    当萧逸三人催马来到营门口时,里面已经汇聚了大量前来投军入伍的燕赵游侠儿,放眼望去足有数千之众,人喊马嘶的乱作一团,营地里到处可以听见他们的吵嚷声,斗殴之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军营旁边还有一块训练区,同样占地广阔,是一片宽广的草地,上面插有大量的木桩和草靶子,既可以用来练骑射,也可以练兵器,此时已经有数百人在这里纵马驰骋,各种兵器在他们手中上下飞舞,大多是长枪和马槊、弓箭之类,有些演练的十分精彩的,不时传来阵阵的叫好声,驻马看了一会,萧逸并没有发现这些人中有什么绝世的武将,顶多也就算得上弓马娴熟而已,原来还期待着能碰到几个三国名将,看来是不可能了,也是,那些牛人大都选择去投靠明主了,肯从小兵干起的还真没几个……

    见到萧逸三人到来,军营中立刻走出一名军卒,将他们带到一顶帐篷里进行安置,同时详细讲解了此处的规则,原来这次太守张杨为了招募勇士真是花了大力气,凡是到此投军者,不但提供免费的食宿,营中选拔期间的一切花销还皆有官府承担;众人既可以在军营里好好休息,恢复体力,也可以去边上的场地练习骑射,只要不出营门闹事,在这里还是比较自由的。三日后太守张杨就会亲自来这里选拔人才,考核武艺,因为这次是以组建骑兵为主,所以考核的重点就是骑射功夫。

    安顿好后,萧逸并没有出去,对他而言,那种临阵磨枪式的训练毫无意义,只是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帐篷里,一边恢复路上的疲劳,一边仔细考虑未来即将面对的各种错综复杂的情况;反倒是大牛、马六二人,来到军营后显得十分活跃,很快就适应力这种军营中的集体生活,整天的四处走动,因为二人性格豪爽,加上武艺超群,很快就结识了不少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