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第56章 何去何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晚,卧虎山最高处的一块凸出的巨石上,明亮的月光由如流水般倾泻而下,显得是那样的温柔,这里是萧逸平时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无限的风光,他喜欢在这里看清晨的日出,他喜欢看山下炊烟渺渺的样子,他也喜欢看夜晚时万家灯火的景象……

    可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往日里两个繁华的镇子现在都化成了一片废墟,战火在短短的几天里就毁灭掉了人们用了几百年时间才建立起来的家园;现在就连自己最喜欢吹拂的夜风中,似乎也总是飘荡着一股烧烤人肉的味道,缠绕心头,挥之不去……

    萧逸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巨石上喝着无愁烈酒,一杯又一杯,以前自己也经常这么干,而且还会故作忧愁的说一句,“哥喝的不是酒,而是寂寞!……”

    现在寂寞真的来了,你才会发现,那种感觉,无言以对!

    汉语是世界上内容最丰富的语言,可即便如此,也话不出‘寂寞’二字的真正含义!

    萧逸现在就寂寞的发疯,除了‘白菜’没人陪他;自从这次烈火焚敌以后,他发现大牛、马六二人似乎变得非常惧怕自己,看向他的目光中总是隐藏着深深的恐惧,虽然他们平时掩饰的很好,可自己依然看到出来,起码他们不敢像往常一样过来随意的陪自己喝酒了,而唯一能陪自己喝酒的皮匠则走了,所以萧逸还是只能一个人喝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皮匠也是,临走之前,皮匠举着自己那只彻底伤残的右手向萧逸索要了一个答案……

    “如何才能报他满门的血海深仇?”

    而他的仇人就是‘大将军何进和汉朝的皇帝---两个当今世上最有权势的男人’。

    如果有人知道皮匠向一个少年索要这个疯狂问题的答案,一定会以为他疯了,泰山的重量岂是一只小小的蝼蚁能够移动的……

    不过皮匠似乎很有信心,山下化为废墟的盘龙亭,和丧命火海的上千匈奴人让他无比的确信,从这个黑衣少年这里,他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着那只为了救自己而伤残的右手,萧逸沉默半天后终于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西凉董卓!”

    说出这四个字,像是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萧逸疲惫的瘫坐在了地上,这世上只有他知道,自己即将引出来的是一颗何等残暴的杀星!

    大将军何进、汉朝皇帝、甚至于大汉王朝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会在那颗杀星的手里毁灭。

    没问原因,皮匠得到答案后转身就走了,他相信,这四个字的答案肯定能完成自己的夙愿。

    从此这个世上再没有张皮匠,只有满怀复仇之心的武者-张济!一只伤残的右手为自己指明了道路,下面他要用自己的左手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人怒可胜天,蝼蚁怒亦可搬山!

    坐在巨石上,萧逸一边喝着酒,一边开始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从没认真思考过这些,虽然他拥有超过这个时代两千年的知识,虽然他知道历史的走向,可他从没想过去改变什么……

    平时习武射猎,闲暇喝酒赏月,萧逸一直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宅男的本性让他从未想过去建功立业,如果没有意外,他会选择这么平静的生活下去,做一个最平凡,最没出息的穿越者,以后娶个能干又漂亮的乡下姑娘,生育许多淘气的孩子,平平淡淡的过完这辈子就算了。

    可现在这个梦想被一场大火彻底破灭了,现实告诉他,这个世界没有平安幸福,只有互相杀罚,战士终究还是要走上战场的,那是自己的宿命;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同样也没有什么可以束缚他了,该思考人生的路怎么走了……

    一曲前世最喜欢的歌曲《天蚕变》在山顶的月光下响起:

    独自在山坡,高处未算高,

    命运在冷笑,暗示前无路

    浮云游身边,发出警告

    我高视阔步,虽知此山头,猛虎满布

    胆小非英雄,抉不愿停步

    冷眼对血路,寂寞是命途,

    …………

    让我攀险峰,再与天比高!

    ……………………………………………………

    “现在是汉灵帝中和五年,按照历史的发展,明年就会天下大乱了,这场混乱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萧逸也不行,现在的大汉王朝犹如一座被浓烟笼罩的巨大火山,已经积蓄了太多的能量,只要轻轻一碰,立刻就会喷发出无边的火焰,人力是根本无法阻止的。”

    要想在乱世之中好好的存活下去,从军似乎就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正所谓:“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紧紧的握住刀柄,总不会是错的!”

    说到军队,幽州一带最有名的就是右北平太守--公孙赞的‘白马义从’,而且自己的结拜兄长赵云现在就在那里服役,不过经过仔细的考虑后,萧逸并不打算去投靠公孙赞。

    根据萧逸的记忆,公孙赞此人有勇无谋,心胸狭窄,而且刚愎自用,不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为将尚且马马虎虎,做一方的首领人物绝对是不合格,何况他的下场可是很惨烈的……

    否决了公孙瓒之后,萧逸开始一个个的过滤三国时代的雄主,袁绍、曹操、刘备、孙权……

    “袁绍?不行!”这家伙有名的好谋无断,色厉胆薄,何况他的下场比起公孙瓒来也好不了多少。

    “曹操?现在也不行!”他还在西园禁军里当一名校尉,尚未崭露头角,时机不成熟。

    “大耳朵刘备?还是不行!”这货现在混的估计还不如自己呢,这时候正带着关张两个兄弟四处流浪,到处的碰壁……

    “孙权?……貌似这位碧眼小儿今年才7岁,还在替牙呢!

    剩下的还有谁?天下虽大,可真的英雄似乎也不是很多啊!………………

    正在萧逸左右为难时,一道募兵的檄文传遍了燕赵各地,原来此次匈奴人大举入侵,于扶罗单于亲领三万精兵从雁门破关而入,一个月之间横扫并州数郡,劫掠人口数万,牛羊财物无数,而后扬长而去……

    对此东汉朝廷异常震怒,匈奴人的行为就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满朝文武都抬不起头来,就连从不关心国事的汉灵帝知道后都气的连摔好几个御用酒杯,被异族人杀进长城里面,掠夺走无数汉家子民、财物;这是大汉王朝多少年都没遭受到的羞辱呀!

    虽然所有人都一致高呼出兵报复,可自家人知自家事,经过黄巾之乱后,汉王朝的国家综合实力已经衰弱到了谷底,根本无力出兵讨伐,最多不痛不痒的喊几句口号而已,无奈之下只好先加强边境的防务,扎紧自家的篱笆,防止匈奴那只恶狼再钻进来。

    灵帝五年十一月,经过数次廷议,朝廷加封上党太守张杨为安国将军,假节、开府,全权主持雁门、云中、太原、上党四郡军事,负责防御匈奴人的入侵,这个张扬倒也对朝廷忠心耿耿,接到任命后,当即把自己的治所挪到了最前线的雁门郡,一方面安抚当地的百姓,另一方面积极的修复被摧毁的城池、工事;同时为了对付来去如风的匈奴骑兵,上党太守张杨下令招募燕、赵一代精于骑射,且有胆略的游侠儿和良家子弟,要组建一只精锐的骑兵部队,以保护边防。

    渔阳郡因为一向民风彪悍,兵源素质极佳,自然成为了这次招兵的首要目标,数十道募兵告示飞快在渔阳各地传播开来,并迅速传到萧逸的耳朵里。

    “上党太守张杨?”摸着下巴,萧逸开始回忆这位在三国时代一直处于‘打酱油’角色的人物的信息。

    年龄?不知道!

    出身?不清楚!

    性格?还是不知道!

    下场?似乎是死于部下叛乱,具体情节不清!

    “废柴!绝对的废柴!”萧逸开始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历史老师了,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趴在课堂上梦周公了……

    不过有两件事萧逸还是知道的,一是:数年后汉献帝因为战乱而一度流亡至河东,各地诸侯大都拥兵观望,坐视不理,唯有上党太守张杨率兵携带粮食于回洛阳的路上亲自迎接汉献帝。

    二是:董卓焚毁洛阳,西迁长安后;曹操独自领兵追赶,其余诸侯皆按兵不动,还是只有张杨派出了一支小部队和曹操同行,虽然人数不多,但其志可嘉。

    综合以上两点,可以判断出,张杨此人应该是一个忠心于汉室,而且富有同情心却又魄力不足的人;如果他有魄力和野心,那么‘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就轮不到曹****。

    这样的人如果在盛世时期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地方官员,可惜在这样一个乱世里,就只能注定是个悲剧角色,不过目前来说,却也是一个值得投靠的选择,起码一个有同情心的忠臣应该是比较好相处的。

    叫来大牛、马六二人,把自己的想法和判断都仔细的说了一遍,二人对此自然没有任何的异议,在大事上,一切维萧逸马首是瞻,商议已定,三个人开始收拾行礼,准备启程。

    备好干粮、酒囊,那只为自己服务了数年的报晓公鸡和它的几个老婆也被一起放生了,给太上老君像虔诚的上了香,祈求祖师爷保佑后,萧逸亲手封闭了小道观的大门,回望了一眼自己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地方,随即打马下山,开始了新的人生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