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第54章 烈焰焚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匈奴兵的办事效率很快,迅速从盘龙河周围的各个支流水域的小渔村中搜集到数十艘渔船,并顺手抓回一些渔夫做为驾船之用。

    不过左贤王刘豹这次并没有投入自己的全部兵力,就像草原上的狼王不会把所有的狼崽都放到一个窝里一样;首先,船只的数量并不足矣承载他的三千人马,何况人多目标容易暴露,不利于偷袭作战,其次,这次来汉地劫掠必须速战速决,所以他让手下的一名千夫长率领一半的人马带着前期抢劫来的货物和奴隶先回草原去了。

    没有了辎重的拖累,不但可以加快行军的速度,而且大张旗鼓的撤走部分人马还能迷惑河对面盘龙亭的守卫,让他们丧失警惕性;何况只要过了河,对付一个小小的盘龙亭,一半人马足矣!

    与北岸已经化为一片焦土的卧虎亭相反,此时南岸的盘龙亭却是生机盎然,在高处的一座瞭望台上,一榻,一壶、一盏,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紫木公子’正在自饮自酌,眼前汹涌的河水给了他足够的自信,数百年来盘龙亭在河水的保护下一直稳如泰山,何况自己手下还有数百名装备精良的门客、家丁,盘龙亭的城防又坚不可摧,如今‘隔岸观火’的计谋已经成功,卧虎亭已经不复存在了,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河北岸匈奴人的营地中人喊马嘶,正在向北撤退,就像过境的蝗虫一样,虽然会吃光所有的绿叶,却带不走脚下的土地;很快他就会派出人手接管北岸全部的土地,在那里建立起一个更大的交易市场,汇聚出无数的财富,而不同的就是,这些东西的主人会变成他‘紫木公子’!

    “什么无愁居?什么鬼面萧郎?还不是被自己用计谋玩弄于鼓掌之间,我‘公孙紫木’才是盘龙河两岸唯一的霸主!”

    想到这里,紫木公子得意的仰天大笑,那种智珠在握的感觉让人格外的迷醉,“传令下去:亭中一律张灯结彩,今夜大罢酒宴,犒赏所有管事、门客,护卫,另外亭中所有仆人赏肉二斤,酒一斤,钱五贯。”

    “诺!谢公子厚赏!”周围的所有门客、护卫、仆人全都下拜称谢。

    紫木公子此举既是犒赏自己的一众手下,也是要炫耀一下自己的睿智;古人有云:“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谁人知之?”而低调,从来不是他紫木公子的风格。

    当天夜里,整个盘龙亭红灯高挂,大厅两侧里摆满了手臂粗的牛油蜡烛,不时闪动耀眼的火花把大厅照的亮如白昼,大厅正中十几名美丽的歌姬在翩翩起舞,细嫩的腰肢,粉白的皮肤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各种山珍海味像流水一样端了上来,无数的庄丁、门客都围绕在紫木公子面前大献殷勤之词……

    “公子才智无双,我等拍马难及……

    公子文武双全,日后必成大器……

    我等为公子贺,为盘龙亭贺,为公孙家贺……”

    耳边听着无数的阿谀奉承之词,杯中倒满了琼浆美酒,在朦胧的灯光下看着眼前婀娜多姿的舞娘,幻想着日后风光无限的日子,紫木公子终于彻底沉醉了。

    “少年得志,春风得意,美女在怀,醇酒在杯,谁能不醉……”

    午夜时分,当整个盘龙亭都陷入一片狂欢时,三十里外,在水流较缓的上游龙首坡处,经过一日一夜的赶工,一片庞大的连锁船已经建好,数十条大小不一的渔船已经搭配完毕,并用绳索紧紧固定在一起,上面铺着宽阔的木板,在湍急的水流中,铁索船果然稳如平地一般。

    左贤王刘豹平时治军极严,这次偷袭更是小心谨慎,河边上千名匈奴兵人人口含小木棍列阵以待,连马蹄都用小块的羊皮包好。整支队伍就这样鸦雀无声的等待着,就像一群随时准备出发狩猎的草原狼,既凶狠狡诈,又有足够的耐心……

    盘龙河水依旧像往常一样静静的流淌着,河岸边的草丛中,大量的草虫在欢快的鸣叫,这正是它们一生中最得意的时刻,却丝毫不知道一旦深秋季节结束,寒风吹临大地之时,就是它们丧命之日;夏虫不可语冰,而人类又能比虫子强多少呢?此时下流处的盘龙亭里一片繁华之色,像一颗红的熟透了的果实,等着人去摘采。

    夜色已深,明月也已被乌云遮盖,出击的时候到了,随着左贤王刘豹一声令下,所有匈奴兵陆续的开始登船,趁着漆黑夜色的掩护,在那些被钢刀威逼的渔夫们的小心操纵下,船队缓缓地向南岸驶去……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盘龙亭临河的北门城高池深,壁垒森严,且有重兵把守,相反的在南门位置由于通商的需要,不但地势平坦,而且守卫十分稀松,加上紫木公子今夜犒赏所有属下,仅有的几名值夜家丁也喝的酩酊大醉,彻底放松了警惕,所以当匈奴兵顺利登陆南岸,并一路谨慎小心的摸索到南门附近时,里面的人毫无察觉……

    滔滔的盘龙河水和坚固的城堡给了他们太多的安全感,可他们却忘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翻不过的高山,没有渡不过的河流,更没有攻不破的防线!

    城墙上的值夜人迅速被匈奴神箭手射杀,几名身手矫健的勇士顺着套上女墙的绳索攀援而上,神不知,鬼不觉中,盘龙亭的大门被悄悄地打开,面对如此富裕的城镇,千余名匈奴兵就像冲进羊群的饿狼一样,手执弯刀,瞪红了双眼,疯狂呐喊着冲了进去……

    很快原本一片寂静的盘龙亭里四处都响起了厮杀声,惨叫声,尖叫声……,火光晃动,浓烟迅速升起,无数的建筑被烈火焚毁,无数的鲜血流淌在地面上,和之前‘卧虎亭’的遭遇是何等的相似,因果循环,只不过昨天的看客成了今日的主角。

    志得意满的紫木公子在一片阿谀奉承声中喝的大醉,酒后兴致高涨的又和两名小妾颠鸾倒凤一番之后,此时正左拥右抱的在温柔乡里做着最香甜的美梦,对外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随着外边冲天的火光升起,“当!”的一声巨响,卧室的门被人从外边一脚蛮力的踹了开来,披头散发的‘大肠管家’疯了一般从外面冲了进来,来不及言语,一把掀起鸳鸯锦被,顾不上两名春光外泄中大声尖叫的小妾,强行扯起还在昏睡的紫木公子,又顺手抽出挂在床头的‘破军’宝刀就向外猛跑……

    “公子快走,匈奴兵突然从南门杀进来了,庄中各处皆以失守……”大肠管家一边使劲晃醒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紫木公子,一边大喊到。

    不可否认,无论再坏的人,总有人性上闪光的一面!虽然平时‘大肠管家’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可谓坏的头顶长疮,脚下流脓,但此时的他却像一头忠心护主的恶犬一样,面目狰狞的手持短刀拼命的向外冲杀……

    四处闪动的匈奴兵劫掠的人影,这群草原狼正是被自己用铁器和美酒引诱来的,现在无数的房屋被烧毁,自家百年的积蓄被抢掠一空,自己的小妾们被匈奴兵像货物一样扛在肩头……,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经清醒过来的紫木公子彻底呆傻了,‘隔岸观火’变成了‘引火烧身’,他那颗骄傲的心被踩的粉碎,一切的计谋,一切的幻想在熊熊烈火中全部倒塌;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被‘大肠管家’拉着向外跑去,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只是梦境太真实了,……

    公孙家内宅中,那几间总是充斥着浓重汤药味道的房屋里,此时紫木公子的父亲,公孙家的老主人却显的格外淡然,平日里总是卧床不起的他,今天里难得的精神抖擞的坐了起来,当昨天他得知’卧虎亭‘毁灭的消息时,就已经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家族中那条流传了数百年的祖训不时的浮上心头:

    盘龙卧虎,同根同源;

    阴阳相济,荣辱与共;

    仙人封印,紫木神桩;

    烈焰焚城,孽龙出世!

    知子莫如父,自己的这个儿子,天资聪慧,却又心胸狭窄,性奸诈,爱玩险,自从把家业交给儿子的那一天起,他就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了;看着屋外冲天的火光,听着庄子里各种惊慌的叫声,唯有无奈的留下一声长叹:“聪明外露之子不保家呀!”

    与此同时,盘龙河河北岸,匈奴人军营里,‘无愁子’道长正在大帐中耐心的端坐,清心咒一遍一遍的念着;直到看到南岸升起滔天的火光时,微黑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两个深深的酒窝无比的明显……

    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起身脱下外边的混元八卦道袍,露出了里面一身纯黑色的紧身衣,八尺高的身躯越发的矫健了,轻松地扭断门口几名匈奴守卫的脖子,并在营地后边的草堆边留下了一根长长的盘香后,无愁子道长悄悄走出了营盘……

    随即一声嘹亮的口哨响起,从远处的夜幕中迅速冲过来一团黑影,快如奔雷,急如闪电,来到‘无愁子’身边后将大头探到他的怀里亲热的蹭着,正是千里墨烟驹--‘白菜’;翻身上马,萧逸向盘龙河上游的位置飞奔而去,那里还有一顿大餐在等着他开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