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第51章 心之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月,本应是秋高气爽,河鱼正肥的季节,可在盘龙河附近的上空处却有无数的乌鸦在飞翔盘桓,不时的发出阵阵欢鸣声,似乎在庆祝一顿盛大的宴会,人肉大宴!

    萧逸等人突出重围后,点齐人马,竟然只剩下区区的17骑了,而且几乎人人带伤,其余的全折在了突围的途中,来不及休整,即刻拍马向河边赶来,那里数百妇孺的命运一直牵挂在众人的心头。

    离盘龙河边还有数里之遥的一片树林间,开始有尸体出现在众人的眼中,有匈奴人的,也有自己人的,看着那厮杀后的惨烈场面,显然铁匠牛弘带领断后的队伍在这里狙击过匈奴人的追兵,死尸从树林里、荒野上、一直延续到河岸边,原本清澈的河水此时已经被鲜血完全染红了,不时有死尸顺水漂流而下,河上那座木桥早已经被烧毁,只留下个别烧焦的木头残骸在岸边漂浮……

    众人开始不停地翻找,希望能找到个别的幸存者,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一个生还者都没有,甚至连铁匠牛弘的尸首都没有找到,最后状若疯虎的大牛对着河水中漂流而下的尸体放声痛哭,众人随之无不落泪,这只留下断后的队伍用生命演义了汉家男儿最后的刚烈……

    虽然一路上尸首纵横,死状惨烈,却独独没有发现妇孺们的踪迹,很显然,当初这只逃难的队伍发现前面道路已断,后面匈奴兵又已追近时,万般无奈之下,使用了金蝉脱壳的计策,铁匠牛弘带领手下一路厮杀,把追兵成功吸引到了河边这条绝路上,而把生的希望留给了那些妇孺们。

    皮匠张济一把拉起跪在河边嚎啕痛哭的大牛,匈奴骑兵随时可能去而复返,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数百妇孺的生死尚未可知,必须立刻寻找,而附近能躲避骑兵追杀的地方无疑就是那座绵延数百里的卧虎山……

    众人立刻折返,向卧虎山方向奔去,果然在距离山脚下不远处,开始零散的出现了妇孺们的尸首,可以想象奔逃了近两个时辰的人群在逃到这里时已经是精疲力竭,不断的有人开始掉队,而匈奴兵却在这时发现了大队的踪迹,尾随其后的掩杀过来,看着眼前悲惨的情景,萧逸仰天长啸,他可以想象到那些手持弯刀的匈奴骑兵,是如何狂笑着在这片平原地区纵马追杀那些手无寸铁的妇孺的……

    越是接近山口位置,地上出现的尸首越多,等到了卧虎山脚下的入口处,这里已经被尸体堆满了,到处都是死人,既有女人们的,也有匈奴兵的,这里是进山的最后一处险要,只要过了这里,人们就可以依靠卧虎山里复杂多变的地形,和丰茂的植被掩护来躲避追兵了,显然在这个生死一线的关键地方,那些手无寸铁的女人们爆发过最后的抵抗,用自己柔弱的身躯阻挡了匈奴铁骑的冲击,而她们想要掩护的只能是那些孩子们……

    “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萧逸用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划破长空,像苍天发出了自己的誓言,其余众人也纷纷用手中的兵刃划破面颊,用自己的鲜血见证了这一誓言。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的萧逸发现自己从未如此的仇恨过一群敌人,或者说是一个种族,复仇的种子已经种下,匈奴人誓必要为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寻找幸存者的成了现在的唯一要务,终于在一片尸体堆积最厚的地方,发现了‘出尘子’老道的踪影;老道倒在一条鲜血汇聚成的小溪中,身上伤痕累累,胸前插满了匈奴人的箭支,显然老道一直在用自己衰老的身躯保护着身后的妇孺们……

    看着眼前悲壮的一幕,萧逸双目红的好似要滴血一样,他知道凭老道的本事,如果要单人突围,就是再多的匈奴兵也拦不住他,可他选择了与这些妇孺生死与共;小心扶正老道的身体,萧逸惊喜的发现,老道那满是鲜血的胸膛上还有着微弱的起伏……

    卧虎山,小道观里,上百名幼儿聚集在这里,在那些女人们的拼死掩护下,这些孩子侥幸的逃进了山区,萧逸等人用了半天的时间才在山涧、树洞、暗沟中把他们聚拢起来,白天的一幕给这些孩子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一个个小脸惨白,不时地发出低低的哭泣声,好在小道观里米粮还算充足,萧逸等人一边安抚孩子们,一边分发食物,算是暂时稳定了情况。

    卧室中,‘出尘子’老道静静的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只有那微微起伏的胸部证明着生命之火还没有完全熄灭;身上缠满了厚厚的裹伤布,涂抹着平时老道自己配置的最好的金疮药,只有胸部那里有三支粗大的箭簇还插在上面,射的太深了,已经伤及心脉,一旦拔出,老道恐怕立刻就会丧命。

    厮杀了一天的众人都去疗伤了,只有萧逸静静的守在老道身边,摘下‘蚩尤鬼面’的他变得非常平和,一点也看不出白天哪个黑衣杀神的影子,反而像一个在守护自己最珍贵东西的孩子;回想着两年来在道观里的点点滴滴:

    徒儿,想家了吗?

    仙师,我不想出家!

    你与我道家有缘啊!

    ………………

    从此以后你就是‘无愁子’了;

    也无风雨也无愁!

    ………………

    卧虎山的夜色依旧是那么的优美,可阵阵的山风却吹不散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已经入睡的孩子们中不时的发出恐惧的惊叫声,显然他们还在白天的噩梦里苦苦挣扎;午夜时分,一直处于昏迷的老道在药力的作用下慢慢苏醒了过来,醒来的老道先是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道观的卧室里,又看了看床前满身血污的萧逸,在确认他并没有受伤后,一丝放心的笑容浮现在那张苍白的脸上。

    “情况如何?”老道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孩子们大都保住了!”略微犹豫了一下,萧逸还是说出了一个好消息,随后就闭口不言了。

    “劫数啊!劫数!”以老道的智慧又岂能听不出这句话的幕后含义,孩子们大都保住了,换而言之,除了孩子,卧虎亭其他的一切全都毁灭了。

    “是呀!劫数!不是一家一姓的劫数,而是整个天下的劫数!”数百年的古镇,无数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在一场战火中全化为了烟尘,熟悉历史进程的萧逸知道,这仅仅是这个乱世刚刚开启的一幕而已,在之后的数十年间,今天的一幕还会不断的发生、重复,军阀混战、三足鼎立、五胡乱华……

    萧逸第一次多战乱产生了深深的痛恶,而历史一再的告诉我们,要像停止战乱,唯有以战止战!用手中的兵刃杀出一个朗朗乾坤,太平盛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