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第49章 血战卧虎亭(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卧虎亭的城墙上,双方战死者的尸体重叠在一起,很多都互相死死纠缠着,分都分不开;残肢断臂被抛的四处皆是,一些血肉模糊的尸体甚至都分不清是汉家男儿的,还是匈奴勇士的,毕竟,双方的血都是红色的。没有人关注这些,幸存下来的人都在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体力,更有许多人用占满血迹手抓起干粮狼吞虎咽着,现在死去人的已经不重要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能吃一口就多吃一口,也许这就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口饭了

    老亭长左肩上挨了一刀,深可入骨,渔翁正在给他裹伤,鲜血不断的涌出,连抓了两把炉灰才压住,见到满身血污的萧逸走过来,刚才北门的战斗他看的一清二楚,面前这个戴着‘蚩尤鬼面’的少年可谓智勇双全,指挥的异常得法,让他由衷的赞道:“萧郎好身手,真有万夫不挡之勇!日后若能征战沙场,定是一员堪比‘冠军侯’的少年英雄……”

    能不能成为另一个冠军侯,萧逸暂时没有兴趣,不过再这么硬拼下去绝对不行,人全死光了也坚持不了两个时辰……

    “老亭长,匈奴人势大,我们不可硬拼啊!”

    “你有何办法?”看着这个给卧虎亭带来无数奇迹的聪明少年,老亭长心中升起一丝希望。“简单,一个字--拖!”萧逸脸上又露出了那两个深深的大酒窝……

    “里面的汉儿听着,我家大匈奴左贤王大人有好生之德,只要汝等交出财物,便可以从南门退走,我们绝不追赶!”城外再次响起匈奴人的喊话声,而且南门一带的匈奴游骑也全都撤走了,似乎真的给里面的人让开了一条生路。

    原来刚才的攻击让左贤王刘豹损失了上百名精锐勇士,恼羞成怒之下,他一方面准备组织第二次猛攻,同时让手下喊话,想用诈术把里面的守卫者骗出来,只要对方走出城墙,来到平原上,立刻就会被自己的数千铁骑踏为肉泥;这个战术不可谓不高明,可惜他碰到的是一个比他更狡猾,也更加厚黑的萧逸。

    “狼亦黠矣!”看过无数电影大片,而且熟读毛太祖语录的萧逸又岂会看不破匈奴人的诡计,好吧,你玩引蛇出洞,哥就给你来个将计就计,想到这里,大步走到墙边向下面喊道:“大将征战沙场,却不可失了军人的礼数,敢问对面是哪位勇士统兵?可敢阵前答话?”

    刘豹认出了这个戴着恐怖面具的黑衣少年,刚才正是此人手持一件奇怪的兵刃,勇不可挡的斩杀了那些冲上城头的匈奴战士,而且,射死喊话那名百夫长的一箭也是这个黑衣少年射的,对于勇士,匈奴人总是特别敬重的,哪怕他是一名敌人!

    “在下乃是昆仑神护佑下的-大匈奴-左贤王-刘豹是也,城墙上的那名勇士,做为一名战士,你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而今大军围城,众寡悬殊,尔等必败无疑,你们汉人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王乃是爱才之人,只要你肯出城归顺,我刘豹以昆仑神的名义起誓,不杀一人,不取一物!”也许是不想弱了自己‘左贤王’的名头,也许是真想招降城头上那名勇武少年,总之,刘豹开始答话了。

    “呵呵!多谢左贤王大人抬爱,雄鹰飞翔于天空,野狼奔跑于原野,天生万物,各有司命,不知生于塞北草原的左贤王大人何苦跑到我汉家城池之下啊?”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完全的答应,萧逸一边摸棱两可的回话,一边偷偷的向掌柜曹胖子等人打着手势,后者连忙带着伙计们偷偷的往城墙上搬运砖石、箭支,酒坛,抓紧这难得的时间做好战备工作。

    什么是业务员?就是能把一句简单的废话,分解成十句听起来似乎很有深意的废话,不但能说得理直气壮、滔滔不绝,还能让客户听起来津津有味,而萧逸前世恰好就是跑业务出身……

    左贤王大人……

    尊贵的左贤王大人……

    大匈奴最为尊贵的左贤王大人……

    草原上的勇士、大匈奴的骄傲、最为尊贵的左贤王刘豹大人……,萧逸在不停地指东说西时,很自然的把喊话的音量慢慢的调低了。

    无数顶高帽的戴过来,让刘豹听的如痴如醉,似乎跟眼前的黑衣少年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就这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整整一个半时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匈奴兵们刚来时的那股子锐气也慢慢的泄了下去……,而与萧逸对话的左贤王刘豹为了能听清楚那一大堆恭维的话语,不知不觉中向城墙方向越靠越近,200步!……180步!……150步!……

    正当这位左贤王大人以汉军降将李陵为例子,想要用高官厚禄,和一大片的草场,以及数不清的牛羊为诱惑试图说服萧逸投降时,一名侦查游骑从远处纵马跑了过来,原来左贤王刘豹虽然年纪不大,用兵却非常谨慎,每次打仗都会派出大量的游骑兵侦查四周,以防不测。

    “报左贤王大人,在南方十数里外发现大量妇儒撤退的踪迹”。马到跟前,游骑兵大声的禀报道。

    “难怪这些汉人如此拼命,原来是一群护崽的野狼”,与此同时刘豹也意识到自己中了黑衣少年的缓兵之计,气愤的猛抽了一下手中的马鞭,迅速命令道:“朵歹千户,你马上带领所部千人队,向南追杀那些妇儒,记得多抓些奴隶回来,有了人质,我不信这些汉人不开城投降”。气归气,刘豹却保持着一名统帅的理智,马上想到了用人质破降敌军的计策。

    “尊令!”

    一名身材彪悍的匈奴千户跃马而出,吹响了手中的牛角号,很快一个千人队向南纵马杀去……

    发现匈奴人的兵马调动,萧逸就知道,自己的缓兵之计被识破了,在估算了一下自己和刘豹的距离后,大声喊道:“李陵虽得保富贵,然,遗臭万年,在下不才,愿效仿‘冠军侯’-霍去病,终有一日,马踏匈奴!”说罢,猛地双臂一振,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绝影宝雕弓拉的弯如满月,一支狼牙箭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向150步外的刘豹射去……

    弓开似满月,箭走赛流星,任何人也没想到,萧逸竟然敢用弓箭狙杀150步外的目标,这样的距离,简直就像神话一样不可思议,连刘豹本人也被这不可思议的一箭吓得目瞪口呆,眼看着箭镞直奔自己的咽喉而来时,身侧一名忠勇的护卫大吼一声,合身扑上,将刘豹撞落马下,周围的其余众人惊吓的连忙围拢过来,大呼着:“王爷无恙吧?快,保护王爷!……汉人奸诈!”

    等到摔的鼻青脸肿的刘豹再次爬上马背时才发现,刚才那名舍身相救自己的护卫已经被萧逸那支150步外袭射来的狼牙箭射穿了咽喉,一击毙命!

    “攻城!杀进去,鸡犬不留!”恼羞成怒的刘豹发出疯狼般的大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