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第48章 血战卧虎亭(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皮匠张济猜对了,镇子里的妇孺们撤离后,不到一个时辰大队的匈奴骑兵就出现在‘卧虎亭’城外,不过有一点他估计错了,来的不是一个骑兵千人队,而是整整三个。

    当大群的骑兵呼啸而至时,就连从来都是一脸冷漠的皮匠,也变得满脸肃然。所有人都明白,现在已经不是守不守的住的问题,而是凭借这三百多老弱残兵能守多久的问题,如果硬打硬拼,估计半个时辰也坚持不住。

    匈奴骑兵没有马上发起进攻,而是不停的围绕镇墙纵马驰骋,并发出阵阵怪异的呐喊,给镇子里的守卫者施加心理压力。卧虎亭的镇墙高一丈余,厚六尺,历经风雨早已经残破不堪,这几天镇子里的乡民虽然日夜抢修,也不过是把残缺的地方勉强堵住而已,此时在万马千军的包围中,犹如一艘在狂涛怒浪中颠簸的小舟,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

    左贤王刘豹很聪明,与别的匈奴贵族只知道抢东西不同,他更喜欢抢人,尤其是有手艺的工匠;抢来的东西总有用完的时候,而如果有了能制造东西的工匠,那么他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铁器,所以他希望得到一个完整的‘卧虎亭’,尤其是里面的铁匠。

    卧虎亭中所有能拿得动刀枪的人都已经守卫在墙上了,面对千军万马围城,个个紧张万分,一些年轻的少年甚至已经浑身发抖了,但依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燕赵男儿,只有战死鬼,没有投降人。而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们则二三人一组的端坐在卧虎亭的各处柴堆旁,他们现在反而是最镇静的人,一生的劳碌、一生的辛苦,此时都可以放下了,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取火之物,一旦卧虎亭失陷则一起点火,把自己和家园一起变成熊熊的烈火!

    而此时萧逸正靠在镇墙上紧张中又略带一丝兴奋的瞭望,万马千军的场面,以前只能在电影大片里才能看到,现在却真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哪怕是在敌人包围中,也依然让他热血沸腾,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渴望着这样的厮杀……

    正当他被那种战前的压抑感刺激的想仰天长啸时,皮匠张济如鬼影般出现在他的身侧,同时递给他一张弓,一张奇异的弓!

    弓一入手,萧逸就感觉到了不凡,弓身黑的闪闪发亮,质地紧密,竟然是金属打造的,上面两条栩栩如生的五爪蛟龙扭曲交错的缠绕向两端,龙口处连接弓弦,重量起码是普通骑弓的三倍有余,弓背内侧刻有‘绝影’二字。整张弓气势凝重,杀气内敛,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此弓名唤:‘绝影宝雕弓’,铜胎铁臂,坚不可摧,弓弦是用深山巨蟒身上的那根主筋绞成,力开5石,150步内,能射穿3层重铠,乃是世上一等一的杀器!”拍了拍萧逸的肩膀皮匠一脸郑重的继续说道:“善用此弓,莫让宝物蒙尘。”说罢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做着战前最后的准备。

    看着皮匠离开的背影,又摸了摸手中的绝影宝雕弓,虽然是第一次入手,却让他产生一种血肉相连的熟悉感,似乎冥冥中这张弓就该是自己的,而宝弓似乎也知道自己遇到了天命真主,弓弦处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宝弓在手,猎杀群雄……

    在阵阵的牛角号中,一名匈奴骑兵猛的从阵列中飞奔而出,一身铁甲寒光闪闪,看装束至少也是个百夫长之类的首领,在城墙百步外奔驰三次后,抽弓在手,回手一箭射出,鸣镝划破长空,正钉在卧虎亭的门楼正中位置,远处的其他匈奴人顿时齐声喝彩,犹如群狼嘶叫一般。

    那名匈奴百夫长在百步外立定,这个距离在他看来是绝对安全的,汉人的弓很难射到这么远,至于弩箭那种杀器只有汉军的精锐部队里才有装备,小小的一个卧虎亭是不可能拥有的,再说了,就算是,百步的距离也射不准目标,此时用蹩脚的汉话向着城头大声喊到:“里面的汉人听着,大匈奴左贤王大人有好生之德,只要你们献出财物,出城投降,大人保证你们的性命安全,如若不然,破城之后,鸡犬不留……”

    此时的老亭长正站在城墙的最高处,敌军压境的气氛不但没让他感到害怕,反而激起了他当年征战大漠时的豪情,临死之前还能痛痛快快的血战一场,刀劈匈奴,此生无憾了,侧身用豪迈的语气对身边的卖鱼老翁说道:“老伙计,亮旗!”

    ‘诺!’卖鱼老翁大步走上前,手中旗帜一展,一面黑色的大旗就在漫天的杀气中展现在城头上。军旗五尺大小,上书斗大的一个‘汉’字,旁边一行小字,‘大汉渔阳郡卧虎亭典农都尉’,汉朝文红武黑,因此军旗都是黑色,于此同时老亭长对站在自己身边的萧逸暗暗打了个射杀的手势。

    收到手势,萧逸立刻抽弓搭箭,两只修长的猿臂一用力,一声轻喝,5石的绝影宝雕弓被拉成了半满月状,弓弦响如霹雳,一支狼牙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然射出……

    此时那名匈奴百户犹在大声劝降,箭簇直接从口中射入,穿颈而过,鲜血喷涌中,死尸跌倒马下,远处都在大声呼啸的匈奴骑兵瞬时间也是一片骚动……

    骑兵阵中一面黑色的狼头大纛旗下,刘豹本来正一脸自信的等着镇子里的人出来投降,在他看来,小小的卧虎亭在他的三千铁骑面前只有跪拜祈求的份,可瞬间被射杀的百夫长让他又怒又惊,怒的是一群汉人百姓竟敢对抗自己的大军,惊得是没想到对方一个小镇中竟然有射雕手的存在,要知道,百步之外,能准确命中移动的目标,而且强劲的箭簇穿颈而过,这只有射雕手才能够做到;而射雕手在大草原上也是极其稀少的存在……

    狼头大纛晃动,随着一阵低沉的牛角号吹响,匈奴兵开始发动进攻了,雷鸣般的马蹄声从东、西、北三面一起扑来,只有南面没有人马,围三缺一,匈奴人的战术很阴险,用求生的**诱惑镇子里的人从南面缺口逃生,而一旦到了宽阔的平原上,那就是匈奴骑兵的天下了,可以像追逐猎物一般随意的射击砍杀。

    战马奔腾,瞬间便冲到了百步内,匈奴骑兵开始在马上疯狂放箭,箭头不断撞击着低矮的镇墙,守卫者不时的有人惨叫中箭坠落,其余的人则纷纷树起拆卸来的门板抵御,在弓箭的掩护下,一队匈奴兵俨如野狼一般,用套马的绳索套住城上的垛口,口咬钢刀,攀援而上,瞪着血红的眼睛,嗷叫着挥刀劈砍守卫者。而另一队匈奴兵则下马步行,一手举着宽大的牛皮盾牌,另一只手抬起一根粗大的原木,向镇子北大门猛冲过来……

    负责防守北门的正是萧逸,此刻他挥动着凤翅镏金镗,在城墙上奋勇迎战,镗锋过处血如泉涌,人头滚落,片刻间连杀十几人,身上的衣裳尽被鲜血染红,在他的带领下无愁居的伙计们也拿着手中简陋的武器奋勇杀敌,人人悍不畏死,一时间双方均是死伤惨重,喊杀声、惨叫声、兵器的碰撞声响成了一片……,激战中不时的有受伤的伙计抱着匈奴兵一起摔下城头,同归于尽……

    同时卧虎亭的守卫者开始疾速射箭试图阻止敌人靠近城门,但匈奴人的牛皮盾异常厚重,效果并不明显,那队匈奴兵很快冲到大门前,开始猛力撞击大门……

    “咚!咚!咚咚!”在巨木的撞击下,本就陈旧不堪的大门立刻摇摇欲坠起来,里面的人虽然奋力抵挡,却无济于事,见此情景,已然杀红眼的萧逸大吼一声:“扔酒坛!”

    瞬间,无愁居的伙计们在掌柜曹胖子的带领下冒着密集的箭雨,疯狂的向大门位置扔下几十坛最烈性的无愁酒,随着一阵浓烈酒香的散开,一支带火的狼牙箭从萧逸手中疾射而至,冲天的大火迅速淹没了大门附近的一切,数十名匈奴兵被烧的鬼哭狼嚎,满地打滚却依旧扑不灭身上的火焰……

    “烈酒除了喝,还能点火用的!”射出火箭后,萧逸一手执弓,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轻轻的自言自语道。

    其他两边,大牛和马六带人也与敌军展开血战,64斤狼牙大棒舞动如飞,势如疯虎,打得攀墙敌军脑浆迸裂,尸体血肉模糊,自己身中数刀也毫不在乎,皮匠张济的连珠箭更是例无虚发,一箭一命,弓弦响如连环……

    终于,在守卫者悍不畏死的抵抗下,随着一阵低沉的号角声,死伤惨重的匈奴兵丢下满地的死尸如潮水般退去;虽然暂时打退了匈奴兵,可刚才一场血腥的攻防战,镇子里的守卫者也损失了三分之一还多,余者也大都带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