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第46章 狼来了(求推荐票)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狼的可怕之处不是在你遇到它的时候,而是在它要来而没来,却又随时可能出现的时候,恐怖的气氛压抑着卧虎亭所有的居民,镇子里铁匠铺制作兵刃的敲击声彻夜未停,那一声声的锤击犹如打在所有人的心头,紧张而凝重!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无法入睡,战争才是人类最害怕的东西,**永远大于天灾啊!

    四周破损的镇墙在紧急修复中,大量的砖瓦、石块都搬到了墙上,为了生存下去,所有人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与此同时为了更好的防御匈奴人,众人决定在北边四、五十里左右的山林一带设立巡逻岗哨,来卧虎亭这里是必经之路,因为这个任务十分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和匈奴人的前哨游骑兵遭遇,所以这个工作就由卧虎亭里骑术和箭法最好的张济、萧逸、大牛、马六四个人担任了。

    清晨,萧逸很早就起床了,穿了一件皮匠给予的牛皮甲,两层厚的牛皮硝制好后,用铜钉密密固定,外面涂有厚厚的一层黑漆,既坚固又防潮,前后心关键位置还镶嵌了铜镜,防护力很强,又不影响手臂的灵活性,虽然样子朴实了一点,不过绝对胜在实用。然后戴上那张‘蚩尤鬼面’,纯镔铁打制的面具除了能跳傩舞用,更是一件很好的面部防御器具,带上弓箭、兵刃和大牛,马六一起,跟着皮匠张济去远处巡视,战争前的气氛,让三个年轻人都睡得不好,一个个全都顶着黑眼圈,看起来好像是三只‘国宝’一样!

    五十里路,快马半个时辰就能赶到,这片山里植被茂盛,常有野兽出没,本来是众人闲暇时最好的狩猎场所,可是往日里祥和而安宁的树林,此时在众人眼中变得阴森而恐怖起来,每一只飞过的林鸟,或者是一只被马蹄声惊动的兔子,都能让他们紧张的举起弓箭,那种既希望遇到敌人,又害怕遇到敌人的矛盾心理,压抑的人喘不上气来……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四个人巡视了附近的每一个角落,没有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山林里依旧平静无事,匈奴人的踪影仿佛遥遥无期,可那种临战的气氛却更加浓烈,也更加折磨人了。大牛和马六二人已经明显的狂躁不安,甚至好几次听到一点动静就把手中的箭射了出去,结果射杀的只不过是林间奔跑的小兽而已,萧逸表面看起来还算沉着,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只有如此才能减轻他心中的那种压力,反倒是皮匠张济,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似乎对战前的气氛早就习以为常了,显然这是一个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男人!

    所谓的突遇,就是在双方都毫无准备下的碰面,这时候比拼的就是反应能力和战场上的决心,谁眼疾、手快、心狠,谁就占据上风!

    三天后的中午时分,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匈奴人的踪迹,巡视了半天的四人小队松了口气,正准备下马休息一会时,突然一群飞鸟从远处的树林里飞出,纷纷惊慌的拍打着翅膀,仿佛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惊吓,皮匠张济立刻抬起手示意大伙躲到树荫处,不要乱动,一双眼睛不停地扫描四周的树林,同时聚精会神的侧耳倾听,在遮挡物众多的山林里,有时耳朵比眼睛还要重要……

    “哒!哒!哒!”随着一阵微不可察的马蹄声,很快从树林里钻出了一队骑兵,清一色肥壮的匈奴战马,马背上是五名身穿皮甲,身材矮壮,粗粗的脖子……

    还没等萧逸三人彻底看清对方的模样,身边的皮匠张济已经迅速抽出那张5石大黑弓,一箭射了出去,随着弓弦响动,对方一名骑兵应声落马,这时才听到皮匠的吼声:“是匈奴的侦查游骑兵,杀光他们!”

    萧逸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迅速抽弓搭箭瞄准一名匈奴兵的脖子,一箭射去,疾速地狼牙箭带着破空之声正中目标,凭萧逸的眼力甚至能看清敌人脖子上喷出的鲜血,头一次杀人见血不但没让他产生丝毫害怕的感觉,反而从内心中涌出一阵阵的兴奋,似乎体内有一只嗜血的恶魔被唤醒了。

    大牛和马六二人这时也反应过来,纷纷弯弓搭箭,片刻间又连续射杀两人,最后一名匈奴兵显然经验丰富,在刚才遇到袭击的第一时间就找到树木遮蔽,此时见同伴纷纷被射杀,毫不恋战,连忙打马向回飞奔。

    “不能放走他,追!”皮匠大吼一声,第一个追了下去,众人立刻打马追随,已经见了血,就不害怕了。

    匈奴人的战马显然更加精良,远不是皮匠等人的战马可比,追击的距离在不断被拉大,见此情景,萧逸一拍胯下‘白菜’的脑门,只听得‘白菜’一声如龙似虎的嘶鸣,猛然加速,犹如离弦之箭一样追了上去,片刻之间就接近了目标;正在亡命飞奔的匈奴人听到后面迅速追近的马蹄声显然吃了一惊,但常年的厮杀经验让他马上做出反应,抽弓搭箭,身体向后仰去,一箭射出,鸣镝之声划破长空,直奔萧逸的面门而来;早就和‘白菜’配合的天衣无缝的萧逸动作轻若猿猴,轻轻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同时从马鞍边的挂钩上摘下自己的凤翅镏金镗。

    速度无与伦比,在‘白菜’从匈奴人身边冲过去的一瞬间,冰冷的镗刃一扫而过,一颗满脸惊恐的头颅立刻向天上飞去,腔子中的鲜血飞喷而出,有一部分落在了萧逸的脸上,使那张‘蚩尤鬼面’看起来更加的狰狞恐怖,,那具无头的尸身在马背上又跑出去十几米才轰然落地……

    皮匠三人这时也拍马赶到,大牛和马六被眼前的血腥景象弄得脸色苍白,毕竟远距离用弓箭杀人和近身肉搏是两码事,后者的残忍程度远胜前者,不过,做为第一次上战场的新丁,没有胆怯的后退,也没被血腥味恶心的呕吐不止,已经算是表现不错了,新兵上阵见血,吓得尿裤子的也大有人在,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冷血杀手!

    至于萧逸,皮匠看着那张沾满鲜血的‘蚩尤鬼面’,微微点头,自己的眼光没错,在这个笑起来总是露出两个酒窝的少年内心深处,沉睡着一头嗜血的恶魔,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头恶魔彻底的唤醒。

    跳下马,皮匠开始检查那具无头的尸体,身上的皮甲关键部位都缀有铁片,明显比前面那几个匈奴兵的更加精良,又从箭囊里抽出箭支看了看,竟然全是铁制箭头。

    皮匠阴冷的面孔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对边上三个战场新丁讲解道:“匈奴人冶炼技术落后,非常缺乏铁器和铸造师,大部分士兵使用的依然是在中原早已经淘汰的青铜箭头,甚至是用兽骨磨成的骨质箭头,只有百夫长以上的首领才用的起纯铁制箭头;而能派出一名百夫长当游骑兵,那就意味着,他们身后至少是一个匈奴千人骑兵队。”

    听完皮匠的分析,萧逸三人的脸上同时变色,敌情出乎意料的严重,一千精锐匈奴骑兵,绝不是卧虎亭那数百老弱能对付的,必须马上撤离到河南岸去。

    “把所有死尸拖进树林里藏好,血迹全部用沙土掩埋,把他们的马匹全收拢过来,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的大队人马就会杀到,我们马上回去报信”,皮匠果决的下令道。

    一道狼烟在林间迅速升起,狼,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