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第45章 全员战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着军令下达,整个卧虎亭都进入战备状态,此时在无愁居大堂上,一百多名少年伙计在掌柜曹胖子的带领下整齐的列队站立,静静的等待着萧逸的命令,他们斗志高昂,肩膀虽然稚嫩却绝不软弱,他们就像是一群等待着人生第一次厮杀的幼狼,只要有一头勇猛睿智的头狼带领,就敢和任何猛兽搏斗,而在这里,萧逸就是他们的头狼!

    他们的‘头狼’大人,此时端坐堂上,双目微闭,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似乎对即将来临的战斗毫不在意……,自家事,自家知,其实萧逸心中现在正六神无主呢,“打仗?从来没想过,哥可是生在红旗下,成长在和平年代里,就是做过的最恐怖的梦里,萧逸也没梦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走上战场,更别提指挥别人打仗了。”

    军校?一天也没上过!

    兵?一天也没当过!

    兵书?一页也没翻过!

    这仗可怎么打呀?……别以为玩过几天《三国志》就能指挥打仗了,战争不是游戏,而是杀人的买卖,纸上谈兵的后果可是会死人的。

    萧逸觉得自己就是穿越一族的二等公民,看看别的穿越者,不是穿越成皇帝,就是穿越成王爷,最不济的也能穿越成个富二代,至于那些穿越到异界的就更牛了,不是随身带着奇异空间之类的作弊器,就是有个无所不知的千年老鬼伴随左右,指明前进的方向,个个英明神武,大气运加身,料敌如神,大杀四方,而且敌人的智商基本还都是负数,随便他们吹口气,就能让一个个历史名人灰飞烟灭,至于那些绝色美女更是哭着喊着的投怀送抱,哪怕是当第十八房小妾也在所不惜……

    再看看自己,一道闪电,几乎是赤身**的穿越的,作弊器、特异功能之类的啥都没有,刚来就被狼咬了一口,差点小命玩完,又穿越回去,别人都是一帆风顺的黄袍加身,自己混了两年多了,身上还是一件道袍,好不容易攒点家业了吧,又赶上打仗!哎!悠悠苍天,待我何薄啊!

    自怨自艾完了,现实还得面对,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都压在自己身上呢,绝不能辜负这份信任,无依无靠,唯有自强!猛地睁开双眼,萧逸的眼中又透露出了那种能吞噬一切的黑光,这就是典型的双子座性格,温柔时,平静如水,悍勇时,犹如猛兽!

    “豁出去了,打仗?说白了不就是人数多一点的群殴吗!没吃过猪肉,但猪跑可是没少看!”萧逸回忆着以前看过的无数狗血战争片,希望能从里面吸取一点经验,事在人为,没有谁一生下来就会打仗的,毛太祖他老人家凭着一本《孙子兵法》就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自己可是看过无数的经典战役的,“因为珍爱和平,所以我们回首战争……”

    那一部适合现在的情景呢?《地道战》?恐怕来不及挖了!《地雷战》?没有火药啊!《偷袭珍珠港》?连火药都没有就更别提飞机了……,《莫斯科保卫战》!!!就是他了,大不了一把火烧他个精光!

    “大牛,你先去铁匠铺里,尽量给弟兄们弄几件趁手的兵刃!”恢复冷静后,萧逸果断的开始发布命令。

    “诺!”毫不犹豫的,大牛立刻带着几名伙计向家中奔去,长久以来的相处,对萧逸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

    “马六,你负责收拢亭子里所有的战马,另外附近那些还未撤离的商队中,但凡有贩卖马匹的,一律买下来,价格不问!”

    “诺!”马六随即也带着几名伙计离去,说道相马,这里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曹掌柜的,你带二十名伙计把咱们库房里所有的无愁酒再蒸馏两次,然后全部运到镇墙上去,派人专门看守,不得有误!”萧逸知道,现在无愁酒的酒精度大概在30-40之间,虽然受条件的制约,生产工艺依旧简陋,但只要再多蒸馏两次,就能提纯到60度以上,60度的酒就不只是酒了,而是一坛坛高爆的燃烧弹!

    “诺!”虽然曹胖子对萧逸的这道命令是百分之百的不理解,“都要打仗了,还忙着提纯烈酒干嘛?”但想起当初梁百万的一再嘱咐,他依旧百分之百的去执行这道命令了。

    剩下的人,每六个分成一组,日夜巡逻,周围山上所有制高点一律派人看守,一旦发现匈奴人的踪迹,白日生烟,夜晚举火,不得有误!说道最后,萧逸那张微黑的小脸上已经布满了杀气,打仗,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

    “诺!……”众伙计齐声应道,将为兵之胆!自古皆是如此,只要上位者不害怕,那么底下人就绝不会胆怯!

    …………………………

    整个卧虎亭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兵营,铁匠铺里的敲击声日夜未停,连弱小的妇孺们都忙着赶制干粮,搬运砖石,青壮们更是刀不离手,马不离鞍,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可是匈奴人暂时没有来临,萧逸却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宿敌,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紫木公子!’

    原来老亭长担心匈奴人会有大队来袭,出于安全考虑,准备一旦卧虎亭守不住,就把老弱妇孺通过那座木桥撤退到盘龙河南岸去,所以特意派人请紫木公子前来商议,两亭本就是数百年的邻居,又都是军屯的后代,本应该守望相助才是,于是,在卧虎亭中,无愁居的大门口,两个命中的宿敌既是巧合也是命运安排的见面了。

    有些人会一见钟情,有些人则恰恰相反,一见成敌!现在萧逸和紫木公子就都是这种感觉,两个从未谋面的人,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就感觉像是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宿敌。

    “阁下就是酿制出‘无愁酒’,短短时间就创下偌大一份家业的萧郎吗?”一身白袍的紫木公子风度翩翩,面容和煦,眼光却锐利如刀,看向无愁居的眸子中闪动着贪婪的目光!

    “不敢,一点产业温饱而已,何足挂齿,阁下就是威震‘盘龙亭’的紫木公子吧?”一身黑衣的萧逸深沉如水,目光犹如吞噬万物的黑洞,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对方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河边碰到那头黑狼王的时候,危险,十分危险!

    “匈奴南侵,还望阁下小心谨慎,若事有不测,可渡河南来依附,我盘龙亭绝不会‘隔岸观火’的!”紫木公子的话看似和善,但‘依附’两字却大含深意,至于‘隔岸观火’四字更是一种**裸的胁迫。

    “呵呵!多谢,我卧虎亭众志成城,早已固若金汤!”萧逸毫不示弱地继续说道:“请公子牢记,我们无愁居这里,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叉!”

    呵呵,告辞!

    不送!

    没有多余的废话,两个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从对方的眼神中就明白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成为朋友,只会是龙争虎斗!只会是你死我活!

    回到盘龙亭中,换了一身粉色衣衫的紫木公子侧躺在软卧上,开始慢慢的细品一杯‘无愁酒’,现在他越来越喜欢这种酒的滋味了,更甚至恨不得把这种‘酒’全吞下肚去。

    一旁的心腹‘大肠管家’满脸疑惑的问道:“公子,匈奴人会来吗?我们真的要帮卧虎亭的人守住退路?”

    紫木公子微微一笑,粉如桃花的面孔上不经意间媚气外露:“匈奴人一定会来的,忘记前段时间,我们家的商队偷偷向草原上走私了一批铁器和烈酒吗?我特意让商队四处宣扬,烈酒就是‘卧虎亭’出产的,野狼闻到了血腥味,怎么可能不来呢……

    “至于卧虎亭最后的退路吗?哈!哈!哈!………………”

    看着眼前笑得面如桃花的主子,平时也算心黑手狠的‘猪大肠’也不禁后退了半步,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个翩翩美公子,而是一条随时会择人而噬的毒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