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第44章 北地男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匈奴南侵,大汉北疆的长城沿线全都点燃了滚滚的狼烟,一道、两道、三道、整整四道狼烟冲天而起,从一座座烽火台不断的向远处传递,四道狼烟是汉军制度上最高等级的军事预警,这代表着起码有数万狼骑向中原内地杀来……

    一时间所有北地城邑全部关闭四门,各地郡兵开始上城布防,各处集市上的商人们立刻四散而去,无数的平民百姓要么涌进大的城邑,要么开始向山中转移自己的一家老小,大批的难民群四处奔跑,哀嚎之声响彻田野……

    从大汉王朝建立那天起,在北部边疆实行的就是军屯制度,既兵民合一,这里的百姓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渔阳郡地处幽州的最北部,而卧虎亭则在渔阳的最北部。

    当初卧虎、盘龙两亭的建立,本来就是两个驻军团体,数百年来这些忠心耿耿的戍边士卒们,一边保卫边疆,一边生息繁衍,才慢慢形成了现在的两个镇子。

    如今边塞的滚滚狼烟重新唤起了卧虎亭彪悍铁血的一面;在镇子中心,那座从未打开的神庙前,突然响起了疾如风暴的战鼓声……

    久违的鼓声咚咚的响起,瞬时间原本安详平静的像一洼湖水般的小镇,立刻就变成了一锅滚烫的费油,巨大的呼喊声从四处响起,无论是在地里忙碌的农民,还是在街头叫卖的小商贩,或是在树下闲坐的老者,只要是卧虎亭户籍上有的居民,全都第一时间扔下手中的活计向家中跑去!

    跑回去的是农夫,商贩,平民,而走出来的却是一个个身穿战甲,手握兵刃的战士,北地男儿,无论老少,战时人人皆可上阵杀敌。

    正在河边练镗的萧逸也被听到鼓声的大牛和马六拽着向广场上跑去,虽然他是个道士,可名字却实实在在的写在卧虎亭的户籍上,而户籍之上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战士,另一种是未成年的战士!

    因为有坐骑加上随身就带着练武的兵刃,所以三个人第一时间赶到了广场上。广场高台之上,萧逸惊诧的看到,那个平日里和蔼可亲的‘老亭长’身披一件陈旧的铁甲,腰夸一柄擦拭的寒光闪闪的环首刀正威风凛凛的站在那,满头稀疏的白发今天梳理的一丝不苟,那双昏聩的老眼此时格外的明亮,丝毫没有了往日里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一面黑色的汉军旗帜就插在他的身后,随风上下飘摆!

    还有那个平时在集市上总是送鱼给萧逸的老渔翁,此刻正在拼命的敲击一面巨大的战鼓,密集的鼓点声震得人心发颤,似乎满腔的热血都随着鼓声开始沸腾。

    人流不断的向广场上汇集,最后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伙,一批是和老亭长一样,白发苍苍的老战士,都是当年在战场上厮杀过的退伍军人,各自披着陈旧的铠甲,手中的兵刃也大都古朴残缺,虽然已经年老,却一个个神态平静,丝毫不乱,甚至在他们的目光中还透露着一丝丝的兴奋,就像一匹年迈的战马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时,又一次获得在沙场上冲锋陷阵机会的兴奋,也许这种战鼓声在他们的心中从未平息过吧!

    第二批就是跟在铁匠和皮匠身后的那些铁匠铺里的师傅和学徒,这些都是卧虎亭里的精壮汉子,虽然人数比较少,却是亭中的主力,再看手中的武器,钢刀、长矛、火钳、铁锤,显然都是从铁匠铺里顺手抄来的家伙。

    最后一批就是站在萧逸身后的那些无愁居的伙计们了,清一色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而且属他们人数最多,至于手中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菜刀、马勺、木棍、板凳腿……,此时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显露的既紧张又兴奋。

    最后连穿着阴阳水火道袍的‘出尘子’老道,也背着他那把‘紫薇真武太极阴阳桃木剑’出现在神庙前的队伍中!

    至此萧逸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北地男儿,皆可带刀!

    当激烈高昂的战鼓声突然停止时,整个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连那些妇女儿童都在不远处默默站立,老亭长用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喊道:“开庙门,祭英灵!”

    随着神庙陈旧的大门慢慢的打开,无数的灵牌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密密麻麻的灵牌上刻着卧虎亭历代战死者的名字,所有镇民全都低头肃穆,一些年纪小的甚至开始低声哭泣,这里安葬的就是他们的祖先、亲人、骨肉……

    “为什么庙门从不打开,为什么卧虎亭里大都是老弱妇孺,原来,青壮们都在这里了!”看着眼前可歌可泣的一幕,萧逸心中同样热血翻涌,学着那些老战士的样子,以右手捶胸,向这些战死的英灵致以最崇高的军礼!

    卧虎亭原来有人口一千户左右,可连年的征战,朝廷从‘卧虎亭’抽调了大批的青壮年从军,加上兵灾、旱灾、瘟疫,使得镇子里的人口下降到不足400户,而且多是老弱妇孺,而刚才萧逸数了数,广场上大概站立了300多名男人,几乎是每户一丁,这些应该就是卧虎亭仅剩的全部男丁了吧。

    看着高台上一脸肃穆的老亭长,大牛悄悄地告诉他,“卧虎亭属于军屯,兵民合一,老亭长同时也是‘典农都尉’,听说年轻时曾经跟随窦固大将军兵出漠北,血战过匈奴。”

    随着鼓声停息,老亭长用洪亮的嗓音大声宣布:“狼烟传警,匈奴入侵,卧虎亭从今日起恢复战时制度,有贪生怕死者,杀!有私自逃跑者,杀!有不听军令者,杀!!”

    下面的人群鸦雀无声,虽然很多少年一脸的紧张之色,却没一个人胆怯;这个时候的汉人内心是极其骄傲的,在他们的眼中,匈奴人也好、乌丸人也罢,全都是二等公民;苍天之下,唯有大汉!当年的汉武大帝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荣耀和自信,也许你能在战场上杀死他们,但却休想让他们产生恐惧或者承认失败。

    看着士气高昂的人群,老亭长满意的点点头,开始分派任务,“铁匠牛弘,你负责带领所有学徒,星夜打制武器,不得有误!”

    “诺!”牛铁匠上前行军礼,而后退回本队。

    “皮匠张济!”你负责带领一些人,准备皮甲,修理弓箭,以备战时使用。”

    皮匠还是一副阴森森的样子,什么也没说,抱拳行了一礼。

    “萧逸何在?”老亭长的目光最后投向了无愁居的一众少年身上:“你负责收拢马匹,安排人手,四处巡逻,一旦发现匈奴人的踪迹,立刻燃起烟火示警!”

    “诺!……”萧逸好不犹豫的站出队列,做为无愁居的老板,少年们的头领,卧虎亭的一份子,他理应负起自己的责任。

    “其余众人抓紧时间修葺加高镇子围墙,所有妇女赶制干粮,不得有误!”老亭长最后命令道。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