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第39章 河中练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无愁居摆下丰盛的酒宴庆祝神兵出世后,萧逸就开始了自己的练镗计划,从凤翅镏金镗出世那刻起,他就一天十二个时辰无时无刻的不握着它,吃饭、睡觉,就是每晚泡药浴的时候也不撒手,要想人兵合一,就必须用自己的体温慢慢的温养它,用自己的内衣去一点点的感受它,萧逸相信兵器是有灵的!

    一件兵器本身原本是没有灵魂的,可随着使用的人对它沁入了大量的感情和汗水,慢慢的它就会产生灵性,这也许可以解释为武者对自己潜能的激发,或者说是对自己的一种催眠;相信自己手中兵刃的力量,相信只要兵刃在手,我即天下无敌。

    从那天起,在盘龙河边出现这样一副场景,一个黑衣少年一手抓着凤翅镏金镗,紧闭着双眼,站在微风中一动不动,用内心感受着镗身重量在微风中的变化;这就是武者对兵器敏感度的训练,兵器的每一丝重量的变化都要感受到,哪怕是一片叶子轻轻的落在上面;这样慢慢的就会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当在战场上与敌人兵器碰撞时,你就能立刻做出最精准的判断,进而发出最凌厉的进攻。

    兵刃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人类手臂的延长,使用到精妙处,甚至比自己的手臂还要灵活。

    除了训练敏感度,有时萧逸也会潜到盘龙河中利用湍急的河水训练自己的力量,八十一斤重的凤翅镏金镗被河水一冲,舞动起来立刻就会变得重逾千斤,现在正是夏季河水暴涨的季节,每当上流的河水飞奔而来时,水浪拍打两岸的岩石,轰轰发声,犹如有千军万马杀来……

    盘龙河水面上比较平静,水下却是暗流汹涌,萧逸每次都是吸足气,沉入水底,双足用力站在柔软的河床上,对抗那排山倒海一样的力量,还有那防不胜防的水中暗流漩涡;而且河水中还会夹带一些从上游冲击下来的树枝,泥沙、碎石,藏在湍急的水流中,让人防不胜防,就是遭受过狼群围攻的萧逸在这样的天地之威面前,脸上也不禁变色。看似柔和无害的流水,竟然也有如此可怕的一面。

    如此情景,不由让他想起‘出尘子’老道教给他的道德经里的一段话;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所恶,故几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惟不争,故无尤。”

    如果上面这句话道出了水的本质,那么下一句话就是对水的定义。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能攻坚强着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世间最弱是水,世间最强也是水!

    而强弱之间是可以转换的……

    如此每日反复练习,短短几个月时间,萧逸就觉得自己的气力突飞猛进,凤翅镏金镗挥动之间,竟然隐隐的有了一丝万马千军之势,而兵器振动之时所产生的暗流漩劲,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每日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就是以他那经过天雷淬体、药浴浸泡的变态身体也会吃不消,每当他精疲力尽的时候,就会爬上河岸休息……

    而当他休息的时候,那个穿红衣服的‘女王’就会跑过来……

    自从萧逸回来以后,几乎每次到河边练武都会碰到红衣服小女孩,躲都躲不开,因为每次小女孩出现,‘白菜’都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吃着她带来的萝卜,接受挠痒痒的服务,而萧逸和‘白菜’是形影不离的。

    所以后世留下一句俗语:“跑得了萧逸,跑不了‘白菜’……”

    说来也奇怪,平时除了萧逸喂的食物,‘白菜’是从来不吃别人给的东西的,连‘出尘子’老道也不例外,唯独对这个小女孩,不但吃她带来的食物,而且高兴起来,甚至还会让小女孩骑到背上来,跑上几圈……

    如果被别人看到这一幕不知要惊掉多少下巴,要知道,小道观里每个人做梦都想骑上‘千里墨烟驹’,试试那如同乘风踏雾的神速,可惜每一个想爬上马背的家伙,都会被‘白菜’一蹄子给踢出去,点背的还会被咬上一口……

    面对如此重色轻友的‘白菜’,萧逸也只能暗叹,‘女王就是女王!’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好在,现在‘女王大人’不再咬他了,每当萧逸在水中练镗时,她就在河岸上默默观看,上岸休息时,她就很淑女的坐在他身边,递过各种带来的美食,还用自己的小手帕给萧逸擦汗,贤惠的一塌糊涂,不过每次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牙齿伤疤都会提醒萧逸,千万别被眼前的温柔假象蒙蔽,女人可是老虎啊!……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这可是无数英雄好汉用血泪得来的教训。

    想想被骗的惨不忍睹的傻小子张无忌……

    想想外表纯真的犹如仙女般的腹黑女周芷若……

    “珍惜生命,远离美女!”

    果然,今天‘女王大人’就提出要求了;“无愁哥哥给我讲故事?”说完一双小小的桃花眼就开始拼命的放电,而且电流极其强大,让萧逸感觉到自己仿佛在经历第二次天雷淬体一般。

    看着小女孩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萧逸就感觉仿佛有无数只乌鸦在围着自己的脑袋飞舞。“我一个心里年龄超过三十岁的大男人给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讲故事?这也太难为人了……”

    不过看到‘女王大人’那副泪眼汪汪的可怜样子,最终萧逸还是屈服了。

    当然,萧逸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看到‘女王’露出那对小虎牙,磨牙霍霍的样子才屈服的。‘女王’果然还是会咬人的……

    “好吧!那就讲故事,从前有个卖火柴的小女……不对,……现在还没有火柴呢!

    从前有个漂亮的白雪公主……,还有一面魔镜……”

    女人的泪腺是发达的,这个和她的年龄大小无关,每次讲完故事的结果就是,萧逸的衣服被‘女王大人’当作手帕哭湿一大片,而且一边哭,一边还没忘了问,“无愁哥哥!那你说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当然是我最高贵、最可爱、最善良、最漂亮的女王大人你了!”看着笑的春光灿烂的小女孩,萧逸如是说到,同时心理暗暗加了一句:“牙齿最锋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