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37章 万年深海寒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蓟县通往渔阳郡的官道上,三匹快马在飞奔着,为首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黑衣,面目清秀,长得蜂腰狼背,体型威武,腰中别着一把黑鞘短刀,马鞍上挂着弓箭,少年不时的催促着胯下的黑色骏马跑的再快点,好像生怕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上来一样。

    黑衣少年正是刚参加完梁府寿宴的萧逸,本来他还打算在蓟县多待几天,欣赏一下古代大城市的风景,可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他惊喜的发现身边出现了大量的莺莺燕燕,十几名梁家女孩把他包围了。

    按理说做为常年宅男的他并不反感女色,相反他那早已成熟的内心里一直渴望找到一位灵魂上的知己,从此风花雪月,只羡鸳鸯不羡仙;可问题是这十几名女孩全都是十岁左右的小萝莉,一个个长得天真可爱,超级卡哇伊类型的,现在却全都描眉画眼,装出一副任君挑选的大人模样,把萧逸看的是目瞪口呆。

    “无愁哥哥,你看我今天漂亮吗?”这是用少女版本美人计的小萝莉。

    “无愁哥哥,你喜欢吃什么?人家的奶娘……,不是,人家可是烧得一手好菜的。”这是懂得要想征服男人的心,必须先征服他的肠胃的聪明型小萝莉。

    “无愁哥哥,人家晚上一个人在屋子里,好冷!好怕!好寂寞!”这是会装可怜的小萝莉。

    “无愁哥哥,奴家过了今年就10岁了呢……”

    “天呀!要疯了……,哥喜欢的是美女,而不是未成年的美少女啊!”萧逸蹲在地上狂拔头发,对这些小萝莉打不得、骂不得、又赶不走,稍微凶一点就会给你掉金豆,简直比那些凶猛的狼群还要难以对付。

    “珍爱生命,远离萝莉!”

    感觉到情形不对的萧逸立刻三十六计-走为上!给梁小鱼留了封书信后,没有惊动任何人,萧逸连夜带着大牛、马六二人开溜了,梁老爷子的那点小心思,他又岂能看不透呢……,更何况帮朋友的忙帮到现在这个程度就可以了,金光大道已经铺好,剩下的就看梁小鱼自己怎么走了。

    任何地方都有红花和绿叶,在梁家这场内部竞争中,萧逸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片绿叶;只要衬托出梁小雨那朵红花就好了,如果因为自己表现的太多,闹得最后喧宾夺主,绿叶覆盖了红花,那就大家都不好过了……

    至于萧逸留给梁小鱼的那封书信,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役鬼通神!”一个顶尖的商人除了会挣钱,更要懂得怎样花!

    至此,声势浩大的梁家寿宴结束后,所有前来祝寿的梁家子弟都被强令回到原处各地,只有九少爷梁小鱼被梁家主以;轻慢放荡,顽劣不堪!”为名,被留在蓟县,接受家主的“严加约束,亲自管教。”

    明眼人都看得明白,梁小鱼就是未来的家主了,否则一个顽劣的少年,何须用日理万机的梁家家主亲自管教。

    当大家都开始对这位平时低调的几乎被人忘记的梁小鱼议论纷纷时,那张神秘的羊皮也一再被大家提起,以至于慢慢的在幽州一带形成一股送羊皮做礼物的风气,尤其是在长辈的寿宴上,你要是不带一张羊皮去,都不好意思和亲戚打招呼……

    “一张羊皮定家主!”也成了日后无愁侯萧逸的一段传说故事……

    而那张神奇的羊皮卷,在两千年以后,被仍然是跨国大财团的梁家捐献给了国家博物馆,面对这张两千年前就出现的如此高准确度的’亚欧大陆商业地图’,考古界和金融界又是一片哗然,对中国人祖先的智慧惊叹不已……

    ……………………

    有了上次山中遇到狼群的教训后,萧逸三人不敢再走小路,直接从官道奔着渔阳而去;一路无话,快马加鞭之下五天后顺利到达卧虎亭;道观里的一切和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张燕不见了。

    出尘子老道告诉他们:“这个孩子心中有太多的仇恨,也背负了太多的包袱,既然他选择了自己的路,那就让他去吧,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无论离开了谁,太阳依旧是东升西落,道观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平时习武练箭,偶尔去山下的无愁居喝几杯酒,这就是前世宅男们最大的梦想了,正在萧逸享受自己的快乐人生时,一件奇特的礼物找上了他。

    原来梁百万得知萧逸连夜跑路之后,急得差点来个“萧何月下追韩信”,不过被老管家和儿子给劝住了,万事不可强求,不过出于一个商人的精明,这个善缘必须要留下的,在从儿子口中得知,萧逸乃是练武之人,而且还没有趁手的兵器时,他立刻选派了一名管事带着一份礼物星夜兼程的送了过来。

    管事名叫曹福,是个身高7尺,腰围也快到7尺的胖子,一张极具喜剧感的面孔,无论对着谁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而且此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

    来之前,梁百万特意交代,“到卧虎亭之后,就以管事的身份留下来,接手无愁居的事情,但所有大事小情必须听萧逸吩咐,就算是让你一把火把‘无愁居’烧了,也要照行不误,而且日后凡是梁家的无愁酒业务,所得红利一律分五成给萧逸,这条规定,永世不变。”

    于是这个胖子就出现在萧逸的面前,还有随行带来的一件礼物————万年深海寒铁!

    经常和牛铁匠打交道的萧逸曾听他提起过,这个时代最好的打造兵刃的材料有两种,分别是天材、地宝!

    ‘天材’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陨铁,这个可以理解,因为在掉落过程中受到极度高温的摩擦煅烧提纯了材质,加上里面含有一些这个世界上所没有的稀有金属,所以打造出的兵器锋利无比,又因为是从天而降,所以深受跪拜“苍天图腾”的汉族人所推崇,视为天兵。

    而‘地宝’就是眼前这块不起眼的黑乎乎的家伙了,在沿海地区,有一些火山岛上含有丰富的铁矿,每当火山喷发的时候,巨大的热量就会把这些铁矿石溶解,提炼出最纯粹的精铁,随着滚滚的岩浆流入大海中,最后随着冷却下来的岩石在海底深深的沉睡,一睡就是数万年,乃至数十万年……

    因为地处深海,加上数量稀少,所以极其难以获得;只有当地壳变迁,沧海变成桑田之时,才会偶然的被世人获得那么一点点。

    这块万年深海寒铁本来是梁家三少爷花费数万金才得到的,送给梁百万作为寿礼,堪称是稀世珍宝,结果最后却便宜了萧逸。

    面对这样的神物,萧逸也不敢等闲视之,连忙亲自去请来牛铁匠,做为锻造武器的世家,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听说有万年深海寒铁出世,牛铁匠扔下手里的锻造锤直接就跑了过来,那风驰电掣的速度,都快赶上‘白菜’了。见到那块黑色东西的一瞬间,牛铁匠一双眼睛直接就变红了,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个温柔劲,就像是抚摸情人的皮肤,随后用手指轻轻敲击起来,发出沉重的声音;最后,铁匠一把拔出自己平时随身携带的匕首,用尽全力向寒铁石刺了过去,“叮!”的一声,那把经过淬火处理的匕首应声断为两节,而黑色寒铁石上,连一丝痕迹也没留下。

    “黑如墨,声如木,坚逾金刚,果然是万年深海寒铁没错”,铁匠一脸肯定的说道:“而且看分量,这块应该在百斤左右,足够打造一件神兵利刃了。”

    晚上,泡在药浴里,萧逸微闭双眼,开始思索该打造一件什么样子的兵器呢……

    快两年了,药浴的颜色是越来越深,以前还是微微有些发灰色而已,可随着萧逸的不断长大,‘出尘子’老道也不断加大药浴的分量,现在的水已经完全变成墨汁一样的颜色了。而里面的东西也变得越发五花八门了,蛇虫鼠蚁,花草树木,甚至还有一些山中猛兽的精血,真不知道出尘子那里弄来的如此多的东西,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无愁酒带来的钱财有大部分被老道用来收购这些材料了。

    难怪卧虎亭附近最近药商云集,原来自己就是他们最大的客户。

    不过两年来,日夜的浸泡药浴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十六岁的萧逸现在的身高已经超过了七尺,长得蜂腰狼背,猿臂一伸3石的硬弓轻松拉成满月状,浑身力大无穷,能轻松地举起数百斤的重物。

    前世自己所知道的厉害兵刃一一在萧逸脑海中闪过:既要威力强大,还要符合自己的武艺路数,那么……

    ”西楚霸王项羽的--霸王枪?……威猛有余而灵气不足,不太适合自己的武艺路数……

    方天画戟?……也不成,那是三姓家奴的武器……不可取……

    隋唐第一条好汉,西府赵王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嗯!这个好,霸道无双,天下无敌!一个锤就重400斤,两个就是斤……斤???……还是算了吧,那就不是血肉之躯的凡人能用的。

    那么,第一条好汉的不行,第二条好汉的兵器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