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第35章 第三十四梁府会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蓟县为幽州治所,也是精华所在,人口众多,钱粮充沛。外墙高达三丈有余,厚一丈五,城上箭楼密布,旌旗如林,城下设地堑三重,密插尖木,外有护城河水深且宽,当初十余万黄巾军来攻,激战半年之久,陈尸数万,也未能踏上城头一步。

    梁家的府邸就在蓟县城南,一片占地极广的豪华院落,显示着这个家族丰厚的底蕴;对于这位九少爷的回归,梁家人表现的很欢迎,但又不是特别的欢迎。因为这几天的时间中,总共会有12位少爷回来,至于其他的旁系族中子弟更是不计其数,听到梁小鱼有整整11个竞争对手,萧逸不得不对那位梁老爷的繁殖能力大加赞叹。

    不过很快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传来,梁小鱼的竞争对手减少了3个,也就是说有3位梁家的少爷在回归途中突然遭到了劫匪的袭击,命丧半路,对此萧逸表示了安慰,大牛、马六则表示了恭喜,而梁小鱼则拍着胸脯一副吓死宝宝了的表情!

    随着梁氏兄弟们的回归,整个梁府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冰冷的杀气,夜晚时分,无数的信使、仆人往来穿梭,结盟、试探、敲打、挖坑……无数的阴谋诡计在黑暗中默默进行着;对此萧逸没有做出任何谋划,只是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梁小鱼的屋子里,把‘贪狼’宝刀放在了睡觉的枕边,随后两个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同吃同睡,寸步不离;做起了最坚定的乌龟派!

    对于这些从外地陆陆续续回归的儿子们,高深莫测的梁百万一个也没见,对于那3个永远也回不来的儿子,同样也没有丝毫的过问,用养蛊之法,让子弟们互相竞争撕咬,本就是许多大家族中经常使用的办法,也只有用这种血腥的手段选拔出来的家主继承人,才有本事在乱世中带领整个家族存活下去;虽然残酷,却是现实。

    出乎意料的是,梁百万没见任何一个儿子,却特意让老管家过来请萧逸到后宅相见,递给梁小鱼一个安慰的眼神后,又让大牛、马六二人寸步不离的守护一旁,萧逸则随着老管家向后宅走去,对这位富可敌国,神秘莫测的梁氏家主,他也有很大的好奇心。

    ………………………………

    春季的小花园中百花盛开,无数的蜜蜂在花朵上来回飞舞,勤劳的采集着春天的蜜露,可惜无论这些工蜂付出多少劳动,最后享受蜂王浆的却是那只永远待在巢穴里一动不动的蜂后。

    萧逸正在盯着眼前的大餐,豪族的伙食水平就是好,熊掌、驼峰、豹胎、猩唇……各种山珍野味应有尽有,甚至桌上还有一条海鱼,虽然个头小了点,只有一斤多左右。

    要知道在蓟县这个远离海岸的内地,有咸鱼干吃就不错了,想吃到如此新鲜的海鱼,在一般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对于那些豪门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钱,鬼尚且能够推磨,何况是区区一条海鱼呢,无非是托着一个水盆,再跑断几条马腿而已……

    古人讲究分食,各吃各的,梁百万就坐在萧逸的对面,面前只有区区两盘青菜,一碗粟米粥,与萧逸的豪华大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姿色艳丽的侍女恭敬的给二人斟上美酒,随后侍立一旁,可是二人谁也没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如果梁家主的目光犹如锐利的星光,能看透一切迷雾的话,那萧逸的眼睛就是一团能吞噬万物的黑洞,再锐利的光线也逃不脱它的吞噬---没办法,太饿了,上辈子谁能享受到这么多的野味,全是珍惜保护动物啊!

    “请!”半晌,梁老爷莞尔的一笑,对着面前已经开始流口水的萧逸说道。

    瞬间萧逸就变成了饕餮之徒,这段时间一路上总是吃烤肉了,遇到如此美食岂能放过。

    看着萧逸一副饿死鬼投胎的吃相,身边两个负责斟酒的美貌侍女都不禁捂嘴轻笑,服侍过无数达官显贵,能在梁家主面前如此毫无顾忌的人,她们还是第一次碰到,而且还是个俊俏的少年郎,虽然长得黑了点,不过还是很耐看的。这些侍女本就是家养的歌姬,平时陪客人喝酒饮宴、甚至暖床侍寝都是平常之事。于是两个侍女在斟酒的同时,身体总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萧逸,尤其是胸前的一对大白兔,在哪晃来晃去的很不安分,似乎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

    对于身边有美人给倒酒添肉,萧逸表示还是很欢迎的,前世做为宅男的他,可没有机会享受这个待遇,不过要说有多么惊艳就不至于了,感谢前世发达的信息网络,虽然一直没吃过猪肉,可猪跑却没少见。各种古装的,现代的美女,还有电脑硬盘里那几十g的小电影内存,都让萧逸的免疫力非常强大,心中早已****……

    “美色难动其心啊!”梁百万心中暗暗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他看的出来,面前的少年并不是在故作君子之状,似乎眼前的食物比起美人来对他更有吸引力。(萧逸……)

    “少年郎!士、农、工、商;商人为四民之末,对此你是怎么看?”看着面前终于吃饱喝足放下筷子的萧逸,梁家主缓缓地开口问道。

    “以小子来看,天下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如果说农民是一个国家的脏腑,军队是国家的骨架,那么商人就是国家的血液;商人汇百业之总而融通天下!无论哪个国家失去了商人的踪迹,那么就算不灭亡也会失去生气!”坐而论道可是萧逸的强项,后世那么多论坛不是白看的,何况吃人的嘴短,看在今天这份美食的份上,他也不介意给梁百万普及一下现代化商人的知识。

    “商人可以说是一个危险与机遇并存的行业,只要抓住机遇顷刻之间就可以富甲天下,同样也可能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商人可能因人觊觎而送掉性命,商人可能丧失信誉而无法重振,商人要随时面临同行的倾轧;说到这里萧逸看了看梁百万那张似乎毫无表情变化的老脸,又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商人永远也得不到保护,在绝对的权利面前,再成功的商人也只是一块待割的肥肉……”

    其实商人团体在古代是很悲催的,国家一个诏令的推出,或者一个币制改革的施行,都可能让他们倾家荡产,比如西汉武帝时期,他手下宠臣张汤就出了个敛财的好主意:把御林苑里的白鹿宰了,鹿皮硝好后切成一尺见方的小块,画上彩绘,然后,这些连做双童靴都不够的小块鹿皮,就成了标价40万钱的顶级钱——白鹿币。

    然后国家用造价低廉的白鹿币从商人手里换取大量的货物……

    然后,国家拒绝回收白鹿币……

    再然后,商人全破产了……

    就这样,萧逸口若悬河地说,梁家主在哪静静的听,既不点头赞同,也不表示任何反对……

    终于,一番高谈阔论后,萧逸从怀里拿出一张早就画好的图纸,直接递了过去,上面是无愁酒的制作方法流程以及日后的发展方向。面对一脸诧异之色,没想到会如此容易得到无愁酒秘方的梁百万,萧逸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说道:“我和小鱼是朋友,得师者王,得友者霸!”说完直接起身告辞。

    攥着手中的秘方,梁百万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表示请他明天出席自己的寿宴,然后起身,亲自把萧逸送出了小花园。

    在一旁站立的崔老管家看到这一幕,却是暗暗吃惊,要知道,当初就是蓟县的郡守大人前来拜访,梁老爷也不过是起身拱手送行,从没有人能让他送到门外的……

    豪商自然有自己的架子,何况现在朝廷直接卖官鬻爵,什么样的官职都能用钱买得到,比如前不久,曹操的父亲曹嵩家资巨富,直接出钱1亿买得太尉一职,位列三公。

    而梁家的财力比起曹嵩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梁老爷有意的话,呵呵!立刻就能紫袍加身……

    “老爷刚才为何没在席间招募这个少年?”等到小花园里只剩下主仆两人时,崔管家一脸不解的问道。刚才的一番话,他也听的一清二楚,这个少年绝对是难得的良才美玉……

    坐回原处的梁百万脸色终于变得凝重起来,开口道:“此子才智超群,胸有大志,美色难以动其心,万斤难买的秘方在他眼里视若草芥,而且刚才短短一席话把我商家的利弊兴衰分析的一清二楚,如此能洞彻天下者,日后必是伊尹、霍光之流,不是小小一个梁家能容的下的,我们需要的是一匹能带领梁家开拓进取的千里马,而小九带回来的是一条能翻江倒海的蛟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