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34章 结拜赵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百步?这短短的三百步平时对他们而言轻而易举,可现在却关系着众人的生死,怎么才能在狼王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以最快速的冲过去呢?萧逸摸着下巴开始反复思考着各种方案了。

    火光下‘白菜’的身影幽暗不明,黑色的皮毛使它在夜幕中得到了最好的保护色,刚才的一场血战让它非常的兴奋,此时正不停地用铁蹄刨着地面,白菜的蹄子和别的马都截然不同,因为上面装着一件秘密的杀器---马蹄铁!这个秘密只有萧逸自己知道,就是牛铁匠也只是疑惑不解的,按照萧逸给出的图纸打制了四个奇怪的半圆形铁条而已,自从有了马蹄铁的帮助,‘白菜’的奔跑速度更上了一层楼,快的犹如鬼魅一般。

    又紧紧握了下手中的‘疾风’弓,3石的弓力足以让它射穿百步内的重甲,宝马在侧,良弓在手,两个深深的酒窝出现在萧逸的小脸上,计策已定!

    迅速聚拢过来众人,萧逸说出了自己的计策:“要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狼王就在正西400步外,一会大牛,马六你们两个负责扔掷火把,从狼群的包围中给我烧出一个缺口,我骑上‘白菜’,往西南猛冲,借着‘白菜’的身影掩护我,然后子龙兄,你的连珠箭负责给我提供掩护,只要靠近狼王100步内,我有把握一箭射死它。

    听着萧逸的计划,众人面面相觑,在狼群中冲出300步以外,就算有弓箭掩护又谈何容易,何况弓箭最多掩护他150步左右,剩下那段距离就要单人独骑在旷野上面对狼群的围捕了,危险,太危险了……

    “何况现在是黑夜,在百步之外,就是眼力再好也很难看清楚目标?”众人不约而同地发出这样的疑问。

    “呵呵,眼睛虽然看不清,但我可以用耳朵听呀!”作为一名射雕手,除了敏锐的视觉,还得有过人的听觉,萧逸一脸自信的说道。

    “这是现在我们唯一死中求生的办法,不要再犹豫了,就这么定,如果等狼群组织好下一次进攻,我们就连这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吧。”

    “萧兄弟,还是让我去吧,凭我的箭术,100步内,定能取狼王的性命。”面对如此危险的事情,赵云认为应该由年长的自己去。

    “你的白龙马在夜色中目标太明显,这个事情还是我和‘白菜’最合适”,摸着自己微黑的小脸,再看着赵云那张英俊白净的脸庞,萧逸忽然发现,人长得黑点儿有时候还是挺好的。

    牵过身上沾有狼血的‘白菜’,萧逸摸着它的大脑袋轻轻说道,“伙计,今夜是生是死就看你我的了!”

    ‘白菜’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用大头不停地在萧逸身上蹭着,这是他们平时表示亲密的方法。

    虽然‘白菜’还没完全长大,但已经两岁左右的它完全体现出汗血宝马的天赋异禀,性情凶悍无比,雄健的身体已经发育的和普通匈奴马差不多大小,而且奔驰如飞,驮着同样未成年的萧逸急速奔跑还是不成问题的。

    拿过酒葫芦,猛地灌了一大口,一股暖流瞬间在胸中升起,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又给‘白菜’也喝了两口,提好弓箭,翻身上马,看了下同伴们一双双包涵着担心、期待、鼓励、相信的眼神,萧逸微微一笑,向众人猛地打了个手势。

    早已准备好的大牛和马六同时大吼一声,将手中的火把猛地扔向在不远处徘徊的狼群,出于野兽对火的本能惧怕,野狼们立刻嚎叫着四散奔逃,在密集的包围圈中立刻露出了一道空隙,于此同时,赵云的连珠箭以最大的速度开始狂射,为萧逸扫清障碍!

    与此同时萧逸双腿猛然夹紧,用手一拍‘白菜’的脑门处,‘白菜’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前蹄高高扬起,发出了一声好似龙吟虎啸般的嘶鸣,向着缺口处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萧逸的身体借助马登的力量紧紧的贴在马背上,仿佛浑然一体,这样远处狼王就很难看到他,看过好多遍《狼图腾》的他可从来不敢低估狼的智慧,突然一只反应过来后立刻追赶而来的野狼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就在鼻子里甚至都能闻到狼嘴里的腥臭时,一只快如闪电的穿云箭飞至,把恶狼死死的钉在了地上……赵云的箭术果然犀利。

    在白菜疾速奔跑的同时,萧逸把‘疾风’弓悄悄的挂在了右脚上,右手搭上一支狼牙箭,手脚同时用力,将弓拉的弯如满月,静静的等待着机会……

    ‘白菜’此时也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真不愧千里墨烟驹的称呼,四蹄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驮着一个人仍然跑的奇快无比,眨眼之间就冲出了三百步左右的距离,而身后大群的野狼迅速的追逐围堵了过来……

    “心如冰清,天塌不惊!”默念着静心咒,萧逸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开始用耳朵仔细倾听这个世界;四周的一切都仿佛变得格外清晰,风声、马蹄声、身后狼群追逐的喘气声……,突然百步之外一声嘹亮的嚎叫响起---那是狼王在指挥狼群……,就是此时,猛地一拉缰绳,‘白菜’咆哮一声,猛地前蹄抬空,同时向后扭身,将萧逸的右手位置转到了正西方向。

    此时的狼王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正在仰天嚎叫,召集属下迅速围堵猎物,萧逸右脚猛地抬起,对准了狼嚎声响起的方位,那里有两只绿油油的眼睛像鬼火一样闪动着,弓弦猛地一声振动,狼牙箭流星一般射了出去……

    没有看结果,萧逸对自己这一箭具有无比的信心,那是无数个日夜苦练凝聚的信心,迅速反手拔出腰间的‘贪狼’短刀,向一只迎面扑过来的狼头狠狠砍了下去,刀锋入骨,如切腐土,瞬间一腔的狼血喷了人马一身,凶悍的气势逼迫的围堵过来的狼群都不禁后退了几步……

    百步外那声指挥狼群的长嚎声,叫到一半出嘎然而止,失去首领指挥的狼群迅速慌乱起来,在几声互相交流的狼嚎响起后,原来还凶狠撕咬的狼群四散奔逃而去,就像一群丧家之犬,哀嚎着夹紧尾巴逃入了山林深处……

    仰天发出一声比那只狼王还要野性的长啸,萧逸拨马飞奔,向众人方向跑来,下马后与众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众人阵阵的心悸……

    狼群虽然跑了,可大家丝毫不敢放松,手提兵刃,一直在火堆边坚守到天大亮,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活下来了……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山林时,昨晚血腥的战场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眼前,遍地的狼尸,狼血,有一些还被啃咬过,惨不忍睹,数百米外的一座土坡上,一具体型雄壮的狼王躺在地上,个头几乎比得上别的野狼的两倍,而且一身皮毛竟然是罕见的银白色,箭簇正好从狼嘴处射入,直入咽喉,却神奇的没伤到皮毛丝毫。

    这样的战利品不能随便丢弃,马六跑过去,掏出小刀,飞快的剥起狼皮,对于自己坐骑的死,他可是耿耿于怀,很快,将剥好的狼皮递给萧逸,至于其余的狼尸也只能丢弃在这里了,大自然会很快的让它们无影无踪的;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众人立刻跳上马背,向山外飞奔而去,终于在中午时分,走出了这片山脉,这段惊险的狼口余生终于结束了……

    …………………………

    人字形官道上,一奔蓟县,一奔右北平,分手的时候到了,看着各奔前程的两条路,萧逸想了想把那张银色狼皮取出递给赵云:“共患难一场,送与子龙兄,留个纪念!”

    “如此罕见的宝物,岂敢接受,何况这张银狼皮是萧兄弟你舍命得来的,”赵云连忙推辞道。

    “子龙兄无需客气,狼口之下,性命尚且可以相托,何况区区一张狼皮,再说边塞之地苦寒,子龙兄白马银枪正需要一件银色狼皮大氅才相匹配。”

    “如此多谢了,萧兄弟如此义薄云天,赵云不才愿与你结为异性兄弟,不知意下如何?赵云俊朗的的脸上满是感动的说道。

    和赵云结拜,这是多少英雄豪杰梦寐以求的事情,萧逸岂会推辞,“正合我意!”

    当下就在这幽州古道边上,二人堆土为炉,插箭为香,取出一壶无愁酒,各自用匕首割破手指,让鲜血滴入酒中,开始结拜仪式。

    “今有常山赵云、渔阳萧逸,虽然异姓,结兄弟义,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天地作证,山河为盟,有违此誓,天地诛之!……”

    这一年,赵云24岁,萧逸16岁。

    “兄长!”

    “贤弟!”

    而后赵云送给萧逸一支穿云箭,箭杆上面有个小巧的‘云’字。

    萧逸则回赠了一支自己的狼牙箭,上面刻着篆文的‘无愁’二字。

    此时谁也没有想到,当数年以后,这对誓同生死的结义兄弟再见面时,已经是对阵沙场,各为其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