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第33章 夜战群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和赵云等人运气不错,在傍晚时分终于找到一处向阳避风的小山坡,山坡下还有一眼山泉涌出,泉水甘甜可口,扎下帐篷后,众人点起篝火,把白天射到的大雁开膛拔毛,清洗干净,放在火上烧烤起来,众人的马匹也卸下鞍鞯,喂食马料,‘白菜’那份更是萧逸亲手准备的,还额外给它的马料里伴上了一些‘无愁酒’,话说这小家伙自从舔过一次酒后,竟然爱上了这一口,甚至于最后如果不给它的饲料里拌上点烈酒,小家伙就会把头一偏闹绝食。

    一匹马竟然会喜欢上喝酒,对此小道观里的人除了拍手称奇,就是赞叹一句:“马如其主啊!一对酒鬼!”

    浓烈的酒香在山风中飘荡,立刻引起了赵云的注意,毕竟还从来没见过给马喂酒的,而且从哪浓香的味道中就知道是难得的好酒,身为武将者,又有几个是不爱美酒的呢!

    看着赵云的神态,萧逸大笑着从行囊中掏出一个酒葫芦,自己先灌了一大口酒,然后递给赵云,说道:“子龙大哥请尝一尝,我们家乡的特产美酒。”之所以自己先喝一口,乃是为了消除赵云的戒心,毕竟在这个乱世的旅途中,第一天相识的陌生人敬酒,不是谁都敢喝的。

    接过酒葫芦,也是猛地灌了一大口!赵云英俊白皙的脸上迅速涨红起来,既有酒的烈性,也有自己的不好意思,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一路上虽然与众人交谈愉快,可赵云手中的亮银枪却一刻也没敢放下,显然萧逸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谨慎,以喝酒来表示自己的诚意!

    人逸诚心待我,我必以诚心回之!至此赵云彻底放下了警惕,认可了萧逸这个朋友。

    “好酒,清冽干爽,入喉如刀,进腹如火;赵某从未喝过如此烈性的美酒”……想了想,赵云继续说道:“听朋友说最近渔阳郡出现了一种烈酒,名叫无愁酒,莫非就此酒?”说着指了指葫芦。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大牛接口道:“赵大哥好眼力,这正是无愁酒,而且还是无愁酒中的极品,等闲人是根本喝不到的。”

    以赵云的智慧迅速从众人的话语间明白了点什么,说道:“萧兄弟,字无愁,此酒也叫无愁,莫非……”

    “哈哈!子龙兄果然智慧过人,不错,这酒正是萧某所酿制,在下一生最爱的就是喝酒,所以习武射箭之余,就自己研制了这无愁酒,子龙兄喜欢就好,来,大家共饮!……”

    推杯换盏之间,众人感觉彼此亲近了多了,酒,本来就是男人之间结交朋友最好的桥梁。正好此时大雁已经烤成金黄色,浓浓的油脂不时落下,发出阵阵的肉香,奔波了一天的众人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月挂树梢,夜幕来临,山风吹佛耳畔,犹如美女的发梢轻轻扫过,让人很是舒服,众人喝的酒兴正浓的时候,渐渐的,四周山中野兽的叫声却在慢慢消失,一股狂野的气息慢慢的逼了过来……

    第一个感觉出不对劲的是‘白菜’,正在卖力啃食马料的它,突然停止进食,凭着马中之王的敏锐直觉,它慢慢抬起了头,鼻子在山风中狂嗅,一双小巧的耳朵连连转动,随即就开始暴躁不安的不停用蹄子刨地,并发出低低的嘶鸣声……

    从来和‘白菜’形影不离,心意相通的萧逸迅速感觉到了它的不安,起身来到它身边,一边用手安抚它的情绪,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他知道,让平时胆大包天的‘白菜’都深感不安,周围肯定有巨大的危险。

    赵云此时也停止了喝酒,凭着一个武者的直觉,他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山风中开始传来一股野兽特有的腥气味,当所有的人和马匹都感觉到不安时,一声嘹亮的狼嚎声响起在群山间……呜……呜……!

    “不好,是狼群!”

    众人迅速围拢在火堆边,面向外站好,萧逸和赵云执弓箭在手,大牛,马六也抽出兵刃,连梁小鱼也把大金算盘举在手中……

    狼嚎声越来越密,随即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黑色的夜幕中,慢慢向众人围拢……

    咱们在山脉的外围,不该有这么大规模的狼群,因该是初春时节,山内缺少食物,这些狼群才从深山里跑了出来。不愧是未来的五虎上将,赵云现在还能冷静的分析原因。

    “咱们这有火堆,野兽都怕火,不会扑过来吧?”梁小鱼吓的体如筛糠,一嘴小黄牙都不停地哆嗦。

    摸了摸左臂上那块狼牙留下的伤疤,“狼饿极了连同伴都能吃,还会怕什么火”,作为有生死搏斗经验的萧逸此时最有发言权了。

    “怎么办?”人类是群体动物,尤其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的都会寻找一个可以依赖的领袖,而这群人中,最为大家信服的就是萧逸了,无论是才智上,还是武艺上,众人都把他当作了主心骨。

    “不要慌,有火堆在,狼群暂时不会发起进攻,不要主动地招若它们,看好马匹,冲出去就会被狼群撕碎,狼群一旦见血就会更疯狂,还有……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注意找到狼王的所在地!”萧逸的大将风范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狼群慢慢逼近,绿油油的眼睛还有低声吼叫的声音就在众人周围游荡,赵云那白皙的面孔都变得发青,而萧逸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开始变得发红……

    围困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饥饿的驱使下,随着远处一声响亮的狼嚎声响起,进攻开始了,赵云的箭第一个射出,随着弓弦响,一只扑过来的恶狼被射的倒飞出去,身边的另一只狼也被萧逸的箭一下射穿;随即二人同时抽出兵刃开始与扑上来的狼群近身肉搏……

    一杆龙胆亮银枪在赵云手中就像活过来一样,刺、挑、提、缠、翻、圈、环……犹如银龙闪动,又似遍体梨花狂舞;转瞬间连挑数条恶狼,不愧是神勇之将!

    与之相对的,萧逸拔出自己的‘贪狼’短刀,一寸短、一寸险!刀锋劈砍之间往往近在咫尺,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一丝的停顿犹豫,虽然看起来没有赵云舞枪那么好看,但这正是萧逸崇尚的武道风格--简单、直接、迅速、一刀毙命!

    刀是用来杀人的,不是拿来看的!

    大牛挥舞狼牙棒,马六手持钩镰枪,二人身上也是狼血斑斑,就连不会武艺的梁小鱼此时也拼命挥动火把驱逐近身的恶狼,众人背靠火堆,巧妙地围成一个圆圈,奋力拼杀着……

    人群这边受到攻击的同时,狼群还分出一部分兵力向马群扑了过去,好在众人的战马都是百里挑一的匈奴马,在草原上都有着和恶狼搏斗的经验,赵云的白龙马更是神骏,连刨带踢,嘶鸣不断,使得群狼不得近前,而‘白菜’这一刻凶悍的一面全部爆发出来,不亏号称是‘千里墨烟驹’,这货虽然还未成年,但比起别的战马还要厉害,它竟然敢反过来追咬恶狼,而且凶狠异常,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在狼群中冲撞,真是让人分不清到底谁才是吃草的……

    一番血战过后,随着远处一声悠长的狼嚎,死伤惨重的狼群暂时退了回去,却依旧在附近徘徊着不肯离去,甚至在饥饿的驱使下,狼群开始吞噬那些死去同族的尸体,现场的血腥味越发的浓重了。

    众人这边,大牛在保护梁小鱼的时候后背被狼爪掏了一记,血淋林一片,马六正在给他包扎,其余众人无恙,只是体力消耗很大。马群中,一匹战马被恶狼撕开了腹部,倒在地上一声声悲鸣,眼看是活不下去了,其余得也都带有爪伤,只有赵云的白龙马和‘白菜’安然无恙;看了一眼伤马,萧逸给马六打了个手势,后者来到自己受伤的坐骑面前,看了看,马肚子被彻底掏开了,肠胃都流了出来,咬咬牙,马六一只手安抚的遮住马眼,另一只手掏出随身用的短刀,一刀从马脖子大动脉刺了进去,结束了它的痛苦……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狰狞,虽然狼群暂时退去,可谁也不敢保证还能打退下次的进攻。

    满身狼血的萧逸慢慢来到同样血透战袍的赵云身边轻声问道,“找到它的位置了吗?”

    “狼王!在西边,400步以外!”赵云咬着嘴唇肯定的回答;神射手除了敏锐的视觉,还有着惊人的听觉,听声辨物就是他们的本能。

    这只狼王很狡猾,知道人类的弓箭厉害,所以远远的躲避在后边指挥群狼,而且一旦受到惊吓,狼王肯定会迅速转移位置躲起来。众人的弓箭最多射100步,而且在晚上准确度还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根本奈何不了它,除非能在狼群的包围中冲出去300步以上,在它反应过来以前,迅速接近,才有可能一箭射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