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第31章 梦里依稀有故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晨,小道观里,正在萧逸努力的解释为什么自己右臂上会有一个可爱的咬痕时,梁小鱼手执一封书信风风火火的跑到山上来了,而且见面之后倒地就拜,“请萧郎助我!……”

    现在‘萧郎’这个称呼已经彻底传播开了,简直就是年少多金、英俊潇洒、聪明智慧……(此处省略一千字…)的代名词,并成为了卧虎亭周围10岁以上,16岁以下,所有未婚少女的梦中情人!

    原来梁小鱼是来求助的,书信中说下个月是梁家家主的五十五岁大寿,届时让所有在外奔波的梁家子弟全部回去祝寿,信中还特别提到希望萧逸能去一趟蓟县梁家,会晤关于‘无愁酒’的事情。

    “萧郎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这次去蓟县,除了商议‘无愁酒’的事情,信中字里行间的意思恐怕要在梁家子弟中选少家主了……”此时梁小鱼那双平时只看金子的眼睛中,燃烧起更加猛烈地火焰,无他,权利比之金钱更加醉人尔!

    听到自己合伙人兼好朋友的哀告,萧逸心中也是波澜起伏:“自从被黑色闪电劈的穿越以来,自己的活动范围一直在卧虎山方圆30里以内,少年心性本就好动,现在也是时候出去走动一下,看看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更何况无愁酒的制作流程梁小鱼早已知道,却能出于朋友的义气丝毫不透露给家里,对于这样信守承诺的朋友,于情于理萧逸都该出手相助一番。”

    还有一件事,就是送给梁家家主的生日贺礼,对此梁小鱼是伤透了脑筋,梁家富甲天下,奇珍异宝应有尽有,加上梁老爷子一生经多识广,眼界之高恐怕一般的寿礼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而这件礼物很可能关系到少家主之位竞争的最后胜负,因为送礼本身就是对一个人眼光的最大考验!

    “如果是半年前,穷困僚倒之时,小弟肯定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如今得萧郎之助,我们‘无愁酒’的生意如此之好,说是日进斗金都毫不为过,这梁家少家主之位,我也想争上一争!”从梁小鱼双目发红,两支拳头紧紧握着,看得出他是真的动了心思。

    男人都有一颗野心,只是以前没有那个条件让他去竞争,现在不同了,有‘无愁居’的财富做后盾,再有萧逸等人的帮助,这家主之位,未尝不能搏一搏……

    “礼物上你有什么准备?”既然已经决定出手,萧逸开始认真的询问起来。

    “我已经在来往的客商中四处传话,但凡有奇珍异宝,愿意高价收购,可是宝物难求,而且家主他老人家眼光奇高,一般的东西他是万万看不上的,再说我的那些兄弟们在各处经营多年,无论是钱财上还是宝物来源上都远高于我,这事很是难办呀!”看得出梁小鱼是真的发愁了,眉毛都快扭成一团了。

    “这倒是,可短期内上哪去弄奇珍异宝呢?而且身为一个大豪商,什么礼物才能打动他的心呢?”萧逸又开始蹲在地上拔头发了……

    “商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呢?珠宝?古董?名人字画?金砖?……都不是!商人虽然爱财,但却更加爱利!尤其是长远的利益;那么……就应该是……有了。”两个深深的酒窝又出现在萧逸那张小黑脸上。

    萧逸拿出笔墨,又找来一块上好的软羊皮,一头钻进了屋子里……

    外边的众人看到这位小爷又要画图,一个个吓得都缩起脖子,面面相觑,不知道那个倒霉鬼又要遭殃了。

    半天以后,萧逸一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双手上满是墨点,连小脸上都沾了不少,显然刚才他画了很多东西,把羊皮卷往梁小鱼怀里一塞,“有了这个东西,我包你坐上梁家家主之位!”萧逸自信满满的说道。

    虽然半信半疑,不过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和一直以来对萧逸智慧的钦佩,梁小鱼还是仔细的收好羊皮,郑重的拱手行了一礼,虽然没说感谢之类的话,但大家相信,日后的回报绝对是惊人的。

    听到有机会去幽州的治所蓟县游玩一番,让同样一直窝在山里的大牛和马六都非常动心,上蹿下跳的要求同去,至于张燕,人家本就是马帮出身,大江南北,黄河两岸,甚至是塞北草原那里没去过,对于出游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精力全扑在练武上了。

    经过一番商议,大家做出决定,由大牛,马六陪同萧逸和梁小鱼回蓟县,道观里则由张燕陪着‘出尘子’老道留守。

    原本按照梁小鱼的意思是组织一只商队,大张旗鼓的回蓟县,不过却被萧逸阻止了,难得的出游机会,还是轻车简从的自在,就他们四个人骑四匹马,外加带上小马‘白菜’,这小家伙一向和萧逸形影不离,再带齐路上的应用之物就足够了。更何况大家族的内部争斗一向血腥残忍,谁敢保证梁家那些兄弟会不会半路派人截杀,人多目标太大,相反人少隐蔽、低调行事才是保命的王道!

    这次出行大牛、马六都带上了自己新铸造的兵器,因为他们都行过冠礼,彻底成年了,所以前段时间,根据他们各自的武艺路数,由萧逸出谋画图,牛铁匠亲自动手,给几个人都打制了兵器。

    大牛,由于他臂力过人,给他打造了一根镔铁狼牙棒,重达八八六十四斤,舞动起来,力有千斤。

    马六,善于走诡异的线路,喜欢出奇制胜,给他打制了一把弯月钩镰枪,半月形的弯刃可砍、可钩,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萧逸因为年龄还小,气力还在不停地增长中,加上没有看上眼的铸造材料,所以暂时没有打造兵器。

    因为黄巾之乱的原因,现在东汉各地官府对道士盘查的很紧,所以为了出行方便,萧逸把他那身混元八卦道袍脱了,换上一身纯黑色的武士袍,腰间插着那把‘贪狼’短刀,背上疾风弓,箭囊挂于马侧;至于梁小鱼只拿了自己那把从不离身的大号金算盘,金光闪闪的,他也不嫌沉。

    一切准备完毕,为了进一步确保安全,萧逸决定提前出发,四个人白天游山玩水,晚上就在避风的地方野营露宿,点起篝火,烧烤自己射来的猎物,再喝口自家内部供应的精良版‘无愁酒’,一切都是如此的充满野趣。

    一路之上,小马‘白菜’也是兴奋异常,不停地在道路上飞奔,真是急如闪电,快如烟尘!时而跑到路边啃食几口新鲜的青草,时而去轻嗅一下盛开的野花,结果被几只忙着采蜜的蜜蜂蛰了好几个大包,又可怜兮兮的跑到萧逸这里寻求安慰,若得众人一阵大笑。

    “虽然是一千八百年前,可是看着眼前的山川地貌,还是依稀能看出一点后世的影子,看着在峡谷中汇合在一起的两条湍急的河流,这里日后会成为燕京最大的水库,维系着几千万人的生活用水;……这里是高梁河一带,日后会变成一座最漂亮的公园,为无数青年男女提供热恋的场所,……那片宽广的平原地带,以后会出现一座世界上最庞大的宫殿建筑,红墙黄瓦,高贵万分;还会有一座大广场,一位伟人的坟墓会在哪里静静的沉睡……”

    看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山川、河流,萧逸心中感慨万千:“梦里依稀有故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