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29章 万物生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春暖花开,万物生长,萧逸的身体也开始发育了,如今他的身高已经达到七尺,长得是虎体猿臂、狼背蜂腰,双臂一晃有数百斤的力气。而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萧逸获得如此强壮体魄的表现就是对食物的无限渴求,其实道观里的小伙子们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再加上每日习武,运动量非常大,论起饭量来都很能吃,可萧逸得在能吃前面再加上非常两个字--非常能吃!

    一顿米数升,肉数斤,对萧逸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而已,食量在长,力量自然也随之猛涨,3石力度的疾风强弓如今在萧逸手上已经可以轻易地拉成满月状,上百斤重的石锁,一只手就能轻松的举起来,就力量而言,就是伙伴中最雄壮的大牛也不是萧逸的对手了,唯一能和他抗衡的只有那匹同样生长迅速、神力惊人的马驹‘白菜’,以至于现在无聊之时萧逸玩的最多的游戏就是和‘白菜’摔跤;面对这种情况,‘出尘子’老道除了微微点头外,就是把每晚药浴的用量又加大了一成。

    身体的青春期到了,爱情的春天也到了,第一个迎接到自己春天的竟然是最为憨厚的大牛,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命运有时就是眷顾那些朴实的人,说起来有些狗血,大牛独自去河边骑马散步时,看到一个渔家小娘所洗的衣服被河水冲走了,急得小姑娘哇哇大哭,对一个穷苦的家庭来说,每一件衣服都是宝贵的,尤其是孩子多的家庭,经常是年长的穿完再留给弟弟或者妹妹穿。热心助人的大牛见状策马就冲进了河水中,帮忙捞起了衣服。

    后果就是大牛痴痴傻傻的回到了道观里,害的大家以为他生病或者被妖精附体了,差点拿出当初对付萧逸的办法----童子尿。话说现在道观里最不缺的就是童子尿,不但萧逸他们四个小伙子是,据说‘出尘子’老道练得也是童子功。

    大牛的病情有以下几个特征:

    第一、会经常的傻笑,笑得还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好几次在半夜睡梦中突然大笑起来,把同屋睡觉的马六给吓得半死。

    第二、每天去河边的次数明显增多,风雨无阻,如果你在道观里看不到大牛,那去河边找他一定没错。

    第三、以前大大咧咧的他开始注意自己的仪表了,衣服恨不得一天换三次,一天洗脚的次数比以前一年的加起来还多。

    最后,大牛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意了,认为大牛这个称呼太粗俗,今年已经18岁的他,该取字了。

    《礼记·曲礼》上说:“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一般来说男子二十岁就会行戴冠礼,标志着从此他已经长大成人,可以行使一个成年男子的权利和义务,而大多数贫民百姓为了早点让儿子成人,往往会把冠礼提前一两年。

    而取字的目的则是为了让人尊重他,供他人称呼。在中国的礼法中,男子一旦有了字就不能再随便的直呼其名,而有了号,又不能再直呼其字。

    比如说诸葛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大家一般都尊称他为卧龙先生,只有一些亲朋好友才直呼其为孔明,而‘亮’这个称呼只有遇到尊长或是君主时才是诸葛的自称!

    对于给人取名字,萧逸表现的非常热心,可是大家看了看在院子里撒欢的马驹‘白菜’,一致拒绝了萧逸的帮助,认为还是请‘出尘子’老道出手比较郑重。这件事弄得萧逸伤心了好几天,从这以后也多了一个习惯,日后只要是他‘大魏神威天策上将军’麾下的将士家里生孩子,萧逸必定到场恭贺之后,提出给孩子赐名,对于上将军的要求整个大魏几乎没人敢拒绝,而且会觉得非常荣幸,于是各种奇葩的名字就出现了:“土豆、菠萝、花生、火龙果……”。

    后世《三国志-魏书》记载:神威天策上将军好为幼儿取名以为乐,且名多古怪,人不知其意,火龙果何物也??

    男子的成年冠礼是非常郑重的,必须择良辰,摘吉日,还得请一众亲朋好友前来观礼,于是铁匠夫妇,皮匠张济,梁小鱼等人全都上山来了。

    行冠礼哪天,‘出尘子’老道先是虔诚的给老君像上香膜拜,随后大牛和马六一起,沐浴更衣后,换上隆重的汉家礼服,由老道将他们原本披散的头发挽成发髻,郑重地戴上了冠簪,从此二人就可以娶妻生子,正式成为一个男人了。

    冠礼之后,老道分别给二人取字:

    大牛,取名:牛威,字镇远。老道希望他以后能威镇远方,扬我大汉雄风。

    马六,取名,马宁,字致远。老道告诉他戒急戒躁,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听完老道给取的字,萧逸开始严重怀疑他也是穿越一族,而且肯定是从北洋水师……;至于观礼的梁小鱼则羡慕的泪眼汪汪,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的字:‘小鱼’,就恨不得拿头撞树;可惜字乃父母长辈所赐,一旦赐下,断无更改,所以他只能叫一辈子小鱼了。

    至于萧逸吗……还是萧逸,老道叫他‘无愁子’,道观里其他人一开始叫他‘大师兄’,可他总感觉这是西游记里‘猴哥’的称呼,全力拒绝了,后来干脆让他们叫自己老大,这个称呼还比较威风。

    至于在外面,由于萧逸年少多智,长相俊美,又给卧虎亭的百姓们带来如此多的好处,大家都尊敬又亲切的称呼他为--萧郎!郎是古代对年轻帅气男子的称呼,于是这个称呼开始慢慢传播开来。

    对于大牛的桃花运,马六是恭喜,张燕是无所谓,梁小鱼眼里除了钱没有别的,而萧逸则是**裸的羡慕了,没办法,两辈子的光棍啊!而且自己其实才是四个人里心理年龄最大的,加上之前的岁数,自己快三十岁了,就是在提倡晚婚晚育的21世纪,自己的年龄都足以为人夫、为人父了。

    要想碰到艳遇,绝不能在道观里守株待兔,已经春心动漾的小道士决定主动出击,既然在河边能找到艳遇;那么……

    从此萧逸多了一个爱好---钓鱼,用他的话讲,钓鱼一样是培养人眼力,耐性,敏捷度的功夫,现在皮匠张济已经不再教他射箭的方法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不能成为射雕手就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而且钓鱼还能改善小道观的伙食--萧逸语。

    鱼竿,鱼钩,渔具都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对如今财大气粗的萧逸来说都不是问题了,搬个自制的小马扎往河边一坐,挂满香饵的金钩垂落水中,清风吹面,悠闲无比,只须坐等鱼儿上钩即可!

    不过说来也怪,眼力、腕力、耐力、敏捷度都是超一流的萧逸钓起鱼来就是不灵,河边时常有小渔村的人来垂钓,基本上都是满载而归,只有萧逸早出晚归,空桶去,空桶回,一条鱼也没钓上来过,不但如此,凡是在他周围钓鱼的渔民都会非常惨淡,全都钓不上鱼来,久而久之,人们一看到他来钓鱼全都离得远远的。后世对萧逸从来钓不上鱼来的事,有溜须怕马的文人作诗解释道:

    数丈丝纶落水中,

    金钩抛去永无踪;

    非是萧郎少香饵,

    凡鱼不敢见孽龙!

    总是钓不上鱼来,萧逸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没关系,既然钓不上来,那就去买,反正哥现在是有钱人了”。于是卧虎亭附近的人们经常会看到一副奇怪的事情,每当日落时分,总会有一个面色微黑、笑起来有两个大酒窝的可爱小道士扛着长长的鱼竿,拎着空木桶,贼兮兮的跑到镇子外的集市上去买鱼。

    好在人们似乎都很喜欢他,总是有老渔翁送鱼给他,甚至一些渔村里的漂亮小娘还会专门拿着打来的金鲤鱼在集市上等他,一个个笑得满面桃花……

    俊美萧郎,谁人不爱!从那时起,小道观终于喝上鱼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